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04章 困惑不解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操,真巧!</p>

    李顺一愣,低头看着身边这个女业务经理,眼睛睁大了:“你。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你是孔昆?”</p>

    “是啊,我是孔昆啊,是这里的业务经理,原来二位先生是来找我的啊!”孔昆笑着站起来,拉过两把椅子:“来,二位请坐——”</p>

    李顺一屁股坐下,我也坐下。</p>

    “你——你怎么会是孔昆?”李顺吃吃地说。</p>

    “我爸妈给我起名叫孔昆啊。怎么?这名字叫的不对吗?”孔昆看着李顺,有些不解。</p>

    “你是女的?”李顺说。</p>

    “是啊,怎么了啊?”孔昆更加困惑不解了,睁大眼睛看着李顺。</p>

    李顺脸带着意外的表情,眼珠子转了几圈,勉强笑了下:“哦,没怎么,没怎么。”</p>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孔昆说:“是不是有业务啊?”</p>

    “嗯,是有业务,有一笔大业务。”李顺木然点点头。</p>

    “好啊,欢迎,呵呵。”孔昆说。</p>

    “那个,孔经理,在谈业务之前,我先问你几个题外话,闲聊的话。”李顺说。</p>

    “好,木有问题!请问——”孔昆利索地说。</p>

    “那个,你和星海那边,有业务联系吗?”李顺说。</p>

    “有啊,不过,其实说有也不对,是我认识一个星海的未曾谋面的朋友,他人可好了,给我介绍了青岛这边海尔集团的旅游业务,业务量还不小呢。哎——真想见见他啊,要当面好好感谢他的。”</p>

    “青岛海尔?”李顺重复了一句。</p>

    “是啊,估计他是和青岛海尔那边有很好的同学或者朋友。”</p>

    “哦。”李顺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些难看,接着努力又笑了下:“孔经理,你这名字挺好听的啊。孔昆,真不错。”</p>

    “呵呵。”孔昆开心地笑起来:“谢谢您的夸奖,其实您可以不用叫我孔经理的,您叫我孔昆好了,当然,我的朋友们都习惯叫我昆昆,我在扣扣里和朋友聊天,大家都称呼我昆昆呢,还有直接来点省事的,直接打英字母kk。”</p>

    “kk?”李顺复述了一遍,突然轻轻舒了一口气,眉头展开,似乎放心了,原来kk是个女的,不是男的。</p>

    但突然,李顺的脸色又变得苍白,苍白的有些可怕,苍白里带着震惊和意外,似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证实了什么。</p>

    接着,李顺突然站起来,语气短促地说:“我今天还有事,业务先不谈了,改天再说!”</p>

    说完,李顺拔腿走。</p>

    我也跟着站起来往外走。</p>

    “哎——二位先生,我还没给你们留下联系方式呢。”孔昆在身后叫着。</p>

    李顺大步走出四海国际旅行社,沿着人行道径自往前走。</p>

    我跟在后面。</p>

    走了半天,李顺突然停住脚步,两手抱住脑袋,仰天长叹,发出一声悲戚悲凉凄然的长啸:“苍天啊——大地啊——作孽啊。”</p>

    我站在李顺身边,看着李顺抓狂的表情和动作。</p>

    没想到事情的结果竟然会是这样,一场天方夜谭般的闹剧,调查的结果,李顺显然认定这kk是孔昆。</p>

    是的,他没有理由不信,一切都是那么巧合,星海好友,未曾谋面,海尔集团,扣扣称呼,名字开头字母。</p>

    唯一出乎李顺意料的,这孔昆竟然是个女孩子。</p>

    由此,李顺完全可以得出结论秋桐和孔昆是什么样的关系。</p>

    当然,李顺也不能割下她的脑袋,更谈不割下**,她根本没有。</p>

    这是一场滑稽而又离的闹剧,我终于得以解脱,李顺似乎也得到了某种意义的解脱,似乎认为这样不算秋桐给他戴了绿帽子,但李顺却又感到无震惊,为自己此行青岛的这个发现。</p>

    “怪不得……怪不得她对我一直如此冷漠。原来……原来她根本不喜欢男人。”李顺喃喃自语,声音里带着几分安慰,又带着几分悲哀和凄然。</p>

    我想笑,却笑不出。</p>

    李顺想哭,也哭不出,他似乎哭笑不得。</p>

    “难道,这是报应?是老天对我的报应?”李顺呆呆地看着我。</p>

    我没有说话。</p>

    李顺突然又仰脸大笑起来,笑得十分凄冷和怆然。</p>

    “哈哈,报应啊,报应。我李顺的未婚妻竟然是一个不喜欢男人的女人。我竟然一直毫不知觉。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待我,也要这样对待她,为什么我们都是这样的命运。为什么我们一对这样的人竟然会……”说到这里,李顺停了下来,几乎悲怆地歇斯底里地狂笑着。</p>

