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22章 没孩子无所谓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笑着对妈妈说:“阿姨,别着急,他们现在都忙着做事业。 他们会早日成家的,你们会抱孙子的。”</p>

    妈妈开心地笑了,接着说:“闺女啊,我们家海珠虽然没有你这么漂亮,可也是个俊秀温顺的好媳妇呢。这么久不见她,我还真的很想她了。这做事业是很重要,阿姨明白这个事理,可是,做事业也不能耽误婚姻大事啊,这家庭和事业要两不误才是正道理,我寻思着啊,想抓紧给小克和海珠定亲,亲事定下来,和亲家商量商量,抓紧把孩子们的婚事办了,这样,我们也都放心了。”</p>

    秋桐笑着说:“嗯。阿姨说得对,海珠是个好妹子。我从心里把她当好妹妹看,从心里希望她和易克能早日美满结缘。等海珠和易克结婚了,有了孩子,你们二老的心事了了。”</p>

    “呵呵,是啊,我是做梦都想着抱孙子呢,我们老易家易克这一个独苗,三代单传了,到了易克这一辈,可不能断了后。怎么着也要有个男孩传后,我真巴不得生一对双胞胎才好呢。”妈妈带着憧憬的眼神说。</p>

    秋桐的眼皮跳了下。</p>

    我的心一颤,说:“妈,这都什么年代了,亏你还是做老师的,怎么思想这么落后,什么断后什么单传什么男孩的。我看生男孩女孩无所谓,有没有孩子无所谓。”</p>

    妈妈冲我一瞪眼:“你这孩子,怎么乱说话呢。妈虽然是做老师的,可也不能看着老易家到了你这一辈断后啊,当然是有男孩好,可不敢乱说什么有没有孩子无所谓不吉利的话,你和海珠无论如何是要有孩子的,没孩子,那怎么行,那叫过日子?那叫两口子?那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你们结了婚,马准备开始要孩子,到时候海珠生孩子,妈亲自去伺候月子。”</p>

    妈妈的话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p>

    我不由看了一眼秋桐,她也看了我一眼。</p>

    “海珠这闺女这么聪慧俊秀,我儿子这么帅气,将来的孩子一定会又漂亮又聪明!”妈妈又带着憧憬的口气说着,又看着秋桐:“闺女,你说阿姨说的对不对?”</p>

    秋桐笑着:“阿姨说得对,易克和海珠结婚后,一定会生一个漂亮聪慧的孩子的。”</p>

    妈妈开心地笑起来,接着又看着秋桐,关心地说:“闺女,你现在有婆家了吗?”</p>

    闻听妈妈问起此话,我的心猛地一跳。</p>

    秋桐的神色微微一怔,还没来得及回答,手机突然响了。</p>

    秋桐拿出手机开始接电话,接通后,笑起来,声音温柔地说:“小雪啊,妈妈在出差呢。明天回去了啊。你在家要好好听阿姨的话哦。做个好孩子。”</p>

    原来电话是小雪打来的。</p>

    妈妈一听,不由用意外的眼神看了看秋桐,又看看我。</p>

    秋桐打完电话,妈妈说:“哎呀,真看不出来,闺女你原来已经做妈妈了。呵呵,阿姨看走眼了,以为你还没结婚呢。这么好的闺女,一定找了个很般配的对象吧,婆婆也一定很疼你的吧,你的孩子也一定像你这么漂亮吧。”</p>

    秋桐努力笑着,笑得有些苦涩和酸楚。</p>

    我这时站起来:“妈,时候不早了,该休息了。”</p>

    “好,好,休息,我带小秋去房间。”妈妈站起来,用喜爱的眼光看着秋桐:“闺女,阿姨还没和你说够话呢。可惜,你明天要走了,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来一趟。”</p>

    秋桐站起来说:“阿姨,以后有机会一定再来看你和叔叔。”</p>

    说者无心,听者也无心,我们此时都会觉地这是一句客套话。</p>

    明日一别,秋桐何时能再到我家看我爸妈,恐怕是无期。</p>

    此时,谁也没有想到,不日之后,秋桐会带着小雪来到了我们家。</p>

    事态的变化,总是那么出人意料。</p>

    当然,这是后话。</p>

    看着妈妈期待的眼神,秋桐的目光闪了下,接着说:“阿姨,如果你愿意,要不,晚你和我一起住吧。”</p>

    妈妈闻听笑了:“那敢情好,我们娘俩还可以继续聊聊。”</p>

    看着妈妈开心的表情,秋桐的眼里又闪动着感动的目光。</p>

    然后,大家休息,妈妈带秋桐去了客房,我住在她们隔壁。</p>

    冬夜的小镇,分外安静。</p>

    我躺在床,想着隔壁的秋桐,想着她竟然住在了我们家里,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情,想着今晚她和妈妈的谈话,心里有些纷乱,难以入眠。</p>

