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00章 理解不透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曹腾这时举起酒杯对我说:“来,易总,借着苏主任的酒,我们内部喝一杯,我敬你。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说:“我们都是兄弟,都是同事,互敬!”</p>

    我和曹腾喝了一杯,放下酒杯,我注意到曹腾嘴角又露出一丝难以觉察的阴冷的笑。</p>

    苏定国看着我和曹腾,微微一笑,没有说话。</p>

    酒足饭饱,大家散去。</p>

    唐亮临走的时候,彻底喝多了,走路都得服务员架着。</p>

    苏定国安排好人送走唐亮和其他人,然后和我一起打车回去。</p>

    回去的车,我对苏定国说:“苏主任,今天的酒场,我觉得有些怪。”</p>

    “老弟,怎么了?为什么会觉得怪呢?”苏定国看起来似乎有些醉意,笑呵呵地看着我。</p>

    “我怪的是今天你为什么会邀请唐总来!”我说:“似乎,我听说,你和他之间早有私人矛盾,今天你说邀请的都是要好的同事,那么,唐亮算是你要好的同事吗?”</p>

    “呵呵,我知道你会为这个感到怪。”苏定国不笑了,认真地说:“哎——我和老唐这个人,其实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都是因为以前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以前我在发行公司干副总,大家打交道也不多,接触的机会也不多,他职位又我高,我想找他和好他也不给我机会。</p>

    可是,现在,我做经管办主任,整天和集团各经营单位打交道,和新闻旅行社也接触很多,经管办主任和新闻旅行社老总个人关系搞不好,这肯定是不利于工作的啊。所以,我想来想去,冤家宜解不宜结,万事和为贵,还是我主动和他和解修复裂痕吧。毕竟,大家都是在集团这个锅里一起摸勺子,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不能因为个人之间的矛盾影响到工作啊。</p>

    所以,我举办了今晚的这个酒场,算是节后大家开启新的和谐局面。可是,我又想到我请他喝酒,这家伙脾气很倔未必会给我面子来,而且,我早听说他对你很赏识,一直想找机会和你坐坐,于是我告诉他今晚你也来,这样,他果然痛快答应了。哎——老弟,不好意思,老哥我无能,只能打着你饿旗号了。事先没告诉你,这事你不会责怪老哥吧。”</p>

    “哦。原来是这样。没事的。”我嘴里说着,心里却又有几分困惑,听苏定国说的如此诚恳和合情合理,我不由有些怀疑自己刚才在酒桌的主观推理是不正确的了,是多心了。</p>

    如果苏定国真的是这样一片良好的想和唐亮和好的心机和用意,那我倒是想多了。</p>

    我有些一厢情愿地这样想着。</p>

    “你是不是对曹腾今天受邀前来参加酒场有些疑惑呢?”苏定国又说。</p>

    “是!”我老老实实地点点头,接着说:“当然,我也许不该感到疑惑,毕竟,我和曹腾以前都是你的部下。”</p>

    “呵呵。正因为我以前是你们俩的老领导,所以我知道你们俩之间其实也是有些不大自在的关系。你们俩之间虽然表面一团和气,但是实际还是有些矛盾的,特别是你现在身份一换接着入党提干飞速成了曹腾的直接司,曹腾心里的滋味一定是不好受的。</p>

    我今天特地将你们俩叫到一起喝酒,其实用意很明确,那是希望你们俩能借着这个机会加深加深彼此的了解和感情,理顺你们俩之间的关系。虽然我现在不在发行公司了,但是我对发行公司还是有感情的,对发行公司的老同事,还是有感情的,特别是对你。理顺你和曹腾的关系,对你的工作是很有好处的,对你和曹腾的今后个人发展,也是大有好处。”苏定国的话听起来还是很诚恳。</p>

    “哦。那谢谢苏老兄的一片好意了。”我说。</p>

    我此时又不由自主想相信苏定国的话,我还是有些一厢情愿带着良好的心愿和动机。</p>

    只是,我又对曹腾今晚不停地摆弄手机感到有些不大自在,对苏定国今晚的酒桌的某些微妙表情和话语感到有些理解不透。</p>

    我想把事情往好处想,却又不能彻底想通。</p>

    我的心里不由有些矛盾和困惑,还有茫然。</p>

    “今晚唐总酒后失言了,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我说。</p>

    “哦。老唐一向这样,喝多了酒喜欢发唠叨,大家都知道的,没事,没人会和他计较的!再说,我也给大家说了,酒桌的话,说完完了,不要外传,大家都是同事,不会有人故意拿酒桌的话来说事的。”苏定国淡淡地说。</p>

    听了苏定国的话,我心里有些安稳了,我似乎想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一下。</p>

    这时,苏定国又说:“老弟,今天老唐在酒桌拿你和曹腾来说事,说曹腾不如你,让曹腾要向你学习,这事你怎么看?”</p>

    我笑笑:“唐总这是酒后的玩笑话,我没当真,再说了,每个人都有长处和短处,曹腾也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p>

