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23章 物品走访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心里突然感到一阵难言的孤独和苦寂,还有些发冷,打开办公桌,摸出一瓶二锅头和一包榨菜,着榨菜咕嘟咕嘟将一瓶二锅头灌了进去。 </p>

    然后,我站到窗前,在酒精的麻醉里看着窗外城市萧冷的夜空发呆,心里感到阵阵迷惘和忧郁。</p>

    “你怎么还没走?”随着推门的声音,我听到秋桐进来了。</p>

    我转过身,脑子有些麻醉的感觉,看着秋桐。</p>

    “好大的酒味,你在办公室喝酒了!”秋桐说。</p>

    我点点头。</p>

    秋桐抿了抿嘴唇,带着关切的表情看着我:“怎么了?”</p>

    “没怎么,是想喝酒,下班了,不行吗?”我说。</p>

    秋桐没有说话,坐在我对面的椅子。</p>

    带着微微的酒意,我坐在那里,看着秋桐发呆。</p>

    沉默。</p>

    “李顺是不是经常去你家看你父母?”一会儿,秋桐问我。</p>

    我点点头。</p>

    “他是不是看望你父母是假,拿你父母来威胁控制你才是他的真实目的?”秋桐又说。</p>

    我看着秋桐,没有说话。</p>

    “告诉我,他是不是以此来威胁你的?”秋桐紧紧盯住我。</p>

    我深深呼了口气,还是没说话。</p>

    秋桐紧紧咬住牙根,眼里发出愤怒的目光,她似乎读懂了我的沉默。</p>

    “混蛋——卑鄙——不折不扣的混蛋——”秋桐的声音里带着愤怒:“不行,我得找他谈谈。”</p>

    秋桐霍地站起来。</p>

    “不必了,你不要掺和这事了,你说什么都不会管用,他根本不会听你的,而且,你越找他,事情会越糟糕。”我说:“他的性格和脾气,你该了解。”</p>

    秋桐怔住了,愣愣地看了我半天,良久,深深地叹了口气,带着愧疚和自责。</p>

    我明白,她的自责和愧疚不仅仅是对我,还包括对我的父母。</p>

    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女人啊,在她的心里,永远都装着别人,关心着别人,唯独没有她自己。看着秋桐,我心里暗暗感慨着。</p>

    秋桐沉默了半天,说:“我过来找你,是商量下春节前走访的事,春节前,我们要安排下走访客户的事宜,主要是走访大客户,你把你分管的部门需要走访的名单列给我,我安排办公室到集团财务去申请资金购买走访物。”</p>

    “哦。”我看着秋桐:“都买什么物走访?”</p>

    “购物卡!”秋桐说:“这是老规矩,每到节前,集团各部门都要安排走访。”</p>

    “拿公家的钱送礼!”我说。</p>

    “应该说是拿公家的钱互相送礼!老规矩了。”秋桐说。</p>

    “**!”我嘴里喷出一股酒气。</p>

    “呵呵,你可以这么说。“秋桐笑笑。</p>

    “你明明知道是**,那你还要送!”我晃晃脑袋说。</p>

    秋桐笑了:“我们是送给客户的,是生意的正常走动。你以前自己做老板的时候,逢年过节,不会不去走动看看客户吧?”</p>

    我点点头:“这倒也是。海珠那边我要提醒她一下,必要的客户年前是要走动走动的。联络联络感情。”</p>

    “对,客户是必须要经常走动的。”秋桐点了点头,接着说:“看来,海珠的病是非要治好不可的了,当然,我相信一定会治好的。那晚在你家,你妈的那些话,我听了都好有压力,幸亏海珠没听到,不然,她的心理负担更会加重。”</p>

    听到这里,我突然猛地想起一件事,想起那晚在丹东和秋桐的酒后一夜,心不由突突跳了起来。</p>

    “秋桐。我。我想问你个问题!”我结结巴巴地说。</p>

    “什么问题啊,你问吧!”秋桐有些怪地看着我。</p>

    “你……你每个月几号来月经?”借着酒意,我鼓足勇气说。</p>

    “你……”秋桐顿时面红耳赤,呼吸急促起来。</p>

    一定是我的话让她又想起了丹东和我的那晚炽热焰情。</p>

    “我……那晚……在丹东,我们酒后发生的那事。我……我不知道你会不会……会不会怀……所以……”酒精壮了我的胆量,我继续结结巴巴地说,心跳的厉害。</p>

    “你……”秋桐不敢看我,羞色满面,脸红地更加厉害,呼吸更加急促。</p>

    “我做过体检,医生说我的精子量很大,活力很强,都是跑直线的。要……要是你那天在危险期,在排卵期,那……那你会怀我……我们……我们的孩子。”我又磕磕巴巴地说,感觉喝下去的二锅头开始有些头。</p>

    “你……快不要说了,快……快住嘴……”秋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梦幻般的感觉,还有些哀哀的请求,接着低头捂住脸,脸红到了脖子,浑身颤抖,丰满的胸脯剧烈起伏着。</p>

    “月经前7天后8天都是安全期!”我又快速说了一句,虽然秋桐让我闭嘴,但我还是想说出这话,提醒下秋桐,让她明白这个事情。</p>

    秋桐没有说话,继续低头捂住脸坐在我对过,雪白的脖颈依旧透着羞红,身体继续在微微颤抖,丰满的胸口继续在起伏着。</p>

    看得出,我的话在她心里激起了剧烈的波涛,给了她巨大的刺激,她的心里一定又回到了那个难忘的迷醉的夜晚。</p>

    看着秋桐此刻楚楚惊惶的样子,想着那晚我和秋桐的酒后激烈情怀,想着我酒后和秋桐做过的事,想着我们俩在迷醉必然发生的灵与肉的紧密交合和极度纠缠还有耳鬓厮磨,想着第二天醒来看到的秋桐的半裸身体,想到那雪白床单的一滩殷红,我的心剧烈跳动,一股强烈的冲动猛烈涌大脑,浑身血液流速骤然加快。</p>

