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78章 随便逛逛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结果,每到一个地方,都发现附近有便衣模样的人在那里晃悠,显然,警方的人先到了,但都没有发现段祥龙的影子,都在这里蹲守。   (w w w . v o dtw . c o m)</p>

    我不由有些沮丧,妈的,段祥龙狗日的到哪里去了呢?</p>

    我一时有些没有头绪,和四哥站在街头发呆。</p>

    不经意抬头看到了附近是东湖花园,我曾经在这里买过一套房子,当时是准备给我和冬儿用的,但后来。</p>

    我不由缓缓走近东湖花园大门口,想到曾经在这里和海峰一起在旁边的甲鱼馆吃饭的时候遇见过冬儿进去。</p>

    当时我看到了冬儿,而她却没有注意到我。</p>

    想起往事,心里不由有些酸楚。</p>

    正怅惘间,四哥突然在我旁边低语了一句:“往左前方看——”</p>

    我转头看去,看到冬儿正站在大门内侧,正站在那里看着我。</p>

    看到我看到她,冬儿缓步走过来。</p>

    冬儿一身深色的风衣,围着白色的丝巾,走到我跟前。</p>

    “小克,新年好!”冬儿边对我说边看了四哥一眼。</p>

    四哥走到了一边。</p>

    我看着冬儿,说:“新年好。你几时回来的?”</p>

    “年除夕下午我直接从哈尔滨回来的。”冬儿说:“我以为你会在星海,没想到你回来了。过年家人都好吗?”</p>

    “都好!你家人也都好吧?”我说。</p>

    “嗯。”冬儿点点头。</p>

    “你在这里住的?”我说。</p>

    冬儿没有回答我,看着我:“你今天来城里干嘛?”</p>

    “不干嘛,随便逛逛!”我说。</p>

    冬儿又看了一眼附近的四哥,然后看着我:“大年夜,星海很热闹,宁州也很热闹,你倒是很清闲,来城里逛街。”</p>

    我没做声。冬儿似乎知道除夕夜白老三和李顺火拼的事情。</p>

    冬儿抿了抿嘴唇:“这个时候,星海是是非之地,你不在那里,很好,但是,宁州恐怕也不太平,我劝你好好老老实实呆在家里陪父母过年,不要乱跑!”</p>

    我说:“我进城逛逛又怎么了?”</p>

    “怎么了?恐怕你我清楚!”冬儿说。</p>

    “我没你清楚!”我说。</p>

    “你不要和我犟嘴,我说这话是为你好。现在宁州的天气不大好,你最好少惹是非。”冬儿说。</p>

    “谢谢你的好意。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我说。</p>

    “你——”冬儿瞪了我一眼,接着又看了一眼四哥,对我说:“实话告诉我,你们今天到城里来干嘛的?”</p>

    我说:“和你无关,你少管闲事!”</p>

    “和我无关?你再说一遍和我无关?”冬儿咄咄逼人的目光看着我:“小克,你敢不敢拍着胸脯说和我无关?”</p>

    我不做声了。</p>

    冬儿皱皱眉头,接着说:“你是不是来找段祥龙的?”</p>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我说。</p>

    “是和我有关!”冬儿说。</p>

    “是也可以和你无关!”我说。</p>

    “我告诉你,你是找不到段祥龙的。现在除了白老三,恐怕没人能知道段祥龙在哪里。”冬儿说:“我知道段祥龙除夕之夜带人捣毁了李顺在宁州的几个产业,死了不少人,听说现在宁州警方正在搜捕段祥龙,我猜是李顺安排人报案的吧。</p>

    李顺这一招很高明啊,借用宁州警方的手来抓段祥龙,从而打击白老三。只是我不明白,既然李顺有了如此安排,你又来城里忙乎什么?是李顺派你来的还是你自己背着李顺来的?”</p>

    “你的好心是不是太重了,你管得是不是太宽了!”我冷冷地说。</p>

    “我好心重,我管得宽,都是为了谁?你别不识好人心!”冬儿说:“大过年的,我不想和你吵,不要每次一见面吵架好不好?现在宁州警方正在满城搜捕段祥龙,我劝你不要趟这个浑水,不要弄巧成拙把你自己牵扯进去。至此,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找段祥龙,但是,我可以断定,你是背着李顺做这事的,是不是?”</p>

    “你不要聪明过火了,你以为你什么都知道?我说了,我的事你少管,不用你操心!”虽然我找段祥龙也有冬儿的原因,但是我不想让冬儿知道我找段祥龙的原因,也不想让她掺和进去。</p>

    “好,我聪明过火,我什么都不知道,你知道,好不好?”冬儿赌气地说:“我告诉你,凭你们俩,你们是找不到段祥龙的,连我都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何况你们。你们这样到处乱找,搞不好会引起警方的注意,到时候,你后悔也来不及了。”</p>

    “我说我来找段祥龙了吗?我来城里闲逛,怎么了?不行吗?”我说。</p>

    “你——我看你是鸭子死了嘴还硬!”冬儿有些气恼地说。</p>

    正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我们跟前,车里一个女孩子冲冬儿叫起来:“冬儿,快车,我们迟到了,咱们班的同学都到了,差我们俩了。”</p>

