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36章 毛遂自荐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会后,赵大健哼着小曲回了办公室。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会后,秋桐带着四哥坐车出去了。</p>

    当天晚,四哥告诉我,秋桐在星海最大的海鲜批发市场转悠了一下午,然后又去了大福源超市。至于她具体干了些什么,不得而已。</p>

    第二天下午,我正在秋桐办公室和她商议春节放假期间安排值班人员投递的事宜,曹丽突然来了。</p>

    曹丽一进门满面笑容:“秋总啊,听说你们公司春节年货要采购海鲜,我毛遂自荐来了。”</p>

    “呵呵。”秋桐笑着请曹丽坐下,然后说:“曹主任什么时候改行做海鲜生意了?”</p>

    曹丽笑着:“哪里是我啊。是我认识的一个熟人做海鲜批发生意的,临近年关了,他找到我,让我帮他看看有没有春节发年货买海鲜的,我刚听说你们正巧要给发行员发海鲜年货,这不,过来给你推荐下。”</p>

    “哦。”秋桐笑了下。</p>

    “呶——这是他们的商价格表,我看了,还挺合理的,你看看。”曹丽说着,递给秋桐一张纸。</p>

    秋桐接过来仔细看了半天,然后抬头看着曹丽,脸似笑非笑,还有些犹豫的表情。</p>

    曹丽见状,凑近秋桐,故作神秘状说:“其实这个熟人,说是我的熟人也不完全正确,他是孙记的一个亲戚。是孙记姐姐的孩子,也是孙记的外甥。”</p>

    秋桐点了点头:“原来是孙记的外甥。”</p>

    我站在旁边没吭声,对曹丽的话半信半疑,她向来喜欢拉虎皮扯大旗,满嘴谎言,谁知道她这话有几分是真的,说不定孙东凯根本不知道这回事,根本没有做海鲜生意的外甥,甚至连姐姐都没有,这都是曹丽信口绉出来的。</p>

    她这么做,无非是想拿孙东凯的帽子来压秋桐同意她推荐的这个卖家。当然,她之所以要极力推荐这个卖家,自然是有道道的,她是不会做赔本的买卖的。</p>

    “是啊,他既然找到我,我也不能不给这个面子,即使不给他面子,也不能不看孙记的面子啊,呵呵。”</p>

    曹丽笑着,一板正经地说:“他本来想找孙记的,可是我想到年前孙记集团内外的工作那么忙,日理万机,怎么能让这点小事来打扰他呢,所以我想替领导分忧,替他办了算了。</p>

    我和他说了,必须要保证给我们的货物保证质量,保证价格,我还不放心,又亲自去他的仓库考察了,哎——还真不错,仓库里堆地满满的,质量都是乘的。”</p>

    秋桐继续笑着,却不表态,脸露出一丝为难的表情。</p>

    “怎么?秋总,孙记的外甥之事,你还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吗?”曹丽说着,眼珠子骨碌碌乱转。</p>

    秋桐还没来得及说话,赵大健兴冲冲地走了进来,边走嘴里边嚷嚷着:“哎——考察了好些家,终于找到最物美价廉的一家海鲜批发商。”</p>

    赵大健手里还捏着一张纸。</p>

    曹丽一听,脸色微微一寒,冷冷地看着赵大健。</p>

    赵大健进来后才看到曹丽,微微一愣:“哎——曹主任。你来了。”</p>

    “是的,我来了,你们不是要采购年货吗,我来给你们推荐一家卖海鲜的商家。”曹丽似笑非笑地看着赵大健说。</p>

    赵大健一听,脸色唰一下子绿了。</p>

    “曹主任,这是我们公司的事,你掺和什么?你这手恐怕伸地也太长了吧。”半天,赵大健缓过神来,带着厌恶的目光看着曹丽。</p>

    曹丽冷笑了一声:“赵总这话说的恐怕有些过了吧,什么叫你们公司的事?你们公司是属于谁管的?你们难道不是集团的了?我是集团的党委办公室主任,我当然可以过问各部门的事情,我有这个权力。”</p>

    “权力?”赵大健冷笑一声:“你有什么权力,你以为你是孙记?你以为你是哪一级领导?发行公司是什么级别,你是什么级别?我看你是太自不量力了。发行公司采购年货,这和你党办有鸟关系?你乱插一杠子干嘛?”告诉你,你这是越级越权。你这是违反工作纪律的行为。</p>

    看来赵大健真急眼了。</p>

    也难怪他不急眼,眼看到手的肥肉煮熟的鸭子要飞走了,他能不急吗?情急之下,他也不顾我和秋桐在场,直接和曹丽干起来了。</p>

    “赵总,别激动,多大的事,不是采购年货吗,你这么激动干嘛?扯那么远干嘛?给我戴按摩大的帽子干嘛?你淡定点好不好?”曹丽的脸涨红了,气恼地说。</p>

    赵大健能不激动吗,曹丽要来动他的奶酪,他能淡定下来吗?</p>

    赵大健和曹丽激烈斗起嘴来,斗嘴是口头交战,简称**,这一男一女此时**地不亦乐乎。</p>

    我站在旁边看,越看越觉得好笑,妈的,不是为了弄一笔回扣吗,为了钱,昔日的同盟军也翻脸了。</p>

    看来真应了那句话,官场里没有真正的朋友,只有真正的利益。是否是朋友,要看有没有共同的利益。</p>

    我本来还担心赵大健如果弄了一个垃圾的供货商交来秋桐不好处理,现在不用秋桐先处理了,这二人直接干了,矛盾转移了。</p>

    秋桐神色平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二人的表演,不做声。</p>

    唧唧歪歪了老半天,曹丽终于急了,又把尚方宝剑亮了出了,冲赵大健嚷道:“赵总,你不要嚣张。实话告诉你,我今天来给你们推荐的这个海鲜批发商,不是别人,正是孙记的外甥。”</p>

