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04章 新的权力斗争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唐亮之事,看起来似乎只是个独立事件只是个小插曲。 </p>

    但如果真的这么想,那大错而特错了!</p>

    有些当时看起来很简单不足一提的小事,却往往能在后来产生巨大的深远的影响。</p>

    唐亮风波刚刚过去,集团内部一场新的权力斗争很快又拉开了帷幕。</p>

    这次斗争集团内外有多人主动介入或者被动卷入,其核心人物是:曹丽、苏定国,还有秋桐!</p>

    当然,作为本故事男主角的我,在本次斗争自然是不能做壁观的。</p>

    唐亮事件结束后的第三天,秋桐要去省城参加全省宣传系统先进个人表彰大会。</p>

    托曹丽和大健的福,秋桐在春节前的年货采购事件因祸得福,不但没有进去,反而由关云飞亲自钦点收获了市级省级和全国先进个人的荣誉,这次秋桐先去省城参加全省宣传系统表彰大会,然后接着要去北京参加紧接着召开的全国报协发行协会的先进表彰大会。市级先进大会早已开完。</p>

    一同去省城的,还有关云飞和孙东凯。他们不是去领奖的,是作为市宣传部门的领导和获奖单位的负责人去参加会议的。本来这个省级先进名额是孙东凯的,但是在关云飞面前,他“主动”让了出来。但同时,集团还有个集体先进的奖项。</p>

    陪同他们去省城的,关云飞的秘、曹丽、苏定国和我。</p>

    关云飞的秘和曹丽去是作为关云飞和苏定国的随从人员,我和苏定国去是领行业分类集体项目的奖项。</p>

    其实我去不去都可,只是孙东凯提出要我去,既然他提出来了,那我去。</p>

    看去来,我貌似是去打酱油的,只是没有提着酱油瓶。</p>

    去的时候分别带了三部车,关云飞和秘一辆,孙东凯和曹丽一辆,我和秋桐还有苏定国一辆,四哥开车。</p>

    到省城住宿的时候,关云飞和孙东凯都是住单间,关云飞的秘和驾驶员一个房间,曹丽和秋桐一个房间,我和苏定国一个房间,四哥和孙东凯的驾驶员一个房间。</p>

    有关云飞在,我其实不用担心孙东凯和曹丽会对秋桐捣鼓什么见不得人的龌龊手段,孙东凯再没数也不敢这么做。</p>

    事实也是如此,在省城的一切都很顺利,第二天召开了表彰大会,各个奖项都领完了,会议也圆满结束。在会,秋桐还代表获奖先进个人做了精彩的发言,博得与会者一致的掌声和赞扬。</p>

    会议结束后,秋桐接着要去北京参加第二天要举行的另一个全国报协发行协会的会议,本来是她自己去,早已订好了机票,只是沈阳机场被大雾笼罩,大量航班延误,她订的那个航班干脆取消了。飞不过去,又抓紧联系火车,结果是一周内的坐票都没了,更别说卧铺了。别无他法,只有开车去。</p>

    四哥于是开车带着秋桐直奔北京,剩下的我们于当日下午往回赶。</p>

    回去的路,孙东凯坐到了关云飞的车,我和曹丽苏定国坐孙东凯的车。</p>

    此行,苏定国一直显得兴致勃勃,曹丽一直显得萎靡不振,似乎她被秋桐打击了。</p>

    回去的车,曹丽坐在副驾驶位置,我和苏定国坐在后排,曹丽一直沉默不语,脑袋靠在座椅后背,似乎睡着了,苏定国精神头不错,不停地和我讲话。</p>

    自从出了唐亮的事情,我觉得似乎和苏定国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此刻苏定国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我闲扯,我不能不理他,只能勉强敷衍着。</p>

    正和苏定国闲扯,曹丽的手机突然响了,曹丽摸出手机一看,忙接听:“孙记——”</p>

    我和苏定国一听是孙东凯打来的电话,不说话了。</p>

    曹丽继续接电话:“哦,对,是,前面快到熊岳了,是,那里的温泉很不错。关部长坐车有些疲乏想休息下,好的,那我们到熊岳找一家温泉酒店休息休息,明天再回去也不迟。我这安排。”</p>

    我一听,关云飞要在熊岳洗温泉,还要住下,看来今天是回不去了。</p>

    曹丽似乎来了精神,接着打电话开始安排订房间。</p>

    曹丽在电话订了5个房间,两个套间,一个标间,一个单人间,一个三人间。</p>

    很显然,两个套间是给关云飞和孙东凯准备的,标间是关云飞的秘和驾驶员的,单人间是曹丽的,我和苏定国还有孙东凯的驾驶员住那个三人间了。</p>

    安排完之后,曹丽回头看着我们笑起来:“两位,我刚订了一家高档温泉酒店,今晚我们不回星海了,在熊岳住下,陪关部长和孙记在熊岳洗温泉,好好泡泡,洗洗这两天的晦气。”</p>

