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44章 言不由衷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曹丽狠狠看了秋桐一眼,眼里带着妒火。</p>

    接着,关云飞又呵呵笑起来,说:“昨天我刚看到全国报协评选全国报业发行系统先进个人的一个通知,给了我们星海一个名额,我看这个名额,也非秋桐莫属了。”</p>

    一下子,秋桐被关云飞在酒桌敲定了全国省市三级的先进。</p>

    我心里乐开了花。</p>

    秋桐闻听关云飞此言,看了看我,刚要说什么,又看了看赵大健,接着又没说出来。</p>

    我猜她刚才一定是想建议关云飞把那个全国报业发行系统先进名额给我,但是考虑到赵大健在现场,有些话是不好说的,于是干脆不说了。</p>

    这时,我看到赵大健的鼻子也开始发歪,曹丽的鼻子更加歪了。</p>

    这两个狗男女,一定没有想到他们精心策划的针对秋桐的阴谋会是如此的结局,不但没有扳倒秋桐,反而让秋桐意外收获了这么多先进,曹丽还把自己到手的市级先进弄丢了,偷鸡不成蚀把米。</p>

    我的心里一阵畅快的感觉。</p>

    是的,关云飞说得对,秋桐这次是自己救了自己。</p>

    在这次危机面前,我无所作为,无能为力,还差点把自己也陷了进去。</p>

    我再次感到自己的卑微和弱小。</p>

    接着大家继续喝酒。</p>

    曹丽虽然气歪了鼻子,但是在场合还要给秋桐敬酒,正如歌里唱的那样,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带着伪善的面具。</p>

    赵大健也是如此。</p>

    酒过三巡,大家都微微有了酒意。</p>

    我喝得最多,单独给关云飞孙东凯赵大健曹丽都喝了2杯,每次都干掉。</p>

    我是故意让自己多喝的,我喝了接近一斤白酒了,大家都看在眼里的。</p>

    我让自己多喝,是有我的用意的。</p>

    当然,一斤白酒,我是不会醉的,只是有些微微的醉意。</p>

    当然,我表面还是做出了醉意,酒意很浓的样子。</p>

    看着曹丽和赵大健此刻的表演,想到他们幕后操作的腌臜事,我心里一股子怒气。</p>

    虽然我一直不停地提醒自己不要冲动,切记浮生若梦告诫我的那句话:冲动是魔鬼!但是,我还是不想轻易放过这两个人,日后,我会慢慢和他们算总账。</p>

    日后还远,当前我想让他们难看一下。</p>

    想到这里,我做醉酒状,端着酒杯站起来,摇晃了下身体,看着秋桐:“秋总,大家都给你敬完了,该我了。”</p>

    大家都看着我,秋桐也看着我,端起酒杯,站了起来。</p>

    我说:“刚才大家都说你这次很幸运,其实我不这么觉得。其实我觉得你这次被纪委的人带走去受折腾受洋罪,纯粹是自找的,换句话说,你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活该你受罪!”</p>

    话一出口,大家都愣住了。</p>

    关云飞带着不悦的表情看着我。</p>

    孙东凯带着愕然的表情看着我。</p>

    曹丽和赵大健也看着我,神情有些大惑不解。</p>

    秋桐沉静的眼神看着我。</p>

    房间里一片寂静。</p>

    “小易,我看你一天不挨训心里痒痒,你胡说八道什么?”半天,关云飞说话了。</p>

    “小易,喝多了吧。不要乱说。”孙东凯也说话了。</p>

    我晃了晃脑袋,做醉酒状:“二位领导,我喝多了吗?没有吧。我的酒量很大的呢。我这可不是胡说,我这话是有道理的。”</p>

    我越说没喝多大家会认为我真的喝多了,这是酒场的常识。</p>

    “什么道理,你说?”关云飞看着我。</p>

    “易总,不要说了,喝酒吧。”秋桐说。</p>

    秋桐显然从我的话里猜得出我想说什么了,她于是制止我。</p>

    我当然要说出来,借着酒醉的态势说出来,不然我刚才那些酒白喝了。算日后孙东凯曹丽赵大健找我质问,我也可以用喝多了来托辞。虽然他们都知道我的酒量不小,但我要是一口咬死自己那晚喝多了,谁也没办法。</p>

    “不,让他说下去——”关云飞说。</p>

    关云飞似乎突然对我的话来了兴趣。</p>

    “关部长让你说,说,没事的。”孙东凯笑着,也带着好的目光看着我。</p>

    “那我真说了?可能,我是喝醉了,我要是说了,大家不要怪罪我啊。”我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醉意。</p>

    “怎么会呢,言者无罪嘛,小易,不管你说什么,我保证不会责怪你!”孙东凯给我下保证了。</p>

    我想等我说出这话来,孙东凯一定会后悔给我的保证。</p>

    于是,我不理会秋桐冲我使劲使眼色,看着秋桐自顾摇头晃脑说下去:“这次公司采购物,本来购物卡你可以安排赵总或者我去负责采购,你非要自己去,不然哪里来的2万元回扣之说呢。还有那75万元的海鲜,赵总都亲自去考察了,曹主任也给你推荐了卖家,结果你非要自己选定供货商。</p>

    虽然,赵总考察的那家价格你选定的高了20(百分号),曹主任推荐的那家价格你高出了40(百分号),而且还是孙记的外甥。可是,你要是不那么小气节省钱,非要买现在那家的,哪里来的这么多麻烦?哪里会被人举报受贿呢?你说和你这是不是自找难看,你说你这是不是自找罪受,是不是活该。”</p>

