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91章 物归原主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对此次战役成功和失败的具体原因,回头我还会进行具体的分析。 目前,我想,我们要做的,是这么一件事。”李顺看着我和老秦说:“那是段祥龙的后事问题。段祥龙死后,他手里的生意怎么办?根据我的了解,他的亲属是没有人能够接手打理的,肯定要将他的几个公司进行转让和出售。</p>

    这几个公司,其一个是易克以前的公司,那是易克曾经牛逼风光的资本。所以,我想,我们要将段祥龙的公司全部收购过来,即使价格高点也无所谓,收购过来之后,易克原来的那个公司,归还给易克。”</p>

    我心里一惊,李顺的想法竟然和冬儿如此相似,他们都想到了这一点。</p>

    李顺看着老秦:“老秦,这事你怎么看?”</p>

    老秦点点头:“我同意,这叫物归原主!”</p>

    李顺又看着我:“你呢?有什么想法?”</p>

    我看着李顺,缓缓摇摇头:“这公司早不是我的,公司的老员工早走光了,公司和我已经没有了关系,名字都改了。所以,我不同意这一点,假如你想收购,那是你的事情,但是,我不会再要。”</p>

    “话不能这么说,老员工走了还可以再招新的,或者还可以将老员工召回来。名字改了也可以再改回来。我收购回来交还给你,并不是无偿给你,你的公司赚了钱,可以再把收购公司的钱还给我嘛。”</p>

    李顺说:“这事的真正意义其实不在于一个什么公司,而是在于争一口气,我要为你争一口气,我要让宁州认识你的人都知道,你易克又杀回来了,而且,是昂首挺胸腰杆绷直财大气粗杀回来的。</p>

    甚至,如果你愿意,段祥龙的所有公司都可以交给你。不管段祥龙以前是如何算计你的,但是最终的结果,胜利者是你,笑在最后的是你。当然,按照现在的状况,你可能没有精力来经营这公司,那没有关系,你可以找人代替你管理嘛,我也可以安排人替你管理。”</p>

    我继续摇头:“这算是怎么一回事。段祥龙死了,我对争这种所谓的气没有什么兴趣,我也不想做什么所谓的笑在最后的胜利者!”</p>

    李顺继续做我的工作,我坚持不同意。</p>

    争执了半天,李顺突然火了,猛地一拍桌子,大喝一声:“混账,你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领导?今天你是成心要和我作对,是不是?你今天是想自找难看,是不是?”</p>

    我看着李顺,一时无语。</p>

    李顺继续喝道:“告诉你,你原来的这个公司,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这是组织的决定,对于组织的决定,你必须要服从!说白了,我告诉你,这不仅仅是你个人的事情,这是我们整个集体的事情,在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个人利益必须要服从集体利益!你连这点集体主义观念和原则都没有,你白跟着我混了!”</p>

    我怔住了,一时不明白李顺话里的意思,怎么把这事升到这个高度了。</p>

    李顺接着说:“实话和你说,我要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你考虑,更是为我们这个集体考虑,为我李顺个人考虑,我要让周围所有的人知道,我是怎么对待跟着我干的人的,在我们这个大家庭里,我是如何维护大家的利益的,维护大家的名声和尊严的,我要让大家都看到,跟着我李顺干的人,我是不会亏待他的。</p>

    这是维护我的名声,维护我的名声是维护集体的名声,是维护团队的荣誉。好了,这事我已经决定了,不会再做更改了。我做出决定的事情,不要刻意和我作对,我早说过,和我作对的人,绝对没有好下场。</p>

    我希望你能长长记性,不要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你是我李顺集团的二把手,二当家的,我希望在遵守纪律方面,在讲组织性方面,在维护集团的利益和名誉方面,你能带一个好头。”</p>

    说完,李顺站起来,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p>

    老秦站起来,冲我苦笑了下,也跟了出去。</p>

    接着,楼下响起汽车发动的声音,我走到窗口,看到李顺的车子正在离去。</p>

    我颓然一屁股又坐了下来,心里感到十分烦乱和沮丧。</p>

    我点燃一支烟,狠狠抽了几口,琢磨着李顺刚才说的那些话。</p>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四哥打来的。</p>

    “李顺的车子停在了镇医院门口,李顺下了车,直接进了医院。”</p>

    我一听,脑门一震,不由自主倏地站了起来!</p>

    李顺果然疑心未消,他还是对秋桐有所怀疑,他要去镇的医院调查!</p>

    我拿手机的手有些发抖,说:“你真的看到他进了医院?”</p>

    “是的。我一直在附近跟着他们。他进去了,老秦开车在门口等着。”四哥顿了顿:“他去镇的医院干嘛?难道……”</p>

    四哥似乎既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带着疑问。</p>

    我没有说话。</p>

    “秋总怀孕的事,李顺不知道?”四哥说。</p>

    我还是没说话。</p>

    “那么,李顺也不知道秋总流产的事。”四哥又说。</p>

    我的心乱了。</p>

    “李顺是不是觉察到了秋总的什么异常,去医院是为了查证什么?”四哥说。</p>

    “嗯。”我低低地应了一声。</p>

    “哦。”四哥长长地哦了一声,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p>

    我知道四哥似乎意识到秋桐怀孕流产的事是不想让李顺知道的,甚至他意识到秋桐怀的这个孩子说不定不是李顺的,但是,他似乎又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p>

