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01章 被发配流放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唐亮瞬间成了被发配流放的人员,而且还被曹丽牢牢控制在了自己的手心。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在秋桐办公室,我反反复复看了几遍这个红头件,终于领悟透彻了那晚秋桐说的话。</p>

    与其说唐亮是被孙东凯搞掉的,不如说是被苏定国搞掉的。</p>

    看不出,苏定国的手段确实高啊,他摸透了唐亮的性格和脾气,打着喝酒请客的名义不动声色达到了自己的目的。</p>

    他为什么要搞掉唐亮,自然是因为以前的个人积怨以及他任经管办后唐亮对他的种种不合作以及傲慢,以前他拿唐亮没办法,甚至想请客唐亮都不给他面子,但是,现在,他有这个便利条件来实现自己蓄谋已久的计划。</p>

    苏定国的策划可谓精密周到,打着年后同事加深感情的名义请客,还对外带着想和唐亮主动修好的姿态,先是邀请我参加酒场,借唐亮对我的好感邀请到唐亮参加,然后又邀请了其他几位经营部门的老总还有曹腾参加。</p>

    酒桌,他一个劲做低姿态,让唐亮在嘴皮子占了风,让大家都看到他对唐亮是仁至义尽尽力退让委曲求全的,显出他想和唐亮修好的诚心,然后诱导唐亮打开话匣子尽情发挥自己对各种事情的不满,让唐亮酒后尽情失言。</p>

    在苏定国的计划,利用我邀请到唐亮似乎是第一步,第二步则是邀请曹腾参加酒场,他似乎算准了曹腾会在合适的时机利用一切可以抓住的机会。他似乎知道曹腾做事的风格和格,知道曹腾不会放过如此好的可以邀功请赏的机会。曹腾似乎成了他实现自己主要目的的一步重要棋。</p>

    而曹腾,或许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苏定国的打算,但是随后,他似乎觉察出了苏定国的意图,知道苏定国想利用他。</p>

    曹腾觉察出来之后,并没有和苏定国唱对台戏,而是干脆今行了心照不宣的默契配合,心甘情愿被苏定国所利用。或者,是曹腾一方面接受了苏定国的利用,另一方面,干脆不动声色反过来利用了苏定国,利用苏定国利用自己的机会,巧妙地实现自己的意图。</p>

    唐亮酒后狂言期间,曹腾不停地摆弄手里的手机,在我要借用手机的时候迅速收起,说明这这手机里大有玄机。</p>

    我怀疑曹腾的手机当时很可能开启了录音功能。而这个集团党委的红头件,很可能和曹腾的手机有关。</p>

    在这件事,苏定国似乎和曹腾没有事先约定,但是互相配合地天衣无缝,他们都利用对方达到了自己的目的。</p>

    我除了成为诱饵,似乎和其他几位老总一样,成为了陪衬。</p>

    不知不觉,我被苏定国利用了,成为他打击对手的工具。</p>

    我感到十分郁闷,却又不得不佩服苏定国的手段,他的确是一个不可小视的人。</p>

    似乎,苏定国现在不是我的对手,也没有将秋桐作为打击的对象。</p>

    当然,现在不是对手,未必以后不是。</p>

    是对手还是朋友,取决于是否有利益冲突。</p>

    一会秋桐过来了:“集团午召开层干部大会,时间到了,走吧。”</p>

    我和秋桐去了集团会议室。</p>

    集团党委召开层干部大会,会议的主要内容是传达市委相关会议精神,孙东凯主持,集团党委成员参加。</p>

    唐亮已经不属于集团层干部的行列了,自然没有资格参加。</p>

    传达完件后,孙东凯做了讲话,讲话内容无非是要结合集团工作实际,结合各部门工作实际落实好市委会议的精神。</p>

    讲话快结束的时候,孙东凯话锋一转,接着开始强调作风问题,他的口气变得有些严厉,言辞警告集团参加会议的所有层干部,要求大家看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己的人,特别是自己要带好头,要高调做事低调做人,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和位置,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不该做的事不要做,不该说的话不要说,不准背后乱议论级,不准背后伤同事,不准背后乱传播小道消息。</p>

    孙东凯的神情和口气都非常严厉,不言而喻,大家似乎都知道孙东凯讲这番话的意图是指向了谁。</p>

    我心里十分明白孙东凯讲这番话的用意,他如此迅速将唐亮拿下,是要在集团里杀鸡给猴看,警告某些对他不满的层干部,甚至警告某些党委成员。他要让大家明白,在星海传媒集团,他的权力是至高无的,他有足够的意志来控制整个集团。</p>

    会后,走出集团会议室,我正好和苏定国走在一起。</p>

    苏定国脸的神色十分不安和惋惜,摇头叹息不停:“唉。老唐是个好人啊,也是一个出色的经营管理者。我实在没想到他会沦落到这一步,我十分痛惜啊。”</p>

    我看着苏定国满脸的真诚和痛惜,没有说话。</p>

    “老弟,孙记在会最后讲的那番话,你听出什么味道来没有?”苏定国又说。</p>

    “什么味道?我没听出来!”我说。</p>

    “真没听出来?”苏定国说。</p>

    “是的,我这人天成愚钝,真的没听出来!”我说。</p>

    苏定国带着不可置否的表情笑了下,接着说:“老弟,孙记是在敲打大家呢。我想,或许和老唐的事情有关。当然,孙记的话里也带着随我们大家的期望和重托,他是希望我们能紧密团结在以他为核心的集团党委周围,按照集团党委的领导,认真履行好各自的职责,将集团的各项工作做好,为集团的繁荣和进步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p>

