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40章 请你配合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大家都屏住呼吸,目光都随着他转动,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p>

    走到秋桐跟前,那人又看了看手里的照片,然后看着秋桐,口气严肃地说:“你叫秋桐?”</p>

    “是的!”秋桐一愣,接着站起来点点头。</p>

    “请你跟我们走一趟,有点事我们想询问你一下,请你配合!”对方的口气声音不大,虽然有些客气,但是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式。</p>

    秋桐的脸色微微一变,接着想说什么,又没说。</p>

    会场里一阵轻微的骚动,关云飞脸露出愕然的表情,但迅速沉静下来,不动声色地看着。</p>

    孙东凯和其他几位集团党委成员也显得有些吃惊,接着都又轻微地呼了口气,似乎心里轻松了起来。</p>

    其他参加会议的人员除了赵大健和曹丽,都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睁大眼睛看着秋桐和那位纪委人员。</p>

    我呼地站了起来,看着这位纪委的人,冲动之下冒出一句:“哎——伙计,你是不是搞错了?”</p>

    年人看着我,眼神严峻,冷冷地说:“你叫什么名字?”</p>

    “易克!”</p>

    “什么职务?”</p>

    “发行公司副总经理!怎么了?”我满不在乎地看着他。</p>

    操,纪委的人有什么了不起的,牛逼什么啊!</p>

    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合,不知道纪委的厉害,无知所以无畏。</p>

    “请你坐下,请你不要干涉我们办案!”年人厉声说。</p>

    我站着没动,看着他:“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要带走我们公司的老总,你是纪委的了不起啊,你牛逼什么?”</p>

    年人的脸色涨红了,语气更加严厉:“我再说一遍,不要干涉我们办案,你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你要承担干涉国家公务人员办案的后果!”</p>

    “我怎么干涉你办案了,我不是问问你吗,你那么牛逼闪闪地干嘛?”我说。</p>

    大家看着我,目瞪口呆,谁也没想到我会对纪委的人如此满不在乎敢这样讲话。</p>

    秋桐看了我一眼,轻声说了一句:“易总,不要冲动!”</p>

    秋桐话音刚落,关云飞突然厉声说道:“易克,坐下,不许再说任何话!”</p>

    孙东凯也接着说话了,口气也同样很严肃:“易克,注意你的言行,坐下!不许胡来!”</p>

    我看了看秋桐,秋桐神色平静地看着我,微微点了下头。</p>

    我终于坐下,闭了嘴,心里感到震惊无!</p>

    马尔戈壁的,纪委的人胡逼搞,秋桐到底犯了什么错,要带走她?</p>

    然后,秋桐冲纪委的人点点头:“我跟你们走——”</p>

    “请吧。”</p>

    秋桐接着跟着纪委的人走了,出了会议室。</p>

    领头的间人最后出去,临走前冲关云飞点了下头:“关部长,打扰了。”</p>

    关云飞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没有任何表示。</p>

    那人接着走了。</p>

    关云飞沉默着,会议室里继续沉默着。</p>

    曹丽和赵大健互相对视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微笑。</p>

    看着他俩微妙的表情变化,我突然明白过来,一定是这一对狗男女搞的鬼,他们一定联合起来在陷害秋桐。</p>

    我心里的怒火腾起来了,有些怒不可遏,恨不得现在冲过去宰了他们。</p>

    在我控制不住要发作的时候,脑子里突然闪出浮生若梦曾经说过的话:客客,记住,不管什么时候,不管遇到天大的事,都要保持冷静,一定不要冲动,切记:冲动是魔鬼。</p>

    冲动是魔鬼!</p>

    我在心里一遍遍念着浮生若梦的告诫,慢慢努力让自己内心的怒火平息下来。</p>

    但同时,我的心里却又涌起一阵无法压抑的疼痛,秋桐被带走了,不知要受到怎么样的折磨和难为,我相信她绝对是无辜的,一定是被人陷害的,可是,纪委的人会信吗?他们既然敢到这里来带人,一定是掌握了什么确凿的证据!</p>

    那么,会是什么证据呢?</p>

    我脑子里一时没有头绪,只是隐隐觉得似乎应该和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关。</p>

    会场里开始骚动起来,大家小声地议论着什么。</p>

    这时,关云飞冲孙东凯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孙东凯接着高声说了一句:“请大家安静!”</p>

    大家都安静下来,看着孙东凯。</p>

    孙东凯定定神,接着说:“继续开会,请关部长继续发言——请大家不要交头接耳,请大家注意听关部长的指示。”</p>

    关云飞的脸接着又恢复了笑容,开始继续讲话,似乎刚才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p>

    我不由有些佩服他的定力。</p>

    关云飞继续他的长篇阔论,侃侃而谈。</p>

    我坐在那里心不在焉地听着,脑子里只想着秋桐,关云飞的话一句都没有听进去。</p>

    我此时一门心思想的是如何救出秋桐,如何证明秋桐的清白。</p>

    可是,我连秋桐是因为什么被纪委的人带走的都不知道,我如何去证明呢?</p>

    我有些急火攻心,却又感到无可奈何。</p>

    我突然感到了自己力量的单薄和无能!</p>

    我终于知道,有些事,单靠武力是解决不了的!我的功夫再强,此时却无法施展,无法保护秋桐,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被带走。</p>

