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14章 面和心不合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只是什么?”孙东凯追问。 </p>

    “只是我和曹腾平时关系特好,很多人都知道我和他是铁哥们,我怕我直接提名他会让领导觉得我有任人唯亲之嫌,怕领导认为我是借机想配制个人势力,搞结党营私。所以,我没敢直接提名曹腾。而除了曹腾,发行公司似乎又没有更加合适的人选,于是,我。我提了唐亮。”我装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说。</p>

    “哦,呵呵。”副记不由笑起来。</p>

    孙东凯深邃的目光看着我,脸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似乎他觉察出我的话是违心的,但是他又不想当场戳穿我。似乎他知道我和曹腾是面和心不合,似乎他知道曹腾对我一直是心怀妒忌的,似乎他知道官场里绝对不会有真正的朋友,似乎他知道我和曹腾绝对不会成为真正的铁哥们。</p>

    孙东凯点点头:“嗯。既然你这么说,那说明我们还是想到一起来了。我很高兴我们能有共同的想法。对曹腾的任命,副记和秋总有什么看法?”</p>

    “我赞同孙记的意见!”副记说。</p>

    “既然孙记和易总都有这个意思,那我自然是会赞同的了。”秋桐笑着说。</p>

    “那好,原则这么定了。”孙东凯接着拍板:“两个副总这样齐了,我看曹腾可以作为第一副总,云朵作为第二副总。”</p>

    孙东凯连排序都安排好了,真够操心的。</p>

    想想也对,曹腾是体制内人员,下一步是组织部备案的副科级,云朵虽然担任副总,但是身份是无法转变的,自然是不会成为组织部备案的干部的。她排在后面似乎也是合情合理的。</p>

    虽然曹腾的安排让我不满意,但是云朵能担任副总,好歹也算是我有个同盟,也算是让我感到安慰。云朵当然是听我的话的,到时候公司里的事开经理办公会,一对二,曹腾是难以否决成不了大气候的。</p>

    我自以为是地想着。</p>

    事情这么定了。</p>

    第二天,集团接着下了任命,公布了对曹腾和云朵的任命。</p>

    同时,我一直关心的大健兄也有了新的着落:经营管理办公室副主任!</p>

    大健做了苏定国的副手。</p>

    这任命又多少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本来以为孙东凯会借着这次调整给自己的老同学一次扶正的机会,没想到他愣是没给,赵大健似乎是天生干副职的命,做完秋桐的副职接着又去做苏定国的副职。</p>

    大健兄我想会疯了,他一定会暗地里歇斯底里咒骂孙东凯太没人情味,太不给自己面子了。他一个堂堂的正科级,集团经营界的元老,怎么能老是不让扶正呢?这同学情都到哪里去了?孙东凯难道不知道他扶正了大健大健会死心塌地跟着他卖命吗?他难道不知道大健才是自己的贴心人吗?</p>

    听说任命公布后,孙东凯专门把赵大健单独叫到办公室,谈了很久。</p>

    至于谈话的内容,无人而知。</p>

    我认真分析了这事,似乎觉得这是孙东凯的一个高明之举,他现在不提拔赵大健,并不意味着永远不会重用他,并不意味着赵大健在自己心目没有分量。</p>

    他这么做,一方面似乎是想做给集团全体人员看,因为赵大健的得瑟,集团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他和孙东凯的同学关系,越是如此,他现在越是不能重用赵大健,不能让自己背用人唯亲的名声,而且,这样做,反而会给自己带来用人唯才的正面效应。</p>

    同时,他将赵大健放到经管办,这是经营系统一个举足轻重的位置,一方面可以制衡苏定国,让苏定国有危机感,不要高深无忧,另一方面,同时利用苏定国和赵大健来制衡秋桐。毕竟,经管办是直接为秋桐服务的一个部门。</p>

    当然,他这样做,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他对苏定国并没有完全的信任,他甚至会怀疑因为这次总裁助理的事情苏定国会对自己心生怨意有二心从而和秋桐走到一起搞联合和自己作对。</p>

    孙东凯对赵大健的安排,可谓一举多得。</p>

    在这次集团的人事变动,从秋桐到我到大健曹腾云朵,孙东凯无不体现出两个字:制衡!</p>

    看得出,孙东凯是深喑官场制衡之术的,运用得很娴熟。</p>

    这样,秋桐走马任总裁助理,我走马任发行公司总经理,云朵和曹腾走马任发行公司副总经理,大健走马任经管办副主任。</p>

    我还在原来的办公室办公,大健搬到经管办去了,曹腾在大健的办公室办公,云朵在我隔壁新腾出的一间办公室办公。</p>

    公司召开了全体层会议,副记和集团人力资源部的负责人来宣布了新的任命。崭新的集团总裁助理秋桐做了告别发言,崭新的总经理我和崭新的副总曹腾云朵做了表态发言。</p>

    任命宣布结束后,秋桐立刻和我进行了工作交接,其实交接很简单,都是一直在干的活,都熟悉。</p>

    然后,在秋桐办公室,秋桐召集我和曹腾云朵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要求我们要精诚合作,团结一致,努力将发行工作推一个新台阶。</p>

