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05章 墓地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这是一片不太大的坡地,雪后显得十分安静和宁静,周围是依旧苍翠的青松。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偏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所在,蕴藏着精灵鬼怪之气,天地日月之精华,阳世的清朗明丽与冥界的炫惑幽昧此消彼长,日夜交替。</p>

    老人在这里作古而去,新人又陆陆续续添加进来。</p>

    我和李顺踏雪行走在墓地里,周围除了一排排的墓碑,只有我们两个活物。</p>

    到了老爷爷的墓前,我停下:“这是。”</p>

    李顺看了看,然后弯腰捡起旁边的一根松枝,扫去墓前的积雪,然后接过我手里的酒菜,在墓前摆放好,接着又打开酒。</p>

    然后,李顺将火纸点着。</p>

    做这一切的时候,李顺没有让我帮忙,自己动手。</p>

    然后,李顺站在墓前,恭恭敬敬跪下,磕了三个头。</p>

    接着,李顺起身走到酒菜旁,用筷子在每一样菜里都夹起一点,扔到火里。</p>

    然后,盘腿坐在墓前的石板,倒了两杯酒,一杯放在墓前,一杯自己端着。</p>

    “老爷子。今天,我看你来了。我,你可能不认识我。可是,我认识你,我,叫李顺,是小雪的亲爹。”李顺的声音在旷野里听起来分外怆然。</p>

    我站在一边看着。</p>

    “老爷子,今天是新年新年第三天,还有,这快要过农历春季了。咱爷俩一起喝杯酒,我给你祝福新年。在地,你受尽了人间的寒苦,在地下,你可以安享了。你安安稳稳在这里住着,我会每年来给你拜年的。来,咱爷俩先喝一杯,我敬你。”说着,李顺先干了一杯,接着把那杯酒端起来,缓缓倒在墓前。</p>

    然后,李顺又倒酒,又端起酒杯。</p>

    “老爷子,我敬你第二杯酒,这第二杯酒,是我李顺专门敬你的,只代表我自己。老爷子你是个好人,你让我李家没有断后,你给我们李家做出了卓绝的贡献,我感谢你,我们全家都感谢你。来,咱干了——”</p>

    李顺又一饮而尽。</p>

    然后,李顺又倒了第三杯酒,举起酒杯。</p>

    “老爷子,这第三杯酒,是我代表我闺女小雪敬你的,老爷子,幸亏你救了小雪,你虽然没有给小雪丰厚的物质生活,可是,你给了小雪一个生命,是你让小雪在这个世界活到了今天,此恩此情,永世难以报答。唉。老爷子,你没福气啊,你走的早啊,不然,我会把你当亲爹来奉养的。”</p>

    李顺的声音有些悲酸:“老爷子,你放心,小雪永远也不会忘记你的,这辈子孩子都会记得给了她生命的爷爷的。以后,每年,我都会带着孩子来给你扫墓给你送吃的喝的。这酒度数有些高,可是这是好酒啊,喝了可以御寒啊,今年冬天很冷,你喝了,不会受冻了。来,我代小雪敬你一杯酒,咱再喝了。”</p>

    说完,李顺又干了,然后又将另一个杯子的酒缓缓倒在墓前。</p>

    接着,李顺又从口袋里摸出一盒华烟,打开,将里面的烟都拿出来,一颗颗点着,整齐地放在墓前的石板,然后自己拿起一颗,吸了两口:“老爷子,抽烟,这烟味道还不错,咱爷俩一起抽。”</p>

