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25章 海峰的邀请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这天午,接到通知,后天午要召开召开经营系统各部门负责人会议,听取近段时间各部门的工作汇报,安排下一步的工作。 通知是经管办下达的,其实在下通知前秋桐已经告诉我了,她主持会议,孙东凯也要参加会议听取汇报,了解经营部门的情况。</p>

    我于是召开经理办公会,让云朵和曹腾梳理下最近各自分管的工作,然后交给我归纳,准备到会做系统汇报。</p>

    开完经理办公会,我开始梳理汇报提纲。</p>

    正在这时,海峰打来了电话。</p>

    “鸟人,我回来了。”海峰说。</p>

    “哦。回来回来吧,不用给我汇报!”我说。</p>

    “操——没想给你汇报,是给你下个指示!”海峰说。</p>

    “什么指示?”我笑着说。</p>

    “晚有安排没有?”海峰说。</p>

    “没有!一起喝酒?”我说。</p>

    “一屁鼓准!是的,晚一起喝酒,我请客!”海峰说。</p>

    “好!”</p>

    “海珠也一起!”海峰又说。</p>

    “哦。”我的心不由一动。</p>

    “海珠刚又做完一次检查,医生说她的症好了!”海峰的声音有些激动。</p>

    我的心猛地狂跳起来!</p>

    我似乎明白了海峰今晚安排酒场的用意。</p>

    和海峰打完电话,短暂的心跳过后,大脑突然感觉有些发晕,一阵莫名的迷惘涌心头。</p>

    我站起来,走到窗台前,看着窗外星海的天空,漫长的冬季正在消退,春天的脚步正悄悄走来,空气开始涌现淡淡的春意,虽然很细微,但依然能够感觉得到。</p>

    作为北方的这座城市,星海的冬季漫长,春天却也不短。如今,冬天即将过去,春天即将到来,只是,我不知道这春天能延续多久。</p>

    站了一会儿,我去了秋桐办公室。</p>

    “海峰约我今晚一起吃饭!”我对秋桐说。</p>

    秋桐轻轻笑起来:“吃饭是个人私事,不用向我汇报!”</p>

    “海珠也一起过去!”我又说。</p>

    “嗯,好啊。这个也无须汇报啊!”秋桐又笑。</p>

    “海峰和我说,海珠的症好了!”我继续说。</p>

    秋桐的眼神猛地一亮,流露出喜悦和欣慰的神色,抿了抿嘴唇,点点头:“好啊,很好。海珠终于治好了,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可真是值得高兴的事情。”</p>

    看得出,秋桐心里是发自内心的高兴,甚至,还有些激动。</p>

    我的心里涌起一阵感动,却又有几分说不出的茫然,说:“海峰约我吃饭,是有打算的。今晚吃完饭之后,我要带海珠回去了!”</p>

    秋桐看着我的表情,说:“海峰有这个打算,难道你没这个打算?海珠的症好了,她会跟你回去的。你自然是要带她回去的。之前你要求海珠回去海珠不答应,那是因为她有顾虑,现在呢,只要你提出来,她会回去的。海峰出面叫你们一起吃饭,那是他觉得海珠或许不好主动提出来回去的事,他想出面说出来,其实这话你不该等海峰来说,你要主动说。”</p>

    我看着秋桐的眼睛,心里一时有些不知什么滋味,说:“我真的要带海珠回去了?我。”</p>

    秋桐看着我:“怎么?不乐意?不愿意?”</p>

    我一时无法回答,低下头去。</p>

    秋桐说:“或许,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或许,我该理解你的想法。只是,我想告诉你,你目前最需要做的是抛弃一切不合现实的想法,面对现实,面对事实,面对自己,正视自己的良心,担负起自己该负的责任。</p>

    我以前说过,对你来说,最适合你的女人不是我,而是海珠,真正能给你带来幸福的,也是海珠,她是那么深深爱着你,她是那么优秀的一个女孩子,不管你内心有多少纠葛,不管你曾经经历过多么难以割舍的情感纠结,你都必须要对海珠负起责任,她为你付出的太多太多。男人,任何时候都要讲责任,讲责任,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别人负责。”</p>

    秋桐的话敲击着我的内心,我继续低头不语。</p>

    秋桐继续说:“不要犹豫,不要彷徨,自己的幸福在自己手里,自己的幸福不要错过,海珠是真正能带给你幸福的女人,要抓住机会。我们。始终只能是一个不切现实的梦,我们,终究只能是在梦里,我们的一切,都已经过去。</p>

    你,我,都该将过去发生的一切忘记,面对现实,面对未来,我们无法去改变现实,我们只能尊重现实。我不愿意去想我自己未来是否能有幸福,我愿意看着你的幸福,看着你们的幸福。只要你幸福,只要你们幸福,我终究也是开心快乐的。”</p>

    这一刻,我的心里突然有些难过,抬头看着秋桐凄然却又坚决的表情。</p>

    秋桐笑了一下:“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努力将你推到海珠身边?你是不是认为我在努力撮合你们?”</p>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说:“我。我不知道。”</p>

    秋桐沉默了,一会儿说:“去吧。记得要主动些,不要等海峰先提出来。现在海珠的症好了,她心里其实是很希望回到你身边的,现在的主动权,都在你手里。记住我的话,男人,是必须要有责任的,是必须要讲良心的!你自己的幸福,掌握在你自己的手里!”</p>

