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16章 不倔不行啊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不说!”</p>

    “你这个老头,怎么这么倔?”我说。 </p>

    “遇你这个混小子,不倔不行啊!”老黎无可奈何地说。</p>

    我嘿嘿笑起来,接着说:“哎——老黎,你猜我下一个目标会是谁呢?”</p>

    老黎还没来得及说话,我的手机来短信了。</p>

    “先看手机,看完短信我再和你说话!”老黎说。</p>

    摸出手机,打开一看,是海珠发来的:哥,水利局局长的家属刚从公司离开,她将花瓶送了回来。</p>

    看完短信,我一下子愣住了。</p>

    “出什么事了?发愣干嘛?”老黎说。</p>

    我没说话,将手机递给老黎,老黎看完短信,将手机还给我,嘟哝了一句:“这手机够个性的!”</p>

    废话,这手机是最原始的诺基亚,黑白屏的,这年代,使用这种手机的还真不多了,但是却对它情有独钟,这是我在最窘迫的时候陪伴我的,有感情了。</p>

    我没理会老黎,将手机收起,依旧发愣。</p>

    没想到还真有不吃腥的猫,没想到这局长竟然把花瓶退回来了,而且那单子还是归海珠的公司做了,这让我脑子里一时有些转不过弯。</p>

    我又被刺激了。</p>

    难道,我之前的思维是错误的?难道,我对现今的官场官员的看法是有偏差的?难道,在一片黑暗之,仍然有一抹曙光?</p>

    我怔怔地想着。</p>

    “下一个目标,你会对准谁呢?”老黎有些自言自语地说:“我猜猜。”</p>

    “别猜了。我玩够了,不想玩了。”我冒出一句,突然有些兴趣索然。</p>

    “为什么?不是玩的兴致很高吗?不是玩的正在兴头吗?不是玩的如鱼得水吗?怎么要突然放弃呢?”老黎做意外状说。</p>

    “不想玩了是不想玩了,没意思了!”我说。</p>

    “有些意外?”老黎说。</p>

    “是!”</p>

    “受打击了?”</p>

    “或许。”</p>

    “没想到吧。”</p>

    “是。”</p>

    老黎呵呵笑起来:“小易,还记得我以前和你说过一句话,在官场,世人皆醉唯我独醒的人是吃不开的。还记得不?”</p>

    “记得。”我呼了一口气,抬头看着老黎。</p>

    “其实,这句话是相对而言的。在黑压压的官场里,还是有清白之士,有洁身自好之人的,他们不但能存在,而且能很好的生存下来。当然,他们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只有十分睿智的人,才能得到很好的生存和发展。这样的人,都是十分优秀而聪明的人。”</p>

    我看着老黎:“这恐怕也是你的目的,你想通过这个来让我长见识吧?”</p>

    “不错——我是想让你通过自己的实践来认清现实的官场,认清现实的社会。学会用辩证的思维来看待当下的官场。”老黎点点头。</p>

    “你怎么知道我会遇到这两种情况?”我说。</p>

    “我不会掐也不会算,但是,我相信你早晚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出现,这是必然的。”老黎说:“至于你现在想收手,我不做任何评价,这是你的事情,你自己决定。”</p>

    “收手,不刻意做这种鸟玩意生意了,顺其自然吧。”我说:“这种钱,赚的太累,还是赚你们家集团的钱来的心安理得。”</p>

    “呵呵。”老黎笑起来:“其实,我感觉,你小子做生意还真有一套,鬼点子多得很,一点拨通,甚至,有时候,你根本不需要点拨。”</p>

    “做别的我或许不行,搞生意,我还是有点办法的。”老黎的夸奖让我不禁有些得意,脱口而出:“想当年,我的公司……”</p>

    说到这里,我突然住了嘴。</p>

    老黎做意外状看着我:“哦也,想当年你还有公司?”</p>

    我一咧嘴,嘿嘿笑起来。</p>

    “小子,看来你貌似也是曾经很牛叉的吧。”老黎笑眯眯地说。</p>

    一看老黎那眼神,我知道无法隐瞒他了,老老实实点点头:“确实,兄弟我曾经牛逼过,在宁州有过自己的外贸公司,只不过,后来金融危机一来,我稀里糊涂地完蛋了,破产了。”</p>

    “所以你被打击了,沉沦了,沮丧了,所以你流落到这里来打工了,是不是?”老黎说。</p>

    “基本是。”我说。</p>

    “嗯。原来我这位小朋友也是曾经风光过的浙商老板啊。”老黎点点头:“我早觉察出你小子是个有故事的人。看来,你还真有些故事。”</p>

    “好汉不提当年勇,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现在,我再也没机会东山再起搞自己的公司了。我要在这个鸟官场混了。”我说着,不禁有些失落。</p>

    “做职场,你摔过跟头,这是一个人成长的必然道路,没摔过跟头的人是难以成大事的,做职场是如此,做官场同样也是如此。要学会让自己不断适应不断变化的现实,要学会改变自己,官场最忌讳的是一条道走到黑,头撞南墙不回头。”老黎又说。</p>

