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28章 海珠的话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海珠又叹息一声:“其实,不管她怎么仇恨我,不管她如何捣鼓我,不管我对她现在的表面态度如何,刚才我和她那样,我是硬撑的。   (w w w . v o dtw . c o m)我心里是一直没有恨她的,我不会将她作为仇人来待的。甚至,我仍然愿意将她作为朋友。毕竟,她和你有过一场,毕竟,在我和你没有一起之前,她对你很好,带给你很多欢乐。”</p>

    海珠的话让我心里有些感动,不由将海珠揽了过来。</p>

    海珠靠在我的怀里,又轻声地说:“其实,想想她也不容易。一个人大老远从宁州来到这里,没有知心的朋友,没有可以说知心话的人。而且,还整天盯住别人不放,身累,心更累。有时候,我甚至有些同情她。”</p>

    海珠的话让我的心里涌出说不出的滋味,我轻轻拍着海珠的肩膀,没有说话。</p>

    一会儿,海珠不说话了,侧身仰脸看着我,目光清澈而明亮,带着几分期待,但又似乎带着几分羞涩。</p>

    许久没有和海珠亲热了,面对海珠此时的表情,我的心跳不由加剧。</p>

    我低头看着海珠依旧俊俏清秀的面孔。</p>

    海珠的脸浮起一片红晕,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说:“哥。你瘦了,现在担任了发行公司的总经理,工作一定很操心很劳累吧。”</p>

    我微笑了下,摇摇头:“操心是有的,但是累说不。有秋桐分管,下有云朵这个副总协助,我不累的。”</p>

    “秋桐……云朵……”海珠重复着,眼神突然有些不定,接着又笑了下:“嗯,这次秋桐你还有云朵都进步了,值得高兴。对了,秋桐到你家过年,是不是不小心怀了李顺的孩子,但是她又不想要,所以瞒着李顺躲到你家去打孩子的?”</p>

    我的心一颤,身体不由也随之一哆嗦。</p>

    “你怎么了?”海珠从我怀里起身,看着我。</p>

    我忙做出一副没事的样子,说:“没怎么,秋桐的事,我也不知道。”</p>

    突然感觉自己的声音非常无力,感觉自己的内心非常发虚。</p>

    海珠似乎没有觉察到我的神色异常,说:“看李顺对小雪的样子,看得出他是非常喜欢孩子的,要是李顺知道秋桐干的这事,李顺非扒了她的皮不可。看不出,秋桐胆子还真大,在李顺面前表面畏畏缩缩的,但做起事情来却很有主见,自作主张把李顺的孩子给打了,她难道不怕李顺知道和她算账?”</p>

    我的心拔凉拔凉的,愣愣地看着地面。</p>

    “其实我看得出,秋桐是不爱李顺的,这也难怪,李顺这样的男人,整天神经兮兮的,还是黑社会头子,哪个好女人愿意嫁给他?除非是看了他的家庭,看了他的财富和家庭地位。”</p>

