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76章 流产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直接推开病房的门进去,看到秋桐正躺在病床,妈妈正坐在病床边握着秋桐的手,小雪正趴在病床的另一边握住秋桐的另一只手,妈妈正在抹眼泪,脸带着心疼的表情。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看到我进来,妈妈站了起来,又开始抹眼泪。</p>

    小雪一下子扑过来,抱住我的大腿哭叫着:“易叔叔,我妈妈被坏人给打了。妈妈病了。”</p>

    我抱住小雪,拍了拍她的后背,然后看着秋桐。</p>

    秋桐看着我,苍白的脸涌出一丝红晕,看起来显得有些激动,接着眼角也流出了泪水。</p>

    我放下小雪,走到秋桐的病床前,深深地凝视着秋桐。</p>

    此时,万语千言,千言万语,我都说不出口,只有深深地看着她。</p>

    同样,秋桐似乎也什么都无法说出来,那么怔怔地看着我。</p>

    看了半天,我颤巍巍伸出手,擦去秋桐眼角的泪水。</p>

    此时,我很想将秋桐抱到怀里,用我的胸膛温暖她,宽慰她,可是,妈妈云朵和小雪在旁边,我什么都不能做,我能做的只有这个。</p>

    “你现在感觉还好吗?”我轻声说。</p>

    “嗯。没事了,我还好,你回来了……我本想亲自去机场接你的,可是,对不起。”秋桐说。</p>

    此时,只有我和秋桐能明白她说的“对不起”三个字里包含的更深一层的意思,我明白她想表达什么样的心情。</p>

    我紧紧抿住嘴唇,半天说:“只要你人没事,那好。”</p>

    这时,云朵带着小雪出去了。</p>

    妈妈对我说:“刚打完吊瓶,医生说没什么大碍,休息一会儿可以回家了,回家好好养几天身子很快会恢复。”</p>

    我出了口气,看着妈妈,此时,妈妈哪里会知道,秋桐刚刚流产的孩子是她的儿子的骨血。</p>

    “孩子,你身子可是糟了罪了。唉。真可惜,孩子没了。幸亏你人还没什么事。别伤心,孩子,你身子骨结实,等以后,还可以再要孩子的。”妈妈又宽慰秋桐。</p>

    秋桐眼里闪过一丝悲酸的表情,紧紧抿了抿嘴唇,接着努力笑了下:“阿姨,我没事的,我很快会好起来的。”</p>

    妈妈点点头:“孩子,回家阿姨给你好好调理调理身子。”</p>

    “给您添麻烦了。”秋桐感激地说。</p>

    “不要这么说,孩子,你来我们家过年,是我们自己家人,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这在我们家过年出了事,阿姨心里还老大不安呢。唉。”</p>

    妈妈又叹了口气,然后说:“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大年初一来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这世道啊,乱地没法说了。早听说社会有人贩子靠抢孩子拐卖小孩来发财的,没想到我们竟然遇了。这样的坏人,早晚要遭报应的。”</p>

    妈妈当然不会知道这其的缘由,她以为那些人是社会的人贩子。</p>

    秋桐看了我一眼,又抿住了嘴唇,她显然知道那些人是怎么回事。</p>

    我低头默默地叹了口气。</p>

    这时,医生进来了,看了看秋桐的情况,说没什么大碍了,可以回家休养,医生又给开了一部分补血和消炎的药,嘱咐回去后静养几天,多吃点营养会没事的。</p>

    这时,云朵带着小雪进来了,云朵手里拿着要给秋桐换的衣服。</p>

    我出了病房,爸爸正在和四哥小声地说着什么,见我出来,爸爸说:“这次秋桐和小雪没出大事,幸亏了这个小伙子。”</p>

    似乎,此时,四哥并没有在爸妈面前表明自己的身份,秋桐和云朵也没有说出来。</p>

    我对爸爸说:“秋桐没事了,医生说可以回家了。现在正在里面换衣服。”</p>

    “我去门口找车去——”爸爸说着出去了。</p>

    我这时看着四哥:“四哥,原来你来了这里。”</p>

    四哥点点头:“是的,星海那边的事我不想掺和,我又担心秋总的安全,在送她们到沈阳机场的路,我装作无意的样子向她们问出了你家所在的地方,等她们起飞后,我坐了下一趟班机也来到了这里。到了后,我没有惊扰她们,在你家附近找个家旅馆住下了。这两天,我一直在暗跟着她们。”</p>

    原来如此,我点点头:“四哥,难为你了,辛苦了。你为什么不到我家去过年呢?”</p>

    四哥笑了下:“我自己一个人这么多年习惯了,再说,我不明不白地突然出现,怎么和你父母说清楚?也会让秋总心里不安。到现在,我也没有在你父母面前表明身份,我也告诉秋总和云朵了,不要告诉你父母,我怕那会引起你父母的猜疑和不安。”</p>

    我理解四哥的顾虑,可是还是想请四哥去我家,毕竟,这是过年。</p>

    四哥婉言谢绝,再一次强调了自己的理由。</p>

    我不再强求四哥,接着告诉了四哥昨晚大战的情况,包括星海的和宁州的。</p>

    四哥听完,沉默了半晌,说:“你们都低估白老三了,我其实也没有想到他会有如此多的心机,我跟着秋总来这里,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看来,今天下午的那帮人,必定是白老三的人。他现在认定小雪是他用来挟制李顺的一个重要筹码,所以才没有死心,派人到了这里。”</p>

