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52章 小心为妙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老秦皱皱眉头:“我也在琢磨这事。 我也觉得白老三未必有这个胆子,毕竟,黑道再牛逼,是不敢对白道的人明目张胆下手的。他今天派人在李老板父母家周围到处逛游,行迹很明显,似乎不担心李老板发现的样子。</p>

    这事我觉得有点蹊跷,但是不管蹊跷不蹊跷,凡事还是小心为妙,多想到几种可能。今天的当务之急是保护这老两口安全登机,等他们飞走了,没事了。”</p>

    我不由点了点头,心里却还是有些不解,一时想不通。</p>

    老秦这时递给我一张身份证,这是他为我办理的。</p>

    我接过来反复看了看,说:“真像,和真的一样!”</p>

    “本来是真的,你现在有两个户口了。”老秦说。</p>

    “本来是真的?”我说。</p>

    “是的,这是货真价实的真户口。”老秦说:“以后,你可以用这个身份证坐飞机住酒店,什么都可以。”</p>

    我将身份证收起来,放好。</p>

    很快到了李顺的父母家。</p>

    老李夫妇住在市区一个闹取静的小区里,不是政府单位的家属院,是一个高档商业小区,房子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别墅,周围环境不错,绿化地很好,附近有一片绿地。</p>

    老秦在附近的一片竹林边将车子停下,我们坐在车里没有出来。</p>

    我往四周看了下,果然,在别墅附近停着一辆面包车,车子旁边有几个好似在散步的人,边抽烟边闲聊的样子。</p>

    在别墅的另一个侧面,也有这么一辆车,也有这么几个人,身体靠在车身装作在闲谈的样子。</p>

    这几个人的穿着都很板正,看起来好像是正经人的样子。</p>

    看到我们的车子停在那里,他们转脸往这边看了看,然后又若无其事地继续闲谈起来。</p>

    似乎,他们并不介意我和老秦出现在这里。</p>

    我和老秦分别点着一颗烟,在车里吸起来,老秦说:“他妈的,这几个人似乎不把我们放在眼里。”</p>

    我没有回答老秦的话,眼睛看着老李家。</p>

    一会儿,我看到李顺出现的二楼窗口,往外看了看,接着身影消失了。</p>

    片刻,李顺出了大门,往左右看了看,然后径直往我们的车子走来,拉开车后门,进了车子。</p>

    “看到那几个人了没有?”李顺说。</p>

    “看到了!”我和老秦点点头。</p>

    “我看这几个人不着调,很可疑!弄不好是白老三的人!”李顺说。</p>

    “他们到这里来干嘛?难道是想。”我说。</p>

    “哼。”李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接着说:“我估计他们是没这个胆子在这里动手,但是也不能不防,狗急了还跳墙呢。我预估着白老三春节期间要蠢蠢欲动,所以才安排老爷子和老太太出国旅游,避开星海将要发生的事情,我好减少后顾之忧。看来,我的安排是对的。”</p>

    果然不出我的猜测,李顺建议老李夫妇出国旅游果然是有目的的,他估计到春节期间要和白老三有一场大战,所以提前安排老李夫妇回避开。</p>

    李顺安排好了自己的父母,那么,他又会如何安排自己的闺女小雪和秋桐呢?我不得而知。</p>

    李顺接着说:“这样。我在家里帮老爷子老太太收拾行李,你们呢,在这里监控着,这个位置很好,可以监控到两边的情况。只要他们不乱动,你们不要动手,不要惊动老爷子和老太太,让他们安安稳稳坐飞机可以了。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如果他们要是敢在这里动手,立刻格杀勿论。”</p>

    说着,李顺面露凶光。</p>

    老秦点了点头:“没问题,我车里有三把微冲,子弹都满了。”</p>

    “能不动枪尽量不动,这几个人,我估计是你俩赤手空拳也能干得了,哈哈。”李顺笑起来,显得很轻松的样子。</p>

    笑完,李顺说:“我们把他们送飞机,然后,易克回单位去班,老秦开车带我去幼儿园,今天幼儿园放假,我提前把小雪接回家!明天开始,安排几个人专门在秋桐家附近保护小雪和秋桐。”</p>

    老秦点点头。</p>

    老秦刚才已经说了这事,李顺又说一遍,这话似乎是专门讲给我听的。</p>

    “如果小雪和秋桐在星海的安全没有可靠的保证,那么。”李顺话说了一半,突然停住了,接着扫了我一眼。</p>

    我没有在意李顺的话,接着问李顺:“恐怕你去接小雪是接不出来的,幼儿园的老师未必会答应!平时登记的接送人只有秋总和保姆阿姨!”</p>

    李顺呵呵一笑:“我知道,保姆还没走,明天走,今天下午还是她接,我只是在门口接着保姆和小雪一起回去。”</p>

    我点点头:“哦。”</p>

    “你们单位什么时候放假?”李顺看着我。</p>

    我说:“按照规定是腊月30才开始放假,但是现在大家都开始忙年了,集团默许各部门的人只要没有什么事可以忙自己的事情,不用非要坐在办公室里,所以,基本从现在开始,已经处于半放假状态了,除了值班的之外。”</p>

