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45章 阳谋和阴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嗯,靠智慧,靠谋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我点了点头。</p>

    “尽量要靠阳谋,不要靠阴谋!”秋桐又说。</p>

    “阳谋和阴谋的区别在哪里?”</p>

    秋桐说:“阴谋有迹可寻,是有破绽的,而阳谋是随势而动,随势而发,无迹可寻。”</p>

    我点滴啊头:“说白了,阴谋是打牌作弊,而阳谋则是掀翻牌桌!”</p>

    “是的!”秋桐点点头:“但是对于我们而言,不管是阴谋还是阳谋,我们都还只是初学者,我们要想真正掌握好阳谋的技巧,真正能做到不被阴谋所伤,真正能保护好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或许,还要吃很多苦头,还要付出更多的代价。”</p>

    秋桐的话让我不由深思起来。</p>

    在秋桐刚刚化险为夷之后,其他战场突然开始有了动作。</p>

    第二天是周末,我正在睡懒觉,突然手机响起来。</p>

    一接,是小亲茹打来的。</p>

    “易哥,不好了,出事了——”小亲茹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十分急促而惊惧。</p>

    我的脑门轰地一声,腾地从床坐起来。</p>

    我急切地问小亲茹怎么回事,小亲茹告诉我,早刚班不久,副总正在带领大家开早会,突然闯进来十多个不速之客,手里都拿着铁棍,凶神恶煞一般,进来二话不说把大家都赶到一个角落,接着开始砸公司的东西,几个男业务员去阻拦,也被打倒在地,这帮人打砸了十多分钟后,将公司的办公设施砸得稀巴烂,接着扬长而去。</p>

    “海珠呢?她有没有出事?”我着急地问,边火速穿衣服。</p>

    “海珠姐那会儿她正好出去了,现在刚回来,一回来接着报警了。”小亲茹说。</p>

    我松了口气,挂了电话,急速下楼开车直奔海珠的公司。</p>

    20分钟之后,我赶到海珠公司,门里门外一片狼藉,公司的橱窗玻璃都被打碎,里面的办公设施一片狼藉,大家正在清扫现场,海珠正站在一边发呆。</p>

    我走进去,海珠看到我,抬了抬眼皮,紧紧咬住嘴唇,似乎神情有些发木。</p>

    小亲茹看到我来了,忙走过来说:“报警后附近的派出所民警接着来了,简单询问了下情况,拍了几张照片走了,刚离开。”</p>

    我点了点头:“被打伤的员工呢?”</p>

    “送到医院包扎去了,被打伤了5个。”小亲茹说。</p>

    我看看站在一边发愣的海珠,还有正面带惶恐忙着打扫现场的员工,将海珠拉到她的办公室。</p>

    海珠的办公室没有被砸,但是门被踢坏了,显然海珠出去的时候是锁了办公室的门的。</p>

    海珠坐在沙发呆呆地看着我。</p>

    “为什么?为什么?是谁干的?”海珠看着我。</p>

    我没有说话,心里隐隐想到了是谁干的,可是,没有证据,只能是猜测。</p>

    “我们正儿八经做生意,谁也没得罪,为什么会这样?”海珠又看着我。</p>

    我不敢看海珠的眼睛,我知道,是我牵连了公司,海珠是无辜的,公司是无辜的,公司的员工是无辜的,只是因为我,才会导致了这一切。</p>

    “是你——”海珠站起来,走到我跟前,一把抓住我的衣领,使劲摇晃着,两眼瞪着我,嘶声说道:“是你惹来的祸端。一定是你招惹来的祸端。你得罪了仇家,人家找门来了。是不是,是不是,你说,是不是?”</p>

    我站在那里任凭海珠摇晃我的身体,没有说话。</p>

    我此时想到的最大的可能是白老三的人干的,是白老三指使人干的。</p>

    我想对海珠解释什么,却又无话可说,我的心里充满了愤怒,那是对白老三的,又充满了歉疚,那是对海珠的。</p>

    “这这是你混黑社会的恶果。这是你混黑社会得到的报应。”海珠的声音充满悲楚:“你不但牵扯了自己,还牵扯了公司。这样下去,你会害了大家,毁了公司。你——会把大家都害惨。”</p>

    我无语,默默面临着海珠的愤怒质问。</p>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海珠颓然放开我,坐到沙发,低头捂住脸,无声地抽噎起来。</p>

