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98章 苏定国的客人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呵呵,那好,晚下班后,在经营办公区对面的酒店!到时候一定要来啊!”苏定国笑着说。 </p>

    我点点头:“好的!”</p>

    晚下班后,我如约准时来到了酒店苏定国订的房间。</p>

    进了房间,我看到了苏定国请的客人。</p>

    客人有6、7个,都是我熟悉的面孔,里面有曹腾!</p>

    曹腾也是苏定国要好的同事?</p>

    除了曹腾,还有一个人的出现让我感到颇为意外!</p>

    看到这个人,我不由想苏定国今晚的酒场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p>

    此人是集团新闻旅行社的总经理唐亮。</p>

    唐亮和苏定国年龄相仿,但提拔为正科的时间却早于苏定国,是和秋桐同一批由前董事长提拔的,那时苏定国还是发行公司的副总,苏定国只不过是去年才刚刚由孙东凯提拔为正科,但位置却很重要,直接担任经营管理办公室的主任。</p>

    这还不是主要的,最关键的是我耳闻苏定国和唐亮两人早面和心不合,两人早年有很多亦公亦私的各种恩怨,平时素无来往,背地里还都互相捣鼓过对方不少事。</p>

    他们的不和不光我知道,集团里很多人都知道,只是大家都不说而已。</p>

    苏定国担任经管办主任后,唐亮背后说过不少不服气的话,按照工作程序,各经营单位要呈送给经管办的报告和件,新闻旅行社经常阴风阳违爱理不理,给经管办找了不少麻烦,也弄地苏定国在场合好几次下不来台。</p>

    苏定国告诉我今晚邀请了几个要好的同事来喝酒,没想到还有唐亮。</p>

    我对苏定国邀请曹腾无法做出什么评价,或许苏定国把曹腾当做要好的同事,但是对于唐亮的出现,我确实感到很怪,难道,苏定国是想借这个酒场主动来弥合自己和唐亮的裂痕,主动示好?</p>

    而唐亮今天能来,显然是接受了苏定国的邀请,难道他也有想修好的意思,所以来了?</p>

    我胡乱猜测着。</p>

    唐亮今天做的位置还挺重要,坐在主宾的位置。</p>

    显然,苏定国是很重视他的到来的。</p>

    来的客人除了唐亮和曹腾,还有广告公司的总经理、印刷公司的总经理以及实业公司和化传媒公司的老总。</p>

    经营部门的老总来了不少,却没有发行公司的老总秋桐,来了我这个副总,还有曹腾这个部门经理。</p>

    不知道苏定国打的什么算盘。</p>

    看到我到来,苏定国呵呵笑了:“易总,你是最后一个来的。等你了。”</p>

    我冲大家笑了笑:“不好意思,来晚了。”</p>

    曹腾坐在最下面,他面有个空位,自然是留给我的。</p>

    我直接坐下来。</p>

    几位老总都冲我笑着招呼,唐亮也乐呵呵的。</p>

    唐亮说:“易总啊,咱哥俩还是第一次喝酒呢,要不是苏主任今天这个场合,我还没机会和你老弟喝一杯。”</p>

    唐亮是个讲话做事都很直快的人,讲话有些平总的风格,有什么说什么,不会拐弯。但是做业务,绝对是一把好手,新闻旅行社这两年在他手里业务发展很快,成绩斐然。</p>

    据闻唐亮喝酒很爽快,但酒量不是很大,酒后话更多,而且常常会失控失言。为此没少受到前董事长的批评。</p>

    我冲唐亮笑着说:“唐总,今天能有机会和你一起喝酒,我也很荣幸啊!”</p>

    唐亮一咧嘴:“今天要不是苏主任说你来参加这个酒场,我还真不会来的。我是冲你老弟来的。”</p>

    唐亮讲话果然讲话太直,一句话得罪一大片。</p>

    唐亮这话一说,其他几位老总脸都不大好看,互相看了一眼,面露不悦之色。</p>

    苏定国微笑着:“呵呵,这么说,看来我今天邀请易总来参加酒场是对了,不然,我可是没那么大的面子邀请到唐总啊。其他几位老总也是没这个面子的吧。”</p>

    苏定国的话似乎有些挑拨的味道,却听起来又像是在抬高我和唐亮。</p>

    唐亮这才觉察出自己刚才的话有些失言,说:“那倒也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我很想和易总有个喝酒的机会而已。苏主任这话好像是在挑拨我和其他几位老总的关系哦,你是经管办主任,这样的话说出口,恐怕不大合适吧。”</p>

    曹腾不动声色地看着大家,脸始终带着微笑,不说话。</p>

    苏定国呵呵一笑:“哎——我这个人也不大会讲话,说的有不对的地方,唐总多包涵。今天我邀请大家来吃饭,主要是借这个场合和大家加深兄弟们感情。同时呢,也感谢各位兄弟们对经管办工作的支持。来,酒菜齐了,大家喝酒。”</p>

    说着,苏定国举起酒杯。</p>

    今天的全部是白酒,还是高度的。</p>

    “感谢秋总今天的酒场,秋总讲话太客气了。”大家纷纷说着,举起酒杯。</p>

    “感情深,一口闷!”我先干了。</p>

    苏定国举杯干了。</p>

    大家也都干了。</p>

    苏定国一连提了三杯酒,大家都喝了。</p>

    广告公司老总看着我说:“易总老弟,今天苏主任组织的观摩会,我算是服了,你老弟肚子里有货啊,小小的报纸零售,在你手里能做出大章。今后,我们广告和发行,要好好合作。”</p>