    “你们公司春节值班是怎么安排的?”李顺又问我。</p>

    “春节前是我,春节是秋总,节后是另一个副总。”我说。</p>

    “值班要求严格不?”</p>

    “不严格,一般来说春节期间是没什么事的,值班的人只要手机保证畅通可以了。”我说。</p>

    李顺听后点了点头,自言自语地说:“嗯,很好。”</p>

    接着,李顺下车进了家门。</p>

    我和老秦继续在车里坐着。</p>

    快到午的时候,秋桐的车子出现在老李家门口,开车的是四哥,秋桐没发现我和老秦,下了车直接进了老李家。</p>

    秋桐是来给老李夫妇送行的。</p>

    四哥将车子停在老李家门口,然后坐在车里没有出来。</p>

    他当然看到了我和老秦。</p>

    “飞机是下午一点的,我估计他们很快会出来,不会正儿八经吃午饭了!”老秦看看表。</p>

    我点点头:”嗯。”</p>

    果然,不大一会儿,老李家的门打开,李顺和秋桐提着行李先出来,老李夫妇跟在身后。</p>

    我和老秦接着下车,走到门口,边注意打量着两侧那几个人的动作。</p>

    那几个人看到他们出来,互相看了一眼,接着了车。</p>

    了车,车子却没有开动。</p>

    老李夫妇和秋桐看到我和老秦,都不由微微一怔。</p>

    我笑了笑:“我们一起来给你们送行。”</p>

    老李夫妇说了几句客气话,秋桐带着一丝困惑的目光看看看我和老秦,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p>

    “你们坐秋桐的车,我坐那辆——”李顺对老李夫妇说。</p>

    我帮着秋桐将行李放在她的车后备箱里,然后秋桐打开车后门,老李夫妇接着了秋桐的车,秋桐坐到副驾驶位置。</p>

    李顺和我了老秦的车。</p>

    自始至终,四哥都坐在车里没有出来。</p>

    我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出来。</p>

    四哥发动车子,车子徐徐驶出了小区院子。</p>

    老秦发动车子跟去。</p>

    出了小区不久,我回头一看,两辆面包车都跟了来,和我们的车子保持着不到100米的距离。</p>

    车子驶入高架路,速度逐渐加快,后面的两辆车子也加快了速度,始终保持着不到100米的距离。</p>

    妈的,这样跟踪,显然很容易被发现。</p>

    “看来这几个人是一帮傻鸟,跟踪都没技术,哪里有这么明显的!”李顺坐在车后座说了一句。</p>

    我没有说话,皱起了眉头。</p>

    “易克,等送走老爷子老太太,你跟着秋桐的车先走,我和老秦一起走!”李顺说。</p>

    我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p>

    “老秦,家伙呢?”李顺说。</p>

    “在座位下面,消音器也在那里。”老秦边开车边说。</p>

    李顺弯腰下去,摸索了几下,接着拿出一把乌黑锃亮的微冲来,在手里划了几下,又摸出消音器安,对老秦说:“待会儿回来的时候,如果这几个呆逼还跟着我们,你往没人的山里开,找个合适的地方,我下车扫了这几个杂碎——”</p>

    老秦点点头:“好——”</p>

    “妈的,好久没开杀戒了,先用这几个杂碎的血刺激刺激!”李顺咧嘴大笑。</p>

    我笑不出来,老秦也没笑。</p>

    到了机场,停好车,大家一起下车进去。</p>

    我和老秦帮忙提着行李。</p>

    四哥仍旧坐在这里没有出来。</p>

    后面的两辆面包车也跟着进了停车场,面的人下来,也随着进了机场。</p>

    我不由有些困惑,他们到底是要干嘛,难道还想在戒备森严的机场里动手?</p>

    绝无可能!</p>

    进去后,老秦去帮老李夫妇领登机牌,我和秋桐还有李顺以及老李夫妇站在一旁等候。</p>

    老李看着我,笑了:“呵呵,这次出国旅游,幸亏遇到了小易的女朋友海珠,各项手续都办理地很顺利,选的目的地也很好,我们到达后,那边也安排了专人接机。”</p>

    李顺咧嘴一笑:“自己人好办事嘛,熟人嘛,总得照顾地好些是不是?你们俩这次出去,不要担心家里,好好在外面玩是了。”</p>

    老李太太看着李顺:“儿子,我和你爸出去旅游,你在家不许惹事,听见没有?”</p>

    李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知道了。我是老实孩子,你看我像惹事的人吗?”</p>

    老李冲李顺一瞪眼:“哼,老实孩子,你真敢说!这些年,你给我惹的事还少吗?不争气的东西!”</p>

    李顺咧咧嘴,不做声。</p>

    老李夫人脸色一拉,不满地瞪了老李一眼:“干嘛干嘛?怎么和儿子说话的?儿子是我生的,我还不知道他什么样?儿子从小是老实孩子,长大了当然还是,我儿子从小听话。即使犯了错,那也是你没有管教好,子不教,父之过,现在儿子大了,你冲他吹胡子瞪眼,你早干嘛去了?”</p>

    老李夫人冲老李来了一通,老李似乎有些惧内,接着苦笑一下,不言语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