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07章 后会有期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李顺阴阴地一笑:“后会有期!回去给白老三捎个话,让他以后不用费劲心思来监控老子的行踪,老子要是不想让他查到,他永远都不知道老子去了哪里。 下次如果再被我发现他派出狗来跟踪老子,老子要施展打狗棒法,让他的狗有去无回。”</p>

    阿来显然不会将李顺的话告诉白老三,白老三显然还会继续监控李顺和我的行踪,但阿来还是点点头:“呵呵。李老板的话我记住了!”</p>

    “记住了好,马尔戈壁的,给我赶快滚蛋——”李顺说。</p>

    阿来也不生气,还是点点头,然后先走了。</p>

    看着阿来离去的背影,李顺脸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p>

    出了机场,李顺没有和我一起走,他自己打车走了。</p>

    “我去金银岛。你直接回去吧。”李顺临车的时候说了一句。</p>

    我开车直接回去。</p>

    进了小区,停车,楼。</p>

    出了电梯,看到对门的门开着。</p>

    在这里住了这么久,第一次见到对门邻居有人来,我不由好地多看了几眼,一个年人正站在门口,看到我,冲我友好地笑了笑。</p>

    “你住在这里的?”我边说边往里看了下,房子是精装好的,家具家电都齐全。</p>

    “呵呵,这房子我装饰完2年多了,一直没来住。我在市区还有其他房子的。”年人笑着,看着我:“你是住在对门的吧。”</p>

    我点点头:“那你现在是要来住了?”</p>

    “呵呵,不是,这房子不住了,打算卖掉的。”</p>

    “哦,要卖?”我心里一动,说:“多少钱?”</p>

    “120平方的精装房,家具家电各种设施都齐全,一口价,150万!”</p>

    我心里又一动,操,我到现在还是借宿的李顺的房子,老住别人的房子也不是那么回事,我手里正好有自己做业务赚的150万,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买套房子,既算是有了自己的家产,还能增值。</p>

    想到这里,我说:“这房子我买了,行不行?”</p>

    “呵呵,你早说啊,我在报纸登卖房信息都一个多月了。这房子已经有买主了。买主现在正在里面看房子呢!”</p>

    “谁啊?”我随口问了一句。</p>

    “我——”话音刚落,门口又出现了一个人。</p>

    看到此人,我不由愣住了,是冬儿!</p>

    “你买的房子?”我说。</p>

    “是啊,小克,怎么?感到怪?我不能买房子?”冬儿微笑了下。</p>

    “不是。我是说没想到你,你会买这个房子。”我结结巴巴地说。</p>

    “这个房子怎么了?”冬儿说。</p>

    “这个——”我被噎住了。</p>

    “哦,原来你们是熟人啊。”年人笑起来:“好啊,熟人做邻居好啊,有事可以互相照应。你们先谈着,我进去收拾下。”</p>

    间人进去后,我看着冬儿:“为什么?”</p>

    冬儿说:“什么为什么?”</p>

    “你明白!”我直直地看着冬儿。</p>

    “那好,我告诉你为什么。”冬儿说:“很简单,因为对门是你住的房子,所以我要买这个房子。我一直在打听着附近有没有卖房子的,终于被我打听到了,很我下怀,正好是你对门。现在明白了吧?”</p>

    “明白了。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我说。</p>

    “当然有意思。没意思我不买了。”冬儿说。</p>

    “你要住在我对门监视我?”我说。</p>

    “随便你怎么认为。反正这房子我是买下来了,明天办理交易手续。”冬儿说:“小克,你不该祝贺我吗,我终于有自己的房子了。”</p>

    我没说话。</p>

    “虽然我买下来了这房子,但是我未必天天住在这里,我本来的宿舍还是要住的,当然,我会经常来这里住几天。”冬儿又说:“还有,你的房子整天一个老爷们住着,估计也成了猪窝了,需要打扫的话,我可以代劳。”</p>

    “谢谢,不需要!”我说。</p>

    “现在或许你不需要,但是,早晚,你会需要。当然,或许你真的不需要,那也是你不在这里住了为前提,你不在这里住,要到对门来住。”冬儿说。</p>

    “你太自信了。”我说。</p>

    “必须的,我一直这么自信。我相信一点,我想要的东西,谁也得不到,不管间有如何的曲折,最后,一定会是我的。”冬儿说。</p>

    “你的自信有些偏执。”我说。</p>

    “偏执?哈哈。”冬儿笑起来:“是的,不错,我也觉得自己有时候有些偏执。我以前从来不偏执的,可是,为什么我现在会偏执?这都是谁造成的?”冬儿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激愤。</p>

    我看着冬儿,心里有些酸疼,不由叹了口气。</p>

    “我知道你最近考试的事了。祝贺你。”冬儿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欣慰。</p>

    “谢谢。”</p>

    “你可以借着这个时机,逐步慢慢脱离李顺。只要你能脱离李顺,我能想办法脱离白老三。”冬儿说:“然后,我们可以在一起。如果不喜欢星海,我们可以卖掉这房子,回我们的老家江南。”</p>

