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10章 真正意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接着,关云飞说:“嗯,老雷,这个曹丽同志我是知道的,在传媒集团担任办公室主任。   (w w w . v o dtw . c o m)我有印象。这个同志性格较活跃,工作还是有一定能力的,不然,东凯也不会让她担任办公室主任这么重要的岗位啊。呵呵,原来她是雷夫人的闺蜜啊,看来老兄在家里一定也是惧内的,是不是啊,嫂子一定是给你吹枕边风了吧,哈哈。”</p>

    关云飞不停打着哈哈。</p>

    我一听,操,雷正亲自给关云飞打电话来给曹丽走关系了,肯定是为了这次总裁助理的事情。曹丽果然把工作做到雷正这里了,她一定是觉得孙东凯未必保险,于是往走,借助雷正来实现自己的目的。</p>

    怪,雷正怎么不打给孙东凯,干嘛要打给关云飞呢?难道他不怕吃关云飞的闭门羹?</p>

    关云飞接着说:“嗯。这个同志想进步,那很好啊,年轻同志想进步是好事,特别还是女干部,现在我们宣传系统最缺的是年轻的女干部,好的。</p>

    老雷,你放心,既然你老兄打了招呼,我一定会留意的,也会给东凯打个招呼要他好好培养的。对了,那次我给你说的我小姨子的一个闺蜜,是在你们综治办的那个,还望你老兄有机会多多关心哦。”</p>

    我靠,原来关云飞和雷正一方面互相暗斗,另一发面也在互相利用做交易!</p>

    雷正告诉关云飞曹丽是他老婆的闺蜜,关云飞则冒出一个小姨子的闺蜜,谁知道这小姨子的闺蜜到底和关云飞是什么关系。</p>

    而关云飞似乎是有意当着我的面说这些话的,似乎并不避讳我。</p>

    我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心理。</p>

    雷正亲自给关云飞打电话,是不是他已经觉察此事非孙东凯所能决定,或者,他已经和孙东凯通过电话了,知道孙东凯在这事有困难,所以。</p>

    我这时突然心里有些泄气,本来心里计划好的事情一下子都被雷正的这个电话打乱了,操,雷正和关云飞要做交换,那这总裁助理肯定非曹丽无疑了,我还努力个鸟啊!</p>

    不过,虽然这样想,我还是不想放弃,我还想做最后的努力。</p>

    关云飞打完电话,放下话筒,摇摇头,无声地笑了下。</p>

    然后,关云飞看着我说::“小易,最近你们集团有没有什么新鲜事啊。”</p>

    我说:“有啊,不过还没实施。”</p>

    “哦。说来听听!”关云飞做出感兴趣的样子看着我。</p>

    我说:“我昨天听孙记无意说起,说最近要在集团开展一次学习活动。”</p>

    “嗯。学习什么?”关云飞不动声色地看着我。</p>

    “说是要在集团内部开展向秋总学习的活动。”我说。</p>

    “哦。”关云飞眼皮一跳,接着笑起来:“嗯,不错,秋桐是全国省市三级先进,开展向秋桐学习活动,很有必要。这活动不错。我早想给东凯建议了,没想到他提前想到了。”</p>

    关云飞的话正我下怀。</p>

    我说:“这事还没实施,只是孙记的个人打算,你可不要提前把我卖出去啊。”</p>

    “哈哈,这个你自然放心,我可是好像什么都没听你说过哦!”关云飞笑着。</p>

    我放心了,接着说:“别的事好像没有了。”</p>

    “嗯。”关云飞点点头,刚要接着说什么,桌子的电话又响了,关云飞看了下话机来电显示号码,接着对我说:“记来电话了,小易,没事的话你先回去吧。”</p>

    我正好想走,忙站起来往外走,关门的时候听到关云飞已经开始接电话了:“记,我是云飞。”</p>

    出了关云飞办公室,我在门口磨蹭了一会儿,接着看到孙东凯走楼来。</p>

    看到我,孙东凯微微一怔,我忙迎前给他招呼:“孙记——”</p>

    “小易,你这是。”孙东凯看着我,又看看关云飞的办公室门口。</p>

    我说:“我刚从关部长办公室出来。我是来其他部门办事的,正好被关部长从窗口看到,把我叫来,问了我几句话,然后让我走了。”</p>

    “哦。”孙东凯眼神一动,接着不说话了,接着径自往走廊尽头走,我忙跟过去。</p>

    走到走廊,去了顶端的阳台,孙东凯随手关阳台的门,然后转身看着我,不说话。</p>

    我忙说:“我正要打算给你汇报!”</p>

    孙东凯笑了,笑得很满意:“嗯。说吧。”</p>

    我说:“其实关部长也没和我多说什么,是随口问了句,问我们集团最近有什么新鲜事。”</p>

    “哦,你怎么说的?”孙东凯看着我。</p>

    “我说也没什么新鲜事,一切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然后我又说集团党委正在落实他的指示精神,正在层层选拔总裁助理。”我说。</p>

    “嗯。关部长怎么说的?”孙东凯做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说。</p>

    “关部长没说什么,似乎他都忘记这事了,和我又随便聊了几句别的,问秋总去北京领奖回来没有,我说回来了,然后关部长自言自语地说秋总是个很不错的年轻女干部,还是全国省市三级先进,说有空的时候要给你建议下,在集团内部开展向秋桐学习的活动。然后,其他的没了,市委记来电话了,他摆手让我出来了。”我有板有眼地说。</p>

