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24章 公事公办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看到我们进了,那人满面笑容地站起来,显得很是友好,全然没有了那天带走秋桐时候的严厉和牛叉。 </p>

    “季主任,你早到了!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秋桐笑着说。</p>

    原来这人姓季,无疑是纪委三室的主任了。</p>

    “呵呵。哪里久等,我也刚到。来,秋总,易总,坐!”季主任边说边主动向我伸出手:“易总,咱们可是第二次打交道了。还认识我吗?”</p>

    我和季主任握了握手,点点头:“当然认识啊。那天你那么厉害地训斥我,我怎么能忘记呢?”</p>

    季主任看了看秋桐,两人都笑起来。</p>

    大家坐下,然后季主任招呼服务员了酒菜。</p>

    季主任举起酒杯:“来,刚听说二位最近都提拔了,我今晚请客给你们祝贺一下,这杯酒,和工作无关,谨代表我个人的意思!”</p>

    “季主任客气了。谢谢!”秋桐和我一起喝了。</p>

    然后,季主任对秋桐说:“秋总,咱们是不打不相识啊,自从那事之后,咱们可是第三次见面了。呵呵。第一次相识是公事公办,职责所在,没办法哦。还望秋总理解!”</p>

    秋桐说:“季主任不必这么客套,我当然是理解的!”</p>

    季主任接着看着我:“易总,咱们也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同样,那次我在会场对你的那态度,也是职责所在。”</p>

    我笑了下:“我也是理解的。”</p>

    季主任呵呵笑起来:“从那次可以看出,易总是一个仗义执言的人,你那天胆子可真不小,敢和纪委办案的人对抗,我办了这么多年案子,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的,呵呵,你不会到现在还对我耿耿于怀吧?”</p>

    我笑起来:“哪里敢啊,事后大小领导都严厉批评了我,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倒是还要请季主任多包涵才是。”</p>

    “工作的时候没办法,必须要公事公办,今晚咱们是朋友酒场,不必那么拘束了。”季主任接着又和我喝了一杯酒,然后说:“那次办案,倒是让我认识了一位廉洁奉公的秋总,这倒也是一大收获。我和秋桐此后还成了朋友,当然,我也希望和易总成为朋友。”</p>

    季主任说话的态度很友好,我不由点点头:“好,承蒙季主任看得起我!”</p>

    季主任接着看着我和秋桐说:“你们二位,都是星海传媒集团的骨干层啊,年纪轻轻都担负着重要的领导岗位,看得出,你们确实是有能力的年轻干部。当然,这也说明孙记是很会用人的。”</p>

    我和秋桐笑了笑。</p>

    “季主任今晚请我和秋总喝酒,恐怕不是单纯为了祝贺我们吧?”我直截了当地问。</p>

    季主任呵呵笑起来,又看看秋桐,秋桐也笑起来。</p>

    “既然易总讲话如此直接,那我也开门见山。”季主任接着看着我和秋桐:“实不相瞒,我是从农村出来的,参加工作后一直在纪委干,这些年,认识的人不少,但关系要好的却没有几个,纪委干的是得罪人的事,谁能和你成为好朋友呢。再说了,那些自身不清不白的人,我也不敢结交啊。”</p>

    我看着季主任。</p>

    “从农村混出来的人都知道,你一旦在城里吃了公家饭,在农村老家人的眼里,你是有本事的人,农村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关系都会来找你,各种各样的事都来了。</p>

    这些年,我可是没少为农村老家人操心,这不,前两天,我一个远房的姑姑,家里有个儿子,以前一直在一家私企开车,结果最近那企业破产了,她想给儿子在城里安排个公家单位开车,在公家单位开车,别管开的是什么车,名声好听,找媳妇也容易啊。我那远方姑姑找到我父母了,我父母给我打了了电话让我办好这事。</p>

    父母之命不可违啊,老家人的事,能办的还是要办的,不好推辞,不然会背忘根忘本的帽子。我琢磨来琢磨去,周围的圈子里关系还算说的过去的不多,于是想到了秋总,于是我给秋总打了个电话。”季主任说完,看着秋桐说:“看来这事要多多拜托秋总了。”</p>

    我点点头,原来是如此,原来季主任今晚请客是求秋桐办事的。秋桐一定是想到了发行公司准备招驾驶员的事,所以下午才会给我打那个电话。</p>

    安排个开发行车的驾驶员,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季主任还专门为此请客,没必要。</p>

    季主任看来也是个讲话办事很实在的人,看他此刻一副憨厚老实的样子,也属于官场不大会交际不大会拐弯的人。或许,这是从事纪律检查这个行业养成的职业病,干他这行的,正如他所言,好伙计不多,得罪的人到不少,既然自己得罪的人多了,那么到了自己要求人办事的时候,自然有些费劲了。</p>

    而且,依照他所言,他其实并非不能找其他更好单位去安排这个驾驶员,只是他不想因此欠人家的人情,一旦欠了人情,到时候再去办案,会有心理障碍。而秋桐,似乎是他眼里认定的廉洁奉公之人,是不会出事的,所以才会找到秋桐。</p>

