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93章 段祥龙的追悼会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冬儿登记完走到了一边,没有和我们交谈一句话。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似乎,她不想让我的同学看到她,不想让我和她成为同学谈论的对象。</p>

    和几个同学简单交谈了几句,我和海峰走到一个角落抽烟。</p>

    我边抽烟边用目光扫视着周围的人。</p>

    突然,人群微微一阵骚动。</p>

    我看去,一行人正大摇大摆穿过人群走来。</p>

    看到他们,我微微一怔。</p>

    走在最前面的是李顺,身披黑色的风衣,头戴黑色的礼帽,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身后,跟着4个同样身板挺直戴着墨镜穿一色黑西装的平头小伙。</p>

    一行人脸都毫无表情。</p>

    李顺来了,他亲自来参加段祥龙的追悼会了!</p>

    这一行人的出现,格外引人注目,大家都看着他们,窃窃私语。</p>

    我没有想到李顺会来参加段祥龙的追悼会,还是如此派头。</p>

    海峰此时也看到了李顺一行,他虽然早知道李顺,但是他从没有正面和李顺打过交道,此时,他似乎不知道这个威风凛凛的大佬是李顺。</p>

    “这个人是谁?”海峰低声对我说。</p>

    “李顺!”我同样低声说了一句。</p>

    “李顺?”海峰的声音吃了一惊,接好看着我:“他——他是李顺?”</p>

    我点点头。</p>

    “他怎么来了?他来这里干嘛?”海峰接着又看着李顺。</p>

    我没有说话,眼睛盯着李顺。</p>

    “难道。李顺和段祥龙认识?他怎么会认识段祥龙?”海峰的声音提起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p>

    迄今为止,海峰一直不知道段祥龙早混黑社会的事情。</p>

    “他们早熟悉!”我说了一句。</p>

    海峰两眼直直地看着我,喃喃地说:“早熟悉,难道。段祥龙也和黑社会有交道?他。他也涉黑?”</p>

    我点了点头。</p>

    海峰脸的表情有些震惊,接着说:“那段祥龙的死,会不会和他涉黑有关?”</p>

    “不知道!”我面无表情地说。</p>

    “想不到……这世界疯了,这世界完全疯狂了。”海峰继续喃喃地说。</p>

    我这时看到冬儿也发现了李顺一行,而李顺似乎并没有看到她。冬儿的身体往人群里缩了缩,往拉了拉围巾,遮住了半个面孔。</p>

    李顺这时环顾了下四周,接着看到了我和海峰,没有停顿,大步向我们走来。</p>

    “他冲我们来了。”海峰低声说了一句,眼睛看着墙角,声音有些紧张。</p>

    “不用理会他!”我也看着墙角说了一句。</p>

    这时,李顺走到了我们跟前,伸手拍了下我的肩膀。</p>

    我回过头,看着李顺。</p>

    “你早来了,我知道你今天会来的!”李顺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p>

    我看看李顺,又看看他身后的四个黑西装,他们冲我恭敬地点头,然后站到一边。</p>

    众目睽睽之下,我感到浑身不自在。</p>

    “没想到你今天会来!”我说。</p>

    “我昔日的战友要走了,我当然要来送送他,这是人之常情!”李顺说着,看着海峰,然后问我:“这位是——”</p>

    “我的同学海峰!”我说。</p>

    海峰这时看着李顺,表情漠然,眼神平淡。</p>

    我接着对海峰说:“海峰,这位是李老板!”</p>

    “海峰。和海珠是什么关系啊?”李顺说。</p>

    “海珠是我妹妹!”海峰不卑不亢地说了一句。</p>

    “哦。原来是海珠的哥哥啊,呵呵。久仰,久仰,来,认识下,我叫李顺,李鸿章的李,风调雨顺的顺。”李顺主动向海峰伸出了右手。</p>

    海峰略微犹豫了下,接着和李顺握了下手:“李老板好——”</p>

    然后李顺看着海峰:“嗯。长得和海珠是有些地方挺像,像是一个娘的。海峰,你也是在星海工作吧?”</p>

    李顺似乎早摸清海珠有个哥哥叫海峰,在星海做事。</p>

    “是的!”海峰淡淡地点点头。</p>

    “你和易克是同学,一起在星海工作,很好。”李顺顿了顿,接着说:“这么说,你和段祥龙也是同学了。”</p>

    海峰点点头:“是的!”</p>

    “唉。段祥龙英年早逝,实在让人痛心啊,我和段祥龙在生意合作过,有过几次交往,这次突然听说他出了这事,感到十分震惊和悲痛,所以,我今天专门来送送他。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能过的安稳安生。”</p>

    李顺脸露出痛惜的表情,声音也变得沉痛起来:“死者长已矣,生者尚苟存,我们能活着,多么值得庆幸啊,我们要好好珍惜活着这来之不易的幸福,好好生活,好好做事。</p>

    当然,我们还要化悲痛为力量,以更加努力的工作和更加出色的业绩来悼念段祥龙,以实际行动来安慰他的在天之灵。我要如此,你们作为同学,更要如此。”</p>

    李顺的话向来颠三到底没有边际,我早习惯了。</p>

    海峰却是第一次领教李顺的语言风格,不由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李顺,似乎觉得李顺在说梦话,或者是在痴人呓语。</p>