    每次和老黎闲扯淡,我都能有收获,这家伙肚子里东西可真不少,脑子里心眼更多。</p>

    我意识到,他正在不动声色地在引导我培养我,将我引到我以前从没有达到的境界和境地。</p>

    如果说李顺混黑道的教父是伍德,那么,我混官场的教父,似乎应该是老黎。</p>

    当然,老李秋桐以及周围的很多其他官员,也都会给我很多启示和引导。</p>

    老黎那天最后一段话说的确实不错,自从我改变了身份之后,之前那些带着俯视目光看我的集团部门负责人对我的态度真的是有了很大的变化,讲话客气热情了许多,酒场也多了起来,有事没事会约我去喝酒唱歌神侃闲聊。</p>

    转眼半个月过去,这天,集团党委召开全体党员会议,传达贯彻市委刚刚召开的进一步加强科学发展观的事情,关云飞在会做重要讲话。</p>

    市委记刚亲自带队去南方考察完科学发展观的事情,自然回来之后市里是要召开大会的。</p>

    我不是党员,自然不需要参加。</p>

    秋桐苏定国赵大健曹腾都是党员,自然要参加。</p>

    孙定国不但是党员,还是集团纪委委员,牛逼大了!</p>

    “经管办主任自然是集团纪委委员,这是老规矩!”秋桐告诉我。</p>

    会议开始前,我和秋桐苏定国赵大健曹腾一起去集团大厦总部,他们是去开会,我是去财务心办事。</p>

    走到集团大会议室门口,正好看到关云飞正和孙东凯站在门口说着什么。</p>

    大家站住,和领导打招呼。</p>

    关云飞和蔼可亲地和大家招呼,并没有用正眼看我。</p>

    孙东凯忙给关云飞介绍大家。</p>

    “关部长,秋桐和易克你都认识了。我给你介绍下其他这几位,这是经管办的主任苏定国,以前在发行公司任副总,最近刚提拔的。”</p>

    “哦。知道,知道。呵呵。”关云飞主动和苏定国握手。</p>

    “这是发行公司的副总赵大健。”</p>

    “哦,呵呵。大健同志我是早有耳闻的,发行公司的元老了,集团成立前日报的老发行科长,开国元勋啊。”关云飞又和赵大健握手,笑着说:“大健啊,你是老同志,工作经验丰富,你可要好好辅佐好我们的秋总啊。”</p>

    赵大健得到关云飞的肯定,脸似乎有些感动的表情,忙点头:“那是,那是,一定的,必须的。”</p>

    说完,赵大健舔了舔干裂的嘴唇。</p>

    北方的冬季很干燥,赵大健的嘴唇经常处于干裂状态。</p>

    “这位是发行公司业务部的经理,曹腾,小伙子很能干。业务部的业绩今年很出色。”孙东凯又介绍曹腾。</p>

    曹腾忙伸出双手和关云飞握手,弯腰带着谦卑的笑容:“关部长好。”</p>

    “小曹同志我是有印象的嘛。不错,小伙子要好好跟着秋桐同志做事啊。”关云飞勉励了曹腾几句。</p>

    曹腾有些受宠若惊,忙表态:“谢谢关部长的鼓励,请领导放心,我一定会跟着秋总好好努力工作的!”</p>

    秋桐站在一边,微笑着。</p>

    我站在一边看着,也微笑着。</p>

    “马要开会了,你们进去吧!”关云飞笑呵呵地说。</p>

    然后,秋桐苏定国赵大健曹腾进了会议室,我转头往财务心走。</p>

    “哎——易克,这要开会了,你不进去好好开会,乱跑什么?”关云飞叫住我。</p>

    “我不是党员,没有资格参加这个会啊!”我说。</p>

    关云飞眼珠子转了转,看都不看孙东凯,脸色一板,变得严肃起来,直接冲我发话了:“你这个同志,怎么这么不求进?这都是集团正儿八经的副科级干部了,还是在市委最重要的宣传部门工作,怎么竟然不是党员?不是党员,你怎么参与党委宣传部门的重要工作?胡闹——乱弹琴!”</p>

    关云飞重重地训斥责备我,似乎我现在的身份和职位不是党员这事很严重。</p>

    我没有吭声,我觉得关云飞表面是在训斥我,但是真正的目标似乎不是对准我。</p>

    孙东凯站在那里,看了看关云飞,眼里带着若有所思的目光。</p>

    然后,关云飞两手一背转身进了会场。</p>

    孙东凯看了看我,接着也跟随关云飞进去了。</p>

    我看着他们进去,咧嘴一笑,转身去了财务心。</p>

    当天下午,接到苏定国的电话,苏定国在电话里口气很严肃,让我到他办公室去一趟。</p>

    苏定国找我是和我谈发展我入党的事情。</p>

    集团党委下属好几个支部,其所有经营部门的党员组成了一个经营支部,支部记是苏定国,组织委员秋桐,宣传委员印刷厂厂长。</p>

    而集团行政支部的记是曹丽。</p>

    进了苏定国办公室,秋桐和印刷厂厂长都在。</p>

    苏定国的办公室是以前曹丽的老巢。</p>

    三个人脸的表情都很严肃。</p>

    进去后,苏定国请我坐下,然后看了看秋桐和印刷厂厂长,大家互相点了下头。</p>

    “易克同志,今天通知你来,是想和你谈一个重要的事情。”苏定国先开口了。</p>

    我坐直身子,看着苏定国,本来想笑一下的,看到室内气氛严肃,愣是没好意思笑。</p>

    “秋总是我们经营支部的组织委员,下面请她和你具体说明。”苏定国接着看了看秋桐。</p>

    我也看着秋桐。</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