    我的心里阵阵绞痛和无力。</p>

    茶话会结束后,关云飞和大家一起在集团酒店一起共进午餐,与民同乐。</p>

    宴会厅里,关云飞依旧谈笑风声,频频举杯和大家喝酒,似乎午秋桐被带走的事情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心情和兴致。</p>

    妈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几家欢乐几家愁!</p>

    患难时刻见人心啊!</p>

    我心里突然有些憎恨关云飞。</p>

    曹丽和赵大健更是显得喜气洋洋,赵大健狂饮不止,不时咧嘴大笑着,曹丽端着酒杯不时到各桌穿梭,眉开眼笑的,似乎今天是她的节日。</p>

    我几次涌起想将曹丽和赵大健抓起来带到外面去痛打一顿然后审问的想法,但是几次又被脑海里及时涌起的浮生若梦的话所压住。</p>

    冲动是魔鬼!</p>

    我必须要记住她的话。</p>

    我带着悲愤的心情坐在那里,没大动筷子。</p>

    我慢慢调整着自己的心态。</p>

    我努力不让大家看出我的情绪变化,曹丽和赵大健和我喝酒的时候,我还努力让自己笑了几分。</p>

    聚餐一直持续到下午班才结束。</p>

    本来想和秋桐下午一起去看守所看平总的,现在不行了!</p>

    酒宴一结束,我出了宴会厅,出了酒店。</p>

    站在酒店门口,仰脸看着阴霾的冬日的天空,我有些茫然,我不知自己该去哪里,也不知自己该干些什么!</p>

    我感到了空前的无助无奈和迷惘困惑!</p>

    第一次感到,在偌大的官场,自己是如此的卑微,能力是如此的弱小,官场里,我竟然没有保护秋桐的能力!</p>

    我的心里感到了阵阵凄然和绞痛,痛得不能自己。</p>

    我突然意识到,我要想更好的保护秋桐,必须要努力往爬,爬得更好,让积极混的更好,让自己拥有更大的权力。官场里的搏斗,靠的不是拳头,靠的是智慧,或者说是心计和阴谋。</p>

    秋桐不会耍阴谋,我不会耍阴谋,我们要吃亏,要被别人所暗算。</p>

    正在这时,我接到了孙东凯的电话:“小易,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p>

    我立刻去了孙东凯的办公室,进去后,看到关云飞正坐在里面。</p>

    关云飞坐在沙发,脸色阴沉。</p>

    孙东凯坐在他旁边,小心翼翼地看着关云飞,又看看我,示意我坐下来。</p>

    我坐在靠边的沙发,看着关云飞和孙东凯。</p>

    关云飞抬起头看着我,目光冷峻,还有些犀利。</p>

    这是关云飞第一次用这种目光看我,我心里不由打了个寒噤。</p>

    “啪——”关云飞突然伸手猛地一拍面前的茶几,吓了我一大跳,孙东凯似乎也吓了一跳。</p>

    “小易,告诉我,谁给了你那么大的胆子,谁让你午在会议室和纪委的人那样讲话的?”关云飞怒气冲冲地说。</p>

    “没人给我胆子,没人让我那么做那么说!”我说。</p>

    “胡闹——你以为这是在你家里啊,讲话没天没地,不知天高地厚,一派江湖习气,和纪委的人竟然如此讲话,竟然敢阻挠纪委的人办案,我看你是吃了豹子胆了!”关云飞的火气更大了。</p>

    孙东凯坐在一边不做声,有些担心地看着我。</p>

    “我问你,你现在是不是党员?”关云飞说。</p>

    “是,刚入的!”我说。</p>

    关云飞扭头看着孙东凯,带着质问的语气:“这样的人,这样没组织和纪律观念的人,谁让你们发展他入党的?这样的人,敢和党内纪检部门的人对抗,这样的人,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吗?”</p>

    孙东凯一咧嘴,显出有苦难言的模样,说不出话来。</p>

    我也有些郁闷,操,我入党还不是你暗示孙东凯的,这会儿你又质问孙东凯,你什么鸟人啊,这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嘛,这不是成心难为孙东凯吗?</p>

    关云飞接着又看着我:“我问你,你知道不知道纪委是干嘛的?”</p>

    “知道!”</p>

    “知说,我来听听!”</p>

    “纪委是负责党内监督的,是负责抓党内的贪官污吏的!”我说。</p>

    “既然知道,作为一名党员,你为什么还要阻挠纪委人员办案?”关云飞说。</p>

    “他们这是冤枉好人,我认定秋总绝对不是那样的人!”我说。</p>

    “你认定?你也太自大了,你算老几你知道不?纪委的人没有证据会随便叫人去谈话吗?你以为纪委办案是儿戏?你以为纪委的人都是吃闲饭的?”关云飞质问我。</p>

    “我没有自大,我也不算老几,纪委的人也不是没有错误的,也不会没有办错案件的时候,谁敢保证纪委办案是百分之百争取的?你敢吗?”我看着关云飞。</p>

    “你——你敢质问反问我?我看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关云飞气坏了,伸手又猛地拍了一下茶几。</p>

    “小易,不许和领导这么讲话!”孙东凯严肃地对我说。</p>

    接着孙东凯对关云飞笑了下:“关部长,小易年轻不懂事,刚进入体制内,还不懂规矩,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回头我会好好批评他的!来,关部长,喝口水,消消气。”</p>

    孙东凯端起杯子。</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