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83章 哭笑不得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夏雨的话似乎刺痛了冬儿的敏感神经,冬儿脸色一拉,瞪着夏雨:“夏雨,你给我住嘴,我的事不用你说三到四,我告诉你,谁笑在最后,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过程不能说明什么,结果才是最重要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今天当着你们的面,我把话说开了,我冬儿的脾气性格向来是这样,属于我的东西,只能是我的,早晚是我的,谁也抢不去。</p>

    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谁和我抢夺本应属于我的,那是和我过不去,是和我作对。我不管是谁,不管和我是什么所谓的朋友不朋友,我有我的底线,触及到我的底线,别怪我翻脸不人。”</p>

    冬儿带着发狠的口气,目光有些寒气。</p>

    秋桐听了冬儿的话,身体不由微微又是一颤,夏雨也似乎被冬儿的话吓住了,怔怔地看着冬儿,半晌喃喃地说:“冬儿,你的口气好吓人啊,额好怕怕哦。”</p>

    夏雨的口气似真似假,又似乎是在讥笑冬儿。</p>

    冬儿冲夏雨微微一笑:“你不用阴阳怪气这么说话,我说到做到,不信,你可以试试。”</p>

    夏雨冲冬儿做了个鬼脸:“女人要温柔才好,你看看你这副凶恶的样子,如何会得到易克大人的欢心呢,怪不得你只能停留在前女友的阶段,看来是有原因的。刚才我说了,今天你帮了我,我要报答你的,这样吧,回头我教你如何做一个温柔的女人,调教调教你,这也算是我报了你的恩了。好不好啊,嘻嘻。”</p>

    “你——”冬儿被夏雨说的有些无语了,气哼哼地看着夏雨。</p>

    秋桐这时对夏雨说:“夏雨,不要乱说,冬儿妹妹其实一直是很温柔的好女孩,你可是不了解她的,你们两个莫要再斗嘴了。”</p>

    听了秋桐的话,冬儿的神色缓和下来,看了秋桐一眼,眼神里带着一丝温和。</p>

    夏雨嘻嘻一笑,说:“秋姐,我和冬儿姐姐开玩笑呢,说着玩的,你们怎么都当真了。冬儿姐姐可是我眼里的大美人呢,心地善良着呢,我今天刚下飞机,看到冬儿来接我了,我是打心眼里感谢她呢。</p>

    “不过,感激归感激,听了冬儿的某些言论,我是忍不住想和她斗几句,嘻嘻。冬儿姐姐大人大量,才不会在意我的这些话呢。你说是不是啊,冬儿姐姐。”</p>

    夏雨嬉皮笑脸地看着冬儿。</p>

    冬儿又是一副哭笑不得的神情。</p>

    这时,妈妈在厨房喊我:“小克,来给妈妈帮个忙。”</p>

    我站起来出去,进了厨房。</p>

    妈妈不是让我来帮忙的,是要告诫我一些话的。</p>

    “小克,今天冬儿来了,这孩子今天能主动自己来这里,看得出她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是鼓足勇气来的,既然来了,是客,不管以前你们之间是什么情况,既然人家来了,要好好招待人家,咱们是主人,不能慢待人家,要热情,知道不?”妈妈边用围裙擦手边看着我。</p>

    我点点头:”嗯。”</p>

    “唉。冬儿这孩子我看不错,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只是可惜啊。咱家有海珠了,海珠同样是个好孩子,可惜,你不能娶两个。”妈妈有些惋惜地说。</p>

    “老婆子,你说什么呢,我看你是老糊涂了。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爸爸带着责怪的表情对妈妈说。</p>

    妈妈不服,对爸爸说:“我什么老糊涂了,我清醒着呢,我看来咱家的这几个娃儿,都是很好的女孩子,我还真的都看了,你看看秋桐,看看云朵,看看那个夏雨,哪个不是好娃儿啊,我都很喜欢呢。我真为我儿子骄傲自豪呢,能吸引这么多好女孩来咱家,要是政策允许,我还真想让咱儿子都娶了她们,只是,秋桐早有主了,不行了。”</p>

    妈妈又带着惋惜的表情。</p>

    爸爸摇摇头:“你自己做白日梦吧,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p>

    我说:“妈,行了吧你,你都说些什么呢?传出去让人家笑话。”</p>

    “呵呵。妈妈知道不可能,可是,想想总可以吧,不犯法吧。”妈妈笑着说:“哎,小克啊,说真的,今天在咱家的这几个闺女,妈是越看越喜欢,还有海珠,妈妈同样很喜欢,可惜,海珠今天不在。妈很想海珠了。”</p>

    妈妈刚说完这话,突然外面传来小雪的欢叫:“海峰叔叔海珠阿姨来啦——”</p>

    说曹操曹操到,妈妈刚提到海珠,海珠来了,还有海峰。</p>

    “哎呀——刚提到海珠,海珠和海峰这两个孩子来了!”妈妈高兴地和爸爸一起站起来往外走,我跟随在后。</p>

    出了厨房,看到海峰和海珠正站在院子门口,两人脸正带着笑,笑容里却又带着几分困惑和迷惘,海珠不住地看着正在自己身边蹦蹦跳跳的小雪,又看看云朵。</p>

    显然,海峰和海珠都对云朵和小雪的出现感到诧异,他们当然能意识到小雪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当然说明秋桐也在这里。</p>

