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91章 能掐会算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哈哈,考完了,怎么样,感觉如何?”李顺的声音听起来很得意。 </p>

    “你你给我划的那个重点……”我说。</p>

    “哈哈,怎么样,我划的重点很不错吧。”李顺狂笑起来。</p>

    “你事先弄到了考试的出题内容?”我说。</p>

    “哎——兄弟,不要这么说啊,这可是违法的,我是守法的好公民,我怎么会弄到那玩意儿呢。我这是能掐会算,我水平高啊,是不是发现我划的那些复习重点和出题人的思路高度吻合呢。”</p>

    “是的,我认为你是事先搞到了试题!”我说。</p>

    “打死我也不承认。木有,我是木有!”李顺边说边哈哈大笑。</p>

    “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反正,我心里有数!”我想了想,说:“实话告诉你,你给我的那个东西,我一直没顾得看,这会儿刚打开看到。”</p>

    我这样说,我为自己留个后路,万一没考好,好给李顺一个理由。</p>

    “什么?你。你个王八蛋,我花大价钱托人辛辛苦苦给你弄的如此珍贵的东西,你竟然没看。”李顺停止了笑声,接着,在电话里开始暴跳如雷地叫着。</p>

    “是的,我没来得及看!”我平静地说:“你又没事先告诉我那是试题,我还以为是你自己随便糊弄的。”</p>

    “放屁,我会糊弄那玩意吗。好啊,你小子,你还给我狡辩。”听得出,李顺极其愤怒,咆哮起来:“你要气死我,你真的要死气我啊。我告诉你,你等着,要是你落考了,我非整死你不可。我叫你给我充能。我叫你不听话。我非狠狠教训你不可。混账东西,你太让我失望了。我要杀了你,杀了你……”</p>

    李顺的声音因为过度愤怒听起来有些语无伦次,不停地发狠,不停的诅咒怒骂着。</p>

    我不想听了,将电话扔到了一边,任其发飙。</p>

    半天,电话里没声音了,我拿过来听了下,那边挂了。</p>

    我放下电话,看着手里的东西,想了半天,然后掏出打火机,点燃。</p>

    一周之后,笔试成绩出来了!</p>

    在多名考生,我如愿进入了三甲!</p>

    只是,我是第三名!</p>

    同时,我接到了三天后参加面试的通知。</p>

    第一名我多3分,第二名我多1分。</p>

    “多人,能考进前三名,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在我的办公室,秋桐如是说,毫不掩饰她赞赏的语气和表情。</p>

    我一阵苦笑。</p>

    说实话,根据我答题的感觉,我本来以为自己能考第一的,没想到强更有强手,我是小三。</p>

    名额只有一个,如此看来,我面试的压力大了,亚历山大。</p>

    “前三名进面试圈,你现在取得了面试资格,下面需要做的,是如何准备好面试,争取在面试脱颖而出。”秋桐说。</p>

    “嗯,不知前两名是何高手,考得如此之好!”我说。</p>

    “我打听了,第一名是东北财经大学毕业的经济学硕士,第二名是星海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毕业的本科生,此二人都是往届毕业生,参加工作一个3年,一个4年,都具备一定的社会实践经验。”秋桐说。</p>

    “哦。”我点点头。</p>

    “你距离第一名是3分的差距,如果面试发挥好了,还是希望很大的。不到最后的面试结果出来,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拿第一。当然,你的压力起他们二人,显然是要大一些。”秋桐说。</p>

    “嗯。”想起李顺,想起海珠,我的心里压力陡然增大。同时,向来不肯服输的性格也让我开始自我加压。</p>

    “面试是怎么个情况?”我看着秋桐。</p>

    不自觉间,我似乎开始对秋桐产生了一种依赖感。</p>

    “这两天,我拜访了几位以前担任过面试考官的老师,请教了一些问题,特别是关于面试的技巧和注意事项。”秋桐坐在我对面,轻声说。</p>

    我看着秋桐:“笔试分数还没出来你去研究面试的问题,你知道我一定能进入面试圈?”</p>

    秋桐微笑了下:“我有这个预感,我觉得你一定能进入前三。果然,被我感觉对了。”</p>

    我也笑了下:“你的感觉倒是挺准,你只是没猜到我是第三吧?”</p>

    “呵呵,我做梦还梦到你考了第一呢。当然,那只是做梦,现在的现实是你考了第三。第三也不错啊,能进面试圈,是一个重大胜利,起码有参与下一步竞争的资格。”</p>

    我说:“说说看,面试都有那些注意事项和技巧。”</p>

    秋桐想了想,说:“关键是细节,细节决定成败。”</p>

    我看着秋桐。</p>

    秋桐然后开始了详细的讲述……</p>

    我凝神听着秋桐的指点,心里逐渐有了条理。</p>

    经秋桐如此一通指点,我的心里不由豁然开朗,顿有醍醐灌顶之感。</p>

    “你说的太好了。我会认真琢磨你的话的。”我说着,看着秋桐:“哎——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p>

    “第一,我以前是做人力资源管理的,整天和这些考试打交道,熟悉其的一些程序和道道;第二,我认识不少这个圈子的人,我即使不懂,也能有便利条件去请教。”秋桐笑着说。</p>