    我站在一旁默不作声地看着李顺狂笑。</p>

    半天,李顺笑完,怔怔地仰脸看着天空发呆。</p>

    “你认定是这个人了?”我说。</p>

    “废话,当然是她,她毫无疑问是kk。”李顺漠然道。</p>

    “可是,她是个女的。”我说。</p>

    “女的怎么了?女的又怎么样?”李顺看着我。</p>

    “没怎么,还要不要去采取行动?”我说。</p>

    “行动个屁?”李顺骂了一声,然后两眼死死盯住我:“此事你知我知,不准再让任何人知道,不准在秋桐面前透露丝毫我们来过青岛的消息。同时,这个孔昆,这个kk,今后,也不准再来找她,当。当我们从来不知道这事,当我们从来没见过这个孔昆。既然……既然她们这样……那……那由她们去吧,不要管她们了。”</p>

    我点点头:“可是——”</p>

    “可是什么?可是个屁!”李顺一瞪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取向,每个人的性取向都必须要得到尊重。这是最基本的人权,你懂不懂什么叫人权?”</p>

    “哦。”</p>

    “不管她们怎么样子,其实都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精神的游戏而已,虚拟空间的游戏而已,现实里,秋桐还是我的未婚妻,她还是要嫁给我的,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有这个大前提,够了。我想,我还是要尊重她精神的选择的。</p>

    孔昆是个女孩子,而且看起来还是个正经女孩,即使。即使她们见了面,那又怎么样?那又会怎么样?即使。那样。那也不算是对我的背叛,也不算是给我戴绿帽子,反正孔昆不是男人。也不会有任何人笑话我奚落我。”李顺又说。</p>

    李顺的一番逻辑让我感到晕头晕脑。</p>

    “你是不是觉得很滑稽很可笑很不可思议?”李顺看着我。</p>

    我点点头。</p>

    “这很正常,可以理解。没什么滑稽可笑不可思议的。”李顺这会儿似乎已经想通了已经开始接受自以为的这个现实了,平静地说:“事情既然已经如此,随他们去吧,我们当什么都不知道,当这回事,从来没有发生过。回到星海,秋桐还是我的未婚妻,还是小雪的妈妈。我不想出任何纰漏打乱目前的生活秩序。”</p>

    “那回头还弄软件查秋总的电脑扣扣聊天记录不?”我说。</p>

    “查个鬼啊。有什么好查的。”李顺说:“事情既然是这样的,我反倒放心了,我的后院是绝对不会失火了。她不爱我不要紧,这没什么,反正她是必须要嫁给我的,必须要做我们李家的儿媳的,过程不重要,我只要结果,实质无所谓,我只要这个名分,只要不让我丢人,只要不让老爷子老太太丢脸,那一切都无所谓。”</p>

    “哦。”</p>

    “你知道了这些,你听了我这些话,你是不是很瞧不起我,瞧不起秋桐?”李顺说。</p>

    “没有。”我摇摇头。</p>

    “此事,你不准向外人走漏任何风声,这是最高度的机密,知道不?”李顺又说。</p>

    “知道!”</p>

    “唉——”李顺长叹一声:“大千世界,无不有,没先到,竟然发生在了我的身,我原以为只有像我李顺这样的人会叛变革命,没想到——”</p>

    “叛变革命?你怎么叛变革命了?”我有些听不懂李顺的话。</p>

    李顺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接着说:“听不懂算鸟完,那么好干嘛?”</p>

    我不说了,怔怔地看着李顺,他是那么地自以为是,那么地信以为真,那么地自信,那么地诡秘。</p>

    “这事这样了。不提了,不谈了,当一切从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李顺看着我说:“走吧,我们走吧。”</p>

    没想到这次kk风波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我心里不由感到几分轻松,幸亏李顺赶过来了,不然,昨晚我指定死在了阿来的手里,不然,我今天还真的无法处理,更无法回去给他交代。</p>

    从某种意义,李顺的这次出现,救了我的命,同时也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难题,我终于不用割下自己的脑袋和几把了。</p>

    “现在回酒店退房,去机场回星海?”我说,仰脸看看雪后清澈的蓝天,蓝天,阳光明媚。</p>

    李顺摇摇头:“等等再走。”</p>

    “干嘛?”我说。</p>

    “你带我去看看当初你和秋桐发现小雪的地方。”李顺说。</p>

    我点点头:”嗯。”</p>

    我和李顺打车去了当初我和秋桐发现小雪和老爷爷夜宿的路边。</p>

    下车后,李顺站在那里,看看周围的大街,看看门前的布局,又看看天空。</p>

    “再详细告诉我一遍那晚的情景。”李顺的声音有些沙哑。</p>

    我于是将那晚发现小雪和老爷爷的情景详细描述了一遍。</p>

    李顺坐在当初小雪和老爷爷夜宿的台阶,点燃一颗烟,表情十分安静地听我说,边默默地吸烟。</p>

    听我说完,李顺没有做声,低头看着地面,陷入了长久的沉默。</p>

    半天,李顺站起来,看看周围,突然冲一家饭店走去,边说:“跟我来——”</p>

    走进饭店,李顺点了8个菜,然后对服务员说:“马给我做,我要打包带走!”</p>

    “好的,先生,请稍等!”</p>

    然后李顺看着酒店的柜台,手一指:“给我拿两瓶茅台——”</p>

    半小时后,酒菜备齐,打好了包,我提着,李顺和我出了酒店。</p>

    “带我去老爷爷埋葬的墓地!”李顺说。</p>

    我们于是打车又直奔墓地,在接近墓地附近时,李顺让出租车停下,下车买了一大包火纸。</p>

    然后,到了墓地,我和李顺下车,直接进去。</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