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79章 前进的步伐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回去后,休整几天,我们要收拾烂摊子,重新开张我们被白老三毁掉的产业,任何敌对势力都不会阻碍我们前进的步伐,要是这次能抓住段祥龙,扯出白老三,这个代价还是值得的。 ”</p>

    李顺又说:“我刚才突然想到,白老三既然能对我们在宁州的产业下手,那么,这狗日的或许也会知道秋桐和小雪在你家过年的事情,说不定会派人去你家。所以,你要在家里好好看守好,高度戒备,提高警惕,不要马虎大意。”</p>

    李顺这才想到这一点,已经晚了。</p>

    我深深呼了一口气。</p>

    “好了,不打扰你在家里过年了,回头见!”李顺说完挂了电话。</p>

    我收起手机,显然,老秦没有告诉李顺我在干吗。</p>

    我看看前面的地形,已经到了象山城外。</p>

    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这回是海峰打来的。</p>

    “哥们,过年好啊!”海峰的声音提起来很轻松。</p>

    “过年好,回来了没?”我说。</p>

    “还没,明天我和阿珠直接飞海,然后直接回家。”海峰说。</p>

    海峰和海珠要回来了。</p>

    “这次去加拿大,情况怎么样?”我说。</p>

    “较顺利,很乐观!”海峰简单地说:“回去后我给你详细说。对了,你在家里过年的是不是?”</p>

    “是!”</p>

    “很好。回家后,稍加休整,我和阿珠一起去你家给你父母拜年。”海峰说。</p>

    我一听,心里突然有些紧张,海峰和海珠要来我家拜年,秋桐还在我家休养身体,看到秋桐在我家,不知海峰和海珠会怎么想。说不定见了秋桐,知道秋桐在我家过年,海珠会引起更大的误会。</p>

    明天是初三,海峰和海珠会回到宁州,这么说,最快可能是初三,也许是初四,他们会到我家。</p>

    这样想着,我不由有些心乱起来。</p>

    “这次在加拿大,得到了小猪的大力协助和照顾。真的很感谢她的。”海峰又说。</p>

    “哦。”我心不在焉地答应着,满腹心事。两眼又不停地注视着前方的买包车。</p>

    此时接近县城,路的车子多了起来,我冲出租车司机做了个手势,示意他跟近一点。</p>

    海峰当然不知道我此刻在干吗,在电话里兴致勃勃地絮絮叨叨个不停:“回去后,咱俩喝个过年酒吧,在你家喝,我要好好给你老爷子敬两杯酒。呵呵。”</p>

    “好,好。”我敷衍着海峰。</p>

    好不容易海峰挂了电话,我收起手机,对司机说:“再跟近点,保持100米的距离。”</p>

    司机一踩油门。</p>

    此时,我来不及多想李顺和海峰刚才打来的电话,来不及去想李顺和海峰海珠最近一两天都要回到宁州,我目前的注意力全部集到前面的面包车。</p>

    面包车直接进了市区,左转右转在市区转悠了半天,直接开进了一个小区,小区里都是小高层住宅,楼都较新,看来是刚启用不久的。</p>

    小区里车和人都很少,看来住户不多。</p>

    看着面包车在一幢小高层住宅前停住,出租车停在了另一栋楼附近。</p>

    附近还听着几辆车,我们的车停在这里,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p>

    我和四哥坐在车里看着面包车的人下来,站在车前低声商议着什么,又不时抬头往看看,指手画脚说着什么。</p>

    然后,其一个人径直进了楼道,其他几个人站在车前开始抽烟。</p>

    几个人边抽烟,边不停地抬头往看,我顺着他们的视线往看,似乎他们是在看面的窗户。</p>

    我边注视着外面的几个人边注意看着他们的视线。</p>

    半天之后,小高层10楼的一扇窗户突然打开了。</p>

    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接着扔掉了烟头,掏出手套戴,接着进了楼道,连开车的人也下来跟了进去。</p>

    我回头看了下四哥,刚要说什么,四哥看了看司机,然后冲我使了个眼色。</p>

    我明白四哥的意思,又掏出200元钱递给司机:“好了,师傅,你辛苦了,到这里吧,这是你的车前,足够了吧。你可以回去了。”</p>

    说着,我和四哥下了出租车,出租车径自离去。</p>

    我和四哥靠近他们刚才进去的楼道,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站好,边观察着楼道口的动静。</p>

    “刚才打开窗户的那个单元,应该是10楼的左边那户。”我轻声对四哥说:“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去——”</p>

    四哥沉思了下说:“我们没有搞清楚他们是坐电梯还是走楼梯去的。我们去,绝对不能坐电梯,电梯里或许会有监控,我们只能走楼梯,万一他们要是也走的楼梯,要是遇到怎么办?岂不是暴露了?”</p>

    我想想四哥说的有道理,说:“这样,我们先观察一会儿。我觉得这帮人的行为似乎有些蹊跷,先去一个人,然后打开窗户,接着全部去,还戴手套。什么意思?”</p>

    四哥皱皱眉头,说:“难道。难道。”</p>

    四哥没有说下去,眉头皱的更紧了。</p>

    我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这里会不会是段祥龙的最近秘密据点呢?他刚在这里买的房子?这里远离宁州市区,倒也真是够隐蔽的。”</p>