    然后,在我的办公室,我召集云朵和曹腾开了第一次经理办公会,对工作进行了分工,我还是直接分管公司的发行工作,对发行这一块,我必须要亲自抓,不能放松。</p>

    云朵兼办公室主任,分管公司的行政财务和后勤。曹腾分管其他的业务,同时我又任命了新的业务部经理,曹腾不再兼任。</p>

    第一次经理办公会进行的很顺利,云朵对我自然是配合的,曹腾也表现出了一如既往的顺从。</p>

    对于云朵的这次提拔,云朵私下在我和秋桐面前表现出了几分忐忑和不安,说自己恐怕难以胜任,我和秋桐勉励指点了她半天。</p>

    秋桐告诉云朵:“云朵,你跟了我这么久,我是相信你的能力的,我了解你,你是能胜任这个职位的。”</p>

    我半开玩笑地说:“云朵,跟着我干,你只管放心,一切听我的话行!”</p>

    云朵和秋桐都笑,云朵说:“那我岂不是成了你的傀儡了?”</p>

    我一拍胸脯:“你要是这么认为,我也不反对,当我的傀儡有什么不好!当妹妹的,得听哥哥的。亲不亲,一家人嘛。”</p>

    我的话让云朵和秋桐又笑起来,秋桐笑得很开心,看得出,她对我和云朵的进步是感到很欣慰的。</p>

    秋桐的开心让我心里阵阵暖流涌动。</p>

    曹腾也私下找我了,脸带着恭维的表情对我说:“易总,我现在对你是既祝贺又感激。”</p>

    我对曹腾说:“曹总此话怎讲?”</p>

    曹腾说:“祝贺是自不必多言,我真心为易总的提拔进步感到高兴,这说明集团用人还是很有眼光的,像易总这么卓越的人才,早该提拔了。感激呢,是我的进步啊,我知道这次我的提拔是易总亲自提名的。易总没有忘记我这个老部下,我由衷发自内心感激涕零。”</p>

    我笑了:“你怎么知道是我提名你的呢?”</p>

    曹腾笑着:“我听孙记说的。”</p>

    “哦。孙记的话你相信吗?”我说。</p>

    “当然相信!”曹腾毫不犹豫地说。</p>

    “孙记真的是这么和你说的吗?”</p>

    “是的,千真万确是这么说的!”曹腾拍着胸脯说。</p>

    我没有再说话,曹腾的话似乎在向我传达一个信息,那是孙东凯亲自和他谈话了,他和孙东凯的关系以前更密切了。</p>

    而曹腾说的这话,我只能分成两半来听,鬼知道孙东凯到底怎么和他说的,鬼知道曹腾这话是真是假。</p>

    如果孙东凯真的是和曹腾这么说的,那么,这对孙东凯有什么好处呢?他怎么让曹腾领他的人情呢?</p>

    如果孙东凯不是和曹腾这么说的,那么,曹腾和我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呢?他明知道我心里有数,却还是要和我这么说,他的真实意图又是什么呢?</p>

    想到这一点,看着曹腾恭顺的笑脸那对狡黠的小眼睛,我心里不由有些寒气。</p>

    一切绪后,我办了两个酒场,一个是给秋桐送行,恭送老领导走新的领导岗位。</p>

    另一个是给大健送行,欢送老副总去履新职。</p>

    大健在酒场的表现还算说得过去,虽然有些郁郁寡欢,但起码面子没有出现大的闪失。</p>

    接下来,我开始考虑四哥的问题。</p>

    按照集团的一般原则,秋桐离开发行公司成了集团领导,用车要归党办来安排,原来的车她不能继续使用了。</p>

    车不能继续使用,四哥自然也不能继续给秋桐开车了。</p>

    对我来说,四哥能否继续跟着秋桐开车,是个非常重要的事情。</p>

    此事,似乎有些棘手。</p>

    四哥必须要继续跟着秋桐开车,决不能让曹丽在秋桐身边安插她自己的人。</p>

    曹丽是党办主任,集团领导用车都归她管,此事要想操作成功,必须在曹丽身下功夫。</p>

    我决意从曹丽入手。</p>

    我决定主动去找曹丽。</p>

    我先给曹丽办公室打了个电话,她在。</p>

    “曹总好。”电话接通后,我主动称呼曹丽的新职务。</p>

    曹丽现在是总裁助理兼办公室主任,是可以称呼她为曹总的。在总裁助理和办公室主任两个称呼之间,曹丽自然也是喜欢大家称呼前者的,虽然两个职务的级别是裤头换马甲,差别不大,但是听起来曹总好像更厉害的样子。</p>

    “你好,易总。”曹丽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正经,似乎她办公室还有其他人在。</p>

    “在忙?”我说。</p>

    “嗯,是啊。易总有什么指示吗?”曹丽的声音虽然听起来很一般正经,但是我还是能从她的声音里听出来几分开心。</p>

    “呵呵。哪里敢指示曹总啊。只是好久没单独聊天了,我想如果你有空的话,大家不妨一起坐坐谈谈聊聊。”我说。</p>

    “好啊。”曹丽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压抑不住的意外和喜悦,我能主动约她出来坐坐,她自然是很高兴的。她的声音里甚至带着几分受宠若惊的语气,我想她甚至可能已经开始想入非非了。</p>

    “我有空的,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什么时候有空。”曹丽忙说。</p>

    “那。下午下班后,我们在滨海南路的星巴克见面,我请你喝咖啡吃西餐。”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