    这时,我看到冬儿悄悄离开了殡仪馆大厅。</p>

    然后,从追悼会开始到结束,我再也没看到冬儿的身影,她似乎是提前走了,没有参加追悼会和遗体告别仪式。</p>

    参加完追悼会,李顺带着人直接走了,没有再过来和我打招呼。</p>

    我和海峰也回到市区天一广场,和秋桐她们会合,大家一起吃了顿午饭,然后直接去了机场。</p>

    下午5点多,飞机降落在星海机场。</p>

    我们回来了。</p>

    年假结束了。</p>

    这个年假,充满了昏天暗地的厮杀和惊心动魄的血拼,充满了肝胆欲裂的惊魂和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纠葛,过的极不平静。</p>

    到此时,似乎这一切都暂时过去了,似乎,一切都开始平静下来,似乎,波澜不惊的生活又开始了。</p>

    但我知道,这一切都没有结束,这一切都不会结束。</p>

    阴霾仍旧笼罩,纠结仍在继续。</p>

    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一个尽头,我不知道明天的曙光在哪里,我不知道我的明天在哪里!</p>

    我的眼前,我的心里,似乎一片黑暗,这黑暗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知道自己要在这近似于窒息的黑暗里还要前行多久。</p>

    我想呼吸,却难以提气扩胸。</p>

    我想挣脱,却感到无奈无力。</p>

    我在黑暗里孤独前行,带着彻骨的凄冷和悲凉。</p>

    第二天,初七,开始班了!</p>

    我又回到了办公室,又开始带着似乎有尊严的面具过着人模狗样的日子。</p>

    刚班不久,孙东凯带着集团党委一众领导到各部门看望节后班的大家。</p>

    新年后的孙东凯,脸满面春风,意气风发。</p>

    星海的春天还没有来到,但是在孙东凯脸似乎已经提前感觉到了春意。</p>

    曹丽形影不离地跟在孙东凯身后,脸同样带着浓浓的春天的气息,似乎她的春天和孙东凯同步。</p>

    秋桐似乎已经将整个春节期间的所有经历都放下了,似乎已经快速调整好了状态,将自己的精力集到了年后的工作当。</p>

    孙东凯一行走后,秋桐接着召开了经理办公会,对年后一个阶段的工作进行研究部署安排落实。</p>

    赵大健显得有些无精打采,满脸憔悴疲倦之色,似乎他这个春节狂欢过度,还没有恢复好身体。</p>

    发行公司的各项工作很快进入了正常轨道。</p>

    新年伊始,似乎一切都该是万象更新。</p>

    李顺在宁州的产业开始了战后重建工作,新的夜总会正在紧锣密鼓张罗之,根据李顺的打算,新的夜总会不论是规模还是档次,都要超过被段祥龙带人烧毁的那个,夜总会的名字还是用以前的2046,没变。</p>

    同时,其他受损的产业也很快恢复了正常秩序,星海三水集团的工地也按照计划有步骤地开始施工。</p>

    当然,在所有进行的这些项目,李顺都暗地加强了保卫力量,防止白老三再下黑手。</p>

    和李顺同步,白老三也开始收拾自己的产业,被李顺捣毁的夜总会和洗浴心正在进行大规模的装修,而且,据我得到的消息,一家更大规模的地下赌场也正在筹建。</p>

    似乎,李顺和白老三都开始将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到了抓经济建设。</p>

    似乎,李顺和白老三都意识到发展才是硬道理,物质基础决定层建筑,只有强大的经济实力,才是战胜对方的有力武器和加强后盾。</p>

    当然,双方在进行经济建设的同时,也都没有放松抓队伍建设,都在暗地积极招兵买马,扩兵备战。</p>

    海珠的旅游公司也恢复了正常经营秩序,节后,去海南和云南的长线团数量持续不减,去新马泰马尔代夫等地的境外旅游团也很多,基本都是散拼团。</p>

    海珠最近几天忙地不亦乐乎,她仍旧住在公司里,经常加班到很晚。</p>

    当然,这些消息都是我从小亲茹那里得到的。</p>

    只是,我不知道海珠的病治疗到什么程度了,她不告诉我,我只能等待。</p>

    似乎,在这事,我很被动,除了等待,我没有任何办法。</p>

    秋桐去过海珠公司几次,和我闲谈时,说起了海珠的加拿大之行,言语间流露出欣慰的神色。</p>

    秋桐对海珠流露出的真实情感让我心里涌起感动,还有说不出滋味的感受。</p>

    秋桐又和我谈起春节期间在我家里众多美女的齐聚事件,神情又颇为感慨和默然。</p>

    她没有对此事做什么评价,只是说了下面一段话:人生苦短,缘来不易,所以我们都应该好好珍惜,并用宽容与豁达,去对待生命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p>

    秋桐的话让我沉思了许久。</p>

    已经升任东北区总裁的海峰更忙,回来后第二天开始出差,在东三省的白山黑水间到处奔波。</p>

    李顺的父母出国旅游回来了,我在开车经过人民广场的时候看到过他们一次,他们正带着小雪在广场放风筝。</p>

    他们的气色似乎很好。</p>

    夏季和夏雨年后的工作似乎很忙,我和夏季通过一次电话,互相问候了几句。</p>

    夏雨这几天倒是很安静,一直没来打扰我。</p>

    一直没见到老黎的身影,听夏季说他还在美国探亲,还没回来。</p>

    多日不见老黎,我有些想他。</p>

    我想老黎,不知道他想不想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