    原来冬儿是要去参加同学聚会的,在这里等同学来接她的。</p>

    冬儿接着又瞪了我一眼,低声说了一句:“听我的,赶紧回家去!”</p>

    说完,冬儿了出租车离去。</p>

    冬儿走后,四哥走了过来,对我说:“我看冬儿说的也不无道理。我们这样找,有些漫无目的,很难找到的,说不定还真会引起警方的注意。”</p>

    原来我和冬儿刚才的谈话四哥在一边都听到了。</p>

    我沉思了片刻,对四哥说:“走,找个地方,我请你喝咖啡去!”</p>

    我和四哥了出租车,往天一广场附近开。</p>

    我坐在副驾驶位置,看着前方发呆,边想着心事。</p>

    车子在经过宁州大酒店的时候,我不经意往酒店门口看了一眼,看到几个人正站在门口抽烟,突然觉得这几个人的面孔有些熟悉——</p>

    忽地想起,这几个人是白老三的手下。</p>

    他们在这里干嘛?</p>

    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在这里等什么人。</p>

    我忙对出租车司机说:“靠边停车——”</p>

    司机靠路边停下。</p>

    我回头对四哥说:“看酒店门口——”</p>

    四哥回头看了看,对我说:“白老三的人。”</p>

    我点点头:“他们似乎在等人。”</p>

    四哥点头:”嗯。”</p>

    “我们在这里等着,看他们去哪里!”我说。</p>

    “好——”</p>

    不经意间发现了白老三的人,让我的精神不由一振。</p>

    此时,我似乎有一种预感,他们的出现,极有可能和段祥龙有关。</p>

    出租车司机这时不耐烦地说:“老板,你们还走不走?别耽误我生意!”</p>

    我掏出一张老人头递给出租车司机:“师傅,车我包了,先停在这里等会儿!”</p>

    司机接过钱,看了看我,然后接过钱,点燃一支烟,慢慢吸起来。</p>

    我和四哥坐在出租车里静静地观察着他们。</p>

    大约20分钟后,一辆白色的没有牌照的面包车开过来,在酒店门口停住,几个人接着了车。车子缓缓发动,从我们车边经过,径直往前开去。</p>

    我又掏出一张老人头递给司机:“师傅,跟去,保持100米的距离,不要跟丢了。”</p>

    司机看了看我,又看看四哥,说:“你们是干嘛的?”</p>

    我脸色一板,说:“不该问的不要多问,问多了,对你没好处!”</p>

    四哥这时在后面不紧不慢说了一句:“我们是在执行任务!不要多问!”</p>

    司机一听,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没明白什么,翻了下眼皮,不言语了,开车跟了去。</p>

    白色面包车在前面行驶着,一会儿了绕城高速,加快了速度。</p>

    我们的出租车紧紧跟在后面。</p>

    面包车在绕城高速走了半天,然后下了高速,直接往南开去,直接奔向了去象山县的山路。</p>

    越走越远了。</p>

    这时城外的路车子已经不多了,我让出租车司机放缓速度,拉开和面包车的距离,防止被前面车子的人发现。</p>

    出租车司机边开车边嘟哝着:“老板,我们到底是要去哪里,这路越走越远了。要是去象山,这来回200可是不够的。”</p>

    我说了一句:“不管去哪里,你只管跟,少不了你的钱!”</p>

    出租车司机听我这么说,不说话了,沉默地开车。</p>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李顺打来的。</p>

    我接听。</p>

    “在家里?”李顺的声音。</p>

    我略微迟疑了一下:”嗯。”</p>

    “她们过年还好吧?”李顺说。</p>

    我知道李顺说的她们指的是秋桐和小雪,说:“一切都很好!”</p>

    我不能告诉李顺昨天出的那事,我不能让李顺知道,不然,秋桐怀孕的事情纸包不住火了,会出塌天大事。</p>

    “好,那好!”李顺说:“宁州警方已经开始动作了,正在搜捕段祥龙这兔崽子,段祥龙你不用再操心了,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家里过年,安安稳稳休息几天,等段祥龙被警方抓到,好戏开始了。我叫白老三这狗日的紧张紧张,打他个措手不及。让他不得安生。”</p>

    “嗯。”我答应了一声。</p>

    “不能亲自了结你和段祥龙的恩怨,是不是有些遗憾?你是不是对我的安排有什么情绪?”李顺又说。</p>

    “不遗憾,没情绪!”我说。</p>

    “能理解好,不是我不想给你机会,而是现在形势所迫,我不能给你这个机会了,不然,是养虎为患,会酿成更大的损失,会让段祥龙有更大的祸害,这也是我们的集体利益决定的,任何时候,个人利益都要服从集体利益。段祥龙被抓住,自然是要受到法律的严惩的,警方惩罚他,也等于是给你出气了嘛。”李顺带着安慰的口吻。</p>

    “嗯。”</p>

    “或许今天,或许明天,我和老秦回宁州,我要亲自飞回去看好戏,这场大战余音未了,还没有结束。在星海,白老三吃了大亏,却不敢声张,在宁州,我们却是地地道道的受害者,我们要让警方替我们伸张正义。哈哈。”李顺得意地大笑起来。</p>

    我没有说话,看着前面正在疾驶的面包车,心里在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走。</p>

    “你说宁州警方会不会抓到段祥龙?”李顺笑完又说。</p>

    “不知道!”我说。</p>

    “我猜问题不大!我们报案这么及时,大过年的宁州出了这么大的治安事件,警方脸很没有光的,会高度重视的。我们报案提供的线索又较具体,谅段祥龙想不到这一点,谅他一时不会反应这么快,谅他来不及逃走。宁州不是白老三的势力范围,他是想救段祥龙,恐怕也无能为力。”李顺自信地说。</p>

    李顺任何时候都是这么自信。</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