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18章 李顺的重点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李顺继续说:“二来,我这次回来,是要巡视一下白老三最近的战后重建工作进度。   w w w . v o d t w . c o m”</p>

    我明白,这才是李顺此次回来的重点,他是冲白老三来的。</p>

    李顺接着对老秦说:“老秦,开车——”</p>

    “先去哪里?”老秦说。</p>

    “先去——”李顺的声音停顿了下,接着说:“日,我光想着白老三的战后重建,差点忘了我二当家女人的旅游公司,那也属于战后重建的范畴。走,先去海珠的旅游公司看看,走访慰问一下。”</p>

    老秦开车直奔海珠的春天旅游公司。</p>

    李顺接着对我说:“哎,易老大,你先给公司打个电话,看看海珠在不在?不在的话最好,我还真去了她又给我脸色看。我其实不是去看她的啊,我是去看看公司重新建设的情况,看看战争创伤医治的情况。”</p>

    我于是拨通了海珠公司的办公电话,小亲茹接的电话。</p>

    “用免提!”李顺说。</p>

    我按了免提键。</p>

    “易哥,海珠姐出去谈业务去了,不在公司啊。”小亲茹说。</p>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李顺接着摁死了电话,兴致勃勃地说:“很好,我弟妹不在,我们去逛逛。”</p>

    很快,到了海珠的公司,老秦将车停在离公司50米开外的路边,然后我和李顺下了车,直奔公司。</p>

    进了公司门厅,小亲茹笑嘻嘻地对我说:“易哥,都告诉你了哦。海珠姐不在。”</p>

    我看看李顺,李顺打量了公司一圈,然后点点头:“嗯,不错,恢复地不错,硬件都弄好了,员工的精神面貌也不错。”</p>

    小亲茹好地看着李顺,不说话。</p>

    李顺的目光接着转向海珠的办公室门口,门虚掩着。</p>

    李顺接着问小亲茹:“哎——丫头,你们的海珠老总不在,那怎么办公室门还开着呢?”</p>

    小亲茹说:“那是我们新来的分管海外业务的副总在里面借用海珠姐的电脑做方案呢。”</p>

    “哦。”李顺点点头:“老虎在家,猴子称霸王了。新来的副总,分管海外业务的,生意做得蛮大的嘛。好,很好,易老大,我们去接见下这位新来的副总吧。”</p>

    李顺说完,大摇大摆地向门口走去。</p>

    我此时也想见见这位海珠和秋桐都提起过的业务副总,毕竟,我对海珠的公司是十分关心的,是当做自己的公司来关心的。</p>

    我跟随李顺往里走。</p>

    “哈喽,副总好啊——”李顺边说边推开门。</p>

    突然,李顺的身体似乎一下子僵住了——</p>

    李顺突然转过身,脸色骤然变得有些苍白!</p>

    李顺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嘴巴半张,两眼直勾勾地看着我。</p>

    我心里感到十分困惑,愣愣地看着李顺急剧的神态变化。</p>

    李顺突然大叫一声,接着迅疾往外快速直走,转眼出了公司门口,不见了人影!</p>

    我大惑不解,接着走进办公室。</p>

    接着我看到了这位副总!</p>

    “啊——”看到这位副总的一瞬间,我也顿时变了脸色,不由失声惊叫出来!</p>

    这位副总竟然是孔昆!</p>

    孔昆竟然是海珠新聘任的副总!</p>

    怪不得李顺刚才有如此怪异的表情疾走而去,原来是他突然见到了自己未婚妻的好“基友”。他的内心一定是无法承受如此的意外,这个kk竟然神出鬼差地出现在了星海,竟然出现在了海珠的公司里,还是分管海外业务的副总经理。</p>

    这有些不可思议,但不可思议的事情竟然发生了!</p>

    孔昆怎么来到了星海,怎么成了海珠的副总?</p>

    在这之前,海珠从没有和我提过她刚聘任的这个副总的名字,秋桐也没提过,似乎她们都疏忽了,当然,这也和我的心不在焉有关系,我根本没问起过这个新副总的名字和情况。</p>

    此时,我呆住了,愣愣地看着孔昆,脑子里一时有些乱。</p>

    呆若木鸡的不仅仅是我,还有孔昆。</p>

    她从电脑前站起来,走了两步,站在我跟前,看着我,伸手捂住了半张的小嘴巴,嘴里发出一声惊呼:“哦卖糕的,怎么会是你?怎么会是你们?”</p>

    幸亏孔昆说的是卖糕的,不是卖切糕的。</p>

    显然,孔昆认出了我和刚才落荒而走的李顺,她眼里带着同样不可思议的表情,她怎么也不会想到那天在青岛四海国际旅游公司行为怪异的两个人突然会出现在她的新单位里。</p>

    我快速整理着思路,想着应对孔昆的办法,脸接着挤出了几分笑容,其实我这会的表情应该哭笑不得。</p>

    “孔昆,孔副总经理,你……你好!”我结结巴巴地说着,接着走进来,顺手关了办公室的门。</p>

    “你……你好……你们好。”孔昆同样结结巴巴地说着,接着也咧嘴笑着:“哎——我认识你们啊,你们以前和我有过接触的,那次你们突然怪怪地走了,怎么现在突然出现在这里?莫非,你们是来找我的,是来找我谈次没谈完的业务的?只是,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呢?”</p>

