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01章 证据销毁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内容很简短,寥寥数语。 </p>

    看完了,我心里也明白了,秋桐无意写在台历的这句话被李顺昨晚发现了,李顺果然验证了那天自己对夏雨所说内容的判断,李顺认定秋桐瞒着自己外面有了其他人。</p>

    而这个人,李顺不知道,是我!</p>

    我将纸还给李顺,李顺接过去,重重喘了一口气,突然将纸撕地粉碎,然后往空一挥,纸屑纷纷落下。</p>

    我不明白李顺为什么要将他好不容易发现的证据销毁。</p>

    “看明白了吗?”李顺阴沉地说。</p>

    “不大明白!”我说,心里有些紧张。</p>

    “少给我装逼,这你都看不明白?”李顺瞪了我一眼,接着说:“这个狗日的kk,是我要让你去青岛干掉的人。”</p>

    “哦。”我看着李顺。</p>

    “从这几句话里,可以判断出这几方面的信息,第一,秋桐和这个叫kk的关系很暧昧,非常暧昧;第二,他俩是在搞恋,肯定是通过那个什么鸟玩意小企鹅扣扣搞的;第三,他俩还没见过面,虽然是在虚拟空间里玩的感情游戏,但秋桐似乎已经陷得不浅,不知道这兔崽子使用了什么高明招数迷住了秋桐;</p>

    第四,照此下去,两人肯定要见面,要出事,出大事。很有可能要给我戴绿帽子。第五,这兔崽子在青岛,在那个什么狗日的四海旅游公司,而且,他的代号叫kk,这两个英字母,按照秋桐痴迷的程度,应该不是在称呼他的名,已经过了那个阶段,kk必定是他真实名字的开头字母。”</p>

    我呆呆地看着李顺,听着他自以为是的分析。</p>

    我靠,我已经给李顺戴了绿帽子!这个kk也不是姓名的字母,而是浮生若梦对我昵称的代号!</p>

    “所以,我叫你来,是让你去青岛四海旅游公司,去找到这个kk,然后——”李顺手掌往下一劈:“咔嚓——把这兔崽子给我做了。妈的,瞎了狗眼了,敢在勾引我的女人,我要让他付出最沉重的代价,我要让他知道在不是那个女人都可以随便勾引的。我李顺的女人,不管老子怎么样,不管老子要不要,谁也甭想得到,谁敢打我女人的主意,他是我李顺不共戴天的敌人,必须得死——”</p>

    李顺的眼里杀气十足,口气十分狠。</p>

    我心里不由打了个寒颤。</p>

    “这个kk,应该是很好找的,范围在那四海旅游公司之内,一般旅游该公司大厅里都张贴着员工的姓名和照片,去到装作客人的样子,随意一浏览,基本能判断出来。不外乎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兔崽子的名字是两个字,姓和名都是k开头的,还有一种是这兔崽子姓名是三个字,后面的名开头字母带有k。”</p>

    我怔怔地看着李顺。</p>

    “你没听明白?”李顺看着我。</p>

    我没说话,心里突然觉得这事很荒谬可笑,却又笑不出来。</p>

    “我给你打个方,如ls,可以代表我李顺,还可以代表白老三,这狗日的名老三也是ls开头的字母。这回你该明白了吧?”</p>

    我点点头:“嗯。明白了,可是……”</p>

    “可是什么?”</p>

    “可是。要是这kk是代表了名呢?”我说。</p>

    “看来你也是不经常在聊天的,你也不懂这玩意儿,这不可能。你要这样分析,他们已经聊到很深的程度了,到了这个程度,他们一定都彼此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了,既然知道了对方的真实姓名,还称呼那鸟名干嘛?那鸟名有什么好称呼的,当然是真实的名字称呼起来热乎。”李顺武断地说。</p>

    李顺看来对聊是个彻底的菜鸟,无知所以无畏,自以为分析地很正确。</p>

    “那你没到秋总的电脑里去查查聊天记录?”我说。</p>

    “操——我怎么查?她有设的密码,我又不会摆弄电脑那玩意儿,我会开机关机在电脑打游戏,连电脑打字我都不熟练。再说,她要是将那聊天记录删除了,我查个鸟啊。”</p>

    “听说有一种软件,是可以破解密码进去的,即使聊天记录删除了,也可以复原的。”我说。</p>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唯恐李顺查不出真相。</p>

    我觉得自己有些傻鸟,但还是不由自主说了出来。</p>

    李顺点点头:“还能这样。不过,我是不会操作的,只有你去操作这软件,可是,恐怕没机会,你总不能到秋桐家在哪里捣鼓吧,那会惊动她的。还有,秋桐的笔记本一般都是随身带着下班的。”</p>

    “哦。”</p>

    “我今天安排人查了秋桐最近半年的通话记录,除了查到一个青岛海尔的座机之外,没有查到其他青岛的号码,这个海尔的座机号码,我知道,秋桐有个大学同学在青岛海尔工作,那是个女的,她们常联系。</p>

    看来,他们目前还是只限于聊天,还没有发展到不可救药的地步,幸亏那天夏雨的话提醒了我,幸亏我发现地早,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但即使是这样,也不能便宜了青岛的那个小**,这小子一定经常在花言巧语勾引良家妇女,干了不少坏事,正好,借着这个机会,为民除害。</p>