    海珠继续自言自语地说:“看来,这人啊,都是现实的,都是各取所需的。物质基础决定层建筑,这似乎是一个很难打破的定律。”</p>

    “秋桐不是这样的人,你不要这么说她!”我说。</p>

    海珠看了我一眼,沉默片刻,接着笑了下:“好吧,我不在背后对别人说三到四了。这样是不道德的。但说真的,我很希望秋桐能快些结婚。这也算是我对她的祝福吧。”</p>

    我木木地站起来:“阿珠,忙了一天了,累了,该休息了。”</p>

    海珠的脸又有些发红,带着几分羞涩,点点头:“嗯,我先去洗个澡。”</p>

    说着,海珠起身去了卧室,很快穿着睡衣进了卫生间。</p>

    海珠似乎以为我有些急不可耐想要和她做那事了。</p>

    海珠去洗澡,我坐在沙发点燃一支烟,慢慢地抽着。</p>

    不知怎么,此刻,我心里竟然没有丝毫做那事的**。</p>

    快抽完一支烟,海珠从卫生间里出来了,冲我莞尔一笑:“哥,你去洗洗吧。”</p>

    我看着刚刚沐浴后穿着睡衣的海珠,浑身散发着诱人的气息,脸色更是娇羞地动人。</p>

    看我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她,海珠柔情地一笑,然后进了卧室。</p>

    我摁死烟头,然后站起来,去洗澡。</p>

    洗完澡,进了卧室。卧室的床头灯开了一个,光线很柔和,海珠躺在被窝里,只露出脑袋,两只大眼睛正一眨一眨地看着我。</p>

    我床,进了被窝。</p>

    被窝里很暖和。</p>

    海珠身好闻的气息又飘进我的鼻孔,我伸出胳膊将海珠搂了过来。</p>

    我们身体接触的瞬间,我不由有些颤栗,海珠的身体抖了下,呼吸有些急促。</p>

    生理的本能让我不觉开始涌起**的潮水,我将海珠搂紧,然后低头吻了下去。</p>

    轻轻抚摸着,仿佛是久违的感觉。我有些控制不住了。</p>

    “哥。等下——”海珠突然说。</p>

    我一愣神。</p>

    海珠一笑,接着伸手从床头自己的小包里取出一个东西,撕开。</p>

    是个套。</p>

    “你带来的?你买的”我问海珠。</p>

    “嗯。”海珠点点头。</p>

    似乎,海珠已经为今晚做好了准备。</p>

    “哥,我来给你戴。”海珠翻了一个身,接着开始给我戴套子。</p>

    戴,我觉得怪怪的,好像是穿了袜子。</p>

    海珠躺下,我又伏到海珠身。</p>

    我看着海珠,脑子里突然有些空白,仿佛忽然没有了灵魂。</p>

    这种感觉让我心头涌起一阵恐惧,我不由加快了速度,想找回自己的精神感觉。</p>

    可是,似乎没有效果,我的脑子里仍旧一片麻木和空白,似乎我的身体在干着和我的思想毫不相干的事情。</p>

    我内心的恐惧继续加大,身开始出汗,不仅仅是运动导致,还有紧张带来的。</p>

    越是紧张越是出汗,越是找不到精神的感觉,我似乎成了一具做那事工具,没有思想没有灵魂。</p>

    我心里有些发慌,因为我似乎感觉到身披雨衣在战斗的柱子哥有变软的趋向。</p>

    不能这样下去,这次必须要成功。我狠狠心,咬咬牙,伸手关了床头灯。</p>

    室内顿时黑了。</p>

    黑暗里,我开始让自己的大脑启动,我开始让自己的脑海里涌现出秋桐,我开始想那晚丹东的迷醉之夜。</p>

    顿时,我的大脑生动起来,我的脑海充满了炽热和激情,仿佛感觉我此刻是在和秋桐做那事。</p>

    我紧闭双眼,尽力释放发挥自己脑海里的意淫。</p>

    终于,柱子哥咆哮着呕吐了。</p>

    我松了口气,筋疲力尽地仰面躺在床,紧绷的大脑终于松弛下来。</p>

    我知道,我的累,不仅仅来自于身体,更多是精神。</p>

    在感到浑身放松的同时,心里涌起一阵强烈的歉疚,那是对海珠的。</p>

    对不起,阿珠。我不想这样,可是,我没办法。我心里感到很痛苦。</p>

    沉默了一会儿,海珠打开床头灯,开始清理战场。</p>

    我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闭着眼,不敢看海珠,任凭海珠轻轻取下柱子哥的雨衣然后起身出去。</p>

    海珠出去后,我张开眼,看着面前的一切,那一刻直想流泪。</p>

    一会儿,海珠回来了,躺到我身边,抱住我的身体。</p>

    海珠在我耳边温情地低语着,边又伸手关了床头灯,像只温顺的小猫躺在我怀里。</p>

    我没有说话,一动不动躺在那里,睁开眼,看着四周无边的黑暗,心涌出无边的惆怅和寂寥。</p>

    我知道,不管我刚才如何意淫,秋桐都不会是我的,她终究要是李顺的女人,我对她,只剩下可怜可悲的意淫。</p>

    我知道,从现在开始,我和海珠又开始了我们的日子,海珠这次回来,是不会再走的了。我要和海珠共同谱写我们的生活篇章了。</p>

    现实面前,道德面前,良心面前,责任面前,秋桐没有选择,我也没有选择。</p>

    似乎,这是我和秋桐唯一的选择。</p>

    似乎,这是我和秋桐最终的宿命。</p>

    梦想永远超于理想,理想永远高于现实,对我和秋桐,随着虚幻和现实的合一,我们已经没有了梦想,连理想也不可能实现,只剩下无奈残酷无力的现实。</p>

    这是命运!</p>

    秋桐早屈服于自己的命运,那么,我也必须要直面接受我的命运。</p>

    或许,好好和海珠一起过日子,好好善待海珠,好好一起活下去走下去,是我唯一可以走的路,也是秋桐最深最真的祝福。</p>

    想到这里,我内心里深深叹了口气,努力将凄苦和悲凉挥去,然后搂紧了海珠的身体。</p>

    第二天,刚班,我去了秋桐办公室,给她送一份报告。</p>

    进了秋桐办公室,看到她的第一眼,我不由一愣。</p>

    虽然秋桐化了妆,但我依然看出她的眼窝有些深凹,精神有些憔悴,似乎昨晚一夜没睡的样子。</p>

    将报告递给秋桐,然后我说:“你。昨晚没有睡好?”</p>

    秋桐的身体微微一颤,接着努力微笑着看我:“没有,昨晚我睡得很好。”</p>

    我没有说话,继续直视她的目光。她似乎微微有些不自在,避开我的眼神,看着窗外。</p>

    我转身慢慢走了出去,走到门口,我停住,回过身——</p>

    秋桐正默默地看着我。她在看着我离去。</p>

    我的眼神再一次和她的碰撞。</p>

    那一刻,我似乎从她的眼里看到了一些什么,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感觉到。</p>

    而秋桐,似乎也从我的眼神里看到了什么,却也似乎什么都没看到。</p>

    我轻轻转身离去。回到办公室,我凄苦压抑酸楚的心突然崩溃。</p>

    鱼对水说你看不到我的眼泪,因为我在水里。水说我能感觉到你的眼泪,因为你在我心里。</p>

    下午,我到市明办去联系一项工作,想由市明办牵头,结合市里正在搞的创全国明城活动,在市区设置一批阅报栏和售报亭。在创城的各项打分标准里,阅报栏和售报亭也是其得分的一个项目。</p>

    这是我最近工作计划的一部分,也是我和秋桐早商议好的提高集团各报纸影响面和扩大报纸稳定零售量的一项重要举措。明办没钱,但是位置高,号召力强,我们出钱,两家合办,打着明办和传媒集团的名义,明办脸有光,还出政绩,我们呢,得到实际的好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