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66章 各就各位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然后,我又看了看表,11点55分了。 </p>

    我对队长说:“我们在明处,对方在暗处,对我们不利,拉闸——”</p>

    队长跑进电源控制室,接着,唰——灯光全灭了,整个工地暗了下来。</p>

    大家都各各位。</p>

    一会儿,队长接到一个电话,接完对我说:“我们在附近侦查的人报告,他们到了,5辆卡车停在离工地500米元的树林里,人都下了车,正冲这边过来了。”</p>

    我点点头,然后注意着周围的动静。</p>

    我的视觉很快适应了周围的光线。</p>

    此时,我的心里突然略微有些紧张,50人对100人,一二,我不知道对方带队的人是谁,不知道我的战术能否真的凑效,不知道对方能否会按照我预测的步骤和方式进攻。</p>

    四周一片静寂,黑夜里,看不见的杀机正悄悄聚拢起来,战斗的铁流正无声地涌动过来。</p>

    我又看了下时间,12点整。</p>

    此时,电视春晚里的朱军和董卿一定又在张着小嘴巴和大嘴巴开始倒数10个数了。</p>

    突然,远处的城市鞭炮齐鸣,焰火和礼炮在夜空里绽放出五彩缤纷的美丽画面。</p>

    夜的世界开始沸腾!</p>

    春节到了!</p>

    李顺和白老三要全面开战了!</p>

    此时此刻,我的脑子里突然闪出了秋桐。</p>

    辞旧迎新的时候,她正在干嘛呢?</p>

    想起秋桐,又不由想起了海珠,此时,她正在遥远的异国他乡,她会不会正在和小猪海峰一起过新年呢?</p>

    又想起了冬儿,她此刻正在江南的家里和家人一起过年吗?</p>

    这些念头都是一闪而过,因为,此刻,我无暇去想更多,因为,接着,我看到工地四周的铁板墙突然隐隐约约出现了很多很多黑乎乎的身影——</p>

    很多人正在往里翻墙而过。</p>

    偷袭!</p>

    果然被我猜了,他们第一步是偷袭!</p>

    但随即,我听到一连串的惨叫声!</p>

    偷袭进来的人被三角锥扎伤了!</p>

    脚被扎伤,人会跌倒,一跌倒,屁股要被扎伤,手往地撑,同样也会被扎。</p>

    这样,自然会丧失战斗力。</p>

    接着,看到早已安排好的人两人一组像抬死猪一样抬起被扎伤的人往铁板墙外扔,不时听到噗通噗通的声音。</p>

    我静静地看着,静静地听着,看着第一波跳进来的人被扎伤被扔出去,听着墙外传来的阵阵惨叫。</p>

    大约数了数,被扎伤的接近30多。</p>

    接着,没人爬墙了。</p>

    墙外静了下来。</p>

    显然,对方知道我们早有防备了。</p>

    队长站在我身边,笑起来:“易哥这办法太管用了,我们没伤着一个,直接干掉了对方30多。”</p>

    我没有笑,我在思忖着对方下一步的行动。</p>

    现在离笑还早,我不知道对方偷袭不成接下来会采取什么方式的进攻。</p>

    我递给队长一支烟,自己也点着一支,慢慢吸了两口,看着远处城市里依旧璀璨的烟火,听着城市里依旧密集的鞭炮声。</p>

    此刻,这里突然又静了下来,似乎被扎伤的那些人都被运走了,似乎,对方正在紧急筹备着新的攻击。</p>

    突然,紧闭的工地铁门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那是被重物撞击的巨响!</p>

    接着,又是第二声,第三声。</p>

    对方在用重物撞门,要开始强攻了。</p>

