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02章 大惑不解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看着孙东凯冷漠莫测的眼神,隐约似乎猜到他的话指的是什么,却又不能确定。   (w w w . v o dtw . c o m)</p>

    既然不能确定,我于是做大惑不解状看着孙东凯,其实我是确定了,我还是要做困惑状的。在孙东凯面前,装逼是必须的。</p>

    “孙记,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哪里做的不好让你失望了?”我问他,脸同时带着深深的不安。</p>

    孙东凯深深地看着我:“这个。还用我说出来吗?你该明白?”</p>

    “我真的不明白,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请孙记明示!”我的不安似乎愈加明显,脸同时带着诚恳的表情。</p>

    孙东凯嘴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接着消失了,说:“易克,不要在我面前玩花样!”</p>

    “我从来不敢也没有想到在你面前玩花样,我是真的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这个人脑子不会转弯,孙记有话但讲无妨,我真的是不明白我到底哪里让你失望了!”我继续装逼,脸诚恳的表情愈发严重。</p>

    孙东凯又看了我一会儿,似乎在判断我的话有几分是真的,似乎在揣摩我是否真的是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还是在装逼。</p>

    我锁紧眉头做沉思状,似乎我确实是没有猜透孙东凯话里的真实意图。</p>

    孙东凯长出了一口气:“好吧,暂且我相信你是真的没有明白我话里的意思吧。我问你,两天前,你们发行公司是不是召开了一次零售工作座谈会?”</p>

    我忙点头:“是的,我召集零售部人员开了一次零售工作方面的会议,我和秋总参加的,还有,经管办苏主任带着经营系统各部门的负责人来观摩了,说是按照你的指示做的。”</p>

    孙东凯点点头:“那么,会后呢,当天晚你干嘛了?”</p>

    我说:“当天晚,喝酒了。”</p>

    “喝酒。和谁喝酒的?酒场又发生了什么?”孙东凯看着我。</p>

    “苏主任请客,说是邀请了几个他要好的同事,同时也请我参加了。参加那酒场的发行公司的是我和曹腾,还有广告、印刷、化传媒以及新闻旅行社的几位老总。”我此时已经确定孙东凯刚才那话的用意了,边琢磨边说:“酒场。没发生什么啊,大家是喝酒聊天。”</p>

    “没发生什么?难道你喝晕了,听不见看不到了?”孙东凯的口气有些恼火。</p>

    “是啊,我是喝醉了,你怎么知道啊?”我睁大眼睛看着孙东凯:“那晚几位主任和老总酒量都很大,喝的还都是高度白酒,我几杯下去,很快晕乎乎了,除了跟着大家一起调侃说笑,也没注意到有什么不正常的情况啊。”</p>

    孙东凯冷笑一声:“易克,你讲话很不老实。据我所知,那晚你根本没有喝醉,你的酒量我还是知道一二的,那几个人酒量没有能超过你的。”</p>

    我死不认账:“那晚我确实醉了,不错,那几位老总酒量确实可能没我大,可是,我这几天一直在喝酒,参加那酒场的前一晚还和几个朋友喝的大醉,酒量大大降低,那晚才喝了几杯觉得头发晕。”</p>

    “你的理由很充足啊。如此说来,倒是我说错话了!”孙东凯说。</p>

    我这时低头做沉思状,突然抬起头说:“哦,对了,当时我酒后脑子有些断片子,有些情景酒后忘记了,我现在似乎有些想起来了,当时在酒场,大家似乎谈论了一些单位内部的事,似乎发了一些牢骚。”</p>

    孙东凯轻笑了下:“现在才想起来?你终于想起来了?当时酒场有什么人都发了什么牢骚呢?”</p>

    我此时知道孙东凯已经知道那晚酒场的内容了,隐瞒已经没有意义,说:“当时。似乎唐总喝大了,话特别多,对在座的各位连讽带刺,说大家水平都不行,还工作的事情发了一通牢骚,似乎,还有一些对集团领导的不满。我当时晕乎乎的,听得断断续续。”</p>

    孙东凯长出了一口气:“这场酒过去两天了,这两天,我一直在等你,知道吗?”</p>

    “等我?”我不解地看着孙东凯。</p>

    “是的,等你来找我。”孙东凯点点头:“知道我为什么在等你吗?”</p>

    “不知道!”我摇摇头。</p>

    “你该知道。如果这你都不知道,更让我失望了。”孙东凯脸果然露出失望的表情。</p>

    我想了想,说:“是不是。因为你对我一直高度信任,对我带着极高的期望,你希望我能主动将那晚酒场的情况向你汇报!”</p>

    “总算你还没有糊涂到底。不错,我对你一直是十分信任的,我一直把你当做我最信任的人,值得信赖的部下,我一直在的等你来找我主动汇报那晚酒场的情况。</p>

    我以为你一定会来找我的,我以为你会记住我曾经叮嘱你的话。可是,我一直没有等到你,一直没有。直到现在,如果我不主动打电话叫你来,或许你还不会来我办公室的吧。”孙东凯的声音里又带着失望的语气。</p>

