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03章 史无前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你是我亲手提拔起来的层干部,对你的今后,我充满期待,我希望你能充分认识到这一点,要深刻意识到自己的政治命运自己的政治前途掌握在谁手里。 这次你考入体制内之后迅速入党提干,速度之快,在集团里都是史无前例的。</p>

    当时集团党委内部也有一些党委成员提出异议,认为资历太浅,提拔太快,只是因为我力排众议,坚持要提拔你,你才会有今天。所以,我希望你脑子里能有清醒的认识,明白我要这么做的缘由,明白我坚持要重用你的一片苦心。”</p>

    “嗯,我明白!”我点头:“我能有今天,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心里对孙记一直是心怀感激的,深深的感激。”</p>

    “集团是市委直属单位,集团实行的是党委领导制,我是党委记,我是集团党委的领导核心,集团的一切,都必须要在我的领导下,这是不容置疑的!”</p>

    孙东凯又说:“易克,你步入官场时间很短,很多官场的东西,或许你还摸不到道道,今后,有机会我会慢慢给你灌输的,当然,你自己也要主动去学习去领会。在官场,站队极其重要,千万不要站错了队,跟错了人。”</p>

    我忙又点头。</p>

    “除了站队,还要学会察言观色,学会领会领导意图,学会正确领会领导意图!这一点,尤其重要,同样很关键。在这一点,我看你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在这一点,虽然曹腾目前的位置没有你高,但是我看他你体会地深,领会地好,你不妨好好学学他这方面。”</p>

    孙东凯的话和苏定国那晚的话如出一撤,我不由心里一动。</p>

    孙东凯意味深长地对我说:“小易,你今后的路还有很长,你的政治生命前景是很光明的,我今天只是抽空和你谈的这些,你一定要认真领会和体会。不客气地说,这些都是我的经验之谈。虽然在理论未必能站得住脚,但是在实践确实经得起检验的。”</p>

    听孙东凯一席话,我也感觉得出,孙东凯虽然在唐亮的事情对我很有意见,但是他并没有将此事升到敌我矛盾的程度,还是当做人民内部矛盾来解决的,也是说,他对我还是信任的,毕竟,我对他有“救命”之恩,那次四哥装作杀手吓唬他差点要了他的命,要不是我,他或许以为自己真的完蛋了。</p>

    他如果真的打算放弃我,不会和我说这么一番苦口婆心的大道理了。</p>

    我不由又对孙东凯说了一番感谢的话,同时再一次对对那晚的事进行了检讨,又鲜明地表明了自己坚决跟着他干的态度。</p>

    孙东凯似乎彻底解除了对我的疑虑,似乎不再失望了,似乎对我的表态很满意,笑眯眯地又勉励了我一番。</p>

    当然,他对我的信任到底能到什么程度,他如此给我灌输这些大道理的用途到底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他自己,只有他心里知道。</p>

    回到办公室,我点燃一支烟,边看着窗外边思索着今天见孙东凯的事情,想着他和我谈话的内容甚至语气以及神态。</p>

    正在这时,曹腾进来给我送一份报告。</p>

    我放下报告,看着曹腾,突然笑了下,说:“曹经理,你做我的下属,真是可惜了,屈才了。”</p>

    曹腾微笑着:“易总何出此言呢?此话莫不是在讽刺我?易总讲话可不带这么打击人的。”</p>

    我说:“不是打击你,也不是讽刺你,我是由衷地夸赞你。我是真为你感到可惜,这次集团局部层调整,怎么没提拔一下你呢?我觉得啊,起码这次应该提拔你一个层副职的,起码你也该到新闻旅行社去做副总才是。”</p>

    我这番话说得毫不客气,显然是肉带刺。</p>

    曹腾似乎毫无觉察我话里的意思,呵呵笑起来:“哎——可惜啊,易总,你不是集团领导,你要是集团领导的话,我说不定还真提拔了。看来,我该祝福易总早日提拔到集团领导的位置啊,到时候,我可以跟着沾光了。”</p>

    我不由又笑起来:“曹兄啊,你的心理素质真好。我可是真的不由要佩服你了。”</p>

    曹腾笑得更加自然了:“易总夸奖,其实易总的心理素质大大强于我。我是不管哪一方面都不过易总的。”</p>

    “未必吧。曹兄此言可真是谦虚过度了。”我说:“起码你的手机我的功能多。”</p>

    曹腾面不改色:“易兄喜欢我的手机,那没问题,改天我送一部新的和我一摸一样的手机给你。说真的,易总你的手机看起来确实也太寒酸了,和你老总的身份确实不大匹配,确实该换一个了。”</p>

    “别。我这人有恋旧的习惯,还是不换的好,再说了,我怕换功能太多的手机,功能多了,我怕会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我说。</p>

