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39章 明智之举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按照常理来说,雷正是绝对要深挖董事长的,会希望调出大鱼,直说了是想钓出关云飞,但是,雷正的如意算盘能得逞吗?既然董事长关系密切的市领导不止关云飞一个,那么,其他有牵连市领导是否会联合给雷正施压呢,甚至,市委记市长是否也会有如此的指示呢?雷正再牛,他敢得罪一大片吗?他敢和市委记对抗吗?他是混迹官场多年的人,他非常清楚和一把手对抗的结果。   (w w w . v o dtw . c o m)”</p>

    “所以,雷正即使想借着董事长这个案子来挖出关云飞,但是他也要面对现实,不得不放弃?”我说。</p>

    她说:“是的,这是明智之举,做到这个位置,处事都是非常谨慎的,没有绝对取胜的把握,一般是不会出手的。关云飞是属于省里管的干部,算雷正敢冒着和市委记对抗的结果想扳倒关云飞,他有这个必胜的把握吗?他能确保省里没有关云飞的关系能确保省里说不定的什么大人物能下决心放弃对关云飞的保护吗?</p>

    一旦雷正扳不倒关云飞,那么,他势必要倒霉,会招致包括关云飞在内收到惊吓的其他高层领导的迅猛反击和报复,到时候,他说不定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甚至葬送了自己的政治前途。”</p>

    我说:“如此说来,董事长是高层权力斗争的工具,他的福祸是由层权力斗争的结果来决定的,一旦斗争的天平倾斜到了雷正这边,那么他会倒霉,反之,他会走运。”</p>

    “对,不过目前看来,他似乎要走运。听说面对董事长的案子办理有明确的指示,案办案,不准扩大化,凡是不确凿的证据,全部排除,似是而非的账目,一概排除。这或许是董事长的涉案金额越来越少的原因吧。”</p>

    “如此说来,从某种意义来说,平总是权力斗争的牺牲了,在高层的博弈,他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棋子,这个时候,恐怕没人会保他。”我说。</p>

    “唉。”她叹了口气:“这是小人物的悲哀啊。平总这几年,一直仰仗有董事长的呵护,做起事来有恃无恐,在**的泥潭里越陷越深,他自以为有董事长做他的保护伞是什么问题也没有的,只是,他哪里想到,一旦董事长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他还有什么安全可言。</p>

    一旦面下了决心要保董事长,那么,他是再检举揭发想立功赎罪,也没人给他这个机会了。他的案子,和面的高层领导没有任何直接的瓜葛,面只要确保堵住董事长的嘴巴可以了,谁还会来关心他的死活呢?甚至,为了彰显市里反腐的决心和力度,市里会指示对平总从重判决。”</p>

    看了她的这些话,我默然无语。</p>

    她接着说:“其实,只要自己走得正,站得直,洁身自好,那么,是有人想利用你作为权力斗争的工具,都抓不到机会。”</p>

    虽然她看不到我,但是我还是不由点了点头。</p>

    虽然我在秋桐面前已经原形毕露,但是我们在聊天的时候,还是习惯了不视频不语音。</p>

    一切都习惯了。</p>

    第二天,在秋桐的亲自安排下,采购的年货全部到位,我立刻召集车队驾驶员将年货分批装车,第二天发往各发行站,同时通知各站长做好发放工作。</p>

    自然,供货商是秋桐联系好的“市领导’的”外甥”。</p>

    秋桐专门安排人对货物的质量进行了抽检,质量很好,价格自然也很合理。</p>

    在卸货装货的过程,赵大健一直站在远处冷眼观看,眼睛不时在那位供货商身转悠。</p>

    同时,采购的购物卡也一起发往各站。</p>

    同时,秋桐将准备用来走访客户的购物卡也分别发放给了我和赵大健,我又按照分管的部室进行了发放和登记。</p>

    一切似乎都显得很顺利。</p>

    下午,法庭那边传来消息,平总和董事长的一审判决结果出来了。</p>

    平总最后确定的贪污受贿金额为1300万元,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p>

    董事长最后确定的涉案金额为38万元,而且由于退赃积极,认罪态度好,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期三年执行!</p>

    听到这个判决结果的时候,我正在秋桐的办公室。</p>

    我怔了半天,结果正如昨晚秋桐分析的那样。平总受到了重判,董事长从轻了!</p>

    无疑,在这判决的背后,有着高层之间复杂激烈的权力角逐。</p>

    无疑,雷正没有如愿以偿,他虽然成全了孙东凯,但是他自己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p>

    无疑,关云飞等某些不知是哪几位的高层领导松了一口气,对这个结果,董事长该满意了,他该知足了。</p>

    对董事长和某些人来说,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p>

    我想,有些人今晚该睡个安稳觉了。</p>

    这些人,必然有关云飞。</p>

    秋桐深深叹了口气,说了一句:“明天下午,我们去看守所看看平总吧。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同事一场。”</p>

