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95章 反败为胜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谁也不知道。 路,总是只有走过,才会知道。”秋桐轻声说。</p>

    我点点头。</p>

    “你这次的成功,主要还是依靠自己的能力和实力,当然,也有机遇,但是机遇从来都是给有准备的人提供的。和你一起竞争的两位考生,他们今天也是有同样的面对记单独发问的机遇,他们没有把握住。”秋桐又说。</p>

    “我的机遇不仅仅是关云飞,还有你!”我说。</p>

    秋桐脸色微微一红,咬了咬嘴唇,接着说:“你的车呢?”</p>

    我指了指后面:“在那边。”</p>

    “我们走吧。”秋桐说。</p>

    我点点头,下车,然后我们分别开车离去。</p>

    去公司的路,我接到了李顺的电话。</p>

    “什么情况?”李顺说。</p>

    我不想和李顺兜圈子,干脆利落地说:“总分第一!”</p>

    “啊哈——我靠——”李顺怪叫一声:“哈哈,第一啊,真的是第一?”</p>

    “嗯。”</p>

    “你没搞错吧?”</p>

    “没搞错!”</p>

    “哦也——哈哈。”李顺接着又哈哈大笑起来,听起来笑得有些夸张。</p>

    笑完,李顺说:“你小子确实有两下子,真没想到你竟然能翻盘,能反败为胜,要早知道你能有这两下子,我当初还费那么多鸟心思干嘛啊。日——你真是武全才啊,能打能斗还能学,武兼备,人才啊人才。你到第一没有辜负我对你的期望,你到底还是实现了我的要求,我感到很欣慰。”</p>

    李顺大发感慨,我没有做声。</p>

    “你这次圆满完成了我交办的任务,我也不批评你了,胜利者是不应该受到责备的。不但如此,我还要好好奖励你,重重奖励你,我回头让老秦往你卡打200万,作为对你这次优异表现的奖金。”李顺絮絮叨叨地说。</p>

    我一听,忙说:“不,别,我不要!”</p>

    “为什么?”李顺有些不悦地说:“怎么,嫌我的钱烫手?”</p>

    “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没这个必要。”我说。</p>

    “你以为我是在贿赂你?操——”李顺武断地说:“考好了重奖,考不好重罚,这是我的规矩,我的规矩,谁也不能改变,谁也不能违抗,怎么,你想抗命?”</p>

    我没说话。</p>

    “好了,傻蛋,听话是好孩子。”李顺的口气听起来有些温和:“这些日子你一定很辛苦,好好休息下,回头我来给你祝贺。先给你把奖金打过去。”</p>

    我不想要李顺的钱,但是也无法拒绝。</p>

    “嘿嘿。今后你可是正儿八经黑白道都混的人了,黑道你是我的主力,白道你前途无限光明,这对我,对我们的事业,都是具有里程碑式的重大意义。在官场往爬,光凭能力是不够的,还必须要有雄厚的财力做支撑,没有钱怎么行呢?”李顺说。</p>

    “我不认为我能在官场混到什么位置,我没那么大的能耐。”我说。</p>

    “你认为不认为没什么关系,只要我认为可以行。今后,你肩负的担子更重了,这一点,你要有充分的认识,你的使命感要大大提高,你的责任感要大大增强。你在白道好好干,我会在你幕后做你最有力最强大的推手。”李顺说。</p>

    随着考试成绩的出笼,我越发感到,自己正被李顺抓地更紧,我想摆脱他,越发变得没有可能。</p>

    李顺说到做到,当天下午,老秦给我来电话,要求了我的银行卡号,将200万打到了我的账户。</p>

    这样,我的卡里有500万了,其350万是李顺给的,另外那150万是我自己做业务赚的。</p>

    随后几天,随着一系列手续的办理,我被正式招录为星海传媒集团的带事业编制的人员,身份彻底转变。</p>

    虽然我的工作岗位和职务暂时都没变,但我实实在在成了所谓体制内的人。</p>

    想想觉得有些滑稽,一场考试,让我成了另一种身份的人。</p>

    同时,人力资源部的人告诉我,我目前还处于试用期,一年后正式转正,虽然我担任着发行公司的副总职务,但是我在人事组织档案里还是没有级别的,我的副总职务,只是集团内部聘的。</p>

    但在人力资源部的人和我谈完话的第二天,他们又找到我,来办理另外一种手续,说是根据领导指示,说我附和市里出台的关于特殊人才的使用条例,破格免除试用期,直接转正,同时,根据我目前所担任的职务,直接报市委组织部申报我为副科级职务,在市委组织部备案。</p>

    这一切来得有些眼花缭乱,转眼间我成了市委组织部备案的副科级干部。</p>

    我不知道他们说的根据领导指示那领导是谁?我问他们也不说。但我猜不是关云飞是孙东凯,而关云飞的可能性要大一些,但是他不会直接给集团人力资源部下指示,他只会给孙东凯下指示,然后孙东凯给人力资源部下指示。</p>

    当然,这其必然要疏通和人事组织部门的关系,而这关系的疏通,一来是有领导的面子,二来是有市里出台的件作为尚方宝剑,走的都是公事公办的程序,谁也说不出什么来。</p>

