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69章 血的教训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妈的,我低估了白老三的能量,没想到他还有能力在宁州出击,没想到他会两个战场同时出击,没想到他此次出击的广度这样全面。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轻敌的代价啊,血的教训,惨重的教训!”</p>

    李顺叹息着:“我犯了致命的失误,让十几个兄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有罪啊,我对不住死去的兄弟们。”</p>

    说着,李顺的眼圈有些发红,声音哽住了。</p>

    在这样的时候,李顺没有提及财产的巨大损失,只提到了死去的人命,我的心里突然感到有些宽慰。</p>

    这是李顺和白老三本质的不同点。</p>

    此次大战,双方各有得失,都死了10几个人,都遭受了财产的巨大损失,星海李顺得胜,白老三却在宁州顺利得手,两人都遭受了收获和重创。</p>

    或者说,在此次大战,双方打成了平手,没有失败者,也没有胜利者。</p>

    或者说,双方都是失败者,两败俱伤。</p>

    大家都沉默了,老秦默默地抽烟。</p>

    一会儿,李顺用嘶哑的声音对老秦说:“安抚好死者,好好医治伤者,对死去的兄弟,没人抚恤100万,对负伤的,轻伤的,每人发放10万安抚金,重伤的,根据情况加大安抚金发放的力度,30万为底线,不封顶。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的,最低也要100万,要确保他们的后半生生活无忧。”</p>

    老秦点点头。</p>

    “干革命总是要死人的,总是要流血的,只是没想到,我们此次的代价如此之大。我负全部的责任,我策划不周密,指挥部得当,轻敌造成了如此的后果,我实在没有想到,依照白老三目前的人马,他竟然还能能力同时在两条线作战。宁州那边,是谁指挥的呢?”</p>

    老秦看着李顺:“听兄弟们在电话里说,好像有人看到进攻我们工地的时候,有个蒙面人的身影酷似段祥龙。”</p>

    “段祥龙。”李顺重复了一句:“妈的,段祥龙。对了,他前天突然在星海出现,接着又匆匆离去。这么说,他不是来找白老三零压岁钱的,他是来找白老三领受宁州的任务的。</p>

    对,是这样,是他,应该是他指挥了宁州的行动。这个狗日的,他知道我们在宁州的几个工地,他熟悉宁州的情况。妈的,我真该早日废了他的,我不该把他留到今天的。这是养虎为患的后果。”</p>

    李顺的声音里充满了懊悔,两眼死死地盯住我:“我不该非要把他留给你的,我本来想成全你,让你亲自了解你和他之间的恩怨,没想到,你还没开始了解,他已经开始对我下手了。”</p>

    李顺的声音里除了后悔,似乎还带着对我的几分幽怨。</p>

    我此时无语了,我的心里甚至也有些后悔,要是自己不坚持非要亲自和段祥龙了解两人之间的恩怨,或许,也不会有今晚宁州的事件发生,白老三没有在宁州知根知底的人指挥,或许不会如此顺利得手,或许不会有宁州十几条人命搭进去,或许此次大战,李顺会全胜。</p>

    如此说来,此次宁州的惨败,有李顺考虑不周的因素,也有我的原因。</p>

    我此时模模糊糊明白了保镖话里的意思。</p>

    此次大战,白老三在星海和宁州同时投入了兵力,他没有主攻副攻,全部都是重点进攻,全面进攻。</p>

    白老三一定早从段祥龙处知道李顺将宁州的人马大部分调到了星海,后方空虚,所以他才会如此做。</p>

    我再次感到,白老三不可轻视,他的心计绝对不李顺少,甚至,此次作战,他考虑地李顺还要周全。</p>

    这时,老秦说话了:“我们在星海在此次作战,搞的神不知鬼不觉,没有留下任何把柄,白老三的产业被毁,但因为他同时也在进攻我们,却未必敢报案,即使报案,也很难抓住我们的把柄。</p>

    “倒是宁州,那里不是他的地盘,他搞了那么大的动作,特别是火烧夜总会,出了人命,恐怕宁州警方不会善罢甘休,会追查到底。一旦警方介入,恐怕……”</p>

    李顺听老秦说到这里,眉头紧锁起来,一会儿说:“对,在宁州,我们没有搞任何进攻,我们是受害者,我们要报案。当然,即使不报案,夜总会被烧的事情,警方也会调查的。我们的工地项目,也要报案,工地是光明正大的项目,虽然是属于我控股下的建筑公司,但是,都是合法经营单位。</p>

    对,这样,老秦,这安排工地的兄弟们去报案,同时积极提供一些线索,如段祥龙。不能让白老三这么轻易脱身,一旦宁州警方掌控了段祥龙,会挖出白老三来。星海是白老三的地盘,宁州却不是,我想,这样,他恐怕是不会利索的。”</p>

    老秦有些犹豫,看着李顺:“如果这样做,如果段祥龙真的被警方掌控起来,那么,段祥龙除了交代出白老三,会不会把我们也牵扯进去?”</p>

    李顺不耐烦地说:“牵扯个屁,我们真正的机密,段祥龙知道几点?他除了知道一点皮毛,其他的知道个屁啊,怕什么?大不了牵扯到我们以前开赌场的事情,我们打死不承认,再给警方塞点钱,最多我们多罚点钱是,又不是刑事犯罪,只要我们给警方足够的钱,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夜总会和工地的事情,牵扯到十几条人命,我们如果积极提供线索,帮助警方破案,说不定我们还会有功,宁州警方要感谢我们。</p>

