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94章 面试提问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想说,作为人民的公仆,无论是我这个小人物还是你这位大记,抑或是大家,我们一定不要忘记我们手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 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要坚持党的原则,遵守国家的法律,不能徇私枉法,以权谋私。”</p>

    “好——”我的话音刚落,记开始叫好,甚至不由自主拍了两下巴掌,接着说:“反应敏捷,思维敏锐,观点犀利,剖析深刻,立场鲜明,角度适当,原则灵活,收放有度。”</p>

    关云飞笑眯眯地看着我。</p>

    各位评委都点头附和着记:“记的评价实事求是,附和客观实际。”</p>

    我心里大大松了口气。</p>

    然后,记站起来,背起手:“好了,各位,你们继续吧,我和关部长要去其他地方看看。”</p>

    说完,记短促地瞥了我一眼,眼神里带着赞扬和勉励,接着走,关云飞表情轻松地跟在后面出去了。</p>

    记和关云飞走后,室内又开始恢复了严肃的气氛,主考官又开始不苟言笑地看着我:“好了,这位考生,你的面试结束了,请你到休息室等候。”</p>

    我出了考场,进了休息室,前两位考生正在一起谈话,见我回来,都和我招呼。</p>

    我坐在他们身边。</p>

    “市委记是不是也和你提问了?”一个考生问我。</p>

    “嗯。”我点点头:“那个记问了你们几个问题?”</p>

    “一个!我们都是一个,你呢?”两人紧紧地看着我。</p>

    我看着他们的表情,心里一动,说:“我也是一个!”</p>

    “那你怎么这么久才出来呢?”</p>

    “记问的问题太刁钻,我拖了好久也想不出怎么回答,好不容易胡诌了几句。”我说。</p>

    “哦。”二人松了口气,眼里带着几分幸灾乐祸和轻松的目光,似乎他们已经将我这个笔试老三从竞争对手的名单排除了。</p>

    “你们发挥地都不错吧。”我说。</p>

    “是的,还行,反正我是达到了最佳状态!”一个有些自我安慰,还有些得意炫耀的神情。</p>

    “我也是,我觉得今天的面试我发挥很棒的,超发挥。”另一个不甘示弱。</p>

    “那好!”我点点头。</p>

    “你呢?”他们看着我。</p>

    “只能说是一般了。”我说。</p>

    “他们再度放松了表情,再度脸涌出幸灾乐祸的神情,似乎他们再一次确定将我排除出竞争名单。</p>

    “你们在准备面试的这几天,有没有遇到什么意外的干扰啊。”我不由又问了一句。</p>

    “什么意外干扰,没有啊!我一直在家里闭门训练,不见客的!”</p>

    “我女朋友一直陪着我做模拟训练呢,哪里来的什么意外干扰。”</p>

    “那好!”我放心了,看来李顺是讲话算数的。</p>

    “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啊”他们看着我:“难道,你遇到什么意外干扰了?”</p>

    我说:“嗯,是的,我开车出了车祸,大脑受到惊吓,这几天晚老做噩梦,夜夜失眠。”</p>

    “哦,你可真不幸啊。”他们俩努力挤出来的一丝同情遮不住深度出现的持续不停的幸灾乐祸和由此带来的快感。</p>

    看着这二位的表情,我仿佛看到了他们内心深处那极度的冷漠冷酷和自私自利。</p>

    我心里叹了口气,操,两个鸟人,做人不厚道!</p>

    我站到休息室窗口往楼下院子里看,正好看到秋桐正站在院子间的一棵大树下,正在往我的方向看。</p>

    我心里突然一热,我知道她来这里是干嘛的,她一定是十分关注我的这次面试。</p>

    我冲她挥挥手,她也冲我挥挥手。</p>

    我打开窗口,做了一个ok的手指。</p>

    她笑了,冲我竖起大拇指,然后在原地跺脚转圈,似乎是外面太冷。</p>

    我指了指她车子的方向,示意她到车里去。</p>

    她点点头,然后进了自己的车子。</p>

    我又坐回去,那两位不再搭理我,热火朝天地彼此互相虚情假意地肉麻地吹捧着,都说对方戏自己大,但其实我知道,他们内心里其实都希望对方死翘翘。</p>

    看这两个小东西的做事方式,倒还真适合混官场。</p>

    我默默地坐在那里,想着自己的心事。</p>

    想着楼下正在等我好消息的秋桐,想着远在西亚沙漠带团的海珠,想着神经兮兮的李顺。</p>

    一个人的时候,有许多心里的事情在心灵的最深处爬出来。象水浸入一种棉体里,弥漫、扩展、流露。</p>

    有时候,很讨厌自己,为什么要有这么多的心事!</p>

    我郁郁地低头沉思着。</p>

    半天之后,有工作人员进来,宣布面试分数。</p>

    大家都安静下来,紧张地看着工作人员。</p>

    我没有看工作人员,低头看着地面,心里略微有些紧张。</p>

    妈的,我只要超过他俩之间最高的那个3分,老子成功了!</p>

    我心里一遍遍念叨着,竖起耳朵听着。</p>

    我们三位的面试成绩公布完后,我自己也觉得有些意外。</p>

    我的面试成绩竟然笔试的第一名多了9.32分,第二名多了8.16分!</p>

    差距如此之大,大大出乎我的意料。</p>

    我靠,反败为胜,我总分第一!</p>

    老子考状元了!</p>

    看看目瞪口呆的那二位,我伸手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微微一笑,走出了休息室,直接下楼,秋桐正在楼下车里等我。</p>

