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26章 不对头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说:“你这后半句话是什么意思?谁的功夫没白费?”</p>

    秋桐微微一怔,接着说:“没什么意思啊,我是说海珠的功夫没白费啊。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我知道海珠一定能治好的。”</p>

    我定睛看着秋桐,秋桐有些不自然地低头装模作样看桌的件,神色微微有些不大自在。</p>

    我眨眨眼睛:“抬起头来,看着我!”</p>

    秋桐抬起头看着我:“怎么了?不许你再命令我!我是你领导。”</p>

    “好,你是领导,我不命令你!”我笑了下,然后凑近秋桐的眼睛:“我怎么看你眼神有些不大对头呢?”</p>

    秋桐眨眨眼睛:“哪里不对头了?”</p>

    我说:“你好像在撒谎!”</p>

    我其实心里也没想很多,我是想诈一下秋桐。</p>

    秋桐眼皮一跳,说:“你胡扯。我。我哪里撒谎了。难道我说海珠的功夫没白费不对吗?你胡思乱想什么。走吧,走吧,不要在这里耽误我工作。”</p>

    秋桐似乎急着赶我出去。</p>

    我正要继续盘根问底,广告公司的总经理进来了,来给秋桐汇报工作。</p>

    我于是走了。</p>

    回到办公室,想着今晚要去见海珠,想着刚才和秋桐在她办公室的一番对话,我的心又有些惘然,却也渐渐明晰了起来,是的,海珠的症好了,这对她来说是大好事,大喜事,我必须要高兴。海珠心里是爱我的,她在我最艰难的时候不舍不弃追随着我,我不能对不起她,人总是要讲良心的,我必须要对海珠负起责任。</p>

    看看快到下班时间了,我起身出了办公室,关好门,然后走到公司办公室门口,对正在里面的王林招招手:“小王,跟我出去一趟!”</p>

    王林忙站起来,接着一溜烟下了楼。</p>

    我下楼,车。</p>

    车子停在楼下,很干净。</p>

    这几天我一直没大开车,这是我第一次坐王林开的车。</p>

    王林站在车前,我刚走到车跟前,王林已经绕到右侧后车门前,给我打开后车门——</p>

    我不喜欢这一套,看着王林说:“小王,我也不是什么大领导,不需要这派头,以后记住,给我开车,我车不需要给我开车门,我也不习惯坐后面。”</p>

    王林神色有些尴尬,忙又点点头:“是!易总。”</p>

    我拉开车前门,坐到了副驾驶位置。</p>

    王林急忙车,我对他说:“走——送我去西安路的岛!”</p>

    王林于是开车往外走。</p>

    我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可能有些重了,说:“小王,是不是在部队习惯这些套路了。领导坐车要给开车门,领导还得做后面。”</p>

    王林笑了下,点点头。</p>

    “以后跟着我开车,这些不要了!不要那么拘束,不要那么多礼数!”我说。</p>

    “嗯。”王林又点头。</p>

    我接着说:“你是曹总介绍来的,曹总是我的领导,和我私人关系一向不错,以后在我面前不要那么拘束,随和点最好。”</p>

    “嗯,好,做的不对的地方,易总多批评!”王林边开车边说。</p>

    我侧眼看了一下王林,说:“公司的曹腾副总,你以前熟悉不?”</p>

    王林说:“以前不熟悉。这几天刚认识。”</p>

    我笑了下:“知道曹腾和曹丽是什么关系不?”</p>

    王林摇摇头:“不知道!”</p>

    “不知道那我告诉你,曹腾是曹丽的堂弟。”我说。</p>

    王林使劲点点头:“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都姓曹呢。”</p>

    我说:“你既然是曹丽的亲戚,那么说来,你也是曹腾的亲戚了。怎么你认识曹丽老总不认识曹腾副总呢?”</p>

    王林淡淡地说:“我和曹丽老总是远房亲戚,她的本家,我是基本都不认识的。从来也没有什么来往。”</p>

    王林似乎是想在我面前表明他和曹腾是没有什么关系的。</p>

    我点点头:“这个解释似乎很合理。”</p>

    王林接着又说:“我来这里给易总开车,我的心里眼里只有易总一个人,我只会全心全意给易总搞好服务,让易总满意是我最大的工作目标,其他的,我都不会去考虑。”</p>

    王林似乎在向我表白他对我的忠心。</p>

    我说:“嗯,很好,你这话我很喜欢听。你很聪明,我喜欢聪明的孩子。以后你好好跟着我开车,我不会亏待你的。”</p>

    王林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忙点头:“谢谢易总对我的夸奖,我保证不会让易总失望的,我保证一心一意跟着易总,我保证对易总忠心耿耿。”</p>

    我想了想,又说:“你的这个位置,看起来是开车,但是其实并没那么简单,你平时会有很多机会和公司内外的人接触,会有很多机会和集团其他的驾驶员接触,要多长几个心眼,平时在公司里要注意和同事搞好关系,要服从云总的工作安排,要尊重领导和同事,在和集团其他领导其他部门负责人的驾驶员接触的时候,要多长个耳朵,有什么有价值的情况,及时向我反馈。说白了,你不但要掌握好方向盘,还要当好我的耳朵和眼睛。”</p>