    隔壁,隐隐约约传来秋桐和妈妈的低语,还不时有轻轻的笑声,不知她们在谈些什么。</p>

    夜深了,万籁俱寂,隔壁的低低絮语持续了很久,很久。</p>

    不知不觉,我在纷乱的不安和郁郁睡去。</p>

    这一晚,秋桐和妈妈都谈了些什么,我始终不知道,我没有问秋桐,也没有问妈妈。</p>

    或许,有些事,不知道知道好。</p>

    或许,有时候,不该什么都搞得那么明白。</p>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p>

    妈妈起得更早,正在厨房里做早饭。</p>

    走进客厅,看到秋桐正站在相框前,看着相框里的那些照片发呆。</p>

    我默默站在秋桐身后,没有打扰她。</p>

    “易克,你有一个温暖的家,你有一个幸福的家。”良久,秋桐轻轻说了一句。</p>

    她知道我来了。</p>

    我没有说话,心里起起落落。</p>

    秋桐转过身,看着我微微一笑,轻声说:“易克,我真羡慕你,羡慕你有这么疼你爱你的父母,你的爸妈是那么慈祥可亲的长辈。当然,我会更加深深祝福你,祝福你们。祝福你们的生活,祝福你们的家庭,更加完美,更加幸福。”</p>

    秋桐虽然在笑着,但是我分明感觉出她真诚祝福的笑容里带着几分酸涩。</p>

    我的鼻子突然一阵发酸。</p>

    在灵魂的荒野里四处逃亡,四面的悲歌从现实的画面涌进,淡然的面孔似是废弃的城堡,孤苦的心透析着黑暗、落寞、苍凉。</p>

    吃过早饭,在爸妈恋恋不舍的目光里,我们打车离去,直奔机场。</p>

    在去机场的路,秋桐一直沉默着,看着窗外宁州的冬天。</p>

    回到星海之后,第二天,在集团小会议室,经营党支部为我举行新党员宣誓仪式。</p>

    站在鲜红的党旗面前,我的心情不禁有些激动,还有几分庄严。</p>

    秋桐带领我宣誓。</p>

    秋桐站在我前面,举起右手齐肩握拳。</p>

    我照她的样子做。</p>

    开始宣誓。</p>

    “我宣誓——”秋桐的声音十分庄重,吐字十分清晰。</p>

    “我宣誓——”我跟着一句,声音洪亮。</p>

    在这个庄严的时刻,秋桐亲自带着我宣誓,我心里有一股炽热的激流在涌动。</p>

    “我志愿加入国**。”</p>

    “我志愿加入国**。”</p>

    秋桐说一句,我跟着一句。</p>

    “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秋桐最后说:“宣誓人——”</p>

    “宣誓人——易克!”我庄严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p>

    宣誓完毕,我心潮澎湃,不由流下了激动的泪水。</p>

    当然,这泪水,流在我的心里,流在我心底不为人知的最深处。</p>

    这泪水里面包含着什么样复杂情感,只有我自己知道。</p>

    这样,稀里糊涂在社会懵懵懂懂混了这么多年,我终于找到了组织,成了组织的人,在秋桐的带领下,我宣誓成了党的人。</p>

    我终于要为**事业奋斗终生了!</p>

    宁州回来之后的第二天我宣誓入党,第三天,李顺飞回来星海来了。</p>

    李顺把我叫到金银岛的山洞里。</p>

    “你进步的速度超出我的想象,本以为刚转变了身份,入党提干怎么着也要等个一年半载,没想到一个月之内转正入党提干的问题都解决了,效率很高,看来你小子在集团还是混的不错的,起码和集团一把手关系搞得很不错。”</p>

    李顺坐在沙发得瑟着二郎腿,边吞云吐雾边说:“看来我的看法是对的,相对职场来说,你更适合混官场,你天生是混官场的料,官场,才是你真正可以施展才能的天地。”</p>

    我吸着烟,默默地看着李顺。</p>

    新的一年,李顺的脸色更加苍白了,眼睛更加浑浊了,在讲话的时候,嘴角不时微微要神经质抽搐一下。</p>

    我知道,这都是溜冰的后遗症,这是深度毒的结果。</p>

    “当然说你适合混官场,并不是你不适合混黑道,我看你最适合的是黑白两道兼做,通吃。”</p>

    李顺继续摇头晃脑地说:“你不要有那种白道混好了瞧不起黑道的想法,我告诉你,世界没有任何绝对的存在。白道因为黑道的存在而存在,黑道因为白道的存在而存在,二者是唇齿相依的共存关系,密不可分,相互制约的。</p>

    你可以研究下八卦图,答案都在里面,阴阳是相克相生的,白道要做违法的事,是暗的做,黑道做违法的事,是明的做。白道不违法,那是天理;黑道不违法,是违背天理,哈哈。”</p>

    说到这里,李顺得意地笑起来。</p>

    我没有笑,但是我承认李顺的话不无道理。</p>

    但李顺的一番大道理,却不由让我的心里涌起阵阵迷惘,这样的年头,这样的时代,这样的社会,到底什么是黑道,什么是白道?</p>

    我不知道自己在这样的黑白道继续走下去,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我甚至不敢往下想。</p>

    我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我走什么样的道,自己说了不算,李顺都给我安排好了,我无法摆脱他的控制。</p>

    从金银岛回来,我坐在办公室里有些郁闷地看着窗外萧条的冬天。</p>

    大征订结束后,投递工作迅速进行了理顺,刚开始几天出现的误差都得到了解决。</p>

    从现在到春节前,公司的工作相对进入了一个较松闲的时期。</p>

    不知不觉下班了,外面的天色黑了,办公区一片寂静。</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