    不知道真相,但四哥却没有继续问下去,似乎他明白自己哪些事该知道哪些事该不知道。</p>

    四哥似乎从来不是一个好心很重的人,他不会乱打听的。</p>

    似乎,四哥听出来我的声音里带着巨大的隐忧和担心,一会儿说:“秋总住院治疗的时候,手续是我去办的,我没用秋总的名字登记,我随便编了一个名字和当地人的地址。”</p>

    四哥如此一说,我的心忽的松了下来,长长出了一口气。</p>

    四哥办事真慎密。</p>

    “那天,在镇医院流产的还有3个。”四哥又说。</p>

    我心里彻底放松了,如此说来,李顺到医院是查不出什么的。他最终是会相信夏雨的一番解释的,会相信秋桐只不过是因为来例假才会那样的,何况,他还自以为秋桐是不喜欢男人的。</p>

    李顺心里的疑虑看来是会彻底打消的。</p>

    一场虚惊。</p>

    “看起来,李顺似乎是对秋桐有所怀疑。不过,他是什么也查不出来的。秋总不会有任何事的。”四哥又说,似乎在安慰我。</p>

    “嗯。”虽然四哥看不到我,我还是不由自主点了点头。</p>

    放下四哥的电话,我离开茶馆往家里走。</p>

    快到家的时候,四哥发了一个手机短信给我:“他出了医院,脸的神色看起来很轻松,了车,走了。”</p>

    “好——”我简单回复了四哥一句,然后收起手机,心里轻松了很多,然后进了家门。</p>

    幸亏四哥做事谨慎,秋桐没事了。</p>

    当然,秋桐没事,我也没事了。</p>

    进家后,妈妈和云朵已经包好了饺子,正在等我回来下锅。</p>

    夏雨在厨房和妈妈说话,小雪在院子里自己玩,秋桐正坐在堂屋里看着外面发怔。</p>

    看到我回来,秋桐站了起来。</p>

    我走进堂屋,看着秋桐,微笑了下。</p>

    “他走了?”秋桐轻声说。</p>

    “嗯。”我点点头。</p>

    “他没让你去做什么事吧?”秋桐又说。</p>

    “没有,是随便聊了半天。”我说。</p>

    秋桐点点头,接着又坐下,轻轻叹息了一声,脸的神情有些郁郁不安。</p>

    “我们什么时候回星海?”秋桐说。</p>

    “后天吧,初六。我们一直去宁州。我有个同学去世了,我和海峰要一起去参加追悼会,然后,我们一起回星海!”我说。</p>

    “哦,你同学去世了?这么年轻,怎么去世了?”秋桐抬起头看着我。</p>

    “天有不测风云,生命是这么脆弱。意外事故去世的。”我轻描淡写地说。</p>

    “哦。”秋桐默默地点了点头。</p>

    我这时说:“刚才在茶馆,还真亏了夏雨。要不是她插科打诨,说不定。”</p>

    我这么一说,秋桐脸又露出几分惧色,还有深深的不安,接着低下头,又是一声叹息。</p>

    “初六回去,你的身体可以了吗?恢复好了吗?”我说。</p>

    “没问题了。恢复好了。”秋桐说:“这次来你家过年,给你全家带来这么多的麻烦,让你父母操心那么多,心里着实过意不去。”</p>

    “不要这么说。我家,其实。你也可以当做是你家。”我说。</p>

    秋桐紧紧抿住了嘴唇,没有说话。</p>

    一会儿,夏雨端着下好的水饺进来了,嘴里还哼着小曲。放下水饺,夏雨看了看我和秋桐:“哎——你俩怎么都垂头丧气的,是不是都饿地没气力了。来,吃吧,你们先吃,我等下一锅。”</p>

    说完,夏雨出去了,又冲正在院子里正在独自玩耍的小雪喊起来:“小雪雪,乖乖宝宝,来吃晚饭喽。看你手弄的,脏兮兮的。来,小雨雨阿姨带小雪雪宝宝去洗手。”</p>

    说着,夏雨拉起小雪去洗手,小雪笑嘻嘻地跟着夏雨去了。</p>

    爸爸这时进了院门,看到夏雨和小雪嘻嘻哈哈的样子,忍不住笑了。</p>

    看着夏雨,我的心里不禁涌起一片愁绪,这个活宝,好棘手啊!</p>

    吃过晚饭,收拾完毕,大家坐在堂屋里边看电视边喝茶边闲聊。</p>

    小雪一会儿和云朵嬉闹,一会儿又和夏雨嬉闹,满屋里都是她的笑声。</p>

    妈妈看着小雪,满眼里都是喜爱和疼爱,对爸爸说:“哎——家里有个孩子是好,增加了很多生气,多热闹啊。”</p>

    妈妈的口气里带着几分憧憬和向往。</p>

    夏雨眨眨眼睛,看着妈妈说:“这还不简单,让易克生几个是!生他个儿孙满堂!”</p>

    妈妈笑了:“傻丫头,小克怎么能生孩子呢?”</p>

    夏雨说:“小克不能生,可以找媳妇来生啊。”</p>

    妈妈微微叹了口气:“哎——海珠和小克都要先忙事业,都不着急呢。我这心里啊,可是好盼望啊。”</p>

    夏雨看着妈妈,嘻嘻一笑:“阿姨,要不我生个给你养着,海珠做事业,让她去做好了,我不做事业,我可以专心生小宝宝的哦。”</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