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41章 严肃处理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孙东凯似乎很乐意看到我和关云飞顶牛,似乎很乐意看到关云飞对我大加训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他现在是在两边做好人。</p>

    关云飞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水,接着放下杯子对孙东凯看说:“这不是批评能解决问题的,午吃饭时间我和纪委记通了电话,纪委记已经得到手下人的汇报了,很生气,说要严肃处理此事。”</p>

    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妈的,不吵了几句嘴巴,犯得着吗,什么叫严肃处理?严肃处理是怎么个处理呢?</p>

    “你和纪委记通了电话。那纪委记是怎么说的?到底是为什么要把秋桐带走呢?”孙东凯试探性地问了一句。</p>

    关云飞看了孙东凯一眼:“纪委办案,能随便泄密吗?”</p>

    孙东凯讨了个没趣,尴尬地笑了下。</p>

    “不过,我给他打电话,是问缘由了,纪委记别人不能说,我的面子他是不会不给的。他答应下午班后去问问办案人员。纪委的案子那么多,他也一时记不清楚。”关云飞说。</p>

    “哦。”孙东凯点点头。</p>

    “听纪委记那口气,似乎问题不是很严重,不然,要是大案要案,他不会不清楚,也不会答应我下午去问办案人员。”关云飞又说了一句,然后看着我恨恨地说:“你个不争气的东西,净给我和孙部长惹祸。刚考体制内身份,刚入党提干,烧地不知道自己几两重了,晕了,得瑟地不行了!”</p>

    我一听,有些不服,刚要开口争辩,孙东凯忙冲我使劲使眼色,我张了张口,又闭了嘴巴。</p>

    这时,关云飞的手机响了,关云飞摸出手机看了下,接着冲我们说:“都不要做声!”</p>

    接着,关云飞开始接电话。</p>

    “呵呵。纪委记啊。呵呵。”关云飞笑着:“老伙计,午你的人在我发言的会带走人,也太不给我面子了。怎么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个秋桐,平时在我的印象里还是很廉洁奉公的一个干部嘛。”</p>

    显然,电话是纪委记打给关云飞的。</p>

    我和孙东凯都安静地听着,不敢发出任何声响。</p>

    关云飞继续接电话:“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知道了。”</p>

    关云飞说知道了,不知他知道什么了。</p>

    接着,关云飞又说:“对了,午在会场里星海传媒集团那个易克的事情,我现在正在集团里,我正责成集团的孙部长要严肃处理易克,阻碍纪委人员办案,这还了得,这是不可原谅的错误,我亲自来监督处理这事。”</p>

    我一听,操,糟糕,要狠狠处理我。</p>

    关云飞继续说:“不过,老伙计,这个易克有个特殊情况,是属于刚考到集团来的人员,刚入党提干,对体制内的规矩一时还没摸透,说白了是不懂规矩,年轻人嘛,火气冲动也是难免的,我们当年年轻的时候也不是这样?呵呵。</p>

    再说了,这个易克当时考体制内人员面试的时候,市委记还亲自去旁听并考了他几个问题,对他还是颇为赞赏的,刚考体制内给按照特殊人才的待遇提拔了副科级。</p>

    你看这事能不能缓和处理一下,给年轻人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当然,我会责成东凯部长在内部狠狠批评他的,让他板板正正写一份深刻检查交到纪委去。什么……我的人我自己处理行,不用把检查交给你们了。呵呵,那多谢老伙计的宽宏大量了。好的,那这样。”</p>

    打完电话,关云飞出了口气,看着我和孙东凯:“秋桐是经济问题,涉案金额7万块!”</p>

    说完,关云飞深深叹了口气带着无限的惋惜。</p>

    孙东凯嘴巴微张,似乎有些不大相信,又似乎有些迷惘。</p>

    我一听,说:“不可能!秋总绝对不会贪污受贿的,别说7万块,七百都不可能!”</p>

    关云飞瞪了我一眼:“没有证据,纪委会来带人吗?”</p>

    “7万块,不多啊!”孙东凯自言自语了一句。</p>

    “不多?东凯同志,你该知道,7万块足够双开的了,足够起诉判刑的了,你怎么脑子里没一点法律意识?”关云飞又瞪了孙东凯一眼。</p>

    孙东凯不做声了。</p>

    然后,关云飞又说:“易克这事,我刚才和纪委记说的话你们也都听到了,看在他是新进体制内的人和特殊人才的份,看在市委记赞赏过的份,纪委记放了他一马,检查也不要看了。”</p>

    “其实关键还是看在你的面子。”孙东凯讨好地说。</p>

    关云飞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p>

    “纪委不要检查了,但检查还是要写的,我回头让易克写一份深刻的检查交给你!”孙东凯又说。</p>

    “写什么,算了,你没看到他现在脖子梗梗的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关云飞说。</p>

    孙东凯咧咧嘴,没说话。</p>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秋桐,其他都是小事。这么好的一个干部,因为7万块钱毁了自己的前程,唉,可惜啊。”关云飞又惋惜地叹了口气。</p>

    “那纪委记有没有和你说这7万块是怎么回事?”我看着关云飞。</p>

    关云飞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却问我:“你们公司是不是最近有大宗的采购项目?”</p>

