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09章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老黎抬起眼皮,看着我,开口了:“你为什么想帮秋桐呢?”</p>

    “因为。我——”我顿了顿,接着说:“因为一来我觉得她能胜任这个职位,她的能力和人在集团里都是有目共睹的,群众呼声很高,她担任这个总裁助理,那是众望所归,二来,秋桐要是提拔了,空出来的这个总经理的位置,我岂不是有希望了。”</p>

    第二条理由是我现编的,其实我根本没有这个打算,我知道我刚刚提拔为副科级,总经理是正科级职位,副科提拔正科,至少要两年才可以有资格。</p>

    我说这话是为了搪塞老黎,我当然不能告诉老黎我和秋桐的事情。</p>

    老黎听我说完,笑了下:“这么说,你也是有自己的目的的。将领导推去,然后自己去填空。”</p>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说。</p>

    “呵呵。”老黎笑起来,笑得有些意味深长。</p>

    我被老黎笑得心里有些发毛。</p>

    笑完,老黎说:“其实,听了你说的情况介绍,我也觉得这个总裁助理该是秋桐的。只是,很遗憾,我不是你们集团的老总,也不是市委宣传部的部长。”</p>

    “我没指望你能和他们说话。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建议,你觉得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该做些什么呢?”我说。</p>

    “没指望我和他们说话。呵呵,不错,官场的事,我是说不话。”老黎又笑起来,眼珠子转了转,看着我:“你的意思是来找我讨锦囊妙计了?”</p>

    “可以这么说。”我说。</p>

    “你把我看得太高了,做生意我可能会有很多点子给你支招,可是,这官场的事,我也不懂多少,理论多实践少,我也没有什么神机妙算啊。”老黎继续笑。</p>

    我心里不由有些失望和失落。</p>

    老黎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神情变化,继续说:“不过,在有些时候,这官场和商场的很多事情是相通的。官场有三十六计,商场同样也有三十六计。不管是混官场还是混商场,靠的是计谋。这计谋,有阴谋,也有阳谋,还有不阴不阳的计谋。”</p>

    我看着老黎。</p>

    “目前关云飞和孙东凯的状态和心态都很微妙,他们都在紧密观察注意着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在处于按兵不动的状态,为什么会这样呢,是因为他们都想猜透对方的心思,都想让自己出于较为有利的主动姿态,都想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关云飞想看看孙东凯到底会怎么操作,孙东凯想彻底摸透关云飞的真实意图。</p>

    目前的状态,似乎处于僵局,但是,这僵局必然不会持续下去,迟早会有人先沉不住气。当然,这期间,要是有人稍微那么点拨或者捣鼓一下,或许僵局和平衡一下子被打破。这盘棋一下子活了起来。”老黎又说。</p>

    我思考着老黎的话,一时似懂非懂。</p>

    老黎看着我:“知道不知道有个成语叫引蛇出洞?”</p>

    我点点头:“小学生都知道!”</p>

    “你是大学生,那更该知道喽。”老黎诡异地笑了下。</p>

    我眨眨眼睛,看着老黎。</p>

    “好了,吃饱了,我累了,要回去休息了。”老黎站起来。</p>

    老黎要回家休息。</p>

    我和老黎分手,然后独自开车回到宿舍。</p>

    回到宿舍,我继续琢磨老黎话里的用意。</p>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夏雨打来的。</p>

    “二爷。你还在和我老爸一起吃饭吗?”夏雨说。</p>

    “吃完了,你爸爸回家了!”我说:“你们吃完了吗?”</p>

    “额。你们吃完了啊,我还打算去找你们玩呢。可惜。”夏雨说:“我们也吃完了啊,大奶回公司了。我自个儿没事干呢!”</p>

    “秋桐呢?”我说。</p>

    “她啊,嘻嘻。”夏雨笑起来:“秋姐和夏季老兄一起喝咖啡去了。”</p>

    “什么?”我感到有些意外。</p>

    “嘻嘻。没想到吧,我特意安排的哦。今晚吃饭,是我们四个人一起吃的哦,我路又特意叫了夏季老兄一起的,吃完饭,二奶和大奶先走了,然后夏季老兄终于有了机会,邀请秋姐喝咖啡去了。”</p>

    “秋桐她答应了?去了?”我说。</p>

    “是啊,答应了,两人一起去了啊!”夏雨说。</p>

    我的心里突然有些酸溜溜的味道。</p>

    “二爷,你在哪里呢?”夏雨说。</p>

    “我在宿舍,我很累,我要睡了!你少来烦我!”我毫不客气地说完,立刻挂了电话。</p>

    挂了电话,我有些心神不定,心里的酸溜溜味道更浓了。</p>

    怪不得夏雨突然要跟着秋桐一起去吃饭,怪不得她当时的眼珠子转悠地飞快,原来她是有预谋的,她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把夏季叫来一起,然后制造机会让夏季和秋桐单独在一起。</p>

    这个鬼精。</p>

    我不由又对夏雨有些怨气。</p>

    这么晚了,秋桐干嘛要答应夏季的邀请去喝咖啡呢?我有些烦乱,还有些幽怨。</p>

    我在这里为她的事情操心,她倒好,跟着别的男人去喝咖啡。</p>

    岂有此理!我心里有些不平衡。</p>

    我坐在房里,打开电脑,登陆扣扣,呆呆地看着电脑桌面发呆。</p>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线了。</p>