    “我那晚喝完酒,我把酒场的事情忘记了,时候虽然模模糊糊记起了一些,可是,我不能确定是否准确,不能确定是否真实,还有,那晚在酒场,苏主任也说了,大家都是酒后的话,不必当真,不要外传。苏主任是领导,他的话我也不能不听啊。”我语无伦次地说。</p>

    “混账。你怎么那么晕,苏定国的话你能听,我的话你忘记了,苏定国是领导,我不是领导了?你眼里到底谁是真正的领导?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孙东凯火了,伸手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苏定国那话是酒场打圆场的,他的话你能当真吗?那晚唐亮在酒场大放厥词,那些话的严重性你没觉察出来?</p>

    这么重要的情况,你心里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算你当时喝多了,凭你的酒量,还不至于醉到那种程度吧?我曾经反复叮嘱你要你及时给我汇报一些事情,你难道都忘记了?”</p>

    我低下头,不语。</p>

    “我很满意那晚酒场的整个详细过程我当晚知道了。你们什么人在酒场讲了什么话,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而且,据我听到的现场声音,你当时似乎还没有醉到你说的程度。可是,我又很遗憾,因为这情况不是从你那里得到的,而是其他人事后及时汇报反馈来的。”</p>

    从孙东凯的话里,我听出来了,果然是曹腾用手机录了音,将录音提供给了孙东凯。</p>

    至于他是亲自提供的还是通过曹丽转交的,我不得而知了。</p>

    我同时又很怪,曹腾这次立了功,怎么调整干部的时候没有提拔他一下呢?他亲手扳倒了唐亮,起码也可以给他一个新闻旅行社的副总干干啊?难道,孙东凯是不想立刻封赏做的太明显?</p>

    “那晚参加酒场的好几位同志都是那么具有政治觉悟,那么有组织纪律性,那么有领导意识,都能先后将情况及时通过不同的途径汇报到我这里,最迟也没有超过昨天的,而你,直到现在,还在给我磨洋工。易克,你说,你让不让我失望?”孙东凯又带着恼火的语气。</p>

    一听这话,我的心里不由打了一个寒噤,原来往汇报那晚情况的不止曹腾一个人,还有其他的。只是曹腾可能汇报的最及时最具体,其他人的汇报虽然显得有些多余,却也及时在领导面前表了忠心。此时那几位的汇报作用不重要,行动才最能说明问题。</p>

    想到参加酒场的那几位老总,想起当时大家的言行,我的心里突然感到了一阵恐惧,还有深深的悲哀。</p>

    我此时知道大势已去。</p>

    我低下头:“孙记,我错了,我检讨,我缺乏起码的政治觉悟,缺乏起码的组织纪律性,缺乏起码的领导意识,我辜负了你对我的信任,我忘记了你对我的叮嘱,我太缺乏政治敏感性了,只顾喝酒玩没有将你对我的叮嘱放在心,我也不该讲那晚苏主任告诉大家不要对外说的圆场话当做真事。总之,我错了。你狠狠批评我吧。”</p>

    我信口开河开始了深刻的检讨。</p>

    我的语气和表情都显得很诚恳。</p>

    我讲了一通之后,孙东凯的脸色似乎渐渐有些好转,声音也有些缓和:“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宁愿相信你的检讨是真诚的,我宁愿相信你是真的意识到自己错在了哪里,我宁愿相信你是真的酒后脑子断了片子,我宁愿相信你是真的因为疏忽和大意而没有给我及时汇报,我宁愿相信你是真的把苏定国的话当了真,毕竟,你刚进入官场,经验还不丰富,认识还不深刻。</p>

    知道自己错了,那好,我对你还是没有彻底失望彻底放弃的,不然,我也不会叫你来谈这次话。说到底,我对你还是信任的,我对你还是不会放弃的,我对你还是充满期望的。我希望,今后,这样的事不要再发生,我希望,你最终不会辜负我对你的一片厚望。”</p>

    孙东凯的话似乎原谅了我,又似乎是在告诫我,还似乎是在安慰我。</p>

    “嗯。”我使劲点点头:“经过你这一次教育和提醒,我以后有数了!”</p>

    “我知道集团的层经常私下聚会喝酒,有些人会酒后会发牢骚,会说一些不该说的话。告诉你,你们层的很多聚会,基本都不会瞒过我,在酒场讲了些什么,我要想知道,很快都能知道。</p>

    甚至,酒场还没结束,我能知道酒场什么人说了些什么话。毕竟,我们的层干部,很多都还是有政治觉悟的。”孙东凯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得意,似乎又在警告和提醒我。</p>

    我的心里又打了一个寒噤,觉得有些可怕。</p>

    孙东凯语重心长地说:“这次集团层干部的局部调整,是很有必要的,我要把最合适的人安排在最合适的位置。唐亮这个人,我不能说他平时的工作干的不好,但是,如我在刚才的大会讲的,再有能力的人,也必须要听话,脑子里要有领导,要有服从意识,要管住自己的嘴巴,不听话的人,对我不忠的人,我是绝对不会用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