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02章 苦中学会快乐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的心一动,是的,老黎说的对,人生的烦恼是自找的。   (w w w . v o dtw . c o m)不是烦恼离不开你,而是你撇不下它。其实,或许,每个人都是幸福的。只是,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p>

    “我知道,或许你的心里很苦。其实,小易,我想和你说,人这辈子,要在苦难学会快乐。”老黎说:“人,要学会接受苦而远离苦,而离苦本身是一种乐。这种快乐并不是吃饱喝足、接受感官刺激或麻醉后所感觉到的快乐,而是让我们放下一切负担,并且从这些刺激得到解脱的快乐。”</p>

    我怔怔地看着老黎,琢磨着他的话。</p>

    一会儿,夏雨回来了。</p>

    我定定神:“你们几号登机口?”</p>

    “8号!”夏雨说:“你呢?”</p>

    “我28号!”我说。</p>

    “那我们走吧,我们在楼下。”老黎说着,冲我点点头,然后和夏雨先走了。</p>

    我看着他们父女俩下楼,然后去了登机口。</p>

    在登机口等了会,机场广播里通知:青岛正在下大雪,飞往青岛的航班要延误,延误到几时起飞,等候通知,看那边的天气情况。</p>

    没办法,我只有等。</p>

    这一等是好几个小时。</p>

    到午的时候,接到李顺的电话:“到了没?”</p>

    “青岛那边大雪,没法起飞,正在等!”我说。</p>

    “操——”李顺接着挂了电话。</p>

    一会儿,李顺又打电话过来:“青岛那边的酒店已经给你订好了,在海边的皇冠大酒店!”</p>

    “哦。”</p>

    青岛皇冠大酒店是小亲茹以前工作过的地方,也是我和秋桐住过的地方。</p>

    我继续等,一直等到下午5点才起飞,到达青岛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p>

    从流亭机场打车,直接入住青岛皇冠大酒店。</p>

    吃过饭,无所事事,看电视。</p>

    看到9点多,有些烦闷,决定到酒店附近的海边去走走。</p>

    刚下过一场大雪,美丽的岛城分外静谧,海边风很大,没有什么人,路灯照射下的雪地,分外白。远处,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黑暗,我知道,在那黑暗深处,是无边无际的大海。</p>

    沿着海边漫无目的地走着,任凭冷飕飕的寒风吹打着我的脸和脖子。</p>

    停下来,我蹲在地开始摆弄雪,滚了几个不大的雪团。</p>

    正自娱自乐着,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踏雪的脚步声。</p>

    我站起来,回头一看,是阿来。</p>

    他怎么到这里来了?我心里有些意外。</p>

    我看着阿来,阿来在离我几步远的地方站住,冲我呲牙一笑:“易克,没想到吧,我们会在这里见面!”</p>

    “你怎么也来这里了?”我说。</p>

    “因为你来这里了,所以我来了。”阿来说。</p>

    “你怎么知道我来青岛的?”我说,边警惕地注视着阿来的一举一动。</p>

    “我怎么知道的?哈哈,你以为这很难吗?”阿来说:“为了这次跟着你来青岛,我可是专门向白老板请了2天假哦。”听阿来这话的意思,似乎他来青岛不是受白老三的委派。</p>

