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11章 不成熟的看法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在这种情况之下,最好的办法是根据集团党委的要求,提高后勤服务心的工作效率。 所以,我认为,后勤服务心应该定位于公司整体机构的补充,在事权,应该和公司统一,其人员也不能独立于公司之外。</p>

    关于财务,我认为,基于事权和人事安排是统一的,财务也应该统一于公司,出纳还是公司的出纳,会计还是公司的会计,签字也应该是一支笔,公司一把手不签字,不许开支。我的意见是这些,想到什么讲什么。”</p>

    我说完后,看了一眼大健兄,他正阴沉着脸记笔记。</p>

    以前开会,他是从来不做笔记的,这次孙东凯来了,他开始装逼了。</p>

    “赵总说说吧。”秋桐说。</p>

    赵大健抬起头,努力让自己笑了下,然后说:“我谈点不成熟的看法。我的意见和易总有点不同。我们成立这个服务心之前,到兄弟市区报业集团都去考察过,普遍的运作方法不象易总所说的那样……</p>

    我个人认为,从管理来讲,服务心和公司机关混在一起,恐怕会出现混乱、扯皮、低效。所以,关于事权,我主张还是要吸取教训,不要犯别人已经犯过的错误,还是独立的好。”</p>

    秋桐点点头:“赵总说的有一定的道理。”</p>

    赵大健接着说:“关于人事安排,我认为,以后心将承担非常繁重的工作任务,业务也会十分专业化,需要招聘较为专业的人员来做,如果和公司机关的人员一起,不利于专业化,也很可能导致服务心的工作不能按既定计划完成,或者完成得不好。”</p>

    孙东凯在这里坐着,赵大健讲话似乎显得很规矩正统,说的有板有眼的。</p>

    赵大健继续发言:“关于财权,根据我到省内其他兄弟地市报业集团发行公司地方考察的结果,他们大部分是独立的,所以要独立,是因为这样做符合心的定位,如果财务不独立,这个心不是一个完整意义的服务机构。</p>

    这里顺便说一下,我现在讲这个话,好象自己在争权,因为我是负责人。但我讲的是对事不对人,无论哪个来当这个负责人,都要有签字权,如果现在作调整,我不当这个负责人,我也还是这样讲。我的意见这些,考虑不成熟,主要是秋总定!”</p>

    赵大健突然表现出了很高的风格,对秋桐表现地也很尊重。</p>

    孙东凯神色平静地坐在那里看着。</p>

    秋桐开始发言:“讲完了?有没有其他意见了。没有了那我来讲两句。我的看法,今天我们专题讨论服务心的规范问题,我们的出发点,肯定是有利于工作,这个工作,不仅是服务心的工作,也包括公司机关的工作,我们三位,都是公司的领导,问题当然要考虑得全面一点,要顾全大局。</p>

    这一点,我认为易总的分析是很正确的,他讲清楚了我们为什么要成立这个服务心,为什么?主要是为了解决后勤保障的问题,保证公司整体工作的有效高速运转。”</p>

    赵大健不屑地瞥了下嘴。</p>

    秋桐继续说:“赵总的意见也是有一定道理的,按照赵总的意见去运作服务心,当然是符合心的定位的,这样运作下去,服务心红红火火,是指日可待的。</p>

    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了一点,服务心的成立,一个非常重要的目的,是为了增强公司的工作实力,提高公司的运转效率,依照赵总的意见,心什么都独立了,公司处处无法制约,人叫不动,钱也管不住,这与也是和孙记在集团大会提出的要求加强经营单位内部管理的指示相矛盾。</p>

    当然,在成立服务心这项工作,赵总花费了大量精力,做出了大量工作,取得了明显的成绩,赵总是服务心名副其实的开国元勋,这是值得充分肯定的;赵总提出的这些意见,我认为,正如他所说,是对事不对人的,这一点更是不容怀疑的。</p>

    但是,从全局来考虑,完全按照赵总的意见,肯定不利于公司的整体工作,同时也会因此影响服务心工作的进一步开展,因为毕竟服务心是受公司领导的嘛。”</p>

    孙东凯不由点了点头,似乎也不由自主赞同了秋桐的看法。</p>

    赵大健看到孙东凯点头,神情不由有些紧张,却又似乎没有听懂秋桐的话里所真正的意思,愣愣地看着秋桐。</p>

    秋桐继续说:“我看可不可以这样,服务心的规范分两步走,第一步,按照易总的意见,公司把人、事、钱全部管起来。之后再按照赵总的意见,人、事、财逐步分离,但是有个前提,这个前提是条件成熟了。</p>

    目前阶段而言,我认为还不成熟,因为公司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心的编制和人员还有事务必须牢牢掌握在公司的手。总之,为了顾全大局,我认为,分步走的方案可能会较好。”</p>

    大家都沉默,赵大健欲言又止。</p>

    秋桐说:“两位还有什么意见?”</p>

    我看了看孙东凯,他眼里都是赞成的神色,看来,他对秋桐的思路是认可的。毕竟,他是集团的一把手,虽然他偏袒着赵大健,但是他还是要从整体的工作来考虑,毕竟,下面的工作做好了,也对他有利。</p>

