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27章 微妙变化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海峰看着我和海珠,接着说:“送你们一句话:人生贵在相信你自己。 爱一个人容易,等平淡了后,还坚守那份诺言,不容易了。”</p>

    海峰的话不无道理。</p>

    我对海峰说:“操——你这个东北区总裁快成爱情心理专家了。说起来一套一套的。”</p>

    海峰笑笑,说:“我这是从实践得出来的体会。”</p>

    吃过晚饭,海峰开车送我和海珠回去。</p>

    到了小区门口,我和海珠下车,海峰开车离去。</p>

    夜晚有些冷,海珠站在那里打了个寒战。</p>

    我搂过海珠的肩膀,海珠顺从地靠近我的身体。</p>

    我的心跳不由有些加速,一种久违的感觉。</p>

    我和海珠一起依偎着走进小区。</p>

    进楼道,电梯。</p>

    到了宿舍门口,我松开海珠,掏出钥匙,准备开门。</p>

    钥匙刚插进锁孔,身后突然传来“啪——”的开门声。</p>

    我的身体一颤,转过身,对过的门打开了。</p>

    冬儿正铁青着脸站在门口。</p>

    看到冬儿,海珠的身体猛地一抖,脸色倏地变得发白。</p>

    冬儿虽然在这里买了房子,但是大多数时间不在这里出没,我偶尔才会遇到她。本来今晚我以为她不会在这里的,没想到恰恰她正在,恰恰正好遇见我带着海珠回来。</p>

    看冬儿此刻手里提着的手袋和穿着,似乎,这真的是个极度的巧合,似乎是她正要出门,刚打开门正好看到我们。</p>

    一瞬间,大家的眼神里似乎都闪过一丝意外,似乎都没有想到看到对方。</p>

    接着,冬儿的脸色变得铁青,海珠的脸色变得发白。</p>

    在我的理解里,脸色发青是因为愤怒,脸色发白则是因为恐惧。</p>

    那么,是说冬儿此时很愤怒,海珠则感到了惊惧。</p>

    冬儿为什么会愤怒?海珠为什么会惊惧?这似乎是个说不清的问题。</p>

    但是,少卿,冬儿和海珠的神色又都变了,都恢复了正常。</p>

    这似乎说明,两人都在控制着自己不要失态,努力让自己表现出正常的神态。</p>

    海珠看着冬儿,主动先开口了。</p>

    “冬儿,晚好。”海珠的声音听起来竟然出的平静。</p>

    “好,我很好,白天晚我都很好。”冬儿的声音听起来也很淡定,看着海珠:“没想到……没想到吧。”</p>

    似乎,冬儿的两个“没想到”带有不同的意思。</p>

    海珠似乎听出了冬儿话里的意思,说:“是的,没想到,没想到你从这个房间里出来,没想到你正好这会儿打开门。不过,我也不惊,这世的事,什么都有可能发生。”</p>

    冬儿的表情微微一怔,似乎是因为海珠的出淡定。</p>

    冬儿接着说:“是的,不稀,我只不过是买了这套房子,时不时会过来住一下,我只不过是这会儿正好要出门,正好遇到你们。”</p>

    海珠的眼皮跳了下,接着淡淡地说:“原来你买房子了,祝贺你,看来你发财了。能在星海这个位置买起这样的一套房子,委实不简单!看来,冬儿,你的确是个有本事的人!”</p>

    我敏感的注意到,以前海珠见了冬儿都是称呼她“冬儿姐”,而此刻,她只是叫她“冬儿”。</p>

    细微的称呼变化,似乎折射出海珠心态的改变以及她对冬儿态度的微妙变化。</p>

    冬儿说:“买这么一套房子算什么?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不是有本事的人,我本事再大,也没你大啊。明明自己主动走的,这会儿却又厚着脸皮回来,看来海珠你本事也不小,不知道又耍了什么伎俩捣鼓成功的呢?”</p>

    冬儿主动发起了挑战,话里开始带着火药味了。</p>

    海珠淡淡一笑:“离开或者归来,都是我和易克两个人的事情,此事委实不需要你来操心的。当然,你能表示关心,我还是很感激你的,或许,我想,你此刻的心情较复杂吧,你一定是在心里为我祝福吧。”</p>

    海珠用另一种方式发起了反击,语气软带硬,眼神毫不示弱地看着冬儿。</p>

    海珠真的变了,似乎变得以前坚强了。以前她在冬儿面前总是处于守势的。</p>

    冬儿说:“不错,海珠,你还真说对了,我此刻心里是挺复杂的,只不过,我没有为你祝福,我倒是想看到你丢人现眼!”</p>

    海珠说:“那恐怕你可能要失望了。真抱歉!”</p>

    冬儿说:“不用抱歉,早晚的事,别看你现在不知廉耻地回来了,好像很风光,其实,你早晚还会走的,早晚,你会彻彻底底丢人现眼,早晚,你会从这里彻彻底底地消失,早晚,你会败得一塌糊涂!”</p>

    海珠似乎没有动气,反而淡淡地笑了:“是吗,这也算是你的祝福了。我会记住你的祝福的。不过,很可惜,我很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再次对你说抱歉。”</p>

