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30章 心有不甘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行啊,好啊,我巴不得呢。 哈哈。”曹丽笑起来:“你把他女人弄到手了,我少了一个对手,易克也会更加容易被我俘获。我怎么会不答应呢。”</p>

    “嗯。那好,你等着看好戏吧。我会将这两个女人统统弄到手的。”白老三说。</p>

    听着这二人的对话,我气得不禁浑身发抖,马尔戈壁的,一对狗男女!</p>

    “对了,易克还有个女人,不知你是否弄到手了?”曹丽说。</p>

    “哪个?”白老三漫不经心的声音。</p>

    “冬儿啊,他也是易克的女人!”曹丽说。</p>

    “冬儿?她早不是易克的女人了!她现在是我的财务大总管呢!”白老三说:“我现在要倚重她给我理财,我可不能动她。不然,谁来给我理财呢?”</p>

    “我告诉你,冬儿其实还是易克的女人,两人一直没停止勾搭呢!”曹丽说。</p>

    “哈哈,曹丽,我看你是掉进了醋坛子,是不是有羡慕冬儿能力你强长得你漂亮,你又羡慕妒忌恨了?”</p>

    白老三大笑起来:“我告诉你,你不知情,冬儿现在恨死了易克,易克也恨死了冬儿,两人是势不两立的。这一点,我看你别操心了,他俩的事情,我最清楚,你没我清楚。</p>

    “还有,冬儿是我的人,你不要对她抱有什么不良企图,即使你和她个人之间有什么恩怨,我也劝你放弃报复的念头,我现在对她是很信任的,你要是整她,那等于给我使绊子,那不好了。我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出现。”</p>

    “可是,我真的觉得冬儿。”</p>

    “住嘴,我不想听你再抱着醋坛子带着女人的狭隘妒忌心理捣鼓我的人,你再这样捣鼓冬儿,我要不高兴了!”白老三的口气有些阴沉。</p>

    曹丽不吱声了。</p>

    “别的女人,你想怎么捣鼓都行,但是,我的人,你不要有这个念头!”白老三又补充了一句:“听明白了没有?”</p>

    “知道了。”曹丽心有不甘的声音。</p>

    “女人啊,眼光永远是那么狭隘,那么短浅。你不知道冬儿对我的事业发展有多么重要,你不知道冬儿为我的事业发展做出了多么巨大的贡献,你不知道冬儿对我的事业是多么忠心,我次差点冤枉了她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现在,我可不能轻信别人的话再重蹈覆辙了。”白老三心有余辜的声音。</p>

    “哼。”曹丽哼了一声。</p>

    “好了,别鼠肚鸡肠想那些事了,你和冬儿之间如果真的有什么个人恩怨,改天我做和事佬,把你们俩叫到一起来谈谈,和好是了。冬儿这个人最爱的是钱,我看你也是,到时候我一人给你们50万,这不得了。”</p>

    “嘻嘻。”曹丽开心地笑起来:“白老板,你说话可要算数哦。”</p>

    “妈的,我看你们俩的恩怨,十有八9是为了钱的事情,这一提钱,立马喜笑颜开了。”白老三说:“你放心,亲爱的曹主任,我只要答应你的话,保证兑现。”</p>

    “你真好。我爱死你了。”曹丽喜出望外撒娇的声音。</p>

    “我看你是爱死钱了吧……”白老三说。</p>

    这时,啪——磁带到头了。</p>

    我将磁带反过来,播放,没有声音。</p>

    看来皇者录了这一面。</p>

    将磁带收好,我点燃一支烟,回想着两个人刚才的谈话内容,越想越恶心,越想越惊悚,越想越不安。</p>

    听得出,白老三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他现在似乎开始怀疑一切,甚至连他姐夫雷正也怀疑。他对曹丽的利用,可以说是到了极致的境界,酣畅淋漓发挥了曹丽的作用。甚至连我都想利用曹丽来实现自己刺探李顺情报的目的。</p>

    白老三又无耻到了极点,他一直没有放弃打秋桐和海珠的主意,越是得不到,他会越疯狂。</p>

    而曹丽,为了达到自己的个人卑劣目的,也开始为白老三助纣为虐,不明里充当白老三的帮凶。</p>

    此二人可谓是狼狈为奸。</p>

    同时,联想到下午皇者和我说的那些话,想到白老三刚才磁带里和曹丽的对话隐含的意思,我隐隐感觉到,白老三正在厉兵秣马,正在酝酿着对李顺发起一场大战。</p>

    而李顺这段时间也一直没闲着,也在精心策划着对白老三发起新的一轮攻击。</p>

    似乎,这一场大战,将会空前激烈,空前惨烈,空前血腥。</p>

    而这场大战将会何时爆发,导火索在哪里,将会有多少人卷入,将会殃及多少无辜,我不得而知。</p>

    我嗅到了大战来临前的一丝火药味。</p>

    四哥是个做事极其有数的人。</p>

    平时除了跟着秋桐出去,他在楼下洗车,内外都打扫,将秋桐的车打扫的内外干干净净。</p>

    不洗车的时候,他在你办公室里帮着云朵做杂务,办公室里的杂活,什么都主动抢着做。</p>

    四哥不大说话,做事的时候,基本都是闷不作声,脸带着质朴而憨厚的表情,见了同事总是笑笑,带着友善的表情。</p>

    四哥从不到我办公室里来和我闲谈,除了云朵安排他送件过来。</p>

    过来的时候,也是放下东西走,不多说一句话。</p>

    四哥在办公室外面见了我,也总是带着客气尊敬的语气招呼我一声“易总”,那口气和招呼赵大健没有什么两样。</p>

    除了主动称呼我职务,他什么都不和我说。</p>

    这样,在公司里,除了秋桐和云朵,任何人都不知道我和四哥有什么交情。</p>

    感觉得出,四哥做事十分谨慎小心。</p>

    四哥才来了几天,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大家一致认为四哥是个很好交往的同事,热心助人为人友善的同事。</p>