    冬儿的眼神里带着几分艰涩的憧憬。</p>

    我默默地看着冬儿。</p>

    “这里,没有任何可以让我们留恋的东西,除了血腥和痛苦。”冬儿又说。</p>

    半晌,我说:“其实,我很希望看到你能有你自己的幸福的生活。”</p>

    “我的幸福和你有关,没有你的参与,我没有幸福和快乐。”冬儿说。</p>

    “错,没有我,你一样可以生活地很快乐。你一样可以得到很多你想要的东西。”</p>

    “我最想要的东西,不仅仅是钱。还有人!”冬儿说:“谁和我抢我最想要的东西,谁是我不共戴天的敌人。”</p>

    “没有人想和你成为敌人!”我说。</p>

    “有,而且还不止一个。”冬儿说:“明着的和潜在的,都有。我时刻都在注视着她们。不管她们是否把我当朋友,不管她们是真心还是假意,只要和我抢,那是我的敌人,对于敌人,我向来不会手软,更不会讲任何情面。”</p>

    冬儿的话音里隐隐含着一股杀气。</p>

    我心里不由打了个寒噤。</p>

    冬儿沉默了下,接着说:“听白老三说那天他去三水集团搞一个工地项目,遇到你也在。夏雨那天把白老三回绝了,还耍弄了一番。这丫头不知死活去惹白老三,不会有好果子吃的。这事,我奉劝你不要掺和。在星海,你斗不过白老三的,夏雨那是自讨苦吃,怨不得别人。这种骄横霸气习惯了的千金小姐,吃点苦头接受个教训也没什么坏处。”</p>

    我说:“怎么?你听到白老三要对夏雨下手的消息了?”</p>

    “这还用听说吗,依照白老三的脾气,他能吃这亏?猜也能猜出来,白老三他从来不是吃亏的主,项目没到手,反而被夏雨戏弄,他能咽下这口气?他肯定要教训夏雨的。”冬儿说:“还有,那三水集团的工地项目,早晚还是跑不出白老三的手心,在星海的工地项目,还不都是白老三说了算。”</p>

    看来冬儿暂时还不知道李顺拿下这项目的事情。</p>

    我说:“这工地项目,已经被李顺拿下来了。”</p>

    “哦。”冬儿有些意外地说了一声,接着点点头,突然笑了:“好,好,这些有热闹看了。好戏估计又要快演了。”</p>

    我说:“你好像是唯恐天下不乱。”</p>

    “是的,我是希望看到两大黑帮开战,看到两大黑帮你死我活厮杀。”冬儿说:“而且,杀地越激烈越好,都死了才好。”</p>

    我又无语了。</p>

    “看来,李顺是要继续杀回马枪了,势头越来越猛了。”冬儿自言自语说了句,接着看着我说:“李顺拿下工地项目这事,我不会告诉白老三的,当然,即使我不告诉,他很快也能知道。白老三现在正处于穷途末路之际,抓钱都疯了,他不会眼睁睁看着这块肥肉落入李顺手里的。他不但要教训三水集团教训夏雨,他还会向李顺发起反击的。戏越唱越大,越唱越热闹了。”</p>

    冬儿的声音里带着幸灾乐祸的味道。</p>

    正在这时,房东出来了。</p>

    冬儿结束了我的谈话,对房东说:“这房子我很满意,我要了。我们走吧,明天办交易手续,我会把钱一把都给你的。”</p>

    “好,好。”</p>

    然后,冬儿和房东走了。</p>

    我开门回到宿舍。</p>

    简单吃了点东西,坐在沙发抽烟发呆。</p>

    没想到冬儿竟然会把对门的房子买下来,她这么做,显然是有自己的打算的,而这打算是显而易见的。</p>

    想到海珠,想到夏雨,想到秋桐,想到冬儿说的白老三要教训夏雨的话,我不由忧心忡忡。</p>

    但同时,我又感到自己很无力无奈,有火没处发,有劲没处使。</p>

    感情的事,黑道的事,都不是我自己说了能算的。</p>

    正在郁闷时,接到小亲茹的电话。</p>

    “易哥,告诉你一个秘密。”小亲茹笑嘻嘻地说。</p>

    “什么秘密?”</p>

    “海珠姐的秘密。”小亲茹说。</p>

    “说——”</p>

    “今天下午下班后,海珠姐自己在办公室里,我准备下班,临走前过去了一趟,看到她正在电脑前和人家视频。”</p>

    “视频?”</p>

    “是啊,我不经意间扫了一眼,看到正和她视频的是个穿白大褂的老外呢。”小亲茹说。</p>

    “什么?穿白大褂的老外。”我愣了。</p>

    “是啊,大鼻子老外,年龄好像不小了,大概四五十岁的样子呢。”小亲茹说。</p>

    “那他们都在谈什么?”我说。</p>

    “没听到啊,海珠姐带着耳麦的,我听不到啊。看到我进来,海珠姐把视频窗口最小化了。”</p>

    “哦。”</p>

    “不过,我看到海珠姐面前的纸写着几行字。”</p>

    “都是什么内容?”</p>

    “没注意看,我扫了一眼,只看到几个字眼,好像是什么乙烯雌酚,黄体酮什么的,还有什么周期疗程之类的。好像海珠姐在和人家聊什么治病的事情呢。还是和外国人聊的。我觉得好怪啊,海珠姐什么时候对看病有兴趣了,还是和外国人交流医学问题。”</p>

    我的心突然一震,忙挂了小亲茹的电话,接着去了房,打开电脑。</p>

    从小亲茹的话里,我猛然预感到了什么。</p>

    我直接进入谷歌搜索,输入“先天性不孕症治疗”几个字。</p>

    很快,出现了很多词条,我根据那天看到的海珠医院诊断单的内容,逐个挑选,最后选了一个外国专家的访谈,打开看。</p>

    这个正是针对海珠的症状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