    同时,这个驾驶员是他远方姑姑的孩子,自然也不需要费心安排更好的单位,应付下找个公家单位安排打发了是。</p>

    秋桐这时笑着说:“季主任这个电话打得很及时,我们集团发行公司,也是易总那边,倒是最近有个驾驶员要辞职,正准备招收驾驶员,只是,这事要易总才可以决定的,我是不好干涉的。”</p>

    秋桐直接把皮球踢给了我。</p>

    季主任说:“你今晚和易总一起来,我猜到这事要麻烦易总了。呵呵。”</p>

    我笑了下,看着季主任说:“季主任,这不是什么大事,安排个驾驶员,很简单。既然季主任亲自向秋总开口了,既然秋桐授权给我了,那我当然要听秋总的,当然不能不给季主任这个面子。明天你让你那亲戚来找我好了。”</p>

    季主任松了一口气,说:“易总果然是爽快人!”</p>

    我接着说:“不过,丑话我说在前面,首先,这个驾驶员的驾驶技术要过关技术不行,那很遗憾了。我这既是为公司的工作着想,也是对驾驶员本人负责,当然,也是对你季主任负责,你的亲戚在城里开车要出了事,那你回到老家也不好向长辈交代。所以,我会先安排车队队长亲自考察一下他的驾驶技术,合格了才可以聘用。”</p>

    “嗯。”季主任点点头。</p>

    我接着说:“第二,在我们车队干,必须要有极高的责任心,要敬业,要能吃苦,这活虽然收入不低,但是很辛苦,每天起早贪黑要跑好几百公里,这其还有很多是山路。如果他怕吃苦,那最好还是不要来。”</p>

    “农村出来的孩子,吃苦耐劳没问题,做事也是很负责的!”季主任说。</p>

    “还有,我们公司的人各种各样的社会关系都有,不少都是集团同事的亲戚,也有外单位的关系,我对人员的管理原则是一视同仁,对事不对人,只看工作,不看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关系,工作奖惩分明,出了差错,该罚的罚,该处分的处分,该开除的开除,绝对不会顾及任何人的颜面。”</p>

    我继续毫不客气地说:“这一点,我想提前和季主任说明白,大家心里都好有个数,免得到后来大家伤了和气脸都不好看。”</p>

    季主任点点头:“对事不对人,易总这话说得好,我很赞同。这一点秋总和易总尽管放心,我绝对理解,我做了这么多年的纪委工作,一向也是这么秉承这样的原则,熟人归熟人,朋友归朋友,工作归工作,这是两码事。”</p>

    我说:“季主任能这么说,我放心了!理解万岁!”</p>

    季主任呵呵笑起来:“哎——我看易总蛮适合做纪律检查工作嘛,很铁面无私的!”</p>

    秋桐看着我笑了,笑得很开心。</p>

    我说:“季主任,有朝一日你要是当了一方父母官,一定是个清官,一定能造福一方百姓!”</p>

    季主任笑了:“没敢想那么多,干好目前的工作让领导满意我满足了!”</p>

    我说:“季主任,在官场做事,图的是进步,不敢想不行啊,思想是行动的先导,一定要有想法哦。”</p>

    季主任笑了:“老弟这话不无道理,只是我的脑子不会活络,多大的本事端多大的饭碗,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p>

    我说:“我看季主任虽然讲话很谦虚,但其实是个有本事的人。我们要是能一起共事好了。哎,说不定,哪天我们还真的能一起共事呢。”</p>

    季主任笑起来:“老弟的想象力十分丰富。我怎么看不到任何这方面的迹象呢。”</p>

    我笑起来:“起码这是我的一个良好愿望。”</p>

    秋桐坐在那里,微笑着听我和季主任胡侃,不大插话。</p>

    此时,说者无心,听者也无意。</p>

    只是,这官场实在是变幻莫测,特别是人事安排,更是诡异地很,什么样的可能都会发生。</p>

    我自己也没有想到,后来,我的玩笑话竟然成真了。似乎今晚和季主任的酒场,是特意为后来做的铺垫。</p>

    此为后话。</p>

    第二天午,季主任的那个亲戚来了我办公室,我安排车队队长带他去试开。</p>

    下午车队队长向我汇报,小伙子技术很不错,说话办事也挺稳重,似乎他很欣赏这个新来的驾驶员。</p>

    我于是拍板决定录用他,让他先随即将辞职的那位驾驶员熟悉一周的线路,然后正式交接。</p>

    接下来的时间,我开始全身心投入工作当,承接着我和秋桐当初制定的发行工作大思路,进一步完善各项管理和工作措施,对公司内部进一步强化各项管理,进一步理顺公司各部门之间的工作关系,在毫不松懈继续抓投递质量的同时,进一步拓展零售业务,进一步发展外报外刊的代投业务。</p>

    似乎,我接手发行公司之后,一切都在有序的轨道顺利发展。</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