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99章 时间过得真快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点点头,看着海珠:“阿珠,你逐步在成为一个成熟的旅游从业者,一个真正的企业管理者。 ”</p>

    海珠抿了抿嘴唇:“其实,这都是得益于你的指点和教导,没有你,春天旅游是绝对到不了这一天的。”</p>

    “人总是在逐渐成长的。我给你的只是指点,真正在做的是你,真正从实践有自己经营思路的,也是你。你要逐渐摆脱依赖的思想,逐渐让自己变得有主见。”我说。</p>

    “我会努力去做的。”海珠点点头。</p>

    我抬头看看正在窗边看外面烟火的秋桐云朵和海峰,海珠也转头看了看。</p>

    “我们过去看看吧。”我说。</p>

    “嗯。”海珠站起来。</p>

    我们一起走到窗边,窗外,星海广场的夜景尽收眼底,天空又升起了一个个烟花,像一朵朵五颜六色的花,这样一个接一个地放,有红色、黄色、绿色、紫色,有的像五颜六色花,有的像流星,有的像萤火虫,有的像一大群飞舞的蝴蝶,有的像腾空的巨龙。它们在夜空升起、散开、又落下,壮观而又美丽。</p>

    大家站在窗口,默默地看着璀璨夜空里美丽绽放的花朵,都没有说话,似乎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p>

    新年这样来到了。</p>

    这是我来到星海的第三个年头。</p>

    时间过得真快。</p>

    生命的轮回竟是如此的简单,匆匆的过客也是如此的多。</p>

    突然间倦了,累了,有些许莫名的伤感,莫名的苦痛。</p>

    天亮后,我和秋桐开车到市区各发行站看望节日照常班的员工。</p>

    每一个节假日都是这样,绝大多数的人可以休息,但是仍有很多人在继续工作。发行公司是这样,只要出报纸,不能休息。</p>

    我们开车穿梭在市区各发行站之间,走完最后一个发行站,已经是午11点。</p>

    回公司的路,我告诉了秋桐我和海珠谈话的结果。</p>

    秋桐沉默了半天,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而解冻也不是一下子可以做到的。对这一点,你要有充分的认识和心理准备,你要理解海珠。反正是我理解海珠的,换了我,我或许也会这么做。”</p>

    我边开车边点点头,说:“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是三个月,为什么不是1个月或者6个月。”</p>

    秋桐说:“她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理由。她是一个内心如此倔强的人,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委实不易,不要步步紧逼她了,给她一个缓冲吧。毕竟,事情在向好的方面转化。”</p>

    我说:“我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我觉得很怪。”</p>

    秋桐抿嘴一笑:“那你怪吧,或许,迟早你会明白的。”</p>

    我说:“难道你不觉得怪?”</p>

    秋桐说:“不觉得啊,很正常。”</p>

    我咧咧嘴。</p>

    一会儿,秋桐说:“从现在开始,你是官场人了,你要开始接触真正的官场了,在官场里混,很多游戏规则和行事方式和你以前的职场是有很大不同的,这一点,你要逐步体会,逐步摸索,逐步适应。”</p>

    我点点头。</p>

    “我知道,其实你心里还有遗憾。”</p>

    “你知道我心里有什么遗憾?”我看了一眼秋桐。</p>

    “你遗憾自己未能在职场重新崛起,未能在职场尽情施展你的能力,未能重新组建起自己的企业。”秋桐说。</p>

    秋桐的话说了我的心事,我不由叹了口气。</p>

    “你现在的身份,是不可以再去搞自己的经营项目的,官场之人,是不可以经商的,不然,这会影响到你在官场的进一步作为。”秋桐又说。</p>

    “我知道。”</p>

    “但其实也未必遗憾,你自己不能完成心里的抱负,但是完全可以通过海珠的旅游公司来实现你的理想,你完全可以将自己的经营思维通过海珠的公司去施展,这样虽然你没有自己的企业,但又有什么区别呢。这样做,既扶助了海珠的公司,又让自己心里不留遗憾,还不耽误在官场做事,谁也抓不住你任何的把柄。”秋桐说。</p>

    “呵呵。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我笑起来。</p>

    “海珠的公司有你的幕后操作,一定能做的很好的,同时海珠也会成长成为一个成熟的企业管理者。”秋桐说。</p>

    “嗯。”</p>

    “你身沾有很多江湖习气,还有自己做老板习惯了养成的大大咧咧散漫随意的性格,甚至,有些时候看起来玩世不恭。这一点,在官场里称之为无组织无纪律,这种自由主义是要一步步克服改正的。”秋桐又说。</p>

    我点点头。</p>

    “其实,在官场里,也有很多江湖规则。”秋桐说。</p>

    我不由又看了一眼秋桐。</p>

    “我知道,虽然你现在走在白道,但李顺那边的黑道一刻都没有放过你。”秋桐郁郁地说着,无奈无力地叹了口气,情绪显得很低落。</p>

    我没有说话,心里感到十分沉重和压抑。</p>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一接,是老黎打来的。</p>