    再这样撞下去,铁门很快会被撞开。</p>

    我的脑子快速盘旋了一下,对队长说:“去,安排2个人,将大门主动打开。”</p>

    队长答应着,安排两个人过去,在对方刚撞击完一次之后,接着将大门打开。</p>

    “冲啊——”黑压压的人群叫喊着冲了进来,雪亮的马刀在黑夜里发出寒光。</p>

    “点火——”我立刻下令。</p>

    第一排的人立刻用打火机点着了手里的信号弹。</p>

    “扑——”几十个耀眼的彩色的火球突然冲进来的人迎面打了过去——</p>

    火球直接打到了这些人的身。</p>

    “啊——”对方阵营里一阵惨叫,火球打在身,打在他们的脸头发。</p>

    打在皮肤的立刻烧灼了他们的肌肤,打在衣服的立刻烧着了衣服。</p>

    火球噗通噗通地不停往前平射,接二连三地火攻。</p>

    对方立刻乱了阵脚,都在哇哇叫着往后退,忙着扑灭身的火。</p>

    对方第一波进攻被打退了,人都退出了大门外。</p>

    一阵夜风出来,空气弥漫着一股蛋白质和纤维被烧焦的味道。</p>

    第一排的放完信号弹,退后,第二排的人接着接替顶。</p>

    片刻,对方的第二波进攻又开始了。</p>

    第二排的人接着又开始释放信号弹,五彩的火球再次平射着飞出去,直扑对方。</p>

    对方被烧地一片狼藉,惨叫着再次被赶出了门外。</p>

    第二排人释放完信号弹,随即退后,第三排又顶,将信号弹对准大门口。</p>

    一会儿,对方的第三次进攻又开始了,这次他们似乎是投入了最后全部的能够作战的攻击力量,雪亮的马刀在头顶再次发出逼人的寒光,人群嗷嗷叫着再次猛冲进来——</p>

    “放——”我再次发令。</p>

    灼热的火球再次喷射,直冲对方的进攻人群——</p>

    “啊——”</p>

    “妈呀——”</p>

    对方又发出阵阵惨叫,不少人转瞬身着了火,忙着扑打身的火——</p>

    进攻再次被瓦解。</p>

    但对方还是有七八个人冲到了施工机械集的地方,直扑施工机械——</p>

    我这时冲四个拿微冲的人大喊一声:“警告射击——”</p>

    “噗噗——”四支微冲开始开火,对着对方冲过来方向的地面射击。</p>

    子弹有的打到了地面的石头,发出一阵火花。</p>

    几个人立刻停住了,不敢再往前硬冲。</p>

    此时,经过锥子扎和火烧,对方进攻的力量几乎已经丧失,能战斗的人员也不多了。</p>

    力量的对发生了转化。</p>

    我这时大喊一声:“反击——冲——”</p>

    “冲啊,——”早已按捺多时的队伍发出一阵怒吼,挥舞着手里的铁棍,嗷嗷叫着向对方的残余战斗人员冲去,双方立刻开始了混战——</p>

    对方用的是马刀和短铁棍,我们的铁棍长,近战占优势,我们能打到他们,他们不容易砍到我们。</p>

    “乒乒啪啪——”随着铁器撞击的声音,不时发出一阵阵惨叫和怒骂声。</p>

    对方此时还有战斗力的人员不过30人,和我们参加进攻的人相当。</p>

    战斗进行地很激烈,惨叫声连连响起,双方不时有人倒下。</p>

    队长这时也按捺不住了,提起一根铁棍加入了战团。</p>

    我没有参战,我的目光一直在混战的人群里找一个人,找对方带队的。</p>

    这时,我看到一个高大迅猛的身影在人群里游动,他手里没有武器,但是拳脚很厉害,不时出手出脚将我们的人击倒。</p>

    此人是带队的人。</p>

    我毫不犹豫立刻冲他冲了过去,冲到他跟前,立刻出了手——</p>

    在过招的同时,我看清了,这个人是白老三的保镖。</p>

    阿来没来,他来了。</p>