    “呵呵。客气了。我其实木有什么水平,今天的观摩会,让各位老兄见笑了。今后,发行公司的工作,还需要各位老总的大力支持。”我谦虚地说着。</p>

    “来,咱哥俩喝一杯!”广告公司老总举起杯。</p>

    我和他干了。</p>

    这时,苏定国开始和唐亮喝酒:“唐总,来,我敬你两杯酒,好事成双嘛。”</p>

    唐亮这时脸有些发红了,看着苏定国,皮笑肉不笑地举起酒杯,也不和苏定国碰杯,直接喝了。</p>

    其他人也开始单打捉对合起来。</p>

    酒过三巡,大家都微微有了酒意,酒场的气氛活跃起来。</p>

    唐亮这时和我喝酒,我忙说:“唐总,你是老兄,兄弟我敬你!”</p>

    “哎——易总,不要客气,我先提议的,当然是我敬你!”唐亮脸色红红的,看着我说:“俗话说,要想好,大敬小嘛。”</p>

    我不再客气,先喝了。</p>

    然后,我又给唐亮回敬了一杯酒。</p>

    唐亮的酒量似乎差不多了,但是还是来者不拒,在曹腾一口气和他敬完三杯酒之后,嘴里喷着浓浓的酒气,话也开始多起来。</p>

    “今天我参加了易总的零售部门会议,回来后,颇有感慨啊!”唐亮摇头晃脑地说。</p>

    苏定国看着唐亮:“唐总有什么感慨呢?说说我们大家听听。”</p>

    苏定国似乎在有意勾起唐亮讲话的兴致。</p>

    “我在集团干了这么多年,今天似乎才算是看明白了,我看和易克老弟相,我们这些人。”唐亮指指在座的大家:“你,我,我们,都白搭,都是混子,真正做经营有本事的,我看还是易老弟,听听易老弟今天会的发言,我不由感到汗颜啊。</p>

    听听易总的发言内容,听听易总的讲话水平,看看易总到集团以来进步的速度,看看易总在发行公司做出的有目共睹的业绩,我看在座的各位没有一个能得的。虽然职位个个都不低,但是有位置未必水平高,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人,我看在集团大有人在。”</p>

    唐亮喝多了,似乎一打开话匣子刹不住,兴致很浓。</p>

    苏定国微笑着,其他人也微笑着,但脸都有些尴尬和不自在。</p>

    曹腾边观察着在座人的神色,边有意无意地摆弄着手里的手机。</p>

    “唐总不要这么说,我的水平起在座的各位老兄,差远了,我需要向你们大家好好学习!”我忙说。</p>

    唐亮冲我呲牙一笑,接着不屑地看了周围一眼,接着说:“我这话可不是乱说的,这都是明摆着的,首先,我承认自己水平不如你老弟,其次,我看在座的人当,没有能超过你的。苏主任,你说我说的对不对?”</p>

    苏定国笑着点头:“唐总的话有一定的道理,易总能从一个临时工一步步干到现在的位置,都是他自己个人奋斗的结果,易总的业绩大家也都是看在眼里的,大家也都是很佩服和赞赏的,不过,唐总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啊,这五个指头有长有短,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长处,也有自己的短处的,我们在座的各位,其实也都是有水平的,不然,哪能坐到这个各自的位置来呢。</p>

    在我们集团,我看没有占着茅坑不拉屎的,既然党委安排谁干哪一摊,自然是因为这个人有能胜任这方面工作的能力。集团党委用人,可是从来都很英明的,特别是现在孙记任后。”</p>

    苏定国边说边不经意看了曹腾一眼,曹腾还在心不在焉地摆弄着手机。</p>

    “哎——苏主任,听你这话你是不服气的了。”唐亮喷着酒气,大大咧咧地说:“我这个人讲话从来不会玩阴的,我说句实话,我看在座的各位,有占着茅坑不拉屎的,是谁谁明白。不在这里的,同样有很多这样的。”</p>

    唐亮话一出口,大家的脸色微微都有些不大好看,但是谁也不好说什么,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人。</p>

    “呵呵。唐总,你喝多了,还是不要说了,大家继续喝酒吧!”苏定国微笑着说。</p>

    “喝多?我才没喝多。我承认我喝酒可能不如你苏定国,但是,论起干工作,我看你未必我强。虽然你现在是经管办主任,经管办主任又怎么了?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真是不明白,集团党委是怎么用人的,怎么会让你这样的人来做经管办主任,我要是干,保证你强!”唐亮的话有些冲。</p>

    大家都有些紧张地看着苏定国,似乎都觉得苏定国不该自己主动找麻烦邀请唐亮来参加今天的酒场。</p>

    我此时也有这样的想法。</p>

    曹腾这时若无其事地将手机放在了桌面,然后观察着周围人的脸色变化。</p>

    苏定国却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依旧微笑着:“唐总说的对,说到做工作,我的确不如你。不然,怎么我一直干发行公司副总,你早做到了新闻旅行社的老总了呢,只是去年我才动了动,负责经管办的工作,我也觉得自己干这个位置有些不称职,只是集团党委如此信任我,我自然是只能竭尽全力去做好了。做的不好的地方,唐总多批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