    孙东凯的眼皮猛地一跳,眼神猛地一亮,嘴角紧紧抿住了。</p>

    似乎,孙东凯猛然明白了关云飞的心里所想,猛然觉察出了关云飞的真正意图。</p>

    孙东凯眉头皱起来,仰头看了看天空,沉思着,一会儿自言自语地说:“捉了半天迷藏。原来。是如此。看来,待会儿开会,我要主动先汇报,走在他建议的前面。”</p>

    然后,孙东凯的神情恢复了正常,微笑着看着我说:“这次虽然关部长和你是闲聊,内容无关紧要,但是,你能主动给我汇报领导和你谈话的内容,这事的象征意义很大,这起码说明你现在进步了,很有政治觉悟,很有领导意识,我要对你提出表扬。很好。你回去吧,我要去开会了。”</p>

    我和孙东凯分手,离开了市委大院,回到办公室。</p>

    虽然我的计划实施地较顺利,但是我的心里丝毫没有轻松感,我觉得雷正的那个电话,关云飞是不会置之不理的,同样,对于雷正的意见,孙东凯也不会小视的。</p>

    或许,我的计划只能让关云飞赞扬秋桐几句只能让孙东凯开展一次学习活动,而不会达到我真正的目的。</p>

    我觉得这次曹丽当总裁助理的可能性要大大高于秋桐和苏定国。</p>

    我几乎认定这总裁助理是曹丽的了!</p>

    我在办公室里心神不定地带着失落和寂寥的心情度过了一天。</p>

    第二天,集团党委下发了正式任命总裁助理的红头件。</p>

    结果让我跌了眼镜。</p>

    集团任命了两个总裁助理!</p>

    秋桐和曹丽。</p>

    红头件讲的很明白:免去秋桐的发行公司总经理职务,任命秋桐为集团总裁助理,协助总裁分管集团集团经营管理事务,具体分管的职能部门是集团经管办和集团个经营单位。</p>

    同时,曹丽任总裁助理兼党委办公室主任,协助总裁管理集团行政事务,具体分管的职能部门是党委办公室。</p>

    同样的总裁助理,一个分管的内容等于实际的副总裁,一个等于是在党办主任的职务加了一个总裁助理的头衔,分管的内容等于没变,还是自己的部门。</p>

    看了这个任命通知,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似乎没完全看懂。</p>

    无疑,关云飞那天给孙东凯建议设置总裁助理这个职位,目标很明确,是冲着秋桐来的,虽然他一直没有明确提出秋桐的名字,但是最后的结果证明了他当时的心思。</p>

    无疑,孙东凯在和关云飞捉了半天迷藏之后,最后终于明白了关云飞的真正心思,惶然恍然之间毫不犹豫毫不停留立刻提名了秋桐,似乎是迅速理解透彻了领导意图。</p>

    当然,我心里明白,在他们的互相观望互相试探的设局当,我的两面吹风起了重要的催化剂作用,我故弄玄虚的两边扯谎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僵局,让这场游戏的谜底提前透漏,让关云飞有意无意流露出了自己的意图,让孙东凯彻底看懂了关云飞的想法,加速了孙东凯做决定的步伐,让他不再犹豫不再彷徨不再观望。</p>

    似乎,秋桐担任这个总裁助理,是早晚的事,只是关云飞一直不点破,似乎一直在等待孙东凯主动。他似乎觉得如果自己明确告诉了孙东凯自己的意图会有干涉下属决策之嫌,会显得自己是那么不高明。</p>

    突然,我又意识到,依照关云飞的精明和城府,似乎,关云飞昨天和我说的那话,并非无意随意的流露,他似乎是在有意无意让我传话给孙东凯。</p>

    而关于曹丽的任命,关于设置两个总裁助理,虽然和关云飞当初的提议不大吻合,当时关云飞可是提议只设立一个的,但是最后的结果似乎说明这其有着深不可测的关系和平衡。</p>

    雷正和关云飞虽然暗地里斗得你死我活,但是在表面还是装得一团和气一团和谐,互相帮助互相友爱,我委托你照顾我的关系,你委托我关照你的熟人,似乎大家都很给对方面子。</p>

    当然,这种所谓的照顾和关照,对于他们这种级别和身份的大人物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甚至连手都不用举。</p>

    似乎,雷正和关云飞在谈笑间彼此互相心照不宣默契地配合了一下,似乎他们之间的友谊和合作很紧密,似乎他们一直是很好的老伙计。</p>

    孙东凯显然是得到了雷正的某些暗示,知道雷正给关云飞打了招呼,所以才敢报了两个总裁助理,他似乎知道雷正和关云飞之间是有什么交易的,知道只要把秋桐报去,只要确保秋桐担任这个职务,曹丽是会搭车成功的。</p>

    但同时他也知道关云飞的真正企图,所以秋桐的总裁助理所包含的内容是货真价实的,真正等同于一个副总裁的职能,而曹丽这个总裁助理,说白了是个象征意义的挂名,是个荣誉,是在搞平衡。孙东凯似乎是有意这样安排的,不让曹丽分管太多,似乎这样才能显出他真正理解了关云飞的意图。</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