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61章 段祥龙来星海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你看到段祥龙了?”李顺来问。 </p>

    “是的!他乘坐的出租车进了白老三郊外的一座别墅区,进去大约20分钟了,出租车一直没出来。”我说。</p>

    “嗯,这兔崽子。如此说来,他是去找白老三去了。如此说来,是白老三召他来星海的了。”李顺说。</p>

    “应该是。”我说。</p>

    “妈的,段祥龙是来给白老三拜年的?来白老三这里领压岁钱的?”李顺突然冷笑起来:“狗杂种,他那智商,谅他也捣鼓不出什么大动静来,不用理会他。”</p>

    李顺似乎根本没有将段祥龙放在眼里,听他的口气,有些满不在乎。</p>

    “我们当前的工作重心要放在星海,放在白老三身,对于段祥龙,对于宁州,大可不必在乎,不要被宁州和段祥龙牵扯了精力,不要分散了注意力。”李顺又说:“既然那出租车没有出来,说明段祥龙不会在那白老三那边呆久,出租车在等他。你继续观察着。”</p>

    说完,李顺挂了电话。</p>

    听李顺的口气,段祥龙突然出现在星海,并没有引起他多大的重视,他认定段祥龙是一个成不了气候的人。</p>

    我此时也想不出段祥龙会来星海干嘛,我的思维不由跟着李顺转悠了一下,或许,他真的是来给白老三拜年的,顺便领一笔压岁钱。</p>

    同时,星海这边杀机四伏,白老三蠢蠢欲动,一场大战迫在眉睫,段祥龙的出现,似乎只是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小插曲。</p>

    但同时,我又有些隐隐不安,虽然基于我对段祥龙以前的了解,觉得他不具备搞大动作的潜力,但是,那毕竟是以前的印象,现在的段祥龙到底发生了哪些变化,我也搞不清楚。</p>

    我似乎觉得段祥龙此次来星海并不是简单的拜年和领压岁钱那么简单,但是复杂在哪里,复杂到什么程度,我却也一时没有想出。</p>

    此时,李顺和我还有老秦的注意力基本都放在了星海,放在了白老三身。</p>

    边琢磨边看着小区门口。</p>

    又过了大约30分钟,出租车出来了,车还是段祥龙自己一人。</p>

    等出租车开出大约200米,我又跟了去。</p>

    妈的,一直被别人跟踪,这回我开始跟踪对方。</p>

    边跟着出租车,我边注意我的车后,没有车跟踪我。</p>

    出租车并没有进市区,而是直奔机场方向。</p>

    难道,段祥龙来星海一个下午要直接回去?难道,他只是在酒店小憩了一下不住了?或者,他是在酒店等白老三没等到,然后去了白老三的别墅?或许,他本来想打算住下,但是白老三让他连夜赶回去?</p>

    边跟着出租车了去机场的高架,我边琢磨着。</p>

    很快到了机场,段祥龙下了出租车,提着行李直奔机场大厅。</p>

    我将车放好,也跟了进去。</p>

    我走进机场大厅的一个商店,装作看东西的样子,边观察着段祥龙的动静。</p>

    段祥龙走到自助办理登机牌的机器前。</p>

    一会儿,段祥龙取出登机牌,直奔安检口。</p>

    星海飞宁州的飞机有一班是晚8点多的,最后一班,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晚7点。</p>

    看着段祥龙安检完进去,我出了机场,开车往回走。</p>

    路,李顺又打来了电话,我把刚才段祥龙的情况和李顺说了,李顺哈哈大笑:“马尔戈壁,不出我所料,段祥龙绝对是来给白老三拜年领赏钱的,辛辛苦苦跟着白老三干了这么久,怎么能白出力呢。</p>

    “不用管他了,由他去吧,等过完年,这边收拾完白老三,回去和他慢慢算账,当然,我会把他留给你的,这帐,还是你慢慢和他清算吧。我们现在工作的心还是继续放在星海这边。”</p>

    大大咧咧地说完,李顺挂了电话。</p>

    我放下手机,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却想不出哪里不对劲来。</p>

    或许,是星海这边乌云压顶的态势让我也无暇去想更多的事情。</p>

    李顺虽然看起来蛮悠闲的样子,但是我相信此刻他并不轻松,他一定在紧张地筹划着对白老三的星海春节攻势。</p>

    回到宿舍,我接着打电话给家里,妈妈接的电话。</p>

    “呵呵,小克啊,秋桐和小雪还有云朵刚进家门,你爸爸亲自去接的。我已经弄好晚饭了,大家正准备要吃饭呢。”妈妈乐呵呵地说。</p>

    我听到电话里隐约传来小雪欢叫和其他人谈笑的声音。</p>

    平安到家了,到我家了!</p>

    想到秋桐和云朵还有小雪此刻正在千里之外我的父母家,我的心里感到一阵说不出的欣慰和亲切感,今晚家里一定很热闹很温馨。</p>

    不光是今晚,这个春节,家里都会是。</p>

    妈妈还特意给秋桐云朵和小雪准备了压岁钱。</p>

    想到这一点,我的心里又热乎乎的,浑身涌动着说不出的感动。</p>

    蓦然感觉,有一种感动叫亲情!有一种亲情叫团圆!</p>

    想到亲情,想到团圆,不由又想起了远在大洋彼岸的海珠还有海峰,此刻,他们在干吗呢,一切顺利吗?</p>

    又想起了冬儿,她还在哈尔滨出差,后天是大年初一了,她会在哪里过年呢?是在带给她爱恨情仇的星海还是在她魂牵梦绕的江南?</p>

    白老三和李顺即将来临的春节大战,会不会将她也卷进去呢?</p>

    这样想着,心里不由郁郁起来。</p>

    简单吃了点东西,洗澡,看电视。</p>

    看到10点多,关了电视,走进房,打开电脑,登陆扣扣。</p>

    她在!</p>

    我啪啪打字:“你哪里来的电脑?”</p>

    “我让云朵带着的。”她说。</p>

    “无线的?”</p>

    “是的。”</p>

    “家里热闹吧?”</p>

    “呵呵,是啊,好热闹,小雪兴奋地不行,刚刚才睡着。下了飞机,你爸爸带着车去接的我们。晚你妈妈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大家都吃的好开心。”她说。</p>