    我说:“有!”</p>

    “什么项目?”</p>

    “发行员的年货,采购了价值75万的海鲜,还有,是购物卡,包括发行员的福利和走访用的,买了大福源100万的购物卡!”我说。</p>

    “这是不是都是秋桐一手操办的?”关云飞又说。</p>

    “是的!”我说。</p>

    “这对了。”关云飞长叹一声:“100万的购物卡,百分之二的回扣,2万;75万的海鲜,回扣5万。纪委的人都调查的一清二楚,都找到超市的经办人和那买海鲜的人那里去查了,他们都承主动给秋桐回扣了,证据确凿。</p>

    纪委是接到群众举报才调查的,刚才纪委记还说,据举报的材料内容,秋桐为了遮人耳目,对外还说那买海鲜的是某市领导的外甥,其实经过调查,纯属谎言,子虚乌有。这一点,秋桐自己在纪委的人面前也承认了。”</p>

    “啊。”孙东凯张了张嘴,没说出下面的话。</p>

    “这绝对不可能——”我刚要继续说话,关云飞冲我大吼一声:“你给我闭嘴,什么可能不可能,到这时候了,你还嘴硬!”</p>

    孙东凯又冲我使眼色,我不做声了,闷闷地低下头。</p>

    我绝对不会相信秋桐会收那7万的回扣,一定是有人陷害。</p>

    这所谓的群众举报,一定是曹丽和赵大健捣的鬼。</p>

    那么,如何才能证明秋桐的清白呢?我不由心里又着急起来。</p>

    这时,孙东凯办公桌的内线电话响了,孙东凯站起来过去接电话。</p>

    我偷眼看了下关云飞,他正瞪眼看着我,似乎还没有消气。</p>

    孙东凯接完电话,走过来坐下,然后对关云飞说:“刚才下面的人告诉我,纪委的人刚才搜查了秋桐的办公室,同时还到财务心去调查了一些账目。刚从财务心离开不一会儿。”</p>

    “哦。”关云飞点点头:“动作倒是很快。我估计下一步是抄家了。”</p>

    一听还要抄家,我的心里不由又急火攻心,我靠,越捣鼓越大了!</p>

    大家都沉默了。</p>

    沉默了半天,关云飞抬起头看着孙东凯:“看这情况,秋桐恐怕是很难再回不来了。发行公司这边,看来你要指定一个临时的负责人了。”</p>

    说着,关云飞有意无意地瞥了我一眼。</p>

    这家伙这会儿也不追究孙东凯发展我突击入党的事情了。</p>

    孙东凯顺着关云飞的目光看了我一眼,然后看着关云飞:“要不,先让易克来主持发行公司的工作?”</p>

    “这是你集团内部的事务,不要问我,我不干涉。”关云飞说。</p>

    孙东凯微微出了口气,接着说:“那让易克先主持发行公司的全面工作吧。”</p>

    “我不干!”我当即利索地抛出一句。</p>

    孙东凯微微一怔。</p>

    关云飞狠狠瞪了我一眼。</p>

    “我——不——干!”我又一字一顿地说了一遍,语气十分坚决。</p>

    我不信秋桐回不来,我不信秋桐真的受贿了7万元,我坚信秋桐一定是无辜的,我坚信秋桐一定会回来!</p>

    “易克——你——”孙东凯的声音有些难听,神色有些尴尬。</p>

    毕竟,这是我当着他顶头司的面不服从他的安排,这多少会让他有些难堪。</p>

    关云飞似乎没有听到我重复的那句话,若无其事地站起来:“好了,没事了,我该走了。”</p>

    关云飞刚走了两步,孙东凯办公桌的电话突然又响起来,这回是外线电话。</p>

    孙东凯去接电话。</p>

    关云飞突然站住了,带着关注的目光看着孙东凯去接电话。</p>

    我也看着孙东凯。</p>

    此时,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预感,这个电话,对我来说,对秋桐来说,或许很重要。</p>

    很重要!</p>

    孙东凯摸起话筒:“喂——哪里?”</p>

    我和关云飞都看着孙东凯。</p>

    “市纪委的……”孙东凯说了一声,不由眼睛看了关云飞一眼。</p>

    我的心里一跳,目不转睛看着孙东凯,关云飞也紧盯住孙东凯。</p>

    “啊……”孙东凯的神情突然微微一变,嘴巴半张,眼神一亮:“啊……是这样。”</p>

    随着孙东凯表情的突然变化,他接着快速说了一句:“稍等下——”</p>

    接着孙东凯用手捂住话筒,眼神有些发愣地看着关云飞,结结巴巴地说:“关部长,市纪委的来电话了。秋桐没……没事了。”</p>

    “怎么回事?”关云飞的声音听起来十分镇静。</p>

    我的心倏地轻松了下来,秋桐化险为夷了,好快!</p>

    “那7万块钱,秋桐不承认自己收了回扣,说缴到集团财务了。市纪委的人刚才到集团财务心来调了账目,查实那7万秋桐已经缴到集团财务入账了。”孙东凯结结巴巴地说:“市纪委的人说秋桐没事了,让我们去人把秋桐带回来。”</p>

    我重重地呼了口气,原来如此,人家确实给了秋桐回扣,但是秋桐没装入腰包,缴了!</p>

    关云飞的脸色突然大变,接着大步走到孙东凯面前:“把话筒给我,我来说——”</p>

    孙东凯忙把话筒递给关云飞。</p>

    关云飞接过话筒,带着威严的口气说:“我是关云飞——”</p>

    关云飞只说了这一句,然后住了口,脸开始出现怒气。</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