    我没有说话,点了点头。</p>

    当天晚,我买了烧鸡和啤酒还有两条华烟,打算明天带给平总。如果看守人员不让见面,捎给他。</p>

    为此,我又多买了一条华烟,用来贿赂看守。</p>

    没想到,第二天下午,我和秋桐没有去成看守所。</p>

    因为,第二天午,秋桐突然被市纪委的人带走了。</p>

    换句话说,秋桐被双规了!</p>

    秋桐被带走的时候,我在现场。</p>

    当时在现场的,不仅有我,还有集团党委全体成员,还有包括曹丽赵大健在内的集团所有层干部,还有关云飞。</p>

    秋桐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被突然闯进来的市纪委人员带走的!</p>

    当时,是在集团的会议室里,关云飞代表市委来集团进行节前走访慰问,先是亲切看望了战斗在新闻战线的广大干部职工,然后召集集团党委领导和集团层干部开茶话会。</p>

    当时,会议室里喜气洋洋,笑语不断,关云飞和大家一起吃着水果磕着瓜子,笑容满面,不时和孙东凯笑谈着什么。</p>

    关云飞似乎容光焕发,心情非常轻松,似乎昨天平总和董事长一审判决后,他终于彻底放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彻底从那事解脱出来了。</p>

    当然,他或许能知道董事长事发是孙东凯捣鼓的结果,当然,他心里可能为此恨透了让他一度寝食不安的孙东凯,当然,他知道孙东凯和他的死对头雷正勾搭很密切。</p>

    但是,他还是和孙东凯谈笑风生,看起来下级关系十分和谐。</p>

    孙东凯似乎对昨天的判决结果没有什么反应,似乎平总和董事长的额事情和他根本从来没有什么关系。</p>

    当然,他现在得到了他想得到的东西,他的目的只是将董事长从这个位子拿下,至于判轻判重,对他来说无关紧要。当然,他心里明白关云飞有可能会猜测到董事长的落马和他的操作有关,当然,他知道董事长的落马会让关云飞一度惴惴不安,寝食难安,当然,他知道关云飞了解他和雷正的关系,当然,他知道关云飞从心里不喜欢他。</p>

    但是,他还是坐到了这个位置,这不是关云飞说拿掉能拿掉的位置,这是市委记赐予的,是他精心制造溜冰台阶的结果,是雷正鼎力相助的结果。</p>

    而且,在关云飞面前,他还是会做出一副恭恭敬敬唯命是从的样子,他心里明白,关云飞虽然没有将他拿下的权力,但是有这个能量,关云飞是他的直接顶头司,是市委常委,他是不能和他明着对抗的,对抗是没有好果子吃的。</p>

    他现在需要努力做的是让关云飞找不到他的缺陷,抓不住他的把柄,尽力让关云飞对他无可挑剔。</p>

    所以,孙东凯在关云飞面前表现地十分恭顺。</p>

    当时,我和秋桐坐在一起,赵大健坐在曹丽旁边。</p>

    当时,我正在盘算着下午和秋桐一起去看平总的事情,在琢磨着见到和见不到两种结局,在琢磨着如何公关看守。</p>

    当时,秋桐正坐在那里默默地吃瓜子,丝毫没有觉察到任何危险和阴影的降临。</p>

    当时,我也毫无觉察。</p>

    当时,曹丽和赵大健也没有多说话,自顾吃着瓜子和水果,不时相互交换一下眼神,赵大健的嘴角偶尔会露出一丝冷笑,曹丽的眼神偶尔会瞥一下秋桐,带着一丝阴冷和恶毒。</p>

    不会儿,孙东凯抬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宣布茶话会正式开始。</p>

    大家都安静下来,看着孙东凯和关云飞。</p>

    孙东凯先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欢迎词,欢迎关部长来集团视察工作,然后带头鼓掌。</p>

    大家一起鼓掌。</p>

    然后,关云飞开始讲话。</p>

    “同志们——”关云飞刚说出这三个字,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走进来三个表情严肃的陌生年人。</p>

    关云飞顿住了,看着他们。</p>

    大家都看着他们。</p>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p>

    曹丽和赵大健互相看了一眼,突然都面带喜色,都不由自主往秋桐这边看了一眼。</p>

    似乎,他们意识到了什么。</p>

    三人领头的一个环顾了一下会场,然后看到了关云飞,眼里露出一丝恭敬的神情,冲关云飞点了点头:“关部长好——对不起,打扰你们开会了。”</p>

    关云飞似乎并不熟悉这几个人,看着他们:“你们是——”</p>

    “关部长,我们是市纪委三室的,来这里执行公务!”虽然面对市领导关云飞,但对方还是不苟言笑。</p>

    话音刚落,会议室一阵骚动,孙东凯和集团其他几位党委成员脸突然都露出不安的神色。</p>

    这年头,纪委人员在会场带走人是常有的事情,难道今天在座的人当有谁要倒霉了?关云飞是市委领导,属于省里管,自然市纪委人员是无权带他走的。那么,会是谁呢?</p>

    大家不由面面相觑,集团几位领导成员脸的神色更加不安了。</p>

    “那好,请吧。”关云飞镇静地说了一句,眼神扫视了大家一圈。</p>

    领头的年人从包里摸出一张照片看了看,接着又扫视着在座的人,接着径直向我和秋桐的方向走过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