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25章 一股醋意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的心里突然感到一阵窝火,还有几分发酸,操,一大早问安,看来不是第一次了,只是这次被我遇到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越想心里越别扭,越想越有一股醋意涌心头。</p>

    我的脸色不由有些异样。</p>

    秋桐看着我,似乎觉察出来我的神色异样,笑了下:“夏季打来的,没什么事,是问个早安。”</p>

    “有那么大的老板专门一大早问候你早安,你很开心吧?”我冷冷地说。</p>

    秋桐微微一怔,接着说:“没有啊,我是礼貌性的回复了一下啊。”</p>

    “礼貌性,礼貌个屁!看你这副开心得意的样子,看你笑的这个甜!”我愈发感到憋气。</p>

    “开心?得意?我没有啊。人家礼貌性地打来电话,我总不能冷冰冰地回绝吧,再说,大家都是朋友。”秋桐看着我说。</p>

    “朋友,朋友个屁!”我硬邦邦地说。</p>

    “不要这样说人家,大家难道不是朋友吗?”秋桐说。</p>

    “哼。”</p>

    秋桐的神色有些不自然,看着我:“你又想到哪里去了?”</p>

    “别问我,先问问你自己,你少给我装糊涂!”说完,我扭头走。</p>

    回到办公室,我坐在办公桌前生了一会儿闷气。</p>

    半天,我又觉得自己不该对秋桐说难听的话,不该给她脸色,她是无辜的,再说,我现在有什么资格去生气呢?我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呢?她早晚要嫁给李顺,我必须面对海珠,我如此这般地耍小性子,不是无理取闹吗?</p>

    想到这里,我摸起内线电话打给了秋桐。</p>

    “你好——”电话里传来秋桐的声音。</p>

    “是我!”我说。</p>

    “嗯。”</p>

    “刚才,或许我不该给你发火,我给你道歉!”我说。</p>

    秋桐在电话里沉默了,半晌说:“我没生你的气。你走后,我想了下,或许,我知道你为什么会不高兴。”</p>

    我重重地呼了一口气。</p>

    “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了。想多了,会很累的。”秋桐柔声说。</p>

    “嗯。”</p>

    “现在还生气吗?”</p>

    “不了!”</p>

    “那你笑一声我听听!”</p>

    我努力发出一声笑。</p>

    “呵呵,一听你是勉强的。”秋桐笑起来,接着说:“哎——有时候感觉你是个孩子,一个大孩子。”</p>

    “我是个孩子,你其实也是个孩子。”我说。</p>

    “呵呵,在长辈面前,我们当然都是孩子。”</p>

    “在我面前,你也是个孩子!”我说。</p>

    “乱说。”秋桐嗔怪的声音。</p>

    “夏季是不是每天都给你打电话问早安?”我又说。</p>

    沉默了片刻,秋桐低声说:”嗯。”</p>

    “除了早安,是不是午晚也每天问候午安和晚安。”我又说。</p>

    “不是每天,只是经常。”秋桐低声说。</p>

    “是不是还经常会邀请你出去单独吃饭喝茶?”我又说。</p>

    “嗯,可是,我一般都婉言谢绝了。”秋桐忙说。</p>

    “这个夏季,对你如此这般的殷勤。难道,你没觉察出来什么?”我说。</p>

    秋桐沉默了,半天说:“我不愿意去想那么多。我只当夏季是朋友,和海峰一样的朋友,夏季是我的朋友,也是你的朋友,也是大家的朋友。无论任何人对我怎么样,其实我的心里都不会再……再容纳下……我有我已经安排好的明天和命运,无论任何人,都不能也不会改变我的命运。</p>

    所以,我不愿意多想这些事,希望你也不要多想,在无法改变的现实之外,我不会背叛自己的灵魂。希望,我们都好好的,好好的生活,好好的工作,希望,我们都走好自己该走的每一步,对得起自己,对得住别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住别人对你的好。我想,我该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该去做什么,你同样也会知道。”</p>