    我立刻打字发过去:“喝咖啡回来了?”</p>

    “是啊,刚到家。你怎么知道我去喝咖啡了?”</p>

    “我不但知道你去喝咖啡了,还知道你和谁去喝的!”我直截了当地说。</p>

    “呵呵。夏雨告诉你的吧。我是和夏季一起去和咖啡的。晚我们四个人一起吃的饭。”</p>

    “吃完饭不回家,大半夜的去喝什么咖啡?”我有些恼火。</p>

    “哪里是大半夜啊,现在也不过才9点多。”她说:“夏季盛情邀请,以前婉拒过他好多次了,这次实在不好当面拒绝了,去了。”</p>

    “哼。”</p>

    “你不高兴了。”她似乎有些小心翼翼地说。</p>

    “我有什么资格高兴或者不高兴。”我说。</p>

    她沉默了,半天说:“你不要这样。我们是喝了杯咖啡而已,简单聊了几句,然后我说要回家照顾小雪,回来了。我们没说什么的。”</p>

    她似乎有些心里不安。</p>

    我看了这话,心里稍微安稳了,却突然又觉得自己很过分,我有什么资格去干涉她和谁交往呢?何况,她只不过是出去喝了杯咖啡,我实在是有些反应过度了。</p>

    “对不起,我不该干涉你的私生活。我知道自己过分了,我不该这样的。”我说着,心里突然有些惆怅和悲凉。</p>

    她又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甚至,我心里还有一丝开心的感觉。可是,我也知道,我不该有这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很惶恐。我实在不该有这样的感觉的。说对不起的,或许该是我。”</p>

    我看懂了她的话,不由也沉默了。</p>

    沉默了半天,她说:“下午我们先去了海珠的公司。我无意看到了海珠最近的体检结果,她的病快治好了。看到海珠越来越开心的表情,我的心里好高兴。看这情形,要不了多久,海珠的病会彻底治好,到时候,海珠心里的包袱彻底放下了,大家也都安心放心了。你方便的时候,多去看看海珠。”</p>

    “嗯。”我木然答应了一声。</p>

    “还有,海珠公司最近的生意也越来越兴旺了,业务量扩大了很多。刚刚招聘了一位负责海外业务的副总经理。我今天下午见到了,很清爽利索干练的一个女孩子。”</p>

    “知道了。”我心不在焉地又答应了一声。</p>

    “老黎还好吧?”她又说。</p>

    “好,很好,活蹦乱跳的,好着呢!”我说。</p>

    “呵呵,怎么这么形容老黎啊,连活蹦乱跳都用了。”</p>

    我也忍不住笑起来:“他老是占我便宜,见面让我给他磕头拜年。”</p>

    “哦,他是长辈,磕头你也不亏。赚了多少压岁钱啊?”</p>

    “小气鬼,一分都没给,说是明年过年拜年磕头一起给呢!”</p>

    “哈哈。”她笑起来:“老黎实在是个有趣的长辈。幽默地很,看得出,他十分喜欢你。”</p>

    看到她笑了,我的心情不由好转了起来,和她又聊了一会儿,然后下了。</p>

    洗了个澡,躺在床,翻来覆去睡不着,又开始琢磨老黎说的话。</p>

    琢磨到半夜,脑子里突然有了主意。</p>

    第二天班,我主动给曹丽打了个电话,说有事情要给孙东凯汇报,问孙东凯午有没有空。曹丽说孙东凯9点要去部里开部长办公会,让我下午再去汇报。</p>

    听曹丽说完,我看了看表,然后不等曹丽在电话里发骚,直接挂了电话。</p>

    我直接去了市委大院,直接去了市委宣传部的办公楼,直接敲开了关云飞办公室的门。</p>

    关云飞正在办公室看报纸,见我进来,放下报纸看着我:“咦——太阳从东边出来了。易大副总怎么有空来部里指导工作了?”</p>

    我呲牙一笑:“我去其他单位办事,顺便来拜见大领导。没打扰你工作吧。”</p>

    “难得你出来办事还能想到我。我待会儿开部长办公会,这会儿没事。来,坐吧,易领导,请坐——”关云飞幽默地说着,指指自己对过的沙发。</p>

    关云飞的办公室布置很简单,看起来还不如孙东凯的办公室豪华气派,但是很整洁。</p>

    我坐下。</p>

    “怎么样?随便聊聊?是我先给你汇报还是你先给我汇报?”关云飞笑看我。</p>

    “嘿嘿。领导可别拿我开涮,我哪里干让领导汇报,我只是顺便来看看大领导而已,其实也木有什么可以汇报的。”</p>

    关云飞点点头,刚要说话,桌子的电话突然响了。</p>

    关云飞接电话:“喂——”</p>

    我看着关云飞。</p>

    “哦。雷记啊。”关云飞接着笑起来:“老伙计,一大早你给我来电话,什么指示啊。”</p>

    我一听,是雷正打来的电话。</p>

    我很想听听雷正给关云飞打电话的内容,但是也知道出于做下属的规矩要回避下,于是我站起来,佯作想出去的样子,关云飞接着摆手示意我坐下不要出去,我于是顺水推舟又做了下来,侧耳听关云飞继续打电话。</p>

    “哦。老兄你尽管说。哦。哦。”关云飞不停地哦着点头。</p>

    我听不清电话里雷正在说什么。</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