    “呵呵。关系是生产力。”我说。</p>

    “也许吧。但最终,还是科技是生产力。关系这东西,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可以做好事,用不好,会毁了一个人。”秋桐接着说:“这两天,你可以平心静气放缓心态,认真准备面试的事情。面试,考的是一个人的综合素质和能力,很多善于笔试的考生,往往毁在面试。当然,对于你,我其实觉得你的优势在于面试,你应对面试要强于应对笔试。”</p>

    “为什么这么说?”我说。</p>

    “因为我对你的观察和感觉,你虽然年龄不大,但是,你的心态,你的经历阅历,还有你的思维敏锐程度归纳能力对事物的反应速度,远非同龄人可。我一开始其实最担心的是你能否通过笔试,现在既然你笔试过关了,我反而觉得面试对你来说要相对难度小一些。”秋桐笑呵呵地说。</p>

    “你是在安慰我,给我解压的吧?”我说。</p>

    “随便你怎么认为了。反正我是这么想的。”秋桐说着站起来:“好了,我是人不是神,我能给你指点的,也只能有这么多了,剩下的,看你的发挥和运气了,记住我告诉你的那些细节和技巧还有策略。放平心态,成败顺其自然。”</p>

    “嗯。”我点点头。</p>

    “等你面试结束,等你最后的考试结果出来,海珠也快回来了吧。”秋桐的眼神突然有些茫然和迷惘。</p>

    我点点头:”嗯。”</p>

    “如果你成功了,海珠会很为你感到非常欣慰的。大家都会为你高兴的。”秋桐轻声说了一句,然后出去了。</p>

    看着秋桐离去的背影,我沉思着。</p>

    晚,我正在宿舍里静心梳理白天秋桐给我讲的内容,突然“梆梆——”有人敲门。</p>

    打开门,李顺风风火火满脸怒气闯了进来。</p>

    “我靠——考了第三,是不是?我靠——你要是看看我给你划的重点,肯定能考第一,是不是?”李顺愤怒地叫着,抬手对着我的胸口是重重一拳:“兔崽子,我叫你不听话,我叫你逞能,我叫你给我阴奉阳违。”</p>

    我呼了一口气:“我怎么阴奉阳违怎么逞能了,你又没说那是考试题。”</p>

    “日——你还狡辩。还非要我把话说的那么明白?我苦口婆心告诉你好几次让你按照我给你的材料复习,你为什么是不听?”李顺叫着,抬手又要打我胸口,我一闪身,打空了。</p>

    “我这不是进了面试圈,你激动什么?”我说。</p>

    “靠,进了面试圈有什么鸟用,第三名,管个屁用。我要的是第一,第一,知道不?只录取一个,知道不?”李顺继续叫着:“你知道不知道我为了弄这个重点材料花了多大的功夫,花了多少精力和财力,你个王八蛋丝毫不理解我的一片苦心,我的一番努力都白费了。”</p>

    说着,李顺气呼呼地一屁股坐到沙发,点燃一颗烟,狠狠吸了两口。</p>

    “我会好好准备面试的。”我说。</p>

    “好好准备面试。你现在很被动,知道不知道,你以为人家不会好好准备了?”李顺看着我:“妈的,这次面试的考官整了一大堆,还都封闭起来了,老子打听了半天也不知道到底会是谁担任那天的评委,听说那些人自己也不知道面试那天谁会担任哪一个场次的评委,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会不会担任评委。大海里捞针,面试我是真没办法了。”</p>

    “你不用费力气,我凭自己的本事去面试!”我说。</p>

    “本事?我看你本事大了。”李顺瞪眼看着我:“本来可以自己牢牢掌握主动权的,现在整的被动了。你笔试第一名差了3分,本来你完全可以超过那个第一名至少10分以的。”</p>

    “人家考得好,是本事。我考了第三,也是我的真实水平。”我说。</p>

    李顺看着我,鼻子扑哧扑哧只喘粗气,眼珠子不停转悠着。</p>

    “妈的,评委那边插不进手,老子还有别的办法。反正,这次第一必须是你。”李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发阴。</p>

    我一听,心里一震,我知道他可能要在前两名的考生身打主意。</p>

    我重重呼了一口气,严肃地看着李顺:“如果你采取了不正当的手段,如果面试那天另外两个考生要是出现不了,要是他们突然遇到什么意外的事故和伤害,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我绝对会放弃面试。”</p>

    “你敢?”李顺说。</p>

    “我希望能够公平竞争,我不需要采取非正常手段来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已经告诉你了,不信,你可以试试!”我口气坚决地说。</p>

    李顺的目光有些犹豫,阴沉地看着我。</p>

    我继续说:“还有,如果那两个考生弃权面试,那很有可能我也面试不了,说不定人家会暂时取消这次面试,从后面的考生里递补来。一样要按照31的例进行考试程序。但是,如果有这种情况发生,到时候我面试能否正常发挥出真实水平,我不敢做任何保证。”</p>

    “不敢做任何保证?你在威胁我,你是想故意让自己面试失败。”李顺说。</p>

    “你可以这么认为!”我说。</p>

    “兔崽子。”李顺骂了一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