    看着海珠的样子,我的心里很难过。</p>

    倏尔,心里又升腾起满腔怒火,白老三,狗日的,老子要和你算账!</p>

    可是,如何算账?证据呢?白老三要是不承认,我怎么去找他算账?我自己一个人能斗得过白老三吗?</p>

    警方即使立案,又有什么用?那些警察肯定都是被白老三收买了的,他们肯定破不了这个案子的。</p>

    站了一会儿,我出来,和大家一起收拾公司被砸坏的东西,清理现场,边琢磨着对策。</p>

    清理完东西,我又安排人去重新采购办公用,联系人来安装橱窗的玻璃。</p>

    一会儿,小亲茹出来告诉大家,海珠吩咐,今天公司放假一天,除了值班人员,大家先回去休息,明天正常班。</p>

    大家都先走了,只剩下小亲茹和几个公司的副总还有层没走。</p>

    海珠在办公室里一直没有出来。</p>

    大家走坐在大厅里,神色忧惧。</p>

    我又安排小亲茹和办公室主任一起到医院去看被打伤的员工。</p>

    他们走后,几个副总和部室总监聚在会客室里,小声议论着今天发生的事情,神色都惴惴不安。</p>

    我独自坐在业务部办公室,边抽烟边继续寻思着。</p>

    过了半晌,突然听到外面有人说话。</p>

    “你们老板呢,让她出来——”一个男人粗暴的声音。</p>

    一听这声音是阿来的。</p>

    我的心猛地一紧,接着转头透过业务部的窗户往外看。</p>

    果然是阿来,正站在接待室门口,身后跟着几个愣头青。阿来正看着在接待室的几位副总和层大声喝问。</p>

    我腾地站起来,想立刻冲出去,想了想,又站在原地。</p>

    阿来还没有发现我在这里,我想看看他想干嘛。</p>

    “你们是干嘛的?”副总在发问。</p>

    “你是老板?”阿来说。</p>

    “不是!”</p>

    “不是你放的什么屁,老老实实给我坐在那里,不听话,老子直接废了你!”阿来冲副总叱喝一声,接着继续说:“老子是来找你们老板的,在哪里,让她出来——”</p>

    阿来身后的几个愣头青站到副总和几个层前面,抱起双臂监视着他们。</p>

    几个人都不敢动了。</p>

    我站在业务部办公室的门后,看着阿来。</p>

    这时,海珠办公室的门开了,海珠走了出来:“我是公司的老板,你们找我什么事?”</p>

    “你是老板,海珠,是不是?”阿来走过去,下打量着海珠。</p>

    “是——”海珠脸带着几分惊惧,但还是回答着。</p>

    “你是易克的女朋友,是不是?”阿来又问。</p>

    海珠没吭声。</p>

    “不说那代表是了。”阿来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失敬,失敬,海老板,我和易克是亲兄弟哦。”</p>

    海珠看着阿来,还是没说话。</p>

    “哎——你们这里是怎么了?刚刚被人打劫了?怎么这么混乱?”阿来脑袋晃悠着说:“是什么人敢打劫易克女朋友的公司啊,真是胆子大了,我怎么事先不知道啊,要是我知道,怎么着也要来帮忙啊。”</p>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海珠说。</p>

    “哦,呵呵,是这样的,我们老板想外出旅游,这是一笔大业务,我们老板差遣我来请海老板过去谈谈,具体谈谈业务详情。”阿来说。</p>

    “你们老板是谁?”</p>

    “我们老板啊。姓白,名老三,白老三老板!想必你一定不陌生吧?”阿来嘿嘿笑起来。</p>

    海珠的身体一颤:“我不认识你们老板。有业务请来公司谈,我现在没空,对不起,不能去!”</p>

    “海老板,你这也太不给我们白老板面子了吧,我们白老板可是诚心诚意想和你谈业务的,专门让我来请你的,你不去,我怎么回去给老板交差呢?”阿来似笑非笑地说:“难道海老板是这样对待大客户的吗?”</p>

    “我说了,我不认识你们老板,有业务请到公司来谈!”海珠又重复了一遍。</p>

    “这样不好吧,海老板,你不认识我们白老板,我们白老板可是认识你哦。可是日夜牵挂着你哦。”</p>

    阿来不怀好意地笑着:“公司被人打劫了,我看也不是什么坏事,开什么破旅游公司啊,去跟着我们白老板吃香的喝辣的多好,白老板可是有钱人,什么都能满足你,这可你辛辛苦苦开公司强多了。</p>

    白老板今天专门安排我来请你,这可是给你很大的面子,去了白老板那里,我看你也不用回来了,住在白老板那里得了。把白老板陪好了,伺候好了,让白老板爽了,这钱还不是一句话的事,要多少有多少。”</p>

    阿来说着,又笑起来,笑得有些淫荡。</p>

    “你——流氓,滚出去——”海珠怒声骂道。</p>

    “滚出去?我靠——给你脸你不要脸啊,老子今天既然来了,既然来请你,你得跟我走,去好好伺候白老板。告诉你,我刚才和你说话客气,是看在易克的面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把我惹火了,没你好果子吃!”阿来的脸一拉。</p>

    “滚——滚出去——再不走,我报警了!”海珠说着摸起旁边桌的电话。</p>

    阿来反应很快,一把将电话线扯断,然后看着海珠:“你个臭娘们,还敢报警?你以为报警我怕了?操——知道不知道这公安局是谁家开的?告诉你,是白老板开的!你报警管个屁用啊,我看你这公司被砸地还太轻,再不听话,把你公司彻底砸烂。</p>

    我今天好心好意来请你,是为你着想,跟着白老板有什么不好?跟着易克那个下三滥,有什么好奔头?好了,不和你爱废话了,走吧,这乖乖地跟我走,跟我去见白老板。今儿个,是你们洞房花烛的日子。保证白老板会让你爽死。”</p>

    阿来说着,伸手要抓海珠,海珠往后猛地一退,尖声叫起来:“你——光天化日之下,敢如此妄为——流氓,恶棍——滚,滚出去——”</p>

    “叫什么叫?再叫也白搭!走,跟我走——”阿来朝海珠步步紧逼。</p>

    “住手——”我大喊一声,从业务部走了出来,直接冲阿来走去,走到阿来和海珠之间,挡在海珠前面。</p>

    阿来看到我,一愣:“易克,你在这里?”</p>

    “不错,老子在这里!”我看着阿来:“马尔戈壁,我问你,是不是白老三安排人砸的公司?”</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