    我当然知道他们的诧异才刚刚开始,等看到秋桐冬儿和夏雨,他们会更加吃惊。</p>

    此时,他们是没有来得及问云朵她们为何到这里的。</p>

    云朵告诉过我,她一直没有告诉海峰来这里过年的事情。</p>

    “海峰,海珠,你们来了。阿姨在年前盼着你们呢。”妈妈冲海峰和海珠笑盈盈地说着。</p>

    海峰和海珠回过神来,冲爸妈笑着招呼:“叔叔,阿姨,过年好。我们来给你们拜年来了。”</p>

    “哎——孩子们,过年好!都好,你们父母过年也很好吧!”爸妈热情地说着。</p>

    海峰笑着点点头,接着招呼了下海珠,然后和海珠一起跪下给我爸妈拜年:“叔叔阿姨,给您二老拜年,拜个晚年,祝您晚年幸福!”</p>

    “好好,好孩子,快起来!”爸妈忙过去拉起海峰和海珠,海珠站起来看看我,莞尔一笑。</p>

    海珠的笑让我心里一阵暖流,终于又看到了她的笑颜,这说明海珠和海峰加拿大此行一定收获不小。</p>

    这时,秋桐冬儿和夏雨都从堂屋里走了出来,秋桐微笑着,脸的神情隐隐有些不安,夏雨则“嘎——”叫了一声,几步跑到海峰和海珠身边,拉住海珠大笑:“哎,正统的来了。老大来了。海珠啊,过年好啊,额好想你哦。”</p>

    夏雨叫海珠老大,不知在场的人有几个能听懂其的意思。</p>

    冬儿则神情漠然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地看着海珠和海峰,看着爸妈和海珠亲热的态度,眼里发出冷冷而又有几分酸楚的目光。</p>

    海峰和海珠似乎一下子懵了,愣愣地看着冬儿和夏雨。似乎秋桐的出现在他们意料之,但冬儿和夏雨的出现让他们十分诧异。</p>

    夏雨倒还好说,关键是冬儿。</p>

    似乎冬儿的突然出现让海珠感到十分尴尬和惊愕,也让海峰感到有些突兀和不自在。</p>

    但是,不管怎么样,冬儿的出现是个事实,是无法回避的。</p>

    此时,我想我爸妈心里也在矛盾着,寻思着如何解决好海珠和冬儿同时出现的问题,避免大家脸都难看,避免出现不必要的尴尬和纠纷。</p>

    一阵招呼过后,大家似乎都有些适应目前的情景,海峰和海珠边和爸妈应酬着,边冲冬儿友好地笑了下,冬儿面无表情,接着转身进了堂屋。</p>

    妈妈看看冬儿,又看看海珠,接着招呼大家进屋去坐。</p>

    进了堂屋,大家坐下,气氛一时有些沉默,沉默地有些尴尬。</p>

    海珠咬了咬嘴唇,看着冬儿:“冬儿姐,过年好——”</p>

    冬儿微笑了下:“过年好,我给你们兄妹俩拜年!”</p>

    夏雨打个哈哈:“哎——今天好热闹,大家都聚齐了,幸亏我来了,不然,缺了我一个,多不好玩啊。我自己在家里闷死了,闲着没事,想来这里玩,易克还不想让我来呢,我找了冬儿,问易克家的地址,冬儿没告诉我,却干脆带着我亲自来了,哈哈。”</p>

    夏雨的话似乎有意无意解释清楚了她和冬儿是如何来到这里的。</p>

    海峰看看我,又看看海珠,没有说话。</p>

    夏雨接着大大咧咧地说:“哎——早知道秋姐嫌星海过年吵闹来这里过年图个安静,我早在年前来了,不用在星海过年了,在这里过年多好啊。想来想去还是秋姐幸福,云朵和小雪也幸福,直接在这里过年。”</p>

    夏雨的话似乎又告诉了海珠海峰秋桐云朵小雪在这里过年的原因。虽然这原因听起来有些牵强。</p>

    我知道,不管是冬儿还是海峰海珠,都一定对秋桐云朵和小雪在我家过年的事情带着深深的困惑和不解,但是他们又不好多问什么,只能把困惑憋在心里。</p>

    当然,冬儿或许能猜测到某些因素,但也未必能猜得很透彻。毕竟年前那几天,她在哈尔滨出差,白老三对小雪做的那些事,她未必这么快能知道。</p>

    海珠海峰看了看秋桐,又看看云朵,秋桐笑了下,却似乎又无法说出什么,只是笑得有些苦涩和无奈,脸隐隐有几分不安。</p>

    夏雨的话暂时打破了沉默尴尬的气氛,妈妈这时进了里屋,很快出来,拿着两个红包分别递给海峰海珠:“海峰海珠,这是叔叔阿姨给你们的压岁钱,收好!”</p>

    海峰海珠谢过,接过来。</p>

    小雪这时对海珠说:“海珠阿姨,我和妈妈还有云朵阿姨都有压岁钱呢。夏雨阿姨和这个阿姨刚来,也有压岁钱呢。”</p>

    小雪说的“这个阿姨”当然指的是冬儿。</p>

    海珠抿了抿嘴春,没有说话。</p>

    妈妈这时笑着说:“孩子们来拜年,都有压岁钱啊。呵呵。”</p>

    海珠听着,脸的神情一时有些茫然。</p>

    妈妈这时说:“孩子们,你们坐,我去厨房弄饭菜,这好了,午大家一起在这里吃饭。海珠啊,来,跟阿姨到厨房帮个忙。”</p>

    妈妈显然是看出了海珠一时的尴尬,似乎又想借这个机会和海珠说说话。</p>

    海珠站起来跟随妈妈去了厨房。</p>

    秋桐看看海峰,似乎有什么话想问海峰,却又似乎无法在这里说出来。</p>

    我坐在那里有些发愣,这叫什么事啊,大年初四,我的女人们都齐聚在我家了,都来了,一个都不少。</p>

    事情的发展有些戏剧性,又似乎有些荒唐荒谬。</p>

    我心里一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