    说着,海珠伸出手挽住了我的胳膊,然后又对冬儿说:“我们要回家了。你不进来坐坐?我对客人一向是很热情的,会倒杯白开水给你喝的,当然,看你此刻似乎有事要出去,我还是不邀请你了吧,再说,我这么久没回来,这么久没和易克一起在家里呆,回来也还要整理下家务,也还要和易克好好温存温存,可能会冷落你的。”</p>

    说完,海珠又笑了下。</p>

    冬儿狠狠咬了下嘴唇,接着也笑了:“海珠,我看你笑的很甜啊。只不过,不要笑得太早,我担心你笑不到最后啊。我其实很想看看咱俩谁能笑到最后。当然,不管是咱俩还包括其他人,我想笑到最后的必定不是你,也不会是别人,只能是我,一定是我!你信吗?”</p>

    海珠又在努力淡淡地笑:“我倒是愿意信,只是,那似乎都有些遥远,有些自欺欺人了。过去不重要,未来不可测,最重要的是把握现在,你看,我此刻不正在笑着吗,我此刻不正要和易克一起回家吗?</p>

    冬儿,其实我倒是想送你一句话,自信当然好,但是不要太自信了,过度的自信等于狂妄,属于你的会是你的恶,不属于你的,再怎么折腾,都绝对不会是你的。对你是如此,对我亦然,属于我的我不会轻易再放弃,我不会退让,也不会继续弱势下去。”</p>

    冬儿似乎终于无法忍受了,终于又变了脸色,铁青着脸,带着仇视的目光看了一眼海珠,又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按了电梯开关,直接进了电梯。</p>

    电梯门一关,海珠长长出了口气,脸色一下子又变得有些发白,似乎她的心理承受力刚才也到了极限,这会儿终于受不了了。</p>

    “进去吧。”海珠无力地说了一句。</p>

    我打开门,海珠和我进去。</p>

    进去后,海珠站在门口打量了一下室内,然后走到沙发一屁股坐下,用手撑着额头,神情有些颓然和疲倦的样子。</p>

    我倒了一杯水,放在海珠跟前的茶几:“喝口水。”</p>

    海珠抬起头看着我:“哥,为什么?”</p>

    “什么为什么?”我坐到海珠旁边。</p>

    “为什么冬儿要死死盯住我不放?为什么她要如此对我?”海珠说。</p>

    我一时无语。</p>

    “对她,该让的我让了,我甚至主动退出去给了她机会,可是,她自己不珍惜,自己不好好把握,自己丧失了自己的幸福,却又迁怒于我,死死纠缠不放,现在,甚至又在对门买了房子,她到底想干什么?她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罢休?”海珠继续说。</p>

    我没有说话。</p>

    “你说,我是不是厚着脸皮厚颜无耻地回来的?”海珠说。</p>

    “不,是我要求你回来的,是我请你回来的!”我说。</p>

    “我想了,该让我的让了,不该让的,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让,对她,我也不会再一味退缩一味忍让,我要让她知道,我不是她想象的那般懦弱和软弱,不是任由她嚣张的对象,不是她眼里随时可欺负的小绵羊。不管以后她会如何对我,我都不会再任其宰割,我要让她知道,任何人的忍让都是有限度的。大家都是平等的,不是她想干嘛可以干嘛的。”</p>

    海珠似乎满肚子怨气。</p>

    我说:“阿珠,刚才的事情,过去过去了,不要再想了。百人百脾气,百人百性格,不开心的事情都忘掉,往前看。今天你能回来,我很高兴。当然,我最高兴的不仅仅是你回来,更重要是你的病治好了。我其实知道你和海峰到加拿大去干吗的,我一直在关注着。”</p>

    海珠点点头:“其实,我真的没想到这个病症能治好,我以为自己再也无法有生育能力了,我当时已经想好了,不管你如何给我做工作,不管你说再多的再有力的理由,只要我不能生育,我绝对不会再回到你身边,我绝对不能因为我自己而让你们易家绝后,这是我不能接受的。</p>

    当然,其实那天去你家,我也看出来,你妈妈也是很希望抱孙子的。这说明我当初的决定是对的。当然,现在,我做梦一般,我的症真的竟然治好了。这其实是亏了海峰哥的一个朋友,他的一个朋友不辞辛苦给打听到了国外的先进治疗方法,然后告诉了海峰哥。</p>

    我问起海峰哥多次那位朋友是谁,我想亲自去感谢人家,可是海峰总是不告诉我,说人家不愿意露面,只是顺便帮了个忙,举手之劳,不值得专门感谢,说他答应了人家不告诉任何人他是谁,他要遵守诺言。</p>

    海峰越是这么说,我心里越感激那个不知名的好人,同时,我也觉得怪,那人为什么不愿意接受我的感激呢?我其实很想好好报答那人的,父母从小教育我们要知恩必报,要滴水之恩涌泉相报。”</p>

    我此时心里也很感激那个不知名的好人,只是海峰也没有告诉我,我也无法告诉海珠。</p>

    我说:“世还是好人多啊,这世有这样一种人,做好事不愿意留名,施恩不图报。”</p>

    海珠突然冒出一句:“我看冬儿是恩将仇报之人。我当初主动退出,将你让给她,甚至,那个让她和你在宁州天一广场见面的电话都是我给她打的,可是,现在,她将我当成了仇人。”</p>

    海珠的话让我微微一怔,没有言语。</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