    孔昆发出一连串的疑问。</p>

    我的脑子开始平静下来,笑容开始变得有些自然了,我坐下来,看着孔昆:“孔昆,此事说来话长。我需要慢慢和你梳理。”</p>

    孔昆皱皱眉头,看着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说:“次在青岛见面的时候,你基本没讲话,现在你一说话,我怎么感觉你的声音好熟悉啊,很像是我的一个熟人。这个熟人是谁呢,像是谁的声音呢?我想想。”</p>

    孔昆接着又开始皱眉苦想。</p>

    我冲孔昆招了下手:“别想了,坐下吧。我和你好好谈谈。”</p>

    孔昆坐在我对过的沙发,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我冲她一笑。</p>

    孔昆突然又跳了起来,指着我叫了起来:“哎——我想起来了,我想起你的声音像是谁的了。你。你是那个神秘的星海朋友,是给我介绍过海尔集团旅游业务的星海朋友。对,是你,你讲话的声音是他的声音,太像了。是不是,你是不是是那个神秘的星海朋友?”</p>

    我点点头:“是——”</p>

    “啊哈——卖糕的,真的是你,果然是你!这……这也太神了。我一直想见到的星海神秘朋友竟然是你,竟然在青岛见过一面,竟然出现在这里。我的天哪,这真的是太神了。”孔昆惊喜地叫起来,还带着极度的兴奋。</p>

    我冲孔昆招手:“别激动,坐下来谈。”</p>

    孔昆又坐下,看着我,满脸激动的表情:“哎——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你叫什么啊?还有,你怎么会来到这里了?还有,你给我介绍那海尔集团的业务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还有,你那次怎么到了青岛我的办公室怎么接着又走了?你当时怎么不告诉我你的身份呢?”</p>

    孔昆又是一连串的疑问,这孩子太好了。</p>

    我说:“你总得让我慢慢说,一个一个问题向你解释吧。”</p>

    孔昆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接着说:“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p>

    我说:“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怎么不在青岛四海旅游公司做事,怎么到这里来了?”</p>

    孔昆说:“为了爱情呗。我大学时代一直暗恋的同学最近联系了,他在星海工作,而且还没女朋友,而且还对我又表示了好感,我们感情升温很快,为了更方便和他在一起,我决意辞去了青岛的工作,然后到星海来谋发展,正好春天旅游公司正要招聘副总,我以前也做过海外旅游这一块的业务,很熟悉,来应聘,我们公司的老板看我了,于是我来了。”</p>

    原来如此,缘由十分简单。</p>

    我点点头:“嗯,我明白了。”</p>

    “那你快给我说说你啊,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孔昆又快人快语地问我。</p>

    我说:“好,我告诉你。首先,我叫易克,易天的易,克服的克,我在星海传媒集团工作。春天旅游的老板海珠,是我的女朋友。”</p>

    “啊哈——是这样的啊,海老板原来是你的女朋友,原来你是海老板的男朋友,真巧啊,巧!”孔昆笑起来:“还真有这么巧的事情。继续说。”</p>

    我继续说:“关于以前我和你之间业务的事情,我和你简单说吧,我有个很好的朋友,她的同学在青岛海尔集团工作,负责员工福利度假旅游这一块的业务,这位同学不熟悉青岛的旅游公司,和我朋友谈起来,我朋友又和我谈了。</p>

    我于是打听了下,知道青岛四海旅游的名声很好,把你们公司介绍给了那位同学,于是你们和海尔接洽了,于是四海旅游开始做海尔的业务了,于是我和你联系了。我当然不想白给你们介绍旅游业务,于是让你把业务提成打到指定的账户。”</p>

    “可是,这账户是星海孤儿院的。不是个人的。”孔昆说。</p>

    “是的,我和我的朋友都不想赚这笔业务提成,干脆捐给了孤儿院。而且,我让你在打这笔钱的时候,是以秋桐的名义捐的。”</p>

    “是的。是以秋桐的名义打的。这个秋桐,是谁呢?”</p>

    “秋桐是我的那位朋友,也是海珠的朋友,这位秋桐,你其实是见过的,你该认识她的!”我说。</p>

    “秋桐。”孔昆脸带着困惑的神色。</p>

    我说:“前几天你是不是见过星海传媒集团的秋总啊。”</p>

    孔昆眼神一亮:“秋总,秋姐,那天是见到了,一个超级美女,只是,只是随着海老板叫她秋姐,没问名字,难道,秋姐是秋桐?”</p>

    我点点头:“是的。”</p>

    孔昆说:“原来是这样。这笔业务说白了是秋姐和你一起给我介绍的了。介绍了业务,又不愿意将提成归自己,又想做善事,于是让我把提成打入孤儿院的账户。你之所以一直不愿意在我面前露出真面目,是因为做好事不想出名,想做无名雷锋,是不是啊?”</p>

    孔昆既然这样猜测,那我顺水推舟,点点头:“是的。捐给孤儿院的事,当时秋桐也不知道,是我安排你一手操作的,后来她才知道。”</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