    我看着秋桐:“你以为我和海珠在一起,我一定会幸福吗?”</p>

    “在你目前周围的女孩子里,那么你认为你和谁在一起会更幸福?你认为最适合你的女孩子是谁?”秋桐反问我。</p>

    “你——”我脱口而出。</p>

    秋桐的面部表情一颤,眼神猛地一跳,接着说:“错,恰恰相反,我们在一起,我是最不能带给你幸福的。我们的事情,除了给周围的人带来无尽的伤害,除了掀起不可知的惊涛骇浪,别无其他。</p>

    我会面对我必须要面对的现实,同时我也希望你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做蠢事,你该将我从你的心里彻底抹去,不留一点痕迹,我。我同样也会努力去将现实和梦幻里的你从我心里移除。”</p>

    秋桐的声音有些悲楚,语气却又很坚决。</p>

    我明白秋桐这话的意思,她是要我将她挥去,她也会努力将我从心里排出去,她要让那过去的梦幻和现实统统消逝在自己孤苦的内心里。她的语气之所以如此坚决,是要让我心里不留任何幻想,让我去好好对待海珠。</p>

    我的心里一阵悲凉,我似乎觉察出了秋桐的无奈和凄苦,我明晰地感觉到了秋桐的善良和纯洁。</p>

    想起海珠,我心里又有些发疼,似乎觉得自己和秋桐发生过的事情不自觉地伤害了海珠,有些愧疚的感觉。</p>

    “好了,不要多想了,简单的事,不要搞复杂了。”秋桐的声音变得轻松起来,似乎还很开心:“哎——其实我今晚真想和你一起去和海珠海峰吃饭,当场祝贺一下海珠,只是,海峰这家伙没邀请我哦,我还是知趣点喽。”</p>

    秋桐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着。</p>

    我看着秋桐。</p>

    “哎——笑一个,干嘛这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小伙子看起来不利索精神!”秋桐又在逗我。</p>

    我咧咧嘴,笑了下。</p>

    “这对了,笑哭好,笑一笑,十年少!”秋桐开心地笑起来:“易总,祝贺你啊,事业爱情双丰收。年前年后,你这个三级跳可是着实让人有些眼花缭乱。想给你庆贺都赶不趟了。”</p>

    我说:“这有什么值得庆贺的,这个总经理其实不过是个副科级,也是个幌子内部粮票而已。”</p>

    “可不能这么说哦。出了集团,你是副科级不错,但是,在集团内部,你可是在行使正科级的职能,履行正科级职位的权力,享受正科级的政治和福利待遇。”秋桐兴致勃勃地说:“我还不是也和你一样,都是内部粮票。但这内部粮票有总没有强吧?”</p>

    秋桐似乎是有意在将话题转移开。</p>

    我点点头:“嗯。你说的也许是对的。”</p>

    “什么也许,本来是这么回事!”秋桐说。</p>

    我不由笑了,说:“好,是这么回事!”</p>

    秋桐笑了,接着说:“对了,这两天我一直想问你个事。”</p>

    “你说吧。”我说。</p>

    秋桐想了想,说:“你一直在努力阻挠曹丽在我身边安插她的人,为何你的驾驶员却又是曹丽给介绍的?”</p>

    我说:“曹丽给你安排驾驶员,不行,但是,我可以用!”</p>

    “为什么?”秋桐说。</p>

    “原因很简单,因为是给我开车,不是给你开车!”我说:“在这个事情,你少管我,也不要那么好,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允许曹丽给你安插驾驶员的,她给我介绍驾驶员,好啊,欢迎。我不怕!”</p>

    秋桐抿抿嘴唇,看着我:“你讲话怎么那么冲?你怎么那么好斗?我知道你的打算,你是不是想利用曹丽给你安排的驾驶员来反制她?”</p>

    秋桐其实只说对了一小部分,我现在还没摸清这个王林到底是秉承着谁的旨意来到我身边的,我想将计计反制的未必是曹丽,甚至,或许,还有幕后的其他人。</p>

    当然,这些想法我是不能告诉秋桐的,她知道了会更加不安。</p>

    我呵呵笑了,说:“我没有好斗啊,我说话冲吗?”</p>

    “那你说让我少管你的事!”秋桐说。</p>

    我不由又笑了:“我是怕你操心太多,累,没别的意思!”</p>

    秋桐瞪了我一眼:“我看你操的心我多多了。不让我管你的事,那你干嘛管我的事呢?”</p>

    我说:“必须的,你的事,不管大事小事,我都必须管!在这一点,不许犟嘴!”</p>

    秋桐说:“你个霸道的男人!”</p>

    我说:“对你,有时候得霸道!”</p>

    秋桐无声地笑了下,然后说:“易克同志,我想提醒你一下,你是我的下属。我是你的领导。”</p>

    我笑了:“那又怎么样?在单位里,在工作,在同事面前,我当然当你是我的领导,我当然会在你面前保持足够的尊敬和恭敬,但是。”</p>

    “但是什么?”秋桐看着我。</p>

    “你懂的。”我笑着说。</p>

    秋桐哼了一声,说:“不和你闲扯了,准备准备去吃晚饭,然后把海珠带回来。哎——功夫总算没白费,我知道一定能成功的。”秋桐后半句话有些自言自语。</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