    这样,在元旦前2天,我正儿八经成为市委组织部备案的副科级干部。</p>

    然后,我接到了周围同事纷纷的亦真亦假的祝贺。</p>

    在这些祝贺当,我知道秋桐和云朵的祝贺是发自内心的,其他的,我不知道了。</p>

    我此时并没有感到多大的喜悦,相反,心里却感到沉甸甸的,还有些迷惘和困惑。</p>

    曹丽当着大家的面对我说,我这次能到这一步,都是孙记极力去为我到面争取的结果,要我好好感谢孙东凯。</p>

    我不知曹丽的话是真是假,在大家面前只能当做是真的,然后去孙东凯办公室向他表示感谢。孙东凯坐在那里微笑着不说话,既不肯定也不否定,然后大大勉励了我一番。</p>

    关云飞始终没有露面,似乎我这次的考试和转正以及提拔和他都无关,似乎他并不急于让我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给我帮忙,帮了多大的忙。</p>

    我和秋桐分析此事,她也一时弄不清楚,但有一点她能肯定,那是不管面的领导想如何助力我,但都离不开孙东凯的认可,没有孙东凯的同意,这一切都不可能实现,这是县官和现管的简单道理。</p>

    当然,如果面领导有指示,孙东凯是不能违抗的,他可以送顺水推舟的人情。而且,孙东凯想要我接受他的人情,他是断然不会告诉我他是受了哪位领导的指示才这么做的,他会将整个功劳都揽到他自己身去,但他不会亲自告诉我这话,不会让人抓住他将别人的功劳占为己有的口实,他会借曹丽的口来表达出来,让我在模棱两可做出对他有利的判断。</p>

    “从今天开始,你正式步入官场了!”秋桐清澈的目光看着我。</p>

    我点点头:“哦。”</p>

    “既然你已经走了这条路,或许,今后,我该系统地给你灌输一些官场最基本的常识了。”秋桐说。</p>

    “哦。”</p>

    “有些东西,是进入官场的入门必备,必须要了解的。”秋桐说。</p>

    “嗯。”</p>

    “愿意听不?”秋桐问我。</p>

    我看着秋桐点点头:“愿意!”</p>

    秋桐笑了下,笑得有些无奈:“易克,我不知道走这条路,对你来说是幸运还是厄运。”</p>

    我说:“我也不知道!”</p>

    秋桐说:“希望你能有好运。小心翼翼走好每一步吧,你是个有福气的人,老天会保佑你的。”</p>

    我说:“老天会保佑我,会保佑你!”</p>

    秋桐默默地看了我一会儿,没有再说话。</p>

    当天晚,海峰在酒店设宴为我庆贺。</p>

    当天晚,海珠回来了。</p>

    海珠回来了,夏季自然也回来了。</p>

    参加晚宴的人有我海峰海珠秋桐云朵小亲茹,海峰还邀请了夏雨夏季。</p>

    为什么要邀请夏季和夏雨,我想海峰是有自己的考虑的。</p>

    海珠此次迪拜之行,气色好多了,西亚沙漠的阳光让她之前苍白的脸色隐隐消去了很多。</p>

    晚宴,大家的神色都较正常,夏季兴致不错,一入座谈笑风生说起开会期间的一些趣事,不时夸赞海珠的组织和协调能力,显然,这次出去带团,海珠和三水集团之间的合作很愉快。</p>

    面对夏季的夸赞,海珠不时淡淡地笑一下,更多的时候是低头不语。</p>

    夏雨也很老实,不多说话,坐在那里脑袋不时转动着,看看夏季看看我,又不时看看海珠。</p>

    秋桐坐在海珠身边,不停帮海珠夹菜,边面带微笑听着夏季的话。</p>

    我坐在海珠对面,不时看着海珠,想着海珠临走之前答应回来后给我答复的话。</p>

    晚宴的主题是给我祝贺,海峰举起酒杯,大家也举起酒杯,纷纷说着发自内心的赞美之词,一起向我表示祝贺。</p>

    海珠看着我,没有说话,但眼里带着欣慰的目光。</p>

    喝完一杯共同酒,海峰又举起酒杯:“来,这第二杯酒,大家一起给夏季老兄和海珠接风,祝贺三水集团的这次年会圆满成功,祝贺海珠的公司圆满完成了此次任务。”</p>

    大家又一起喝了第二杯。</p>

    然后,海峰又举起酒杯,看看大家,大大咧咧地说:“这第三杯酒,大家一起来祝贺我吧。”</p>

    大家都看着海峰,云朵笑而不语。</p>

    “祝贺你什么?”夏雨忍不住发问了。</p>

    “嘿嘿。祝贺我由星海办事处主任升任东北区总裁。”海峰咧嘴笑着:“集团已经批准了,东北区总部,设在星海。”</p>

    “哇——你高升了啊,东北区总裁啊。”夏雨叫起来。</p>

    大家都笑起来,海珠也微笑着,带着同样欣慰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哥哥。</p>

    夏季开心地说:“易老弟高升,海老弟高升,我和海珠妹妹此次又圆满结束迪拜之行,看来,今晚我们是三喜临门啊,这酒要喝,值得祝贺。”</p>

    大家举起酒杯,秋桐看看海珠,又看看我,然后微笑着对大家说:“今晚要是四喜临门,更好了。”</p>

    秋桐话一出口,大家都看着我和海珠。</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