    王林忙点头:“易总的话我都记住了,我会深入贯彻落实易总的指示精神。感谢易总对我的信任!”</p>

    我笑了:“知道我为什么会信任你吗?知道我为什么会要你来给我开车吗?”</p>

    “请易总明示!”王林恭敬地说。</p>

    “原因很简单,因为你是曹丽老总的人,因为你是她介绍过来的,我和曹丽老总的关系,那是非同一般的同事和朋友关系,她给我推荐的人我不信任,我还能信任谁呢?”说完,我哈哈大笑起来。</p>

    王林附和着笑了起来,然后说:“是的,我来之前她给我说过和你是很好的关系,说我跟找你开车,你绝对不会亏待我的。她让我好好跟着你给你搞好服务。”</p>

    “嗯。”我点点头:“那好!”</p>

    到了岛,王林将车停在门口,我对王林说:“我晚和朋友一起吃饭,你回去吧,不用等我了,吃晚饭我自己回去!”</p>

    “好——”</p>

    然后,我下车,站在路边看着王林的车离去,然后进了岛,直奔二楼。</p>

    海峰和海珠都已经到了,在一个单间里。</p>

    “哥,你来了!”海珠看到我,笑了起来。</p>

    海珠似乎今晚格外有神采,似乎还显得有些激动。</p>

    我坐到海珠身边,海峰点了餐,然后大家边吃边聊。</p>

    我开门见山,对海珠说:“阿珠,今晚我是来接你回去的!”</p>

    海珠脸一阵红晕,低头看着桌面。</p>

    海峰微微一愣,看着我,接着开心地笑了,他显然没想到我能主动提出这个话题,似乎这不需要他来引导进入话题了。</p>

    海峰说:“易克,知道当初阿珠为什么要给你三个月的期限吗,她其实是想利用这段时间来治疗自己的病症,不到三个月,她现在好了,你们在一起,不用担心什么断子绝孙的问题了。”</p>

    我点点头。</p>

    海珠的脸更红了,嘴角又有些笑意。</p>

    海峰接着说:“至于其他的那些问题,来日方长,我想你们都能慢慢解决好,阿珠对你的心,我想你是明白的,本来我今晚想缓缓提出这个话题的,没想到你小子直接奔了主题,也好,大家都很熟悉,不用那么拐弯抹角,直来直去最好。</p>

    阿珠,易克既然已经提出来了,你现在心里最大的精神包袱也该放下了,我看你答应了易克,跟他回去吧。我们都是在外打拼的人,父母不在身边,我是你哥哥,替你做了这个主,你看可以不?”</p>

    海珠缓缓点点头,抬起头看着我:“哥,你是真心想让我回去吗?”</p>

    我点点头:“是的,我一直想让你回去。我一直在等你回来。”</p>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里突然有些不安。</p>

    海珠紧紧咬住嘴唇,点点头:“过去的事情,都不要再提了,当是一场梦,梦醒了,都过去了。我只想和你一起过安安稳稳平凡平静的日子,我只想过安分守己的生活,既然你如是说,那。我跟你回去。”</p>

    “嗯。”我点点头。</p>

    “哎——这对了,很好。我很高兴!”海峰开心地笑起来:“哎——我这心终于放下了,我又成了易克这个狗屎的大舅哥了。妈的,真不容易啊。”</p>

    海峰的话让我和海珠都笑起来,海珠的身体不由向我身边靠了靠,贴紧了我。</p>

    “经历了这场不大不小的风波,对你们来说,或许也未必是一件坏事,这世的事,从来没有一帆风顺的,太顺了,未必是好事。”</p>

    海峰感慨地说:“其实,两个人在一起,相互的沟通和理解是最重要的,矛盾是无处不在的,但是要分清是敌我矛盾还是人民内部矛盾,要妥善解决好一些磕磕绊绊的事情,不要冲动,不要一闹矛盾想到要分手。”</p>

    海珠点点头,将一只手放在我的手里,我轻轻握住,海珠的手很柔软,很温热。</p>

    海峰又说:“其实爱情是这样,两人在一起,不要去想对方爱不爱你,因为爱是经不起想的,你想得越多,伤会越痛。”</p>

    海珠看看我,又看着海峰,说:“我会慢慢让自己的心强大起来的。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觉得自己正在慢慢成熟长大。”</p>

    海峰说:“女人如果遇到好男人,一辈子都不需要成熟起来。女人越来越成熟坚强,都是因为她们没有遇好男人。”</p>

    海珠看着我,轻声说:“哥,虽然海峰哥这么说,虽然我知道你是一个好男人,但是我还是愿意让自己成熟坚强起来,我愿意接受你的呵护,我也愿意照顾你。当你爱我的时候,我拼命地去爱你。但如果你不爱我了,虽然我依然会爱你,但我会立刻止损,绝不犯贱。”</p>

    海珠一番话,让我不由觉得她真的在成熟坚强。</p>

    海峰点点头:“阿珠说的有道理,我向来认为,没有哪种爱情,需要你放弃尊严作践自己,要你去受罪吃苦。”</p>

    海峰的话让我不由想起了云朵,想起了海峰和云朵。</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