    虽然看不到秋桐,但我仿佛看到此刻她开心的笑容,我也不由笑了起来:“呵呵。大家开心好。”</p>

    “家里的感觉真好。你爸妈也好开心的,说很久家里没这么热闹了,是有点遗憾,说要是你在家好了。”她说。</p>

    我默然。</p>

    “对父母来说,儿子的作用是任何人都无法代替的!”她又说。</p>

    “嗯。节后我回去。”我说。</p>

    “嗯,我们都等你回来。然后,我们一起回星海。”她说。</p>

    我的心不由一跳:“我们都等你回来”这句话让我不由有异样的感觉,我们,这里面当然也包括秋桐,她也在等我回去。</p>

    有人等待的感觉真好。</p>

    “在我家好好玩吧,开心点,放松下心情!”我说。</p>

    “我会的,只是,你要好好保重好自己,一定一定要注意安全。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让我心惊肉跳,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一个尽头。”她说。</p>

    “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好了。”我只能这样安慰她,也是在安慰自己。</p>

    “但愿。但愿大家都平平安安。对了,海珠那边,你也不要担心,我刚才和小猪联系了,海珠海峰和小猪接头了,有小猪在那边安排,有海峰陪着海珠,一切都会顺利的。”她说。</p>

    我不由舒了口气:“那好。”</p>

    “希望海珠此次加拿大之行会带来好消息。希望她能早日回到你身边。”她又说。</p>

    我没有说话。</p>

    “怎么不说话?”半天,她说。</p>

    “一时想不出该说什么!”我说。</p>

    “呵呵。”她笑了下。</p>

    “你们怎么住的呢?”我说。</p>

    “我和小雪一起住的,你妈今晚和云朵一起住的,她们娘俩现在正在私语呢,我隐约能听到。你妈今晚格外高兴,一个劲儿说自己终于有闺女了,儿女双全了。呵呵。”</p>

    “呵呵。”我不由又笑了:“爸妈很喜欢小雪吧?”</p>

    “是啊,特喜欢。小雪也很乖,一口一个爷爷奶奶地叫着,见了你爸妈特亲!”</p>

    “嗯,我爸妈其实也非常喜欢你的。”我说。</p>

    “嗯,我也非常喜欢他们,他们是那么慈祥和蔼可亲的长辈,对晚辈是那么的疼爱,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感受到来自长辈如此的关怀,真的仿佛在自己父母身边的感觉,心里一直都暖洋洋的,涌动着从未有过的感动和亲情。”</p>

    看到这话,我的鼻子不由又发酸了,眼睛突然湿润了。</p>

    对普通人来说再平常不过的父爱母爱,对她来说却是那么难得!</p>

    这世界有些人一无所有,有些人却得到太多。</p>

    “还记得去年的春节怎么过的吗?”一会儿,她说。</p>

    “记得,在医院里,在云朵的病房里,在云朵的病床前!”我说。</p>

    “是的,去年云朵还处在昏迷里,我们陪着她度过了那个春节,今年,她还是和我一起过年,只是少了你。”</p>

    “去年的那个春节,我永生难忘。”我说。</p>

    “是的,大家都难以忘记,那是多么特殊的一个春节。今晚,看到活泼可爱的云朵,我的心里突然很感动。活着,真好!”</p>

    “是的,活着,真好。不过,活着,也真不容易!”我说。</p>

    “正因为活着不容易,所以,大家都要好好地活着。”她说。</p>

    “嗯。”</p>

    “在生命与死亡的空间,我们都要好好地活着,因为活着是爱,是快乐,是幸福,为自己活着,为爱自己的人活着,为自己的亲人活着。”她又说。</p>

    看着她的话,我的心一动。</p>

    活着,多么简单的两个字。它却包含了世间的沧桑,生命的一切源泉。</p>

    生命,是多么美好的东西,我热爱着它。它让我拥有无穷的爱,让我把幸福与快乐拥抱。</p>

    我不是神,更不是造物主,我只是一个这世间来去匆匆的平凡的人。</p>

    我无法将生命延续,也无法拒绝死亡的召唤。我只能对生命与死亡,怀有深深的敬畏,默默无声的接受它们。</p>

    第二天,我到公司值班。</p>

    经营办公区空荡荡的,除了各部门的值班人员,大家都放假回家过年去了。平时热闹的院子显得格外冷清。</p>

    值班也没什么事,是在办公室里发呆。</p>

    大年三十的天空依旧显得有些阴冷,天空阴霾,空气里不时传来零星的鞭炮声。</p>

    海珠的公司除了有跟团出去的导游也计调部值班的,也都放假了,我已经安排副总给大家发了过年福利和红包。</p>

    正坐在办公室发呆,我的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很怪的号码,开头是8190,后面是一长串数字。</p>

    这是什么鸟号码,十好几位,不像是座机号码,也不像是国内的手机号码。</p>

    我接听。</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