    赵大健一听,顿时住了口,呆了。</p>

    曹丽一看赵大健那模样,得意地笑了:“本来我是不想告诉你的,本来我是不想借着孙记来镇压你的气焰的,但是,你太嚣张了,我不得不说出来实情。你以为我给你们介绍供应商是为了什么私人利益?呸——我是为领导排忧解难,为领导解决问题。我才不像某些人想的那样稀罕什么好处呢。我做事向来是光明磊落清正廉洁的。”</p>

    曹丽这话显然是在装逼,显然不仅仅是说给赵大健听,还包括说给我和秋桐听。</p>

    秋桐不动声色地坐在那里,看着这二人。</p>

    不时,秋桐又看我一眼。</p>

    曹丽的话还真管用,赵大健一时还真呆住了,愣愣地看着曹丽。</p>

    曹丽看着赵大健的这副憨逼样,得意地又笑起来。</p>

    赵大健眼珠子转了转,半天,突然冷笑起来。</p>

    “曹主任,既然你想拉虎皮扯大旗,那我不客气了。你刚才这话糊弄其他人可以,但是,糊弄我,显然是大错特错了。”赵大健冷笑着说:“据我对孙记家庭人员的了解,孙记家里是兄弟三个,他根本没有姐姐,也没有妹妹,既然没有姐妹,那么,请问曹主任,这个外甥是哪里冒出来的呢?”</p>

    赵大健的话顿时验证了我刚才的猜测,果然曹丽是胡逼扯的,是打着孙东凯的旗号来为自己谋福利的,很有可能这事孙东凯根本不知道。孙东凯现在贵为集团老大,这点小项目小钱,他未必会放在眼里,也只有曹丽才会贪图这笔外快。</p>

    秋桐的眼神一亮,眨眨眼睛,看着曹丽和赵大健。</p>

    赵大健如此一讲,曹丽的脸唰白了,刚才的得意神情一下子不见了,接着她低头转悠了几下眼珠子,又抬起头,同样冷笑一声:“赵总,你聪明过火了,不错,孙记是没有亲姐妹,但是,他还有表姐妹呢,这是他表姐的外甥好不好?”</p>

    赵大健一听,又呆了。</p>

    是啊,孙东凯没有亲姐妹还有表姐妹呢,刚才曹丽只说是孙东凯的外甥,可没说是亲姐妹还是表姐妹的。</p>

    赵大健脸又露出困惑的表情。</p>

    但不管曹丽怎么怎么说,我此时已经断定曹丽今天是在撒谎,嘴里没一句实话。</p>

    我看看秋桐,她正看着我。</p>

    我微微点了点头。</p>

    秋桐似乎一下子明白了我的意思,也微微点了下头。</p>

    我和秋桐交流,很多时候不需要说话能明白彼此的意思,一切尽在不言,这是心灵的默契。</p>

    秋桐接着看着赵大健和曹丽笑起来:“赵总,曹主任,好了,二位都消消火,都坐下,大家有话好好说嘛,都是同事,为这点小事闹僵了不值得。”</p>

    曹丽和赵大健都坐下来。</p>

    秋桐说:“赵总,你手里拿的是什么?”</p>

    “商价格表。”赵大健无精打采地将纸递给秋桐,他显然被曹丽的突然出现弄得有些心灰意冷。</p>

    秋桐结果赵大健的商价格表,和曹丽的放在一起。</p>

    然后,秋桐又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放在赵大健和曹丽提供的价格表之间,仔细看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看着大家说:“请大家过来看一看。”</p>

    大家都过去,看那三张纸。</p>

    我一看,间那张也是海鲜价格表。</p>

    同样是价格表,同样的产,赵大健提供的秋桐拿出来的那张每种商价格都高出至少20(百分号),而曹丽的那张更狠,每种都高出40(百分号)。</p>

    这其的道道,自然不言而喻。</p>

    秋桐拿出的那张价格表,肯定对方也是有利润的,只是没有那么高。</p>

    我看得心里有些吃惊,赵大健胃口不小,直接加价20(百分号),而曹丽胃口更大,直接加价40(百分号),多出来的价格,自然是成为回扣进了介绍人或者经办人的腰包。</p>

    我其实吃惊的不仅仅是价格,更是这二人的胆量。</p>

    “这张价格表是赵总提供的,这张是曹主任提供的,间这张,是自己找门的一个海鲜批发商给我的。”秋桐不紧不慢地说着。</p>

    “这……”赵大健的脸色有些难堪。</p>

    “这……”曹丽的神色有些尴尬。</p>

    “同样的商,二位,你们说,我该选择哪一家的货物呢?”秋桐笑着对赵大健和曹丽说。</p>

    我这时突然明白过来,那天会后秋桐带着四哥去了海鲜批发市场,她不是闲逛的,她是去考察的,她一定是考察了很多家,拿到了最合适的一家的商价格。</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