    “这是你的真心话?”苏定国笑看我。</p>

    “是真心话!”我说。</p>

    “呵呵。”苏定国笑起来,笑得有些难以捉摸。</p>

    “老兄为何这样笑?”我说。</p>

    苏定国继续笑,半天才停住,然后看着我:“老弟,我不管你说的是否是真心话,不错,曹腾是有很多地方暂时不如你,不如你的地方我也看得很清楚,但是,老弟,我告诉你,有一点,你的的确确不如曹腾,这一点,曹腾的的确确你强很多。”</p>

    “哦。是那一点?”我来了好心。</p>

    “察言观色!”苏定国说。</p>

    “察言观色?”我说。</p>

    “是的,是察言观色的本领,这一点,你大大不如曹腾,在察言观色这一点,曹腾是个高手!”苏定国点点头。</p>

    “哦。”我点点头,有些不服气,自己心里却又感到很不明朗,我知道什么是察言观色这个词语的含义,却的确不知道该如何去做好察言观色。</p>

    那么,曹腾又是如何察言观色的呢,这一点我平时还真没注意去观察。</p>

    我本想继续问苏定国察言观色的道道,但是看到夜色里他有些莫测的眼神,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p>

    苏定国未必会真心告诉我察言观色的道道,再说,他也未必知道如何察言观色。</p>

    我其时心里并没有将苏定国看的水平有多高深。我对他的认识仍旧停留在他做发行公司副总期间的表现和水平。</p>

    但是,很快,我知道自己对苏定国的判断是完全彻底错误的。</p>

    或许,有一句话是对的:任何时候都不要看轻了任何一个人!</p>

    送完苏定国,我回到宿舍,心里还在琢磨着今晚的酒场,边琢磨边打开电脑,登陆扣扣。</p>

    浮生若梦在。</p>

    “你在。”</p>

    “嗯,我在。你也来了。”</p>

    虽然我们都知道彼此是现实里的谁,但是似乎都不愿意在扣扣叫对方的真实名字,似乎都不愿意走出那似乎依旧存在的飘渺虚幻的世界,似乎都愿意还让自己停留在那曾经心动心狂心悸的空气里。</p>

    我还是想把这个世界的她当做若梦,而不是秋桐。</p>

    但我们谈话的内容却又回到了现实。</p>

    虚幻和现实,似乎永远是交叉的,是不可能平行的。</p>

    “我想问你个事。”我说。</p>

    “你说。”她发过来一个微笑的表情。</p>

    “你说,在官场,如何能做好察言观色?如何能将察言观色做到极致?”我说。</p>

    “你今晚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p>

    我于是告诉了她今晚和他们喝酒的事,然后告诉了他酒场的所有过程和细节,包括回来的路苏定国和我说的话。</p>

    听我说完,她沉默了。</p>

    半天,她说:“唐总这个人啊,讲话一向是那么没有分寸,他酒后口无遮拦的程度以前的平总还厉害。这个人其实人很正,平时做工作很出色,讲话也还算有节制,可是,只要一喝酒没数了。他今天很多话,的确是不该讲的。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收不回来了。”</p>

    我说:“听苏定国的口气,似乎应该没事的。顶多是酒后失言罢了。”</p>

    她又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告诉你,在官场,有这样一种运作。叫‘草船借箭’,或者叫‘借刀杀人’。”</p>

    看了这段话,我悚然心惊。</p>

    我说:“你这段话的意思是。”</p>

    “你该明白!”她说。</p>

    “苏定国难道有如此高的水平?”</p>

    “在官场里混,不要小瞧了任何一个人的水平。否则,你必将为此付出代价。”</p>

    我沉默了。</p>

    仿佛是为了验证秋桐的话,2天后,集团党委下发了一个件,是关于局部调整集团部分部室负责人及充实集团生活基地领导班子的通知,集团党委办公室副主任调到化传媒公司任总经理,化传媒公司总经理调到物业管理心任主任,物业管理心主任则调到新闻旅行社任总经理,新闻旅行社的总经理唐亮则调到集团党办下属的生活基地任副主任。</p>

    调整了一圈,只有唐亮是被降级的。</p>

    生活基地是属于集团党办管理的一个后勤服务机构,位于远离市区50多公里的大山里,主要职责是为集团人员提供后勤福利,主营养殖和种植,养殖是养鸡养鸭养猪,种植是种各种蔬菜,还有一大片果园。</p>

    集团党办是正科级部门,生活基地由党办管理,级别是副科,但生活基地的主任由曹丽兼着,那么,副主任其实是股级了,在市直单位,股级是没有级。</p>

    一纸红头件,唐亮瞬间由正科级减到了没有级,被发配到远离市区的大山里去种菜养殖,挂名是个副主任,但是是第五副主任,在他之前还有4个副主任。</p>

    而这4个副主任当,除了有一个是曹丽的心腹负责日常管理之外,另外三个都是原集团的层正职和副职,是属于原董事长的人,是属于对集团现任党委不满的异己分子在孙东凯任之初被发配流放到这里来任职的,说是任职,其实有名无权,他们每日的主要工作内容是带领工人去菜园果园和养殖场去干活。</p>

    一切都是打着工作需要的名义进行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