    秋桐的话说的断断续续,意思不是很明晰,但是我却似乎听懂了她话里包含的几层意思。</p>

    “其实,我不该干涉你的私事,我没有这个资格。我实在是不该过问这些的。”我说。</p>

    秋桐没有说话,半天,叹息一声,挂了电话。</p>

    我握着话筒发了半天愣。</p>

    下午,我给四海旅游的孔昆打了个电话。</p>

    “你好啊,神秘的朋友。”孔昆热情地说。</p>

    “你好,孔经理。”我漫不经心地说。</p>

    “咦,你怎么知道我姓孔的?”孔昆的声音有些意外。</p>

    我这才觉察自己不小心说走了嘴,我之前和孔昆联系的时候,从来没问过她的姓名,只是因为我和李顺去了一次四海旅游,我才知道她叫孔昆。</p>

    “这个……知道你姓孔,难道很难吗?我不但知道你姓孔,还知道你叫孔昆!”我说。</p>

    “哦,呵呵,你一定是从海尔那边的朋友那里知道的,是不是啊?”孔昆笑着:“是的,确实不难,我们做业务的,知道的越多越好。”</p>

    “最近和海尔的业务还好吧?”我说。</p>

    “还好啊,一切正常,业务不断。”孔昆说:“对了,那些提成我每次都按时打到你指定的账户的,一次都没少啊。”</p>

    “我今天给你打电话,是要和你谈业务提成的事情!”我说。</p>

    “哦,怎么?”孔昆的声音有一丝紧张,似乎担心我要提额外的附加要求。</p>

    “从今天开始,业务提成我不要了。”我说。</p>

    “啊——”孔昆的声音又很意外:“神秘的朋友,你说什么?”</p>

    “从今天开始,你和海尔的业务不用支付提成了,难道你没听明白?”我又重复了一遍。</p>

    “听明白了,听明白了。”孔昆的声音还是有些意外:“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你突然不要提成了。这些提成,都是你份内的,该支付的。为什么突然不要了呢?是不是,是不是你嫌我们给的少,要告诉海尔不和我们做业务了?”</p>

    孔昆的声音突然又紧张起来。</p>

    “你们和海尔的业务不会因为我不要提成受到任何影响,你实在是想多了。”我说:“我要提成和不要提成,都有我的道理,这些你不用操心,不用过问,你们和海尔的业务以前怎么样,以后还会怎么样,不会有丝毫的影响。”</p>

    “哦。”孔昆的声音轻松了,接着似乎有些高兴,说:“哎,神秘的朋友,你可真是个好人,帮我们做了那么多业务,至今都不知道你是谁。只知道你这个电话是星海的。哎,你这么神神秘秘而来又这么神神秘秘消失了。很希望能当面见到你,好好感谢你啊。”</p>

    孔昆的声音里似乎带着几分失落和遗憾。</p>

    我说:“不要感谢,我们之间,只是交易,我给你介绍业务,你给我付提成,这是买卖关系,你没有必要见到我。”</p>

    “哎——对了,神秘的朋友,告诉你个事情。”孔昆说。</p>

    “什么事,说吧?”我说。</p>

    “前些日子,元旦放假期间,我们公司来了两个客户,找我的,说他们是客户吧,却没谈生意接着走了,以后再也没来,说不是客户吧,却又问我星海有没有业务联系。</p>

    我告诉他们说我星海没有业务,但是有个神秘的朋友给我介绍了青岛海尔的业务,他们其一个人似乎对这很感兴趣的样子,又和我谈了几句,突然起身走,搞的我莫名其妙的。”</p>

    “你和我说这个干嘛?这和我有关系吗?”我说。</p>

    “应该是没有关系,可是,我又想啊,或许是不是会和你有什么关系呢,所以,我告诉你了,万一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好有个思想准备。”孔昆说。</p>

    “这和我没关系的,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我说。</p>

    “那好!”</p>

    “还有事吗?”我说。</p>

    “以后,你还会打电话来吗?以后,你还会和我联系吗?”孔昆说,声音似乎有些恋恋不舍,还有些失落。</p>

    “你觉得还有联系的必要吗?我要是和你联系,恐怕对你来说未必是好事。好了,再见吧,孔经理,青山常在,绿水长流,祝你开心快乐!”</p>

    “再见,神秘的朋友。”</p>

    我挂了电话,长出了一口气,秋桐交代我的事情办妥了。</p>

    秋桐不让我继续要业务提成,我心里不禁有些遗憾,做生意的,哪里有和钱有仇的,这些业务提成又不是灰色收入,都是光明正大的,秋桐为什么不要呢?</p>

    或许,秋桐真的不是百分百的生意人,还是带有理想主义的感性人。</p>

    或许,秋桐是不想用那些提成来为自己赚取名声。</p>

    或许,秋桐是觉得万一被海尔的同学知道自己收取了那么多业务提成不好。</p>

    或许,她觉得自己一句话的事情拿这么多提成心里不安。</p>

    或许……</p>

    或许很多,或许有很多或许,或许,没有或许。</p>

    秋桐的心思,有时候我很明晰,有时候,我却是看不懂猜不透的。</p>

    第二天刚一班,听到一个噩耗:集团实业公司的总经理昨晚招待完客户自己驾车回家的路因为饮酒过多出了车祸,和一辆运送建筑垃圾的工程车迎面相撞,当初车毁人亡。</p>

    当听到云朵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不由震惊了。</p>

    虽然世车祸天天有,但是这起车祸发生在我的身边,逝去的是我的同事。</p>

    我不由心里感到几分悲伤,还有巨大的惋惜。实业公司的总经理和我平时关系不错,年龄才35岁,做事很豪爽,如此英年早逝,实在让人痛心。</p>

    我不由有些怅惘,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啊。他这一走,剩下家里的父母还有孤儿寡母,这将是何等残酷的事情,老年丧子,少年丧父,都摊了。</p>

    两天后举行了追悼会,追悼会,孙东凯亲自致悼词。</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