    “呵呵,易兄多虑了,咱们都是光明磊落之人,是用功能再多的手机,也不会干见不得人的事情啊!”曹腾笑着。</p>

    我看着曹腾,点点头:“行,曹兄,你这话说的好,我赞同!不错,你我都是光明磊落之人。哈哈,光明磊落啊。咱们可从来都是不做亏心事的,对吧?”</p>

    “易兄此言极是。我甚为赞同!”曹腾点头,似笑非笑着。</p>

    我看着曹腾镇静自若的笑脸,心里却不禁涌起一股寒气。</p>

    第二天,唐亮要到生活基地去报到,我在城外的一家偏僻饭店为他践行。</p>

    为他践行的,只有我自己。昔日那些和唐亮称兄道弟的同事,一个都不见了踪影。</p>

    人走茶凉啊!</p>

    患难之时见人心。</p>

    我选在城外的这家偏僻饭店为他送行,也是无奈之举,我不想让人看到我和他在一起喝酒。</p>

    我们二人对桌而饮,我点了慢慢一桌子的菜。</p>

    我心里或多或少对唐亮有些歉疚之意,或许,我那晚要是不答应苏定国的邀请,唐亮不会有此遭遇。</p>

    同时,我的歉疚还来自于昨天我在孙东凯办公室的表现,我似乎在孙东凯面前昧着良心说了不该说的话。</p>

    饭店有些简陋,但我还是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菜。</p>

    唐亮对我专门给他送行深为感动,和我大口喝了几杯酒,然后握住我的手,用力地摇晃了几下,说:“易老弟,谢谢你,谢谢你在这个时候来给我送行,我唐亮没有看错你,你果然是个仗义之人。今天老弟给我设的这个酒场,我唐亮没齿难忘。”</p>

    说完,唐亮举杯痛饮。</p>

    接着,唐亮将手里的空杯子猛地摔到地:“啪——”酒杯摔得粉碎。</p>

    唐亮抹了抹嘴唇,然后看着我说:“易老弟,今天你来作证,我唐亮喝完这杯酒,从今后再也滴酒不沾。从今天起,我唐亮彻底戒酒了!”</p>

    我看着唐亮,深深地点了点头:“唐大哥,你能意识到自己的缺陷,也不枉小弟为你送行一场!酒是好东西,但是,也会误事。”</p>

    唐亮站起来,走出酒店。</p>

    我也走出去。</p>

    唐亮站住,对我说:“老弟,我走了!”</p>

    我说:“唐大哥,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我不再往前送你了!到了山里,你多保重!”</p>

    唐亮冲我抱拳作揖:“兄弟,能认识你,能和你结交,是我唐亮的福分。感谢的话大哥不说了,不过请你老弟记住我的一句话:老弟飞黄腾达之日,大哥我会在深山里为你祝贺,今后,只要老弟有用得着我唐亮的地方,大哥我万死不辞,甘愿追随老弟效鞍前马后之劳。”</p>

    我大为感动,握住唐亮的手:“唐大哥,我会记住你的话,你是个有本事的人,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你现在的挫折,只是暂时的,你还会回来的,等你回来,我会亲自为你接风!”</p>

    此刻,寒风吹起,周围干枯的树林发出瑟瑟的声音,这场景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之苍凉和悲壮。</p>

    唐亮的眼睛亮晶晶的,紧紧咬了咬嘴唇,没有再说什么,接着转身大步离去。</p>

    目送唐亮远去,我回到酒店结了帐,然后打算离去。</p>

    此时,在我的故事里,我以为唐亮只是一颗转瞬即逝的流星,我并没有想的更远更多。</p>

    我开车往回走,刚绕过山道的转弯,接着看到一辆车停在路边,一个穿着风衣的人正两手放在风衣口袋里默默地站在车旁看着我车子开过来的方向。</p>

    这是秋桐!</p>

    我忙停车下来,走到秋桐跟前。</p>

    “你来送唐亮的。”秋桐轻声说,目光看着远处的山林。</p>

    “嗯。”我点点头。</p>

    “我知道你会来送他的。”秋桐又说。</p>

    我一时没有说话。</p>

    “除了你,集团没有人会来送他。也没有人敢来送他。”秋桐又说。</p>

    “但是,你也来了。你来了,为什么不过去?”我说。</p>

    “是的,我来了,但是,我只想看着他静静离去,我不想过去打扰他,准确地说,是不想过去打扰你们,不想破坏你们之间的气氛。”秋桐说:“所以,我来了,但是我没有过去。或许,我不过去过去对他对你们来说更好一些。”</p>

    我轻轻叹了口气。</p>

    “有的人走了,还会再回来,有的人走了,永远也回不来了。”秋桐郁郁的目光看着远处萧瑟的山林,喃喃地说。</p>

    听着秋桐的话,我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话: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p>

    我们都沉默了,远处隐隐传来阵阵山林呼啸的声音,苍茫的天空里,一只孤单寂寞的苍鹰振翅在山顶盘旋。</p>

    半晌,秋桐说:“我们走吧。”</p>

    我和秋桐了车,离去。</p>

    关于唐亮的故事,似乎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p>

    当然,只是似乎!</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