    我不由心里感到困惑。</p>

    “你跟我到青岛来干嘛?”我说。</p>

    “干掉你!”阿来阴森森地说。</p>

    “干掉我?”我有些意外。</p>

    “是的——”</p>

    “白老三给你下的命令?”我说。</p>

    “错——”阿来说。</p>

    “为什么跑到青岛来干掉我?在星海岂不是更方便?”我说。</p>

    “嘿嘿。”阿来阴阴地笑了下:“星海是个鱼龙混杂的是非之地,在那里干掉你,岂不是会惹来很大的麻烦,会容易暴露。在这里,多好,神不知鬼不觉。”</p>

    “为什么要干掉我?”我说。</p>

    “我干掉你,不需要理由!”阿来晃动着脖子,转悠着眼珠。</p>

    我看着阿来:“你以为你能有足够的把握干掉我吗?”</p>

    阿来笑起来:“你以为你能打过我吗?”</p>

    我想了想:“可能够呛。”</p>

    “什么够呛?你小子根本不是我的对手!”阿来说。</p>

    “也许。”我说。</p>

    “也许个屁!根本不能!”阿来说。</p>

    “好吧,不能!”我叹了口气。</p>

    “那你还废话,过来受死吧。明年的今天,是你的忌日——”阿来说着,慢慢拉开架势,准备向我出手。</p>

    我知道,我的确是打不过阿来的。但即使明知打不过,也不能束手擒等死,好歹要搏一搏。学学李云龙的亮剑精神吧。</p>

    妈的,这会儿,不学也不行了。</p>

    我拉开架势,接着率先向阿来出手。</p>

    我们立时打在一起,双方出手都很狠,又都很小心。</p>

    十几个会合过后,我踢了阿来的胸部几次,但我的头部也被阿来狠狠的拳头击了几次。</p>

    双方互有胜负,但我似乎受伤要重一些,头阵阵裂疼,眼前有些恍惚摇摆。</p>

    几十个会合过后,大家都开始喘粗气。</p>

    又摆好姿势,准备向对方发起新的进攻。</p>

    这时,一阵狂风吹来,卷起满地的雪花飞舞着——</p>

    我突然飞起一脚,踢起地的一个雪团,雪团直接飞向阿来的面部,我接着顺势一个转身,腾空跃起,另一只脚狠狠踢向阿来的头部——</p>

    阿来被雪团迷住了眼睛,猝不及防,被我重重踢倒在地。</p>

    我刚要再接再励去制服阿来,阿来突然伸手从雪地里摸索着,似乎他碰巧摸到了什么东西。</p>

    接着,阿来突然翻身,手里突然多了一根铁棍,冲我的腿部狠狠扫来——</p>

    我来不及后退,小腿正好被他的铁棍打,一阵剧痛,我不由自主“噗通——”倒在了雪地。</p>

    还没来得及起来,阿来已经用膝盖牢牢顶住了我的胸部,双手握住铁棍的两端,铁棍压在了我的喉咙部位。</p>

    我的喉咙一阵疼痛,脖子感到窒息,腿部给铁棍击,使不出力气。我知道,只要阿来手里的铁棍用力往下一压,我会断气</p>

    我的眼一闭,完了,我靠,妈的,老子没打过阿来,要在青岛丧命于他手下了!</p>

    阿来却并没有马下杀手,我听到他发出阴涔涔的笑:“易克,怎么样?你不是我的对手吧,天助我也,让老子正好捡到了这根铁棍。我刚才说了,明年的今天,是你的忌日。”</p>

    我睁开眼,看着阿来得意的神色。</p>

    “阿来,你想让我怎么个死法?”我挣扎着发出嘶哑的声音。</p>

    “怎么个死法?”阿来说:“我待会儿用铁棍压断你的脖子,然后,我会为你实行海葬,我把你拖到海里远离岸边的冰,用铁棍凿个冰窟,让你沉尸海底。”</p>

    妈的,阿来追随我而来,我要追随四大金刚而去!</p>

    阿来说完,接着双手用力,又压住我的脖子,我几乎喘不过气来。</p>

    “易克,看你是快要死的人了,我让你死个明白,不让你做冤死鬼!”阿来又停住,似乎觉得现在我已经失去反击的机会和能力死定了,晃动着脑袋,凑近我的脸,压低嗓门:“现在,我可以告诉干掉你的真正原因。”</p>

    奶奶个笔,这也是老子临死不能瞑目的原因所在。</p>

    我努力使劲呼吸着,看着阿来。</p>

    “可能你还不了解我这个人,我阿来做事向来六亲不认,我只认钱。在钱面前,亲娘老子也不行。”阿来说:“老子在泰国是职业杀手,在我手下死的人没有一个和我是有怨仇的,老子只要拿钱,叫杀谁杀谁,从来不皱眉头。只是因为又一次失了手,又不想给雇主还钱,得罪了人家,老子没办法才跑到了国内,投奔到白老板手下,为什么我要投奔他,因为他能给我钱啊。</p>

    老子这辈子是为钱而生的。老子本想在白老板手下安安稳稳狂赚几笔钱,可是没想到最近他偷税漏税的事情爆发,元气大伤,家底子快得瑟光了,为了节约开始,他竟然开始给手下的兄弟们减工资,当然也包括我。老子现在的收入以前少了一半多,操——老子跟他干,图的是钱,没钱老子还干什么。”</p>

    阿来愤愤不平地说着,压住我脖子的铁棍稍微有些放松。</p>

    我看着阿来,装作认真听的样子,暗开始调匀呼吸,慢慢积蓄能量。</p>

    “慢慢我了解到李顺是个出手大方的人,你跟着他,想必他也给你不少钱。这次李顺重创了白老板,他俩是死对头,想必以后会拼个你死我活。”阿来继续说:“这人啊,都是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既然白老板要克扣我的钱,既然李顺如此仗义疏财,那我为什么要死守着白老板不放手呢,李顺和白老板斗,斗的是什么?一是财力,二是人,谁的财力雄厚,谁的人兵强马壮,谁会占风。所以,我想,我要是投奔李顺,他应该是不会拒绝我的,他想必是知道我的功夫的。</p>

    但是,我要投奔李顺,要想得到他的重用,我必须要除掉他身边对我有竞争力的人,唯有这样,我才能成为李顺最倚重的助手,才能得到他的大力重用。而你,是李顺最得力的助手之一,是他最倚重的人,也是对我得到李顺的重用威胁最大的人,有你在,即使我投奔了李顺,他也不会重用我。</p>

    所以,自从白老板给我们减薪,自从我那天见了李顺,动了投奔他的念头,自然,我开始琢磨起你来了。我要想成为李顺独一无二的不可缺少的干将,我要让他无法离开我,首先必须要干掉你。干掉了你,李顺必须得依靠我来给他打江山,自然,他也不会亏待我。自然,老子能发财。</p>

    但是,我要干掉你,必须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特别是李顺,所以,我不能在星海下手,那会容易暴露,所以,我要在千里之外的青岛让你完蛋,我要让你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在这个世界,等李顺失去了你这根台柱子,我向他示好,他自然是会十分乐意求之不得的。”</p>

    想不到,看起来头脑简单的阿来竟然有如此重的心机,我以前把他看轻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