    身后传来那二位做梦一般的声音:“老师,这这成绩是不是统计错了啊?”</p>

    “这是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准确核实过的分数,不会有错!”工作人员肯定而又不悦的回答。</p>

    下楼后,我直奔秋桐的车子走去。</p>

    “怎么样?”打开车门,人还没进去,秋桐瞪着眼睛迫不及待地问我。</p>

    似乎,一向沉稳淡定的她此刻有些沉不住气了。</p>

    我表情淡然地坐在座位,呼了一口气,摸出一支烟,点着,深深吸了两口。</p>

    “到底怎么样了?你快说啊!”秋桐的口气更加急切了,表情似乎突然有些不安。</p>

    “分数出来了。”我将脑袋往座椅后背一靠,面无表情地回答。</p>

    “出来了。”秋桐喃喃重复了一句,看着我的表情,似乎突然预感到了什么,说:“你是不是……”</p>

    我扭头冲秋桐淡淡一笑。</p>

    “只要尽力了好,成败不要太看重最后的结果。”秋桐眼里闪过一丝失落,接着用安慰的语气说。</p>

    “最后的结果真的不重要?”我说。</p>

    “反正你努力了,能走到最后这一步,已经不错了。”秋桐继续用安慰的语气说。</p>

    “嗯。”我点点头,然后看着秋桐说:“我面试成绩是第一。”</p>

    “那总分是不是没有……”秋桐迟疑地说。</p>

    “总分也是第一。”我忍住笑,依旧装作淡然的样子说。</p>

    “啊——”秋桐突然怔了一下,接着领悟过来,接着两眼猛地亮了起来,接着欣喜叫起来:“啊——你总分是第一。你……你刚才那表情是故意吓我的。你刚才故意迷惑我的。你……你这个坏蛋。”</p>

    我忍不住嘿嘿笑起来。</p>

    “你这个坏蛋——你故意吓唬我——”秋桐叫起来,带着喜悦的声音,接着不由自主伸出小拳头冲我胸口打过来:“你一惊一乍故意吓唬我。你坏——”</p>

    看着秋桐表情的变化,我哈哈大笑起来,忍不住一把握住了秋桐正在打我的拳小头:“我面试超过他们一个8分多,一个9分多。”</p>

    秋桐眼里露出快乐的目光,小拳头在我的手里挣扎了几下,接着不动了,接着脸红起来。</p>

    “放开我。”秋桐吃吃地说。</p>

    我醒悟过来,忙放开秋桐的手。</p>

    秋桐将手缩回去,低头抿着嘴唇,脸带着惊惶却又喜不自禁的表情,低低地说:“我感觉你应该是第一,你果然是第一。只是,我没有想到,你面试成绩竟然超出他们那么多。你好棒。”</p>

    “我也没想到。”我恢复了平静。</p>

    秋桐抬起头,看着我,带着开心的表情:“易克,祝贺你,你成功了。”</p>

    我深深地看着秋桐:“这都离不开你的帮助,没有你的指点,我不可能取得成功。”</p>

    “不要这么说,这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是你自身能力真实体现的结果。你在多人里取得了第一,你果然具有不同凡响的能力。”秋桐抿嘴一笑,说:“此刻,你是不是很高兴?”</p>

    “高兴是有的,但更多是感到轻松和欣慰。”我说。</p>

    “欣慰。”</p>

    “其实,除了你的帮助,或许,我还应该感谢关部长。”我说。</p>

    “为什么这么说?”秋桐看着我。</p>

    我于是把面试的整个过程详细和秋桐说了一遍。</p>

    听我说完,秋桐沉思了半天,说:“如此说来,关部长确实是出了大力,帮了很大的忙。当然,他的帮助,是建立在你自身能力的基础,是带有一定风险的,是赌了一把,他赌你能在市委记面前能发挥好。那两位也有同样的机会,但是他们没有你发挥的好。关部长此次是用心良苦。”</p>

    我说:“我不明白,关部长为什么对我要如此良苦用心?”</p>

    “他喜欢你呗,我早看出来他很喜欢你!”秋桐微笑着说。</p>

    “恐怕不仅仅是因为喜欢吧,恐怕他还另有深意吧。”我说。</p>

    秋桐沉默片刻,说:“或许你想得太远了,或许,他只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想帮你,或许,他也是想借这个机会试试你的真实能力。如果你在市委记的问题面前砸了锅,那么,他是再想帮你,也无能为力。他这一出,实在是够冒险的。当然,很多时候,在官场,都是险求胜。”</p>

    我点点头:“是的,看来,这个人,也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这一点,我倒是较欣赏。”</p>

    “你欣赏他,他也是欣赏你的。你俩这一点倒是惺惺相惜。”秋桐笑着说。</p>

    “他是大领导,我是小卒子,我可不敢高攀!”我说。</p>

    秋桐笑了笑,接着说:“不管怎么说,你终于成功了,这是你步入官场的关键一步,这一步走出去,或许,很难回头了。”</p>

    我的心里突然有些迷惘,说:“前方的路会是怎样的呢?”</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