    所以,我们不要怕!害怕的人应该是白老三,到时候,宁州警方可不管他是什么星海政法委记的小舅子,星海的势力管不到宁州。反正宁州这事不能这么算完,不能吃这个亏,我们要借助宁州警方的威力来回击一下白老三,我要让他利索不了,那十几个兄弟不能白死。</p>

    好了,这事这么定了,这么办,你这通知宁州的兄弟,报案!当然,报案的时候要注意言辞,单纯工地的事报案,不要提及夜总会。当报案的人丝毫不知和夜总会有何牵连。只要抓住了段祥龙,到时候警方的人会调查清楚的。”</p>

    老秦不说话了,摸出手机出去了。</p>

    李顺看着我:“我不想把段祥龙留给你了,我留给宁州警方,你有意见没有?”</p>

    我呼了一口气,说:“没意见!”</p>

    “这个人,不能留了,再留下去,他会祸害更大。我这次不亲自对他下手了,我下手伤及不到白老三,我要让宁州警方顺藤摸瓜挖出白老三。”李顺的声音里又带着几分自得。</p>

    不知为何,我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却又想不出为什么不安。</p>

    “妈的,这次本以为是大获全胜,没想到打成了平手。”李顺有些恼火地自言自语了一句。</p>

    我没有说话。</p>

    一会儿,老秦进来了,对李顺说:“安排好了。宁州警方的人很快会出警过去。还有,刚才又听说,我们夜总会的大火还殃及了周围的几家商铺,都给烧了,幸亏商铺里没人。”</p>

    “好,烧得好,烧地越大越好。烧得越厉害,警方越重视,一旦抓到段祥龙,一旦段祥龙开了口,那白老三的罪责越大。”</p>

    李顺说:“妈的,敢在宁州惹事,我看白老三是吃了豹子胆,我看这回要是宁州警方追查出他来,他怎么收场,他那狗屁姐夫怎么保护他?到时候,白老三一完蛋,说不定连雷正也牵扯进去,那热闹了,如此一来,我们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了。”</p>

    说到这里,李顺的眼睛突然有些发亮,点点头说:“看来,凡事有利有弊啊,要是能借此事借助宁州警方的势力干掉白老三,扳倒雷正,我们的那些损失倒也是值得了。也算是歪打正着了。只是,那十几个兄弟的命,委实可惜了。”</p>

    说到这里,李顺的脸色又阴沉起来,狠狠地吸了几口烟。</p>

    大家暂时都沉默了。</p>

    一会儿,李顺又说:“除夕作战,算是结束了,有得有失,得失基本相抵,等于是做了无用功。下一步看宁州这边怎么收场了。暂时先不策划新的攻势,先看宁州这边的进展如何,再做下一步打算。易克,天亮后,你去公司代替秋桐值班吧,值完班,留在星海还是回宁州,你自己决定。”</p>

    我点了点头。</p>

    李顺只说了我的安排,却没提及他和老秦要去哪里。</p>

    大家都没有了困意,在山洞里抽烟喝茶聊天到了天亮,李顺对死者的后事又进一步向老秦做了安排。</p>

    天亮后,我离开金银岛,直接去了公司值班。</p>

    坐在办公室里,我想着昨晚自己还是带着黑社会成员厮杀的小头目,此刻却人模狗样坐在这里成了国家干部,不觉心里感到很荒唐。</p>

    我决定下午回宁州。</p>

    我摸起电话订了下午5点回宁州的飞机。</p>

    大年初一,机票很好订,坐飞机的人不多。</p>

    当然,我是用另一个身份订的机票。</p>

    订完机票,刚想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一声回去的事情,办公室内线电话响了。</p>

    “集团党委通知——市委记带着部分市领导要来集团团拜,直接到经营办公区,请各单位值班的人员马下楼到经营办公区门口迎接市领导。市领导的车子马到了,集团主要负责人也已经赶到了经营办公区!”</p>

    我一听,打消了先给家里打电话的念头,马下楼。</p>

    一般来说,大年初一,市直四大班子领导是要分头带领市级领导给相关单位搞团拜的,这是老规矩。</p>

    没想到市委记亲自到集团来团拜了,想必孙东凯脸是很有光的。</p>

    到了楼下,看到孙东凯和曹丽正站在大门口,孙东凯满面春风。</p>

    周围站着各部门值班的负责人,大家见了面,都互相问好拜年。</p>

    我也和大家互致新年的问候。</p>

    大家当然都是先向孙东凯拜年,然后互相拜年。</p>

    我也不例外。</p>

    “孙记,过年好!”我对孙东凯说。</p>

    孙东凯笑呵呵地看着我:“哎,小易,过年好。”</p>

    我又和曹丽点头致意,曹丽看着我,突然说了一句:“你们公司报到党办的值班人员名单,今天不是秋总值班吗?”</p>

    孙东凯一听,也看着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