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08章 远程会诊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屏住呼吸看下去:此种先天性不孕症国外对此有一定的研究和攻克办法,其德国、英国和加拿大在这方面的研究走在世界的前列。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他们面向全球患者的主要治疗思路是采用远程诊疗法,通过视频和语音等通讯工具,利用自身配备的现金远程会诊系统,对患者采取有效的诊疗。</p>

    此种方法主要在医生指导下进行人工周期治疗,具体方法是:于月经期第5天,口服乙烯雌酚0.5毫克,从第16天开始加用黄体酮20毫克肌注……</p>

    看到这里,我明白了,海珠不知从哪里得到了可以远程诊疗的消息,不知怎么联系了外国的专门治疗此种疾病的妇科专家,她在搞远程会诊!</p>

    同时,我心里的疑团也解开了,明白海珠为什么要给我3个月的期限,他在和我谈话的那天,已经和这位专家联系了,知道自己有治愈的希望了,所以才会给我那样一个承诺。</p>

    她是打算如果三个月能治好自己的病,会回到我身边,如果治不好,她不会回来!而在谈话的前一晚,她并不知道自己的病可以治疗,所以才会继续拒绝我要她回来的要求。</p>

    也是说,她是在一天的时间里得到这好消息的。</p>

    而海珠对此事是保密的,她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p>

    海珠想保密的理由是可以理解的,那个女人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患了这种病呢?她不愿意告诉我,虽然不知这个原因,但是她也同样是有难言的苦衷。</p>

    那么,在这短短的一天时间里,海珠是如何和国外的这位专家联系的呢?是谁告诉她这个消息的呢?我一时想不出。</p>

    同时,我心里突然感到了极大的欣慰,不管怎么说,海珠的病有希望了。海珠只要治好,她还会回到我身边来。</p>

    既然海珠不想告诉我这事,那我干脆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让她安心治疗。</p>

    我心里感到了一阵无的轻松,甚至有些激动。</p>

    我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接着拨通了秋桐的电话。</p>

    “秋桐,海珠的病有治了。”我接着把刚才看到的和自己的分析告诉了秋桐。</p>

    秋桐静静地听我说完,呵呵笑了:“你很高兴吧?”</p>

    “是的!”</p>

    “我也很高兴。真希望海珠能早日恢复健康,早日回到你身边。”秋桐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欣慰。</p>

    “不知道是谁帮海珠找到了这个好办法,真想好好感谢感谢他。”我说。</p>

    “或许是海珠自己找到的吧。当然,也可能是海峰。毕竟,海峰的公司是外企,他们和国外联系密切一些。”秋桐的口气听起来有些模棱两可。</p>

    “哦。”</p>

    “总之,这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你心里的谜团也解开了,也不用整天琢磨了,好好做自己的事情,不要胡思乱想,没事多去关心关心海珠。”秋桐说。</p>

    “嗯。”</p>

    “这两天没见到你动静?跑哪里去了?”秋桐说。</p>

    “出去玩了。”我说。</p>

    “出去玩了?到哪里去玩了?”秋桐说。</p>

    “青岛!”</p>

    “青岛?你去青岛玩什么?这么冷的天,有什么好玩的?”秋桐似乎对青岛这个名字很敏感。</p>

    “你真想知道?”</p>

    “是的,不许撒谎,说实话!”</p>

    “好,我去青岛找那个空气里的亦客去了!”我说。</p>

    “你——你又在撒谎!”秋桐说。</p>

    “我没撒谎!”</p>

    “你是在撒谎,讨厌,不和你说了。”秋桐佯作生气的声音,说完挂了电话。</p>

    我不由叹了口气,我以前撒谎秋桐以为是实话,现在我决定不对她撒谎说实话她反而认为我撒谎,唉,做人难啊!</p>

    感慨了半天,我还是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又给海峰打了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p>

    听我说完,海峰平静地说:“既然被你知道了,那我告诉你,这事是我告诉海珠的。”</p>

    “哦,你怎么不早和我说?”</p>

    “说什么?我也是刚知道告诉海珠了。第二天海珠对你松口了,答应你三个月的期限。我还说什么?”海峰说:“再说了,这也不是我查到的,是一个朋友千方百计费了很大的气力才打听到的,然后告诉了我。”</p>

    “哦,一个朋友?哪个朋友?我要好好去酬谢人家!”我说。</p>

    “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p>

    “你给我卖什么关子!”我说。</p>

    “不是卖关子,我要尊重那位朋友的要求,那位朋友不想让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知道此事,所以,我不能告诉你!”</p>

    “为什么?”我说。</p>

    “为什么?一言难尽。有些事,是永远也说不清楚的。其实我也说不清楚。”海峰叹了口气:“这事你不要再好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了。只是,你记住,那位朋友是一个德高尚心地善良的好人行了。”</p>

    “可是——”</p>

    “可是什么?不让你问你不要问了,问个屁啊你,你不要那么好行不行?操——我急死你,我不告诉你!我看你要是不知道能急死不?烦人——不要为难我好不好?你个死鸟人!”说完,海峰直接挂了电话。</p>