    “哦。苏主任这么一解释,我明白了。”我点点头。</p>

    “孙记在会讲的很明白,响鼓不用重锤敲,我们可一定要领会透彻孙记的讲话精神,切莫干糊涂事啊。”苏定国语重心长地对我说。</p>

    我点点头:“谢谢苏主任的提醒。”</p>

    “我们是好同事,还是好朋友,我可是拿你当兄弟来看待的,别忘记春节值班期间我和你说的话哦。”苏定国笑笑:“既然我把你当兄弟,我要对你的进步有责任,我是十分希望兄弟你快速进步的。当然,我们要是能共同进步更好了。”</p>

    我看着口口声声视我为兄弟刚刚利用完我的老苏,心里不由有些感慨,看来那句老话说的不错,在官场,要想交到真正的朋友,难啊!</p>

    我不愿意相信官场从没有真正的朋友这句话,我是个理想主义者,我也曾经想视老苏为真正的朋友,可是,经历了唐亮这件事,我似乎觉得自己很难将老苏当做真正的朋友。</p>

    真正的朋友之间,应该是纯洁的友谊,应该是不会不能互相利用的。</p>

    说到底,我有这想法还是因为我的理想主义理念。</p>

    这时,曹腾走了过来,他手里拿着一份件,似乎是来集团办事的。</p>

    “你们开完会了?”曹腾说。</p>

    苏定国点点头。</p>

    “我刚去财务科办了点事,正好碰见你们散会。”曹腾又解释了一句。</p>

    我和苏定国都没有说话。</p>

    “今天我看到集团下发的红头件了。唐总到生活基地去了啊!”曹腾似乎有些意外地说。</p>

    “是啊,我刚才还和易总说起这事呢。”苏定国脸又露出惋惜的表情。</p>

    “唐总的事。是不是和那晚喝酒的事有关啊,是不是有人给面汇报了什么?”曹腾小心翼翼地看着我和苏定国。</p>

    苏定国出了口气,接着摇摇头:“不知道。应该不会吧,唐总酒后说的话,没人会当真的。再说,那晚喝酒的几个人都是好同事,大家平时关系都不错,没人会这么缺德干这事的。只是,唐总平时讲话一贯不注意,或许。或许他的工作调动,是因为别的事情吧,也许是因为集团工作的需要。”</p>

    “哦。”曹腾点点头:“我也觉得应该不是。哎。唐总真是可惜了,那么有能力的一个人才。到生活基地去种菜养猪,也不是他的特长啊。”</p>

    我看着曹腾同样真诚痛惜的表情,又看看苏定国郁郁的面孔,心里突然感到一阵恐惧。</p>

    苏定国叹了口气,接着说:“这事不要再说了,党委的决定,我们不好随便议论的。走吧。”</p>

    大家一起往外走,刚走了几步,我的手机突然响了。</p>

    接听后,手机里传来孙东凯低沉的声音:“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p>

    我放下手机,对苏定国和曹腾说我还有点事,不和他们一起回公司了,然后我直接往回走,直奔孙东凯的办公室。</p>

    走到孙东凯办公室门口,刚要敲门,门开了,曹丽正走出来。</p>

    看到我站在门口,曹丽脸顿时充满了灿烂的笑,带好热切的笑脸看着我。</p>

    “易总来了,孙记正在里面,进去吧。”曹丽说。</p>

    我点点头,然后走了进去。</p>

    曹丽关好门,然后走了。</p>

    孙东凯坐在宽大的老板桌后面,低头看着桌面的一份件,似乎没有觉察我的到来。</p>

    “孙记,我来了!”我说着,走到他办公桌对过站着。</p>

    “坐吧。”孙东凯淡淡地说。</p>

    我坐在孙东凯对面,隔着老板桌看着孙东凯有些拉长的脸。</p>

    孙东凯继续看自己的件,不理我。</p>

    似乎我来这里是陪坐的。</p>

    妈的,玩什么鸟花样!我心里暗暗骂了一句。</p>

    我耐着性子坐在那里,等待孙东凯看完件。</p>

    大约10分钟之后,孙东凯终于看完了件,抬起头,接着轻轻舒了一口气,脸色却依然耷拉着。</p>

    我看着孙东凯。</p>

    孙东凯讲身体往座椅后背一靠,接着交叉抱起双臂,面无表情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嘴巴紧闭。</p>

    我靠,孙东凯这是玩的什么把戏?</p>

    我心里有些发毛,低垂眼皮看着孙东凯交叉抱着的双臂,不看他的眼睛。</p>

    孙东凯沉默着不说话,他不说话,我也不能说话。</p>

    继续沉默,持续沉默。</p>

    房间里的空气似乎有些压抑和沉闷。</p>

    我的忍耐几乎有些到头了,妈逼的,这是要干嘛,干熬老子啊!</p>

    我几乎要忍不住先开口了,我想开口问孙记找我来有什么指示!</p>

    似乎沉默的效果达到了,似乎孙东凯看出我的内心有些焦躁不安了,他终于开口了:</p>

    “易克,你让我很失望!”</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