    好久没和保镖过招了,今晚又交手了。</p>

    我们俩闷不作声拳打脚踢对攻起来。</p>

    边打我们边移动出了混战的人群,在旁边的空地继续搏斗。</p>

    打了几十个回合,彼此没有分出胜负。</p>

    我一心想制服保镖,但是没有对他下致命的狠招,我不想杀他。</p>

    而他似乎也带着和我同样的想法,出手虽然很很,但是却不是致命的手法。</p>

    看来,他也是想制服我为目的,不想要了我的命。</p>

    在我们对打的同时,旁边的混战人群里,我们的人渐渐占了风,地躺倒的大多是对方的人。</p>

    我们的人记住了我的叮嘱,打倒让对方丧失战斗力为止,不要他们的命。</p>

    此时,我显然胜券在握,我还有工地周围的20个人没,还有四把微冲没动,虽然他们来了100人,但是被我这50个人阻击住了,而且,我们的反攻快要让对方招架不住了。</p>

    边和保镖对打我边说:“你失败了。今晚你是不会得逞的!”</p>

    一向沉默的保镖不做声,继续狠狠向我出击。他的出招似乎显得有些焦躁。</p>

    我边接招边说:“我告诉我的人了,不要你们这些人的命,当然,断胳膊断腿肯定是不少,再打下去,你的人很快会全军覆灭——”</p>

    保镖还是不做声,出手的招数更狠了,显得更加焦躁。</p>

    我边抵挡边继续说:“我知道你们今晚的目标是冲着这些机械设备来的,我在机械周围布置了四把微冲,算你能擒住我,算你们能打败我的人,也破坏不了这些设备的,而且,你也擒不住我,而且,你的人也打不过我的人,我还有20名预备队员,你要是再继续执迷不悟,我预备队了,我不客气了,告诉他们对你的人下杀手了。”</p>

    最后一句话,我是吓唬他的。</p>

    保镖听了我的话,突然撤招,身形往旁边一跳,两眼死死地盯住我。</p>

    我这时冲着我的人大喊一声:“住手——往后撤——”</p>

    我的人立刻住了手,撤出了战团。</p>

    对方没有人跟着追击,他们还剩下十来个能站着的,其他的都躺在地惨叫不停,有的喊腿断了,有的喊胳膊断了。</p>

    撤出战团,我的人接着在外围将对方包围了起来,做出随时准备进攻的样子。</p>

    我们的人也伤了六七个,但是因为都带着头盔穿着护具,没有重伤的,且武器占优势,都是皮肉伤。</p>

    保镖看了看这阵势,狠狠咬了咬牙,然后猛地一挥手。</p>

    我接着也对我的人做了个后退的手势。</p>

    包围圈让出了一道口子。</p>

    保镖慢慢走进了包围圈,低头看着地躺着的半死不活的伤者,有的是重伤,有的是轻伤,但没有人送命。</p>

    我不由轻轻呼了口气,没出人命好。</p>

    保镖接着又是一挥手,剩下十几个站着的人开始过来收拾残局,搀扶或者抬起地的人往外走。</p>

    “狗日的,不能让他们这么走了,打死他们——”突然,我的人有人叫起来。</p>

    “对,打死他们,扔到大海里喂鱼!”群情激昂,似乎大家有些要杀红眼的架势。</p>

    包围圈自动又合拢了,大家拿着铁棍步步紧逼。</p>

    保镖的人停住脚步,都变了脸色。</p>

    我这时大喝一声:“闪开,后退——放他们走!”</p>

    大家看了看我,队长又大喝一声:“没听到命令?后退——”</p>

    包围圈松了,放了一道口子。</p>

    保镖的人开始往外撤。</p>

    等他的人撤光,保镖走到我跟前,看着我,沉默了片刻,接着点了点头,沉声说:“或许这边你赢了,但是,我告诉你,海的小岛那边,你们肯定输。”</p>

    我看着保镖。</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