    晦气?曹丽这两天觉得很晦气?我靠!</p>

    苏定国这时似乎也注意到了曹丽的这个用词,呵呵笑起来:“曹主任,用词不当哦,我们到省城是来领奖的,我们现在是载誉而归,怎么能说是晦气呢?”</p>

    曹丽从鼻孔里哼了一声,白了一眼苏定国,酸溜溜地说:“看来苏主任满怀收获的喜悦和欢心啊,心情蛮好哦。”</p>

    苏定国笑笑:“满怀收获的喜悦和欢心,恐怕不光是我吧,恐怕大家都是吧,包括关部长和孙记。”</p>

    曹丽又哼了一声,接着掉过头,不说话了。</p>

    苏定国看着曹丽的后脑勺,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隐笑。</p>

    车子很快到了熊岳温泉酒店,大家各自去了房间,然后换了衣服,去小池子里泡温泉。</p>

    我去的晚了会,过去的时候,关云飞和孙东凯还有苏定国已经在池子里泡着了。</p>

    曹丽没来,似乎是在自己房间里洗的。</p>

    见我穿着游泳裤头过来,关云飞两眼盯着我的身体,笑起来:“小易,看不出你身体还挺结实的,是不是大学里搞过体育啊。”</p>

    我笑了笑,点点头。</p>

    关云飞又看了我下面几眼,接着又说:“我看你身不光肌肉发达,似乎什么地方都发达啊。”说完,关云飞大笑。</p>

    孙东凯和苏定国都笑起来。</p>

    我有些不好意思,忙进了池子。</p>

    水并不是很烫,我全身浸到池里,感到神清气爽,心旷神怡,有一种说不出的美的感觉。</p>

    我闭起眼睛;一会儿把头靠在池边,身体仰浮在水面,如同在太空一般,飘飘荡荡。</p>

    关云飞和孙东凯在谈话。</p>

    “哎——东凯啊,我看你自从全面主持集团的工作后,这整个人都瘦了很多哦。这工作不是一天两天干出来的,你是我的副部长,还是我下属集团的一把手,我的工作可是一天都离不开你,你可一定要给我保重好身体,别给我途撂挑子哦。”</p>

    孙东凯脸露出感激的表情:“谢谢部长对我的关心,我其实也一直是很注意身体的,只是这集团的事情太多了,我身兼党委记董事长总裁和总编辑于一身,集团党务编务行政经营的大小事情都要我拍板,千头万绪的工作每天都忙不完,我又不敢懈怠,唯恐辜负了市委和关部长的重托,呵呵。唯有鞠躬精粹了。”</p>

    “是啊,孙记每天都是日理万机,工作十分劳累繁忙的。”苏定国忙接一句。</p>

    关云飞似笑非笑地看着孙东凯,没有说话。</p>

    我隐约感觉,关云飞似乎笑得颇有意味。</p>

    泡完温泉,大家换好衣服,到酒店的房间准备吃饭。</p>

    曹丽早安排好了吃饭的房间,在一个豪华的单间。</p>

    我们进了房间坐定,关云飞的秘和驾驶员还有孙东凯的驾驶员没有过来,曹丽另外安排他们单独吃饭。</p>

    这样的饭局,驾驶员一般是没有资格桌的。</p>

    孙东凯接着提出要关云飞的秘过来一起吃饭,关云飞摆摆手:“算了,他不喝酒,晚还有工作要做,不用叫了。哎——刚跑完温泉,这浑身都觉得爽啊,来,我们今晚好好喝酒,好好放松下。”</p>

    说着,关云飞举起酒杯,看着大家说:“可惜,这里少了秋桐,她要是在,更好了。”</p>

    孙东凯笑了下,曹丽抿抿嘴唇,翻了下眼皮。</p>

    “不过她没来也是不错的,因为她去北京领奖了嘛。这是好事,值得祝贺的好事。”关云飞兴致勃勃地说:“来,星海传媒集团的各位领导,我敬你们一杯酒,祝贺你们获得的荣誉和奖励。”</p>

    孙东凯笑起来:“关部长真幽默,我们在你面前是万万不敢称领导的,你才是我们的大领导。这杯酒,该我们敬你才是,感谢关部长对我们集团的正确英明领导和关心,正是因为有关部长的厚爱,我们才会获得这些成绩。”</p>

    “东凯,不要这么说,成绩是你们脚踏实地干出来的,我对你们的领导和关心,只是纸谈兵啊,你们干出了优秀的业绩,等于是给我脸争光了,所以,我该感谢你们,所以,还是我敬你们才是。来,大家干了这一杯!”说完,关云飞先喝了。</p>

    大家也都干了。</p>

    关云飞一连提了三杯酒,都爽快地干了。</p>

    看得出,他今天的心情不错。</p>

    三杯酒下肚,关云飞有些酒意,讲话更随和了,语气也更加幽默风趣。</p>

    关云飞看看孙东凯的脸色,带着关切的语气说:“东凯,怎么看你脸色不大好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p>

    孙东凯忙笑笑:“没。可能是这几天加班太累,喝了点酒,有些头吧。”</p>

    关云飞看着孙东凯,点燃一支烟,吸了两口,然后点点头说:“刚才泡温泉的时候我说你瘦了很多,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这集团下下的事都需要你来操心,你的确也够累的。”</p>

    “是啊,我们经营这一块,大小事都要给孙记直接汇报,所有的经营报告都需要孙记亲自审阅审批,十几家经营部门,业务繁多,孙记确实够操心的。看着孙记这段时间瘦了许多,我们都很心疼啊。”苏定国忙说。</p>

    “编采部门还好说,各子报子刊都有常务副总编或者主编把关,集团行政后勤这一块,也是都需要直接向孙记汇报,大小事务都需要孙记决定,孙记这段时间瘦了,都是因为工作累的。”曹丽也忙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