    他今天本来是担心秋桐会调整赵大健的分工,担心赵大健会被秋桐剥成光杆司令难看,所以来这里督阵,没想到秋桐压根没提调整分工的事情,而是拿理顺内部管理体制来着手。而理顺各经营单位的内部管理体制,也正是孙东凯在大会小会多次强调过的,秋桐这么说,正好是在贯彻他的指示精神。</p>

    我于是开始发言:“我认为,秋总的分析站得高,看得远,措施稳妥,较可行,按照这个方案,不但规范了服务心目前的运作,解决了目前公司机关缺人办事的当务之急,同时维护了团结,又留下了退路,为心的长远发展作好了远景规划。所以,我完全赞同!”</p>

    秋桐看着赵大健:“赵总,你还有新的看法没有?”</p>

    赵大健这会儿一直瞄着孙东凯的表情,此刻,他应该意识到大势已去了,秋桐没有提出任何调整分工的事,而是完全站在公司的整体角度来说事,而且说的这些都是和集团党委的精神相符合的,和孙东凯的指示精神相符合的,他还能说什么呢?他总不能打着红旗反红旗吧?</p>

    赵大健讪讪地说:“秋总的方案,在第一阶段显然是不符合服务心的定位的,但是。但是。国的事情,往往急不得,也只能一步步来,我。我表示同意。”</p>

    我心里暗笑,看到赵大健的脸都不由变色了,但还是装出一副顾全大局、豁达大度的样子,表态同意,猜想此时他心里肯定在念叨四个字:大势去矣!</p>

    秋桐然后做总结发言:“这天这个会开得很好,吸纳了两种方案的优点,既解决了当务之急,又兼顾了长远发展,得出了一个很好的统筹解决方案。这事这么定了。会后,请云主任根据会议精神,制定一个规范管理服务心的件出来,要抓紧拟稿,明天早交给我过目。两位还有没有其他事要议?”</p>

    我和赵大健都摇摇头。</p>

    我不禁喜从腹来,屁眼里冲出一波激动的微笑。</p>

    我突然明白了秋桐昨天让云朵如此通知赵大健的意图,她知道赵大健可能以为她要在经理办公会调整他的分工,会紧急向孙东凯求援,而孙东凯不会眼睁睁看着赵大健被秋桐将权力一步步剥光,必要的时候,他要出面干涉。毕竟,副总是不可以什么都不分管的嘛!</p>

    秋桐的目的是要利用赵大健把孙东凯调过来,让孙东凯在这里坐镇,她好没有障碍地理顺服务心的工作。赵大健再嚣张,也不能守着孙东凯在经理办公会和秋桐闹,这点最基本的常识他还是有的。</p>

    你赵大健给我捣鬼,我收归你的人、事、钱权,人、事、钱都收归公司管理了,即使你赵大健继续分管这个服务心,实质也等于被架空了,什么都说了不算了,特别是公司拥有对服务心事权的管理,秋桐以后可以直接过问安排服务心的工作,赵大健是想磨洋工都没机会没这个权力了。</p>

    还有,今天这会是当着孙东凯的面开的,最后的决议也是大家都看到的,你赵大健要是今后再捣蛋,那么,秋桐将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将服务心调出来,不归赵大健分管,赵大健将哑口无言。</p>

    秋桐这一招,实在是妙!</p>

    然后,秋桐看着孙东凯:“孙记,我们的经理会开完了,请你做指示!”</p>

    孙东凯笑了:“我看今天这个会开的很好,问题解决的很圆满,解决问题的思路符合集团党委的要求,符合我一贯的讲话精神。曹主任,苏主任,我看你们要多学学秋总开经理办公会的思路和方法,搞好你们内部的机构班子建设。经营委下属的其他经营部门,也都可以借鉴这次经理办公会的思路。苏主任,我建议将此次经理办公会的模式以经营简报的形势在集团各经营单位推广一下。”</p>

    曹丽和苏定国忙点头答应着。</p>

    曹丽看了几眼秋桐,眼里又发出妒忌的目光。</p>

    然后,孙东凯又看着大家说:“作为一个部门的负责人,领导艺术是很重要的,该民主的时候要民主,该集的时候要集,有时候要强调民主,有时候要强调集,什么时候强调民主,什么时候强调集,要看情况。”</p>

    孙东凯这话可谓是对今天经理办公会的圆满总结。</p>

    我对这话很赞同,同时再一次感到,孙东凯肚子里还是有货的。</p>

    会后当天,服务心立刻开始紧锣密鼓为各站采购发放各种必需的物。</p>

    我对秋桐说:“你越来越聪明了。”</p>

    秋桐说:“吃一堑,长一智,有些时候,人的智慧,是被逼出来的。”</p>

    说这话的时候,秋桐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更多的却是无奈。</p>

    看着秋桐倔强而又无奈的表情,我的心里一阵慨然。</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