    我拿着电话直发愣。</p>

    操,一个谜团刚解开,又来了一个谜团。</p>

    人生啊,为什么有这么多谜团!</p>

    第二天,班,元旦假期后第一天正式班。</p>

    班不久,接到秋桐的通知:省报业发行协会的领导到集团来做客,10点钟要在集团小会议室开一个座谈会,听取我们的发行情况介绍,我和她参加,让我先有个准备。</p>

    这个好准备,自己干的工作都在脑子里装着呢,只要把一些数字弄准确好了。</p>

    9点半,我和秋桐赶往集团办公大厦,直接去会议室。</p>

    楼,出了电梯,正好遇到孙东凯和关云飞,正在一起边说话往会议室走。</p>

    省报业协会的领导来了,关云飞自然是要陪同的。</p>

    看到我们,关云飞微微点了点头,表情很淡,没有了往日一见哈哈笑的表情。</p>

    “关部长好——”我和秋桐给关云飞打招呼。</p>

    “好——”关云飞淡淡地应了一句,脸带着大领导惯常的那种居高临下的表情。</p>

    我有些没趣,正想走开,关云飞突然说了一句:“哎——小易,我记得你这次好像参加考试了是不是?”</p>

    我有些发晕,我靠,你岂止记得,你还参加我的面试了呢!</p>

    我还是点点头:“是啊——”</p>

    “怎么样?考了没有?”关云飞又问。</p>

    我更晕了,操,考没考,你还不知道啊,还问!</p>

    我还没说话,孙东凯接话了:“关部长,小易考了,第一名呢!笔试第三,面试第一,总分第一。”</p>

    关云飞点点头:“我记起来了,面试的时候我还陪着市委记去会场巡视了,正好遇到你们面试,市委记还问了你几个问题。只是我那天接着出了会场和市委记出差到省里开会去了,昨天刚回来,结果还没来得及过问。考了好啊,不错,祝贺你,年轻人!”</p>

    关云飞的话说的虽然似乎找不出什么纰漏,但我心里还是越发感到困惑,还是说:“谢谢关部长!”</p>

    我不知道关云飞说的话孙东凯信不信。</p>

    孙东凯这时又说话了:“关部长,那天你在省里打电话要求我们在家的副部长好好学习市里下发的特殊人才的使用管理规定,我们学的很认真,切实运用了实际工作,这不,根据那条例规定,小易正好符合条件,直接免除了试用期,直接按照现在担任的实际职务办理了任命副科级的手续,已经报到市委组织部干部科了。”</p>

    听孙东凯的话,关云飞看来确实去省里出差了。</p>

    关云飞点点头,看着孙东凯:“东凯部长落实市里的指示精神蛮快蛮具体的嘛。看来小易很幸运,赶了好时机,那天面试后,我和市委记离开后去省城的路,市委记还对小易当时回答他的几个问题赞扬了几句,特别是市委记问的最后一个问题,小易回答的很漂亮。我当时还不由替你涅了把汗呢。”</p>

    “呵呵,小易幸运是一回事,有关部长的关心才是最重要的嘛。”孙东凯笑着说:“看,关部长都替你捏把汗呢。”</p>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是换了其他考生,我一样会捏把汗的。我这个人,在工作,做事从来都是一碗水端平的,我可从来没有点名要给谁什么特殊照顾,这只能说是小易同志自己做的好,依靠自己的实力争取到了自己的位置。其实,小易,你能有今天,是和东凯部长的照顾分不开的。”关云飞说。</p>

    “我也没有什么照顾的啊,我只是落实市委市政府的有关规定,落实关部长的关于使用重用人才的指示精神。”孙东凯客气着。</p>

    关云飞不苟言笑地看着我:“小易同志,跟着东凯部长,要好好干,不要辜负了东凯部长对你的殷切希望。”</p>

    我点点头:“好的——”</p>

    孙东凯笑着:“关部长这话说的,我们都应该跟着关部长好好干,不要辜负了关部长对我们的殷切希望。”</p>

    “东凯,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们可不是给我干的,你们是为市委干的,是为自己干的,我们都是为市委干的,我们都要对市委负责。”关云飞似笑非笑话里有话地说。</p>

    “哦,对,对,关部长这话讲得有高度,有水平!”孙东凯忙点头。</p>

    秋桐站在一边微笑着,不说话,眼神若有所思。</p>

    孙东凯和关云飞先走后,我看着他俩的背影,对秋桐说了一句:“好怪。”</p>

    “没什么怪的,这叫领导水平!”秋桐淡淡地说。</p>

    我看着秋桐。</p>

    “领导的话,从来都不能当真,也不能不当真,领导的话,下属永远也捉摸不透。不然,为什么他是领导你是下属呢?”秋桐说。</p>

    “我只是觉得关云飞在我考前后对我的态度似乎有很微妙的变化。”我说。</p>

    “以前你是什么身份,现在你是什么身份?”秋桐看着我:“关部长的这变化,都是情理之,都不是没有原因的,都是有用意的。”</p>

    “什么用意?”</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