    这次先到青岛去查,查出来省了去捣鼓什么软件查聊天记录了,直接干掉那小子,实在查不出来,或者如你所言那kk真的是什么名或者昵称,那再另作打算。”</p>

    “那明天去?”我说。</p>

    “是的,我已经安排老秦给你买好机票了,午10点20分的。明天你去,正好利用放假的这两天时间。”李顺说:“怎么?你这两天还有这更重要的事情?”</p>

    “没有!”</p>

    “没有好!明天即刻动身!”李顺说。</p>

    我不做声了,我靠,李顺让我明天到青岛去查我自己,让我自己干掉自己,让我自己割掉自己的脑袋和几把!这哪一出跟哪一出,什么鸟事啊!</p>

    “此事绝对不能让秋桐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我相信秋桐是一定被这兔崽子给蛊惑欺骗了,秋桐在工作看起来貌似做事很沉稳老练,但其实她内心单纯简单的很,她根本不了解社会,根本不懂社会,根本不了解社会的复杂和险恶。”李顺又说:“做工作她行,混社会,她不行,被人骗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p>

    我点燃一支烟,默默地吸着。</p>

    “没想到啊,没想到。秋桐竟然敢背着我搞这么大的动静,我们家对她恩重如山,没有一点对不起她的地方,结果,她不但不全心全意想着如何报恩,反而私下琢磨着给我戴绿帽子。她太让我失望了。”</p>

    李顺有些伤感,还有些愤懑,狠狠吸了一口烟,咬牙切齿地说:“等处理完了青岛那个小**,我再给她慢慢算账,我要让她知道给我戴绿帽子的严重后果。我要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我要让她知道,做我们李家的儿媳妇,是必须要守规矩的。”</p>

    听李顺如此说,我的心里有些惊悚。</p>

    从金银岛回来,我在宿舍里有些心神不定地来回走着。</p>

    李顺聪明而又愚蠢,他能翻出秋桐的随笔记录,能分析出青岛和四海旅游,能分析出是聊,能想到去查秋桐的电话通话记录,却没有搞清楚这kk到底代表了什么,却不知道那个kk在星海,在他身边,他让我去青岛去查这个kk,让我去做了这个kk,我怎么去查,怎么去做?难道我挥刀自残,割下自己的柱子哥送给李顺,然后告诉李顺那个kk其实是我?</p>

    不,绝对不能,没了柱子哥,我还怎么做男人?告诉李顺真相,我必将死无葬身之地!不仅是我,甚至还会连累我周围的人,包括我的父母海珠,甚至包括秋桐!我整天和秋桐在一起,一旦我坦白了,李顺绝对不会相信那绿帽子还没给他戴了,他必定知道我和秋桐已经有了那种关系了!</p>

    不,绝对不能!绝对不能告诉李顺真相!绝对不能割下我的柱子哥!</p>

    可是,我又要如何完成李顺交代给我的任务呢?我到青岛四海旅游去找什么几把kk呢?我如何给李顺复命呢?</p>

    越想越心里六神无主,越觉得不可思议,越觉得荒唐滑稽,却又不时感到心惊胆战。</p>

    第二天午9点,我到了机场,办完登机手续,过安检,进了候机大厅。</p>

    正往登机口走着,突然背后有人我叫我。</p>

    “哎,易克——二爷,他二爷,二大爷——”</p>

    光听这称呼,不用听声音,不用回头看,我知道是夏雨。</p>

    但是我还是停下,回头。</p>

    老黎和夏雨正在我身后走过来,夏雨蹦蹦跳跳的冲我挥手。</p>

    老黎边走边对夏雨说:“死丫头,怎么称呼易克呢?”</p>

    “你不是说易克非要和你论平辈吗,那我不叫二爷了?”夏雨振振有词地说。</p>

    老黎一怔,接着哈哈大笑起来:“鬼丫头——你真会钻空子。”</p>

    说话间,他们走到我跟前。</p>

    “你们这是要去哪里?”我说。</p>

    “我要去省城看望老朋友。小妮子不放心我自己出行,怕我迷路,非要跟着我一起去。”老黎看着我:“你这是要去哪里?”</p>

    “去青岛办点事!”我说。</p>

    此时,我当然不知道老黎去省城看望的老朋友是谁。</p>

    “哦。”老黎点点头。</p>

    “去青岛啊。嘎——早知道让夏季老兄陪老爸去省城,我跟你去青岛玩啊,青岛很好玩啊。”夏雨满脸遗憾。</p>

    “我不是去玩的,我是去办事!”我忙说。</p>

    “小易去办事,你跟着瞎捣鼓什么,老老实实跟我去省城!”老黎瞪了夏雨一眼。</p>

    夏雨嘴巴一撅:“哼,我去卫生间。”</p>

    说着,夏雨跑了。</p>

    老黎看着我:“昨天吃饭的时候有句话当着大家的面我没说。”</p>

    我看着老黎,不知他要说什么。</p>

    “这次去迪拜,我和海珠闲聊过几次,感觉得出,海珠确实是个好闺女。”老黎说。</p>

    我静静地看着老黎。</p>

    “夏雨这孩子,不懂事。”老黎说着,叹了口气。</p>

    我深深呼了一口气,没有说话。</p>

    “人生,说白了,其实是站在烦恼里仰望幸福。”老黎又说,意味深长地目光看着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