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88章 亦真亦假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于是我开车离开,经过火车站的时候,皇者下了车,说自己打车回去。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别忘记那仪器,不要放在车里!”下车后,皇者又叮嘱我。</p>

    我点点头,然后开车离去。</p>

    回到宿舍,我将那监听仪拿出来,提到了宿舍里,放到了隐蔽的地方。</p>

    看看时间,午夜2点了。</p>

    草草洗了个澡,床睡觉。</p>

    躺在床,我琢磨着今晚听到的李顺和伍德亦真亦假的谈话,琢磨着伍德和李顺彼此或明或暗的神态变化,似乎隐隐感觉到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感觉到。</p>

    李顺和伍德之间的关系似乎正变得越来越微妙,李顺似乎觉察到了伍德什么极其隐秘的事情,但是他不愿意当着伍德的面直言说出,似乎委婉地暗示想阻止劝阻他。</p>

    而伍德似乎对李顺半隐半露的暗示极其忌惮,甚至有些紧张,甚至动了险恶之心。这从他眼瞬间闪过的阴冷和凶光可以判断出来。但目前,似乎双方都还对对方带着几分期待,都没有到彻底失望和绝望的地步,都似乎想改变对方。</p>

    隐隐,我预感到,一旦伍德认为李顺已经不可救药,一旦李顺对伍德彻底绝望,那么,此二人分道扬镳的日子到来了。如果能和平分手还好说,最可怕的是刀兵相见。</p>

    这一天会到来吗?伍德会再次对自己的阿顺下手吗?李顺会狠下心向自己的教父举起屠刀吗?</p>

    我迷迷糊糊地想着,快要入睡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p>

    起床,开门,敲门的是李顺。</p>

    不等我说话,李顺直接闪身进来,然后关门。</p>

    我看着李顺。</p>

    “深夜到访,没打扰你什么好事吧?”李顺边往里走边扭头看了下卧室方向。</p>

    我跟在他后面说:“我自己。”</p>

    “来杯水。”李顺一屁股坐在沙发,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大模大样。</p>

    我想起这房子是李顺的,我只不过是借住,于是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坐在他对面。</p>

    “这么晚你还没睡?”我说。</p>

    “刚去见了一个人回来。”李顺看着我,点燃一支烟,吸了两口:“你猜我去见谁了?”</p>

    “不知道!”我说。</p>

    “我估计你也猜不到。我去见将军了,刚结束和他的会面。”李顺说。</p>

    我点点头。</p>

    “没想到吧?”</p>

    “是的,没想到。”我又点点头。</p>

    “你猜将军今晚和我谈什么了?”李顺又说。</p>

    “猜不到。”</p>

    “他告诉我你背着我和他见面向他泄露我对他有意见的事情了。”李顺看着我。</p>

    我点点头:“哦。”</p>

    “幸亏这事你早告诉我了,不然,还真容易发生误会。”李顺说。</p>

    “他约你见面,是为了告诉你这事?”我说。</p>

    “不。”李顺摇了摇头,眼神突然黯淡下来,神情间又变得有些忧郁和失落。</p>

    “你累了。”我说。</p>

    “我是累了,是需要休息下了。”李顺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接着狠狠吸了一口烟。</p>