    我的话还没说完,孙东凯曹丽赵大健都唰地变了脸色。</p>

    孙东凯接着向曹丽看过去,满面怒容。</p>

    关云飞坐在那里,不动声色地看着孙东凯曹丽和赵大健,似乎明白了什么。</p>

    我说完,举杯喝,秋桐狠狠瞪了我一眼,也接着喝了下去。</p>

    我们都坐下。</p>

    “这是怎么回事?”孙东凯瞪了一眼赵大健,接着把目光停在了曹丽身,厉声说。</p>

    显然,孙东凯是真的不知道曹丽背着他打着他的旗号为他制造出一个外甥来的。</p>

    “这——”曹丽的脸色发白,张口结舌。</p>

    赵大健满脸通红,恨恨地看了我一眼,接着低头不语。</p>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哪里来的外甥?你搞的是什么洋动静?”孙东凯怒火更大了。</p>

    此刻,我想孙东凯心里必定急火攻心,我这话是当着关云飞的面讲的,孙东凯现在知道曹丽是打着他旗号在做事,但是他想关云飞未必会这么认为,他会认为这是他幕后指使曹丽的。这样无疑等于他被关云飞抓住了一个小辫子。</p>

    他现在竭尽全力想要做的是不让关云飞抓住自己的任何把柄,但是却偏偏又出了这个漏子,这个漏子虽然是我捅出来的,但是却源自于曹丽。</p>

    我是喝醉了,谁也不要怪我啊,我不知道自己酒后都说了些什么。</p>

    孙东凯恼怒地看着曹丽,眼里露出气急败坏的表情。</p>

    “我。……”曹丽继续张口结舌。</p>

    这时,赵大健突然抬起头来说话了:“我承认我当时考察失误,价格偏高了些。不过,曹主任弄的那事情,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p>

    赵大健这时急于洗清自己和曹丽的关系,到了这个份,先保自己要紧。</p>

    刚结成的联盟瞬间又瓦解了。</p>

    曹丽顾不瞪赵大健和我了,她现在正面对孙东凯恼怒的质问。</p>

    她一时懵了,乱了心扉。</p>

    我坐在椅子往后一靠,继续做酒醉状,心里窃喜。</p>

    我想此刻孙东凯心里和曹丽一样着急,甚至,他曹丽还急。</p>

    孙东凯接着看着关云飞,带着恳切的表情说:“关部长,这都是他们打着我的旗号乱搞的,我家里兄弟三个,根本没有姐妹,哪里来的外甥呢。我对手下人管理不善,我检讨。”</p>

    孙东凯这话说的不假,但是关云飞会信吗?而且,关云飞即使信,他会在孙东凯面前做相信状吗?</p>

    “哦,呵呵。”一直在旁不动声色观察这三个人的关云飞这时笑起来:“好了,东凯,这都是小事,不要因为这事破坏了今晚的气氛嘛。来,大家不要谈论此事了,当是小易喝多了乱说的,来,大家继续喝酒。”</p>

    说着,关云飞又举起酒杯:“来,东凯,我和你喝一杯。”</p>

    酒桌的气氛暂时缓和了起来,大家又开始纷纷喝酒吃菜。</p>

    虽然缓和了,但是关云飞的话还是让人有些觉得话里有话,他既没有赞同孙东凯的话也没有否定,模棱两可,听起来像是在安慰孙东凯,但必定会继续让孙东凯心里不安的。</p>

    而关云飞恐怕要的是这个效果。</p>

    事后,孙东凯找我谈过一次话,严肃地告诫我以后要少喝酒,酒后不要信口开河。</p>

    事后,曹丽找到我气急败坏地大骂我出卖她,说她被孙东凯狠狠斥骂了一大顿,我做困惑状说自己不知道那晚说了些什么,说自己那晚喝得大醉。</p>

    事后,赵大健没有找我。</p>

    那晚酒足饭饱临走的时候,关云飞带着满意的表情看了我一眼。</p>

    这是今天关云飞第一次给我好脸色。</p>

    酒场结束后,我和秋桐一起打车回去。</p>

    路,秋桐沉默了很久,脸一直看着窗外。</p>

    最终还是我打破了沉默。</p>

    “这次一定是曹丽和赵大健合谋的,一定是他们举报的,你没有采用他们推荐的卖主,他们想报复,他们一定先摸底了,认为你一定接受了回扣。”</p>

    “我能猜到!”秋桐说。</p>

    “幸亏你及时缴了。”</p>

    “没有幸亏,即使他们不举报,我也会缴的。”秋桐淡淡地说:“当我拒绝他们的时候,我想到这一步了。”</p>

    “老关说的对,这次是你自己救了自己!”我又说。</p>

    秋桐转过脸看着我,没有说话。</p>

    “这次的事,我竟然毫无办法,束手无策。”我继续说:“我终于知道,原来这世有些事光靠拳头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智慧,才是第一位的。”</p>

    秋桐微笑了下,点点头:“你能认识到这一点,我很高兴!如此,我这次也没有白去纪委一趟。”</p>

    我说:“我还意识到,在官场,要想更好的保护好自己,必须要让自己爬得更高,混得更好,拥有更大的权力。”</p>

    “既然我们已经身处官场,既然我们要在官场里做下去,或许,你的话有些道理。但是要想做到这些,必须要靠智慧。”秋桐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