    四哥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p>

    一会儿,几个人突然出来了,一个不剩全部都出来了,其一个人手里还提着一个小旅行包。他们直接了面包车,径直离去。</p>

    我和四哥走了出来,四哥抬头看看,然后对我说:“走,去看看。10楼左边那户!”</p>

    四哥从口袋里摸出两个口罩,递给我一个。</p>

    我们戴好口罩,然后进了楼道,没有进电梯,直接从楼梯去。</p>

    一鼓作气到了十楼,轻轻推开楼梯的门,到了楼道。</p>

    我和四哥靠近左边那户的门,发现防盗门没有关严实,虚掩了一条缝。</p>

    我和四哥对视了一眼,我不知道房间里此刻还有没有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虚掩一条缝。</p>

    我们悄悄靠近门封边,透过缝隙往里看。</p>

    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p>

    我突然隐隐闻到一股血腥味,心里不由一颤,看了看四哥,四哥鼻子嗅了嗅,神色也微微一变,冲我做了个手势,然后轻轻打开门。</p>

    防盗门无声地被打开,我和四哥蹑手蹑脚走了进去。</p>

    进了室内,血腥味更加浓了,客厅里空荡荡的,有些杂乱。</p>

    四哥冲我一摆手,指指客厅后面,然后又指指前面。</p>

    我明白四哥的意思,我们分头往客厅前后去,察看室内的动静。</p>

    我去了后面的客房和厨房还有餐厅,四哥去了前面的卧室和房还有阳台卫生间方向。</p>

    客房餐厅厨房里空无一人,没有什么异常。</p>

    我刚转身回到客厅,突然听到卧室里传来四哥短促的声音:“快过来——”</p>

    我大步过去,进了卧室,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p>

    卧室床前的地板,一个人一动不动地脑袋往下趴在那里,地板都是血,刚才的血腥味是从这里发出来的。</p>

    我弯腰靠近,低头看去,此人正是段祥龙!</p>

    四哥弯腰伸出手指靠近他的鼻孔,然后摇了摇头。</p>

    我仔细看他的伤口,伤口在喉咙处,割喉而死。</p>

    段祥龙死了,他死了!他真的死了!</p>

    段祥龙这么死了,他没有等到没宁州警方抓住,也没有等到我来找他了却恩怨,这么突然结束了生命的旅程。</p>

    我一时心里有些震撼,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在心头涌动。</p>

    这个人,曾经是我的情敌,是我生意的对手,却也是我的大学同学。</p>

    段祥龙趴在地,右手向前伸着,手指都是血。</p>

    顺着他右手的方向看去,地板歪歪斜斜有几个血字:杀我者,李顺!</p>

    看这情形,似乎是段祥龙临死前挣扎着写下来的,似乎是在告诉别人凶手的名字。</p>

    我当然不会相信这是段祥龙写下来的,我知道是怎么回事。</p>

    四哥也看到了这几个字,对我说:“很明显,是刚才那几个人杀的段祥龙,杀完人,然后捉住他的手指写下了这几个字。段祥龙到了此时,除了白老三,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了,只能找白老三寻求保护,这肯定是白老三的周密安排。</p>

    他知道段祥龙已经暴露,他知道一旦段祥龙被警方的人抓住会殃及自己的安全,而且段祥龙目前似乎已经没有了利用的价值,留着反而会后患无穷,于是先下手为强,派人到这里来杀人灭口,然后嫁祸于李顺。他这么做,可谓一举两得,既消灭了后患,又可以将警方的视线引向李顺。”</p>

    我同意四哥的分析,点点头。</p>

    四哥看着地的几个血字,说:“这几个字不能留。”</p>

    我从口袋里掏出卫生纸,将几个字轻轻擦去,然后去了卫生间,将卫生纸扔进抽水马桶,按了抽水按钮。</p>

    然后,我出来,看着地板段祥龙的尸体,一时沉默了。</p>

    段祥龙这么死了,他是被白老三的人杀死的。</p>

    段祥龙走的如此突然,甚至我都没有来得及和他了结两人之间的恩怨情仇。</p>

    我和他之间的往事,昔日的梁子,或许,随着他的离去,永远也无法解开永远也无法弄清楚了。</p>

    人死帐了,或许,我不该再怨恨段祥龙,不该再纠结那些往事了!</p>

    段祥龙这样死了,他是我们大学同学里第一个离开这个世界的。</p>

    人终有一死,只是,段祥龙死的太早,死的方式太惨。</p>

    我心里突然感到一阵悲凉,为段祥龙,也为自己。</p>

    这是段祥龙加入黑社会追随白老三的下场,他的下场无疑是很凄惨的。</p>

    而我,也身处黑社会,追随着李顺,段祥龙的下场很惨,那么,我呢?我以后的下场会他好吗?</p>

    悲凉了半天,我抬头看着四哥:“杀人凶手已经走了,我们要报案吗?”</p>

    四哥看着我:“报案你觉得合适吗?”</p>

    “为什么不合适?”我说。</p>

    “你的证据呢?凭你自己看到的那些吗?那些证据有说服力吗?”四哥说。</p>

    “怎么没说服力呢?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凶手肯定是那几个人!”我说。</p>

    “你有时候考虑问题很稳健很成熟,但有时候却又很幼稚。”四哥看着我:“别忘记了我们的身份,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去报案,会招致什么后果。”</p>

    四哥的话触动了我的内心,我不由有些黯然。</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