    我没做声。</p>

    “本想去秋桐那边搂着小雪睡的,时间太晚了,不打扰她们了,在你这里将一夜。没问题吧?”李顺说。</p>

    “这本来是你的房子。”我说。</p>

    “我的房子……”李顺转了转眼珠,笑了,接着说:“虽然这房子是我的,但是,现在是你居住,你拥有使用权,还是你说了算。”</p>

    “当然是你说了算。”我说。</p>

    李顺干笑了两声:“好吧,我说了算。今晚我睡客房。你是主人,我是客人。时候不早了,你学习很累,明天还要抓紧学习,你去睡吧,我喝完水去睡。”</p>

    我实在困得不行了,于是去了卧室,床睡,迷糊,听到李顺还在客厅里抽烟喝水,不时发出轻轻的叹息声。</p>

    等我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8点。</p>

    起床后,看到李顺已经不在了,客房床的被褥没有动过的迹象,客厅的茶几烟灰缸里,满满的烟头。</p>

    似乎李顺根本没睡,一直在抽烟,天亮后自己走了,走的时候也没惊动我。</p>

    看着烟灰缸里的烟头,我发了半天愣。</p>

    然后,我开车去班。</p>

    快到公司大门口的时候,一辆越野车突然超过我的车,停在我的前方,拦住了我的去路。</p>

    我停下车,坐在驾驶室里没动。</p>

    接着,我看到阿来和保镖下了车,径直向我的车走过来。</p>

    接着,白老三也下了车,晃悠着身体冲我走来。</p>

    我下车,站在车前看着他们。</p>

    他们走到我跟前停住。</p>

    “白老板,有事吗?”我开口了。</p>

    “废话。没事找你干嘛!”白老三说。</p>

    “什么事。”我说。</p>

    “也没什么大事,我突然对你的车很感兴趣,能不能让我参观参观?”白老三说。</p>

    我的心一跳,说:“给我一个理由!”</p>

    “不需要理由,老子感兴趣是理由。”白老三霸道地说:“怎么?不行?”</p>

    “你想搜查我的车?”我说。</p>

    “你可以这么认为。”白老三阴沉着脸说。</p>

    “我要是拒绝呢?”我说。</p>

    “拒绝。哈哈,易克,兔崽子,你认为你能拒绝得了吗?你以为光天化要我不敢拿你怎么样?你想和我的人试试身手吗?”白老三阴笑着。</p>

    我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看了看保镖和阿来,不再说话。</p>

    白老三一挥手,阿来直接打开我的车门,钻进车里。</p>

    “打开车后备箱我看看。”白老三带着命令式的语气。</p>

    我装作不情愿的样子打开车后备箱,心里暗暗庆幸,幸亏昨晚皇者提醒的及时,幸亏我昨晚把监控仪转移了。</p>

    车后备箱里自然没有白老三想看到的东西,一会儿,阿来从车里出来,冲着白老三摇摇头。</p>

    白老三带着沉思的目光看着我,一会儿对保镖和阿来说:“你们先车。”</p>

    保镖和阿来回到车,我看着白老三:“白老板,参观完了,我可以走了吗?”</p>

    “可以走了。不过,易克,我想问你个事。”白老三说。</p>

    “请讲——”</p>

    “你和三水集团那个臭娘们,那个什么副总裁,很熟悉?”白老三说。</p>

    “不,只是业务关系。”</p>

    “哦。”白老三点点头:“那个小娘们不知天高地厚,不懂江湖规矩,做事是个愣头青,不知道我的厉害,那天竟然敢对我那样,我看她是活腻歪了。我看她是不想在星海地盘做生意了。”</p>

    我没说话,看着白老三。</p>

    “回来后,我想了下,或许,这个小娘们对我的真实情况还不了解,做事不懂规矩,我想啊,抽空你要是有机会,你不妨转告她,让她好好打听打听我白老三在星海是个什么人物,让她真正明白得罪我的后果。</p>

    我这是给你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也是给她一次悔过自新的机会。我希望,你能明白我话里的意思,我希望,她能做个知趣的人,不要在错误的道路越走越远。”白老三斟酌地说。</p>

    我说:“白老板,你是想让我告诉她你是星海臭名昭著的地头蛇,无恶不作的黑社会头子,心狠手辣的地痞流氓,你在黑道是老大,在白道有雄厚的背景,是不是?”</p>

    白老三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咬了咬牙根,看着我:“妈的,是又怎么样?”</p>

    我想了下,说:“白老板,这事我恐怕无法做到,这是你和三水集团之间的事情,我只是三水集团的一个普通客户,我不能掺和。我也掺和不进去。所以,我想这话最好是你自己亲口去说。”</p>

    白老三脸色一变:“怎么?给你脸你不要脸?”</p>

    我说:“是的,不要。”</p>

    白老三狞笑起来:“兔崽子,是想和我对抗到底死不回头,是不是?”</p>

    我说:“没人想和你对抗,是你非要逼我。”</p>

    白老三冷笑一声:“易克,我看你是死到临头还不知,无可救药了。”</p>

    我笑着:“白老板,这句话是我想送给你的。”</p>

    白老三哈哈大笑:“哈哈,好啊,易克,说得好,咱们走着瞧吧,看谁死的快死的惨。到时候,你不要后悔。”</p>

    说完,白老三狠狠看了我一眼,接着转身走,车离去。</p>

    目送白老三的车离去,我重重呼了口气,看来白老三是不会轻易放弃三水集团的那个工程项目的。这个项目现在已经基本被李顺拿下,如此,围绕这个项目,白老三和李顺之间,白老三和三水集团之间,必定要有一番不知是大还是小的纠葛。</p>

    三水集团或许会被动卷入李顺和白老三两大黑社会集团之间的争斗,三水集团注定要得罪其一个黑老大,目前看是要得罪星海匪首白老三。</p>

    想到老黎,想到夏季,想到夏雨,我的心里不由不安起来。</p>

    在原地呆了半天,然后,开车去公司,班。</p>

    午快下班的时候,我在业务部正在和曹腾商讨工作的事情,秋桐正好从门口经过,看到我在里面,接着推门走了进来。</p>

    “易克,我刚才去人事局办事,顺便把你的准考证给领回来了,呶,给你——”秋桐说着,把准考证递给我,然后走了。</p>

    我接过准考证看了看考试时间和地点,曹腾也凑过来看了几眼。</p>

    “易总,这还有几天要开始考了,提前预祝你马到成功啊。”曹腾说。</p>

    我看了看曹腾,笑了下:“谢谢曹兄的祝福,我其实是打酱油的,重在参与而已。”</p>

    “话虽然可以这么说,但是易总心里未必真的是这么想的吧。”曹腾似笑非笑地看着我。</p>

    “曹兄想知道我心里的真实想法吗?”我说。</p>

    “不用,易总怎么想的,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知道不知道,都不重要。”曹腾笑呵呵地说。</p>

    我笑了笑,将准考证装了起来,然后继续和曹腾探讨工作。</p>

    曹腾心不在焉地听我说话,眼珠子不停地转悠着。</p>

    转眼到了考试的前一天,当天晚,我将秋桐给我的模拟题又做了一遍。经过这段时间的紧张学习,我自己觉得效果很好,需要掌握的都掌握了,该学的都学了。</p>

    但同时,大姑娘轿——头一回,心里又莫名感到有些紧张,对明天的考试感到有些未知的茫然和迷惑,心里不知怎么隐隐感到有些不安。</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