    李顺边抽烟边喃喃地自言自语着。</p>

    我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p>

    等李顺抽完一支烟,他站起来,看看我。</p>

    “我们一起给老爷子告个别吧。”</p>

    我和李顺又一起给老爷子磕了三个头,然后,我们离去。</p>

    回酒店的路,坐在出租车里,李顺沉默地看着窗外。</p>

    我也沉默着。</p>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李顺突然冒出一句。</p>

    我看了他一眼。</p>

    李顺说:“你说,我是坏人还是好人?”</p>

    “这个,你要问你自己!”</p>

    李顺眨眨眼睛:“我怎么觉得自己不是好人呢?”</p>

    我没做声。</p>

    “看来,我是长命不了的了。”李顺叹了口气。</p>

    李顺的话让我的心一颤,不知怎么,似乎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p>

    回到酒店,我和李顺退房,然后直奔流亭机场,李顺已经安排老秦订好了我们俩的机票。</p>

    到了机场,李顺找了个座位坐下,让我去办登机牌。</p>

    李顺从身摸出一张身份证递给我,我接过来一看,果然,这不是李顺本来的身份证。</p>

    “下一步,我安排老秦给你也弄一个。在对敌斗争环境日趋复杂的情况下,这很有必要。”李顺说。</p>

    我没有做声,排队去换登机牌。</p>

    还完登机牌,我和李顺正准备去安检。</p>

    刚站起来要走,李顺突然站住了,眼神直直地看着侧前方。</p>

    顺着李顺的目光看去,我看到了阿来!</p>

    他正往办理登记手续的柜台走,似乎没看到我们。</p>

    “马尔戈壁,这狗日的怎么在这里出现了?”李顺喃喃地说,声音有些意外。</p>

    我没说话,盯着阿来,他走路似乎有些不大硬朗,似乎和我给他造成的伤有关。</p>

    当然,我身被他击打的伤也还没彻底恢复。</p>

    “去,把他给我拦住,叫过来,老子要会会这条白老三的狗——”李顺说着,一屁股又坐回去,翘起了二郎腿。</p>

    我直接冲阿来走过去。</p>

    阿来看到我,一愣,接着眼睛一斜,看到了坐在那里的李顺,李顺正仰脸看着天花板,似乎没看到阿来一样。</p>

    “李老板让你过去!”我说。</p>

    阿来脸的神情有些紧张,打量了一下李顺,接着又看着我,脖子一梗:“怎么?向主子告我的状了,想联合在这里收拾我?告诉你,这里是机场,不是海边。”</p>

    “少他妈废话,老子从来没有打小报告的习惯!”我说。</p>

    “哦,你说什么?你没有告诉他昨晚的事情?”阿来说。</p>

    “是的——”</p>

    “哈。”阿来发出一声怪笑:“易克,算你是条汉子,昨晚我差点宰了你,你得感谢你的主子及时出现。没想到你没告诉李顺这事。我想知道,为什么?”</p>

    我说:“虽然昨晚你差点干掉我,但是,我还是觉得你也是条汉子,我不想把事情做绝。”</p>

    “看不出你还是个大善人。还知道给我留后路。可惜,易克,你做善事找错人了,不管你如何给我留后路,只要你挡了我的财路,只要你对我构成威胁,那只有对不起了。别说你是,是我亲爹,我干掉他眼皮都不会眨一下。我是从来不知恩图报的。”阿来阴笑着说。</p>

    “你以为我没把事情做绝是为了你个龟孙子?你做梦去吧。阿来,我承认我现在打不过你,但是,我告诉你,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们俩到底谁笑在最后。”我说。</p>

    “我知道你没那么好心,这世界好人早在几百年前死光了,哪里还有什么好人。虽然我不知道你没有将此事告诉李顺安的究竟是什么心,但是,我不会怕你的,当然,我也不会怕李顺的。当然,我和李顺之间,机会合适的时候,我想还是能合作的。当然,看来今天是够呛了。”</p>

    我笑着说:“你昨晚告诉我的那些事,你不怕我告诉白老三?他要是知道你有二心。”</p>

    阿来呲牙一笑:“哈哈,我求之不得你去告诉他我有二心。第一,凭你,你以为他会相信你的话?第二,你告诉他,说不定会提醒他更加重视我,然后我当然会告诉他说你们想拉拢我未成于是倒打一耙,说不定他知道了此事,还会给我恢复原来的待遇,甚至超过原来的待遇,那我岂不是快哉,那我岂不是不用瞎倒腾换地方了?第三,即使,即使白老板信了你的话,你以为白老板手下那帮人,凭他们,能制服得了我?你以为你的目的能达到?”</p>

    我笑了:“阿来,你还挺聪明,分析问题还挺有道道。不错,有进步!”</p>

    阿来看着我:“你在嘲笑我。”</p>

    我说:“没有,我在表扬你!”</p>

    阿来说:“昨晚我真后悔,不该和你啰嗦那么多,该干净利索地结果了你。”</p>

    我说:“后悔也晚了,没有卖后悔药的!”</p>

    阿来说:“不过,回去我寻思了下,有得必有失,幸亏我没有结果你,不然极有可能会被李顺发现。那样,我是得不偿失。”</p>

    我说:“看,我越表扬你你脑瓜子越聪明,看来,我又得表扬你了。”</p>

    阿来没有理会我的讥笑,看了一眼李顺那边,继续说:“但不管怎么样,你昨晚没死,你得感谢李顺,感谢他出现的及时。”</p>

    我说:“这是吉人自有天相,天助我也,天不助你也。”</p>

    阿来说:“但是,下次,你未必有这么运气了。只要你是我发财的障碍,我早晚要结果了你。”</p>

    我笑了:“阿来,下次你因为一定是你赢吗?”</p>

    阿来说:“当然。你这样的,我弄死你不在话下。”</p>

    我说:“你以为你还能有下次的机会吗?”</p>

    阿来眼珠子滴溜溜看着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p>

    我说:“你这么聪明的人,还需要我提醒吗?”</p>

    阿来看了我几下,突然笑了,说:“当然,易克,或许你说的对,我未必有下次的机会,当然,我下次未必一定要除掉你。你也是聪明人,只要你不妨碍我发财,我是不会非要和你过不去的。</p>

    其实说实话,你的功夫还是不错的,妈的,我现在身的伤还在疼,要制服你,委实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倒是挺赏识你这身功夫,结果了你,确实也有些可惜。我其实也是想和你和平共处的。”</p>

    我看了看李顺,他脸露出不耐烦的神情,似乎嫌我和阿来啰嗦地太久了,说:“好了,李老板让你过去,你去不去?”</p>

    “当然去——我怕谁!”阿来说着大摇大摆冲李顺走了过去。</p>

    我跟了过去。</p>

    “李老板好——”阿来站在李顺面前,做出意外的神情:“好巧啊,正好在这里遇到你们。”</p>

    李顺坐在那里没动,看着阿来:“阿来,兔崽子,你跑到青岛来干嘛?”</p>

    阿来笑了下:“来闲逛。”</p>

    李顺眯缝着眼看着阿来:“闲逛?大冬天的,你倒是很有闲心。”</p>

    阿来说:“李老板想必也是来青岛散心的吧。”</p>

    李顺微微一笑:“老子散心不散心,和你有什么关系?”</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