    我点点头:“是的。他贼心不死!”</p>

    “这样看来,似乎,昨晚的大战并没有彻底结束,白老三还没有此收手。”四哥说。</p>

    “嗯。应该是这样!”</p>

    “这事,你打算告诉李顺吗?”四哥突然说。</p>

    我抬头看着四哥,一时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p>

    “我指的不光是小雪的事情,还包括秋桐流产的事情。”四哥说。</p>

    我的心里一个激灵,说:“你看呢?”</p>

    “我看你还是不要告诉李顺的好,这事牵扯到秋总,让秋总自己拿主意吧。”四哥说。</p>

    我点点头。小雪被绑架和秋桐被踢流产是连在一起的事情,如果不想让李顺知道秋桐怀孕流产,那么,不能告诉李顺小雪被绑架的事。</p>

    四哥显然和我想的不是一回事,但是却也是我想做的。</p>

    我想,秋桐也不会主动告诉李顺这事的。</p>

    只是,要叮嘱好小雪,防止小雪在李顺面前无意说起此事。</p>

    这样想着,不知怎么,我觉得有些有愧于李顺。</p>

    当然,我心里更疼的是秋桐,毕竟,这次她遭了很大的罪,我和她丹东迷乱之夜的结晶这么被白老三给毁了,浮生若梦和亦客从虚拟到现实的爱情结晶这么被白老三给毁了。</p>

    我不知道白老三此次的作为是伤害了我和秋桐还是无意帮助我们解脱了。</p>

    伤害是显而易见的,至于帮助,我不愿意多想,我宁愿不要这种代价的解脱,我心里恨透了白老三,恨透了段祥龙。</p>

    我心里又腾起一股杀气,恶向胆边伸,我决计要在这个春节休假期间解决段祥龙的问题。</p>

    虽然李顺已经安排人昨晚的事件报警,但是警方未必能抓住段祥龙,我不想借助警方来解决段祥龙,我要亲手处理段祥龙。</p>

    我要彻底了结我和段祥龙的恩怨,我要让自己了结地明明白白,也让段祥龙死的明明白白。</p>

    一会儿,爸爸找好车来了,秋桐也出来了,妈妈搀扶着她。</p>

    大家准备离去,爸妈又千恩万谢感谢四哥,又邀请四哥去我家吃饭,四哥微笑着谢绝。</p>

    秋桐看了看四哥,又看看我爸妈,想说什么,又没开口。</p>

    大家和四哥告别离去,云朵走在后面,低声对我说:“四哥专门叮嘱我和秋姐,让我们不要和爸妈说出他的身份。”</p>

    我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p>

    大家了车,直接去了我家。</p>

    到家后,妈妈让秋桐床躺着,她和云朵去厨房弄饭,妈妈专门给秋桐做了补身子的事物。</p>

    我这时把小雪抱起来到了大门口,严肃地叮嘱她不要告诉任何人今天发生的事情,小雪扑扇着大眼睛看着我,郑重地点头答应着。</p>

    我不放心,又和小雪拉钩。</p>

    拉完钩,小雪跑到了秋桐的房间。</p>

    我然后进了堂屋,爸妈都在,我于是给爸妈磕头拜年,妈妈又掏出一个红包给我,这是我的压岁钱。</p>

    小雪跑出来看到了,骄傲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在我面前炫耀着:“易叔叔,看,我也有压岁钱,奶奶给我的。我妈妈和云朵姑姑都有呢。”</p>

    我勉强笑了下。</p>

    爸妈看到小雪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下,然后又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叹了口气。</p>

    然后,小雪跑到了厨房,我去了秋桐的房间。</p>

    秋桐正靠着床头坐着,眼神只发愣。</p>

    看到我进来,秋桐的眼神闪了一下,直直地看着我。</p>

    我坐到秋桐床前,深深地叹了口气。</p>

    此时,我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心里的感受。</p>

    我不由沉默了,秋桐也沉默了。</p>

    半天,秋桐说:“你是不是觉得解脱了?”</p>

    我抬头看着秋桐,没有说话。</p>

    “没有想到,会是以这样的方式来解脱。我。我白天一直在想如何处理此事,没有想到,事情的结局会是这样的。我。我此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秋桐低声说着,眼圈不由又红了。</p>

    我不由伸手握住了秋桐的手,秋桐的手很凉。</p>

    又沉默了半天,秋桐轻轻将手抽出,然后说:“或许,这样也未必是坏事,我遭罪一次,但是大家都能解脱。我是个罪人,我受罪,是应该的。”</p>

    秋桐的声音里带着无的凄凉和苦痛,似乎又有一分宽慰。</p>

    我忍不住深深地叹了口气,叹气里充满了悲凉和酸楚,还有深深的自责。</p>

    “你不要自责,这是从头到尾都是我的错,我不会怪你,也不会怪任何人,要怪,我只能怪我自己。我这是罪有应得,这是天给我的报应。这是命运的安排。”</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