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17章 进步大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不苟言笑,看着我:“是这样的易克同志,今天要和你谈的事情,是关于你政治进步的事情。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秋桐用这种神态和我讲话,我一时还不大适应,却也只能点头:“哦。政治的进步。我该怎么进步呢。”</p>

    我很怪这么重要的政治的进步大事,秋桐怎么没和我事先通个气呢。</p>

    秋桐抿了抿嘴唇:“易克同志,遵照党委指示,我们经营支部的三个人今天和你谈一次话。我是支部的组织委员,先和你谈我职责范围内的话。请问你写入党申请没有?”</p>

    我一愣神,接着摇摇头:“没有!”</p>

    “请问你加入过国**青年团吗?”秋桐接着又问。</p>

    我忙点头:“加入过,不过,现在我这个年龄,早已经自动退团了。”</p>

    “请问你是否愿意在政治有更高的进步要求?是否愿意入党?”秋桐接着问。</p>

    我又是一愣神,稍微一犹豫,入党,这玩意儿有什么用呢?入党干嘛?</p>

    犹豫间,看到秋桐冲我使了个眼色,我忙点头:“愿意啊,我十分愿意要求政治的进步!”</p>

    “我的话问完了!”秋桐松了口气,然后看着苏定国。</p>

    苏定国点点头,接着说:“易克同志,根据你本人追求进步的要求,根据你本人的意愿,根据集团党委的指示,支部决定将你纳入入党积极分子培养对象。同样,根据集团党委的指示,支部决定按照特殊情况特殊办理的原则,发展你入党。”</p>

    我怔怔地看着苏定国,心里明白了,这次叫来我谈话,原来是这事,要突击发展我入党。</p>

    无疑,肯定,绝对,这和午关云飞的那番对我的训斥有关;无疑,绝对,肯定,孙东凯意会到了关云飞的敲打和暗示;无疑,绝对,肯定,孙东凯立刻布置苏定国立刻为我办理入党手续,让我以最快的速度成为一名党员。</p>

    苏定国说:“根据我们发展党员的流程,一般来说,你要先写一份入党申请,表明你想加入国**的意愿,然后,确定你为入党积极分子,然后确定你为入党培养对象,并进行必要的培养考察和教育,然后经支部大会讨论决定,发展你为共预备党员。这是发展党员的基本流程。</p>

    但是,考虑到你平时的突出表现,考虑到你到集团以后的工作业绩,考虑到你目前担任的工作职务和集团工作的需要,经集团党委同意,经支部讨论决定,按照特殊情况特殊办理的原则,优先为你办理入党手续。”</p>

    “哦。”我点点头:“那我需要做什么、”</p>

    “首先,你要写一份入党申请。写完后交给我。然后,填写入党志愿表。”苏定国说:“为了让你的入党符合我们的组织流程,写入党申请要往前推,你是前年到集团工作的吧?”</p>

    我点点头:“是的!9月。”</p>

    “那你把写入党申请的时间确定为前年10月。”苏定国说。</p>

    我点点头。</p>

    “明天你把入党申请交给我。”苏定国说着,又递给我一份入党志愿:“这是入党志愿,干脆你提前拿回去先填写一下。字迹要工整。内容要规范。”</p>

    我接过来翻看了下,说:“苏主任,培养人我填谁啊?”</p>

    苏定国看了看秋桐和印刷厂厂长,然后看着我说:“你填他们二位好了。”</p>

    “那这个入党介绍人呢?”我说。</p>

    “我来当你的入党介绍人,你看好不好?”苏定国毛遂自荐。</p>

    我点头:“好——”</p>

    “志愿里的其他项目内容,不懂的你可以问秋总。她会指导你如何填写。”苏定国说。</p>

    我又点头:“好——”</p>

    然后苏定国看着秋桐:“秋总,集团党委指示了,特事特办,易克的入党申请和入党志愿,最好今天下午弄好,明天午交给我,然后。明天下午召开支部大会。”</p>

    我一听,吓了一跳,这速度真够快的,经常看到报纸刊登的很多人写了几十年入党申请要求入党都不能如愿,我这个倒好,主动找门来了,不到2天时间能完成,真是高效率。</p>

    自然,这高效率来自于领导的重视。</p>

    看来,不管什么事,还是领导重视好啊。</p>

    秋桐看着苏定国点点头:“好的,没问题!”</p>

    然后,苏定国看着秋桐和印刷厂厂长:“你们二位还有事吗?”</p>

    虽然都是正科级,平级,但是苏定国现在讲话越来越像个领导了,和秋桐印刷厂厂长讲话都带着居高临下的架势,自然,这和他目前担任的职务有关,毕竟,经管办是管理所有集团经营单位的。</p>

    权力决定态度。</p>

    “没有了!”秋桐和印刷厂厂长说。</p>

    “那你们先回去吧,易总先留一下!”苏定国说。</p>

    秋桐和厂长站起来,临走前,秋桐冲我抿嘴笑了一下。</p>

    他们走后,一直不苟言笑的苏定国看着我,笑了。</p>

    我也笑了下。</p>

    “易总啊,老弟啊。祝贺你啊,自从你考完这个试,突击提拔,突击入党,好事都来了,都让你赶了。”苏定国笑呵呵地说:“哎——今天午的学习大会刚结束,孙记把我叫到他办公室,还把我训了一顿,说我作为经营支部的党支部记,不注重发展新党员,把你落下了。哎——其实我是有苦说不出啊。”</p>