    四哥和办公室的同事关于处理地尤为和谐。</p>

    不单和本公司的人关系和谐,四哥和集团其他部门的负责人的驾驶员关系处理地同样很好,甚至和集团领导的驾驶员关系也不错。</p>

    其实我知道,在四哥表面沉默沉稳的背后,他那双机警机敏锐利的目光一直在观察着周围的一举一动。</p>

    四哥做秋桐的驾驶员,真是再合适不错。</p>

    每天晚,四哥都会和我通话或者短信联系,和我简单说一下当天的情况,包括他从集团其他部门负责人或者领导的驾驶员那里得到的一些信息。</p>

    无意,四哥成了我获取消息的一个重要渠道。</p>

    这是我当初没有想到的,算是一个额外收获。</p>

    秋桐很照顾四哥,一般没有业务招待的时候,都不安排四哥加班。</p>

    一般的情况下,四哥会早开车到秋桐家门口接秋桐班,然后等秋桐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再送秋桐回家。</p>

    秋桐早晚有人接送,这让我较心安。</p>

    我几次问四哥有没有发现车后有尾巴或者在秋桐家附近发现什么异常的,四哥都说没有发现。</p>

    这让我又有些心安。</p>

    这天是周末,午,我开车去了海珠的公司。</p>

    在公司门口,我又注意到对过的马路边,一个黑色风衣带口罩的男子,正鬼鬼祟祟地往这边张望。</p>

    看到我注意到他,他接着进了无牌照的汽车,迅疾离去。</p>

    我看着车子消失在拐弯处,心事沉沉地转身进了海珠公司。</p>

    我直接进了海珠办公室,推开门,看到沙发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坐在一边默不作声在翻看业务宣传单,女的正晃动着二郎腿鼻孔朝天带着傲慢的神情看天花板,海珠正和颜悦色地站在她身边给她介绍业务内容:“阿姨,我给您说啊,最贵的未必是最好的。关键还是要看哪里是您二位最想去玩的最开心的地方。”</p>

    “我们有的是钱,不在乎贵贱,我们是想找个吃的好住得好玩得好的地方,春节期间出境散散心。你说最贵的不是最好的,难道便宜的好了?价格最贵的不是最好的你们干嘛要标最贵的价格,你会不会做生意啊?你这不是坑人吗?”女人鼻子里哼了一声,带着教训的口吻对海珠说。</p>

    海珠没有生气,依旧笑着给她解释着:“呵呵。阿姨,我们的产价格有的贵,是因为路线长短不同,还有的是因为当地的物价和机票的打折因素。”</p>

    我站在门口,不说话,看着这二位。</p>

    这时女人放平目光,看着海珠,刚要说什么,突然看到了我,不由“咦——”了一声,接着说:“哎——你怎么在这里?”</p>

    女人这么一说,男人也抬起头看着我,脸顿时也露出意外的神情。</p>

    这二位,是老李和老李夫人,李顺的爹妈。</p>

    看来,老两口是想春节期间出境旅游,来这里看看的,恰好来到了海珠的旅行社。</p>

    我呵呵笑了:“李叔好,阿姨好,我顺便过来的,正好遇到你们。”</p>

    海珠见我和他们打招呼,也露出惊讶的神情看看我,又看看他们。</p>

    我将嘴巴凑到海珠耳边悄声说:“他们是李顺的父母。”</p>

    海珠嘴巴微张,接着笑起来,看着老李和老李夫人:“原来你们是李大哥的爸妈啊,呵呵,不好意思,我刚才不知道,有怠慢之处,李叔和阿姨多多担待。”</p>

    老李和老李夫人互相对看了一眼,老李说:“小易,这家旅游公司是你开的?”</p>

    我摇摇头,说:“是她开的,她叫海珠,是这家旅游公司的老板。”</p>

    “那你们是……”老李夫人又发问了,看着我,又看着海珠。</p>

    看到我突然出现,老李夫人刚才的傲慢气焰突然消失了。</p>

    海珠笑了下,说:“我和易克是朋友,我们是好朋友,我和秋桐姐也是好朋友,我也认识李顺大哥。”</p>

    老李夫妇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接着老李呵呵笑起来,老李夫人则不停地打量着海珠,又看看我,目光友善多了。</p>

    “原来你们都是阿桐的朋友啊,呵呵,早知道,我们不费那么多事到处打听旅行社了,打听了半天,都说春天旅游好,我们慕名而来了。”老李笑着:“早知道,我们直接找阿桐带我们来不是了。孩子,你是阿桐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啊,呵呵,还有小易,也是我们家的朋友。”</p>

    海珠笑着,我也笑了。</p>

    老李夫人一双眼睛咕噜噜地看着我和海珠,不说话,似乎若有所思。</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