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08章 脚踩两只船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哦。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这个鬼丫头。她不来也好,我从下午下飞机她一直叽叽喳喳个不休,把我折腾地精疲力尽,正好现在咱俩也清静一会儿。”说起夏雨,老黎脸带着疼爱和慈祥的笑。</p>

    我看着老黎:“你还回来啊?我还以为你去美国不回来了呢?”</p>

    “我当然要回来的,美国再好也不是我家,这里才是我的根,我不回来呆在哪里干嘛?”老黎说。</p>

    “好,回来好。”我点燃一颗烟,吸了两口:“这些日子你不在,没人和我聊天,我还真的感觉好闷。我打你电话关机,你也不给我来电话。”</p>

    “呵呵。过年嘛,要过个清静年,我不想别人打扰我,也不想打扰你过年哦。”老黎说:“怎么着,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的事情了,所以想找我聊天?”</p>

    “嘿嘿。”我又笑起来。</p>

    “笑,笑你个头啊,我一猜是!”老黎说:“小子,咱俩年后第一次见面,我建议你得先给我拜个晚年!”</p>

    我忙说:“好,老爷子,给你拜个晚年,祝你晚年幸福!”</p>

    “光说不行,你得给我磕头。这才算是拜年!”老黎不依不饶。</p>

    我眨眨眼睛:“这还要来真格的?还要磕头?”</p>

    “你说呢?”老黎笑吟吟地看着我。</p>

    “我可是只给父母下跪的。”我说。</p>

    “你当我是你干爹好了,干儿子给干爹磕头,这有什么不妥的?”老黎说。</p>

    我说:“你还真当你是我干爹了?我可从来没承认过。我只当你是我忘年交的老朋友。”</p>

    老黎说:“不挂你怎么认为,反正我当你是干儿子,当然,你要非说我们是忘年交的朋友,我也不反对。最起码我也是你长辈,你甭想和我论哥们。既然我是你长辈,给长辈磕个头总不过分吧?”</p>

    老黎的口气虽然有些调侃,但我分明看出他眼里的渴望。</p>

    我于是不说话了,站起来,给老黎磕了一个头:“老爷子,给你拜晚年,祝你万寿无疆!”</p>

    “哈哈。”老黎开心地大笑起来:“我儿免礼,平身!”</p>

    我站起来看着老黎得意的笑脸,说:“这回你满意了吧?是不是占便宜的滋味很享受啊?”</p>

    老黎继续开心地笑,接着说:“哎——你说这事弄的,我也没给你带个红包。不能给你发压岁钱了。”</p>

    我坐回去,说:“免——只要你心里有这个想法我知足了,不需要你来真的。”</p>

    老黎呵呵笑着:“那好吧。明年你给我拜年的时候一起补。”</p>

    我说:“怎么?便宜还没占够,现在开始想着明年了?”</p>

    “那当然,不光明年,后年大后年我都想着了。既然今年开了个好头,我看以后年年你都要这样给我拜年。”老黎又得意地笑起来:“规矩已经立下了,不可以随便破的哦。”</p>

    我无奈地笑了下:“看来,我你当了。”</p>

    老黎说:“哎——伙计,看你这话说的,大家都是朋友,有什么当不当的。你别老想着给我攀平辈,做我后辈,你也不吃亏的。和我论哥们,我才吃亏呢。”</p>

    一见面,我和老黎言谈甚欢,调侃了一番。</p>

    接着,我叫服务员点了吃的和饮料,然后和老黎边吃边喝边交谈。</p>

    谈着谈着话题转移到了三水集团的工地。</p>

    老黎的神色逐渐认真起来,看着我:“小易,这个工地项目是李顺承包的。听说春节期间,工地出了事。”</p>

    我的心一动,看着老黎:“”你听谁说的?你听说出了什么事?</p>

    老黎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边吃边说:“我听谁说的你别问了,消息来源渠道保密。出了什么事。你不知道?”</p>

    我没有说话。</p>

    老黎抬头看了我一眼:“除夕那晚工地发生了大规模的械斗,伤了不少人,这事你知道不知道?”</p>

    我看着老黎,继续不说话。</p>

    废话,我当然知道,不但知道,而且这大规模的械斗还是我指挥的。</p>

    我不知道老黎对此事知道多少,也不知道他问我这话的意思,所以,我只能暂时保持沉默。</p>

    老黎看我不说话,接着又说:“这工地是李顺承包的,过年的时候看守工地的都是李顺的人。你和李顺关系又不错,还是李顺未婚妻的下属,我想,工地这场大规模的械斗,你一定不会不知道吧。”</p>

    我终于点了点头:“嗯。知道!”</p>

    “嗯。”老黎点点头,然后继续说:“我早感觉出来,李顺是有黑道背景的,不过也不怪,现在社会搞工地的,有几个没有黑道背景的?没有黑道背景也做不来。依照你和李顺的关系,我的直觉,你似乎也是和道有一定关系的吧。”</p>

    老黎的目光直视着我。</p>

    我的心里有些紧张,呼吸都不顺畅了,努力吞咽了下喉咙,说:“我。我不明白你这话的意思。”</p>

    老黎看我一副紧张的表情,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说:“你不要紧张,我不是找你盘根问底的,也不是找你算什么帐的,我只是和你随意聊天。我的话,你可以回答,也可以不回答。我其实还想啊,凭你和李顺的关系,工地那次械斗,你不但知道,说不定,你还亲自参与了。”</p>