    “我明白,我理解。苏主任,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我忙安慰苏定国。</p>

    “呵呵,我这点委屈算不得什么,只要能看到你老弟进步,我是打心眼里高兴啊。”苏定国说:“孙记训完我之后,接着指示我火速给你办理入党手续,快速发展你为预备党员。孙记接着还亲自给机关党委记打了电话,为你要了一个党员名额。哎——老弟,孙记对你可真好。”</p>

    苏定国的口气里带着几分羡慕。</p>

    苏定国只知道孙东凯在关照我,他哪里知道这背后实际是关云飞有话呢。</p>

    我笑了笑:“孙记对我确实不错,不过,孙记对你也很好啊,你现在可是集团所有经营单位的头,权力大着呢。”</p>

    “呵呵,对,对,孙记对我们都很好,都很重视我们。我们可要好好努力工作,积极表现,不能辜负了孙记的一番苦心,要紧跟孙记好好干,要努力给孙记争光啊。”苏定国说。</p>

    “那是,那是,自然的。”我笑着点头。</p>

    苏定国停顿了片刻,接着说:“对了,易总,我这刚任经管办时间不长,对这一块工作还在熟悉当,在这段时间里,你没有听到经营部门的同事们对经管办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吗?对我个人的做事和工作方法有什么看法吗?”</p>

    我笑笑,信口开河:“没有听到什么意见,倒是听到很多赞扬,大家都夸你做事效率高,协调方法灵活,管理措施得当。”</p>

    “真的?”苏定国有些高兴的样子。</p>

    “当然,我给你老哥还能撒谎?”我说。</p>

    “那好,那好。以后你要是听到大家对我有什么看法,及时给我通个气啊,我好及时改正。”苏定国说。</p>

    “好的,没问题!”我说:“哎——苏主任,你亲自当我的入党介绍人,我很感动啊,我该好好谢谢你才是——”</p>

    “哎——易总,老弟,不要和我这么客气啊,能给你这位官场新秀当入党介绍人,这是我的荣幸才是。”苏定国说:“你老弟年轻有为,才华卓越,能力超群,深得集团领导喜爱,今后,说不定到时我还需要你老弟的提携呢。”</p>

    我忙说:“哎——苏主任,千万别这么说,别开这个玩笑,我哪里敢提携你啊,该是你提携我才是。”</p>

    “总之我们哥俩要多多互相帮助互相扶持。我们要共同进步。”苏定国说。</p>

    我点点头:“嗯。互帮互助,共同进步,苏主任这话说的好,我很赞同!”</p>

    “身份一变天地宽,提干,入党,你下一步发展的路子基本都铺平了。以后,是你老弟施展手脚大展宏图青云直飞黄腾达的时候了。老哥我是衷心希望你能早日做到更高更好的位置,到时候,我也说不定能沾光哦。”苏定国说。</p>

    “呵呵。苏主任言过了。我哪里会飞黄腾达,好好跟着苏主任和秋总做事是正道,以后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还需要苏主任多提醒多帮助。”我说。</p>

    话虽然这么说,我心里还是觉得挺滋润,看来,好话谁都愿意听。怪不得领导都喜欢拍马屁呢。</p>

    当然,苏定国说的这些话,有几分是真心的,几分是虚情假意,我心里有数。</p>

    自从苏定国到了经管办当主任,整个人都精神多了,当然,也牛逼多了,还有,也学会装逼了。</p>

    想起一句话:自从我得了精神病,整个人都精神多了!</p>

    又和苏定国扯淡了半天,我离开他的办公室,回到公司。</p>

    回到办公室,我开始写入党申请。</p>

    很快弄完,然后开始琢磨那入党志愿如何填写。</p>

    这时,秋桐进来了,指导我如何填写。</p>

    逐项填写完,已过了下班时间,外面的天都黑了。</p>

    “一起吃饭吧?”我看着秋桐。</p>

    秋桐点点头:“好——”</p>

    我们一起去了附近的一家饭馆,点了菜,边吃边聊。</p>

    “我最近正想提醒你写入党申请,原以为至少你要等一年才能入党,没想到好事突然来了。”秋桐说。</p>

    “我也没想到。不过,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边吃边说。</p>

    “怎么回事?”</p>

    我于是把午开会他们进入会场后关云飞训我的话说了一遍。</p>

    秋桐听完,点点头:“原来如此。关部长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他明着训你,其实是在敲打提醒孙东凯。”</p>

    “是的!”我点点头:“看起来,关部长对我还是很关心的。”</p>

    “别管他表面对你的态度有如何的变化,你务必要清楚一点,他对你是很关注的!”秋桐说。</p>

    我点点头:“只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既没有什么后台,也没有什么背景,和他有不沾亲不带故,他对我这么好干吗?”</p>

    秋桐微微一笑:“他对你好,因为你是易克,而不是别人!”</p>

    “我是易克怎么了?”我说。</p>

    “你是易克,你是独一无二的易克,你说怎么了?”秋桐说。</p>

    “不明白你这话的意思!”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