    强烈的冲动之下,我突然站了起来,走到秋桐面前。</p>

    不知为何,此刻,在我的精神世界里,整个世界忽然感觉都不存在了,只有我和眼前的秋桐。</p>

    我不知道,此刻,在我的办公室,我要对秋桐做什么。</p>

    说不知道其实是装逼,其实我知道自己想干嘛要干嘛。</p>

    我没有喝醉,可是,此次此刻,此情此景,我的大脑却是一片空白,似乎整个人都醉了,这种醉丝毫不亚于那晚丹东的程度,醉得一塌糊涂,只是,那时我的身体失去了控制,我的大脑断了片子,而此刻,我的大脑没有失去记忆,我的身体我自己尚能控制。</p>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不知道自己的神经和身体为何会有这样疯狂的迷醉麻醉迷乱狂乱感觉。</p>

    我不知道是因为看到秋桐此刻的样子刺激了我,还是因为想起了那晚炽热火热浓情似火的情景,还是因为多日没有做那事身体内部的生理压抑到了极点在酒精的刺激下需要释放,我只觉得自己的大脑涌动着无法遏制的冲动,身体内部的血液流速越来越快,小腹部有热流在急速涌动,一股一股地想要喷涌出来。</p>

    我颤抖着伸出自己的双手,轻轻搭在秋桐的肩膀。</p>

    虽然是隔着外衣,我依然能感觉到秋桐的身体很热,发烫。</p>

    我的手不由用了下力,下意识不由突然想将秋桐拉起来搂到怀里,紧紧,紧紧地抱住她。</p>

    秋桐的身体突然猛地一颤。</p>

    我突然一把将秋桐的身体拉了起来,在她的惊呼声,往后一推,让她靠在办公桌对面的墙壁,一只胳膊搂住了她的脖子,身体接着挤压了过去。</p>

    “不要——”秋桐刚说了两个字,嘴唇立刻被我的嘴唇堵住了,封住了。</p>

    我紧闭双眼,眼前一片迷惘,虽然隔着衣服,我依然能感觉到她身体的弹性和丰满,还有火热。</p>

    这一切似乎都是瞬间发生的事情,秋桐除了发出“不要”两个字和一声惊呼,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而我,大脑里是一片空白,灵魂和**长期极度压抑的苍凉和饥渴让我瞬间变得疯狂,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做出来的。</p>

    一切都发生地那么突然,一切都是在瞬间的事情。</p>

    此时,我忘记了这世界的一切烦恼和忧愁,忘记了一切无奈的现实和回忆,忘记了一切的良心和责任,忘记了海珠,忘记了冬儿,忘记了云朵,忘记了李顺,忘记了夏季,忘记了夏雨,忘记了海峰。</p>

    我紧紧搂住秋桐感受着孤寂的灵魂在荒野里猛然爆炸带给我的精神刺激。</p>

    “呜——”秋桐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声音,她开始反应过来,身体开始挣扎,两手开始试图将我推开。</p>

    可是,在我突然爆发的疯狂面前,她的反抗迅疾被我有力的臂膀和挤压化为齑粉,显得那样无力和柔弱。</p>

    “呜——”秋桐发出沉闷的一声呻吟,她的身体猛然是一震,接着有些瘫软。</p>

    她继续努力地用双手推我,但是却无法将我推开。</p>

    “阿桐,我爱你——”边亲吻着秋桐,我终于发出了一声低吼。</p>

    这声低吼,压抑了许久,终于爆发了出来。</p>

    秋桐的身体又是猛地一颤,突然不做声了。</p>

    当我再次吮吸到她的唇,突然感觉秋桐放弃了抵抗,身体突然变得僵硬而发冷,嘴唇也变得冰冷——</p>

    我睁开眼,看到了秋桐无力而哀伤的双眼,看到了秋桐木然而凄冷的表情,看到了秋桐眼角凄凉而酸楚的泪花。</p>

    “放开我——”我的耳边传来秋桐冷冰冰的声音。</p>

    声音不大,但对我来说犹如一声惊雷。</p>

    我的身体突然僵住了,身体内部的火热和激流在急速后退。</p>

    不由自主,我放开了秋桐的身体。</p>

    秋桐的身体突然一软,似乎要瘫倒在地,但是,随即,她又站了起来,无力地靠着墙壁,怔怔地看着我。</p>

    我有些发呆,直勾勾地看着秋桐。</p>

    秋桐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神在短暂的发怔之后突然变得有些明亮,似乎她刚才也被我的疯狂弄得陷入了迷乱,此刻猛然警醒过来。</p>

    秋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p>

    “你疯了,你……借酒发狂,你……酒精没有麻醉你,你却自己麻醉了自己。”秋桐的嘴唇有些哆嗦,声音有些凄楚。</p>

    我木木地站在那里,心里突然感到了巨大的惶恐。</p>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不能迎合你,不能顺从你,我们……都不可以再重复犯过的错误。不能,绝对不可以!”秋桐沉默片刻,接着说。</p>

    她的声音虽然颤抖着,语气却十分坚定,清澈而酸楚的目光直视着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