    老黎这么一说,我的心不由又颤了一下。</p>

    老黎又说:“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你现在是黑白道脚踩两只船,是不是?跟着李顺混黑道,跟着秋桐混白道,你倒是很有意思,他们两口子把你承包了。”</p>

    我低头不语。</p>

    老黎端起杯子喝了几口水,然后放下杯子,说:“你不要在我面前这副神态。我今天似乎也没有找你算账处罚你的意思吧?我说了,我们是闲谈。其实,从我这些年的经历看,混黑道混白道,孰是孰非,那个是好的,那个是坏的,难说是非。混黑道的未必是坏人,混白道的未必是好人。有时候,白道黑道还要黑,所以,关键是要看是什么人在什么样的环境里混。”</p>

    听老黎这么说,我心里似乎松了口气,抬起头。</p>

    “不管白道还是黑道,关键是自己心里要有个底线,有个做人做事的底线,这条底线,一旦越过,黑道和白道基本没什么差别了。”</p>

    老黎指指心口窝,说:“黑道和白道,都是相对的,黑道里好人不少,白道里恶棍司空见惯,所以,不要纠结于所谓的黑白之分,关键是要把握住自己内心的这条底线。只要底线不越过,只要自己坚持做人的原则,只要自己的良心对得住,那么,混什么道其实是无所谓的。”</p>

    老黎的一番话突然让我心里有如释重负之感,似乎我找到了自我安慰的理由,似乎我想借助老黎的这番话为自己解脱一下。</p>

    老黎看着我默默地抽烟,突然无声地笑了起来。</p>

    我看着老黎:“你笑什么?”</p>

    老黎说:“你小子,抽烟的样子都和我年轻的时候很像。”</p>

    我说:“你年轻的时候抽烟?”</p>

    老黎说:“是的。我年轻的时候,呵呵。也是挺能作的。还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的一句话吗?”</p>

    “你和我说过的话多了,我怎么知道是哪句?”我说:“说,什么话?”</p>

    “我曾经说过,你很多方面和我年轻时候很像。”老黎说。</p>

    我的心里一动,看着老黎:“莫非,你年轻时候也混过黑道?”</p>

    老黎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不置可否地笑了下:“小子,混白道是一门技术活,混黑道,同样头脑简单了也混不好。我问你,你手里现在有几条人命了?”</p>

    我想了想,说:“应该说,没有!”</p>

    “没杀过人,你算是什么混黑道的,顶多算是个菜鸟喽。”老黎说。</p>

    这话从老黎嘴里说出来,吓了我一跳,我瞪大眼睛看着老黎:“你。你希望我杀人?”</p>

    老黎哈哈笑起来:“看你这样子,是不是觉得我说这话很意外?”</p>

    我点点头:“是的,很意外!”</p>

    老黎说:“别意外,别当真,逗你玩。说说而已。”</p>

    原来老黎是逗我玩的,我松了口气。</p>

    老黎的神情接着严肃起来,看着我:“小子,任何人不管是混黑道还是混白道,或许都有自己无法解脱无法摆脱的理由和纠结,黑道和白道,都是贼船,去了轻易下不来。</p>

    我告诉你,记住我的一句话,任何时候,不管是在白道还是黑道,做人做事都要心里有一个准则,有一个道德底线,为了生存和发展,有时候可能你不得不去做一些违心的事,说一些违心的话,但是,真正伤天害理的事,永远都不要去做!不然,你一辈子良心都不会安宁!”</p>

    老黎的口气十分认真,甚至有些严厉。</p>

    我看着老黎严峻的目光,不由点了点头:“嗯,我记住了!”</p>

    “当然,你的基本做人本质我还是放心的,但是,我还是要告诫你这些!”老黎又说。</p>

    我又点点头。</p>

    “好了,关于黑道的话题,到此为止,不谈这个了!吃饭——”老黎说。</p>

    我忙埋头吃饭。</p>

    吃完饭,要了两杯咖啡,我们慢慢地着。</p>

    “年后班,单位里的事还算顺利吧?”老黎又漫不经心地说。</p>

    “还算顺利。不过,也遇到一些纠葛的事。”我说。</p>

    “说来听听!”老黎看着我。</p>

    我于是把这几天单位要提拔总裁助理的事情从头到尾原原本本都告诉了老黎,然后说:“我很希望这次秋桐能做那个总裁助理,但是,秋桐自己一点都不操心,一点都不着急,漠不关心这事。而另外两个人却很忙乎,同时,关云飞和孙东凯目前都按兵不动,都在出于静止观望状态,我不知道他们都是怎么打算的。我想帮秋桐一把,却又不知该如何入手。”</p>

    老黎听我说完,沉思了起来,左手轻轻把玩着杯子。</p>

    我静静地看着老黎。</p>

    一会儿,老黎的眼皮轻轻跳了一下。</p>

    老黎的眼皮一跳,我的心不由跟着跳了一下。</p>

    一会儿,老黎的眼皮又跳了一下。</p>

    我的心又跟着跳了一下。</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