    “小子,大过年的,开车拉着美女司在大街流窜什么呢?”老黎诙谐的声音。</p>

    “刚忙完工作啊,我们今天不放假的。”我说。</p>

    “辛苦了,伙计!”</p>

    “你怎么看到我的?”我说。</p>

    “刚才在过十字路口的时候,我坐在车里随意往外一看,嘿——正好看到你了。”</p>

    “哦,呵呵。”</p>

    “傻笑什么?老子从迪拜回来了,你也不给我接风洗尘,你这朋友怎么做的?去年回来的,这都今年了,你还没动静,你什么意思啊你?”老黎责备我。</p>

    “好好,我给你接风,给你洗尘,你什么时候有空?”</p>

    “我现在有空!”</p>

    “要不,午我们一起吃饭,我请客。”</p>

    “哎——这对了,磨叽这半天,等你这句话呢!”老黎呵呵笑着:“既然你和小秋在一起,那大家一起吃饭吧。”</p>

    我将电话拿开一些,扭头看着秋桐,小声说:“老黎让我请他吃饭呢。他刚才在这里看到我们了,邀请你也参加。”</p>

    秋桐笑了笑:“可以啊!”</p>

    我于是答应了老黎,约好了吃饭地点,然后问他:“你自己一个人?谁给你开车的?”</p>

    “我儿子开车的,车还有我闺女,一起吃饭,没事吧?”老黎说。</p>

    “好吧。”我的口气有些迟疑,但还是答应了。</p>

    放下电话,秋桐问我:“你刚才说要给老黎接风洗尘,他去哪里了?”</p>

    “迪拜!”我说。</p>

    “迪拜?”秋桐一怔:“夏季和海珠不是刚从迪拜回来吗,他。他怎么也去迪拜了?”</p>

    秋桐一直不知道老黎和夏雨夏季的关系,自然会这么问。</p>

    我想了想,对秋桐说:“实话告诉你,老黎是夏季和夏雨的亲爹!”</p>

    “啊——”秋桐意外地叫出来,看着我:“原来老黎和夏季夏雨是这种关系。”</p>

    我点点头:“是的,夏季夏雨是随母姓,夏雨刚出生妈妈去世了,老黎为了纪念自己的妻子,让他们随母姓!”</p>

    “这事你怎么到现在才告诉我?”秋桐说。</p>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和老黎交往了那么久,这家伙一直瞒着我呢。”我说。</p>

    秋桐点点头。</p>

    “午夏季和夏雨一起去吃饭,他们现在在一起的!”我又说了一句。</p>

    秋桐点点头,接着问我:“那你和老黎是怎么认识的呢?”</p>

    我说:“我不想和你说假话,但也不想告诉你实情,所以,我决定不告诉你!”</p>

    秋桐瞪了我一眼,嘴角撇了一下。</p>

    一会儿,秋桐说:“不告诉我也说假话强,总算,你进步了。只是,你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难道这其还有什么玄机?”</p>

    我干脆地说:“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女人家,哪里来的那么多好心?”</p>

    “你——”秋桐又瞪眼看着我,一副好气又好笑的模样。</p>

    我不理她,自顾开车。</p>

    “你是个霸道的男人!”片刻秋桐看着车前方说。</p>

    “男人霸道了不好吗?”我反问秋桐。</p>

    “那要看如何霸道。”秋桐说:“霸道、认为事情非错即对、占有欲强,都是类似儿童的心理,是不成熟的表现,这样的成年人如果社交能力不强,自然也没什么朋友。”</p>

    “我好像不是那种类型的吧。”我说:“我好像也有不少好朋友的。”</p>

    秋桐哼了一声,接着说:“还有呢,霸道的男人,或许可以是个重感情的人,但不一定是个懂感情的人。”</p>

    听到秋桐这话,我的心里不由一动。</p>

    我承认自己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但,我到底是不是一个懂感情的人呢?</p>

    秋桐又说了一句:“主耶稣基督说:我们都是失途的羔羊,只是尘世迷蒙了我们的双眼,让我们看不清世界。不过,只要有一颗至诚的心,尘灰会散尽,太阳也会重现光辉。”</p>

    听到秋桐这话,我的心里不由又是一动。</p>

    到了酒店,刚停好车走到门口,夏雨夏季老黎也正好到了。</p>

    看到我们,夏季温和地笑着,先冲我点头致意,然后看着秋桐继续微笑。</p>

    夏雨挽着老黎的胳膊,冲我直做鬼脸,满眼都是快乐。</p>

    老黎带着慈祥的笑容,看着我和秋桐。</p>

    “各位,新年好。”秋桐向他们问候新年,然后大家互相问候新年。</p>

    老黎似乎已经猜到我会提前和秋桐说明他和夏季夏雨的关系,所以没有再费这方面的口舌。</p>

    老黎今天似乎心情很好,打量着我们四个人,朗声笑着:“哈哈,看,我们一起来这里吃新年饭,看起来我们多像一家人啊,我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p>

    大家都笑起来,夏雨摇晃着老黎的胳膊:“老爸,其实呢,你该说你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一个女婿,一个儿媳妇。这样多好啊。这样才像完美的一家人呢。”</p>

    夏雨话一出口,秋桐的脸色微微一变,不由看了我一眼。</p>

    夏季表情沉稳,似乎在看着别处,但我明显感觉到他的眼睛余光在扫视着秋桐。</p>

    我默不作声地看着老黎。</p>

    老黎看看我,又看看秋桐,接着抬手照着夏雨的屁股一巴掌,佯作生气状骂道:“你个死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口无遮拦,开玩笑也没个分寸!不许再这么乱说了。”</p>

    “哎呀——好疼啊